至暗時刻:川普的絕地反擊

川普

前言

現在從大選現狀、作弊規模、雙方力量、未來走向等方面剖析本次大選結果

一家之言,僅供參考。

最搞笑的大選

一個支持打倒華盛頓、傑菲遜、林肯塑像、要毀滅美國歷史的組織代表,竟然自稱被選上了總統。

一個比2016年獲得更多民眾支持的現任總統,竟然被一個老年痴呆、貪腐賣權、家庭醜聞不堪的老官僚躺贏了。

一個被新聞封禁、網絡限制而無處發聲的總統,竟然被描述為希特勒,還有那麼多人信。希特勒同志都忍不住要爬起來投票了。

史詩級的作弊

媒體報導的票數,川普是7109萬,拜登是7509萬,總計1.468億。

當年希拉里打著第一個女總統的幌子,得到了6600萬票。而奧巴馬用第一個黑人總統的幌子更勝一籌,得到了近7000萬選票。遠不如上述二人的拜登,竟然票數超過了他們?

根據美國大選:票數疑雲一文推理,在作弊較輕的州,川普比上次選舉超出15%以上。也就是說川普至少拿到57%的票,超過8300萬張,拜登最多是43%,低於6300萬。加上驢黨習慣性作弊的因素,實際差距應該更多。

越來越多的信息爆出,從小批量的死人票、損毀、塗改,到大規模的假票、統計和投票機,呈現出整個選舉系統的問題。

簡單估算,被消滅的川普選票超過1200萬張,被增長的拜登選票超過1200萬,累計達2400萬張。無論如何,本次千萬級的舞弊將載入人類史冊。

“四面楚歌”的川普

媒體統一的聲音覆蓋了全美,從Fox到CNN,都是拜登一路領先。川普的合法質疑,直接被多家電視台掐斷信號。川普的憤怒發聲,也被網絡封鎖標註。

我們看到了各種勢力的大合唱,在媒體不顧程序和規則編造大選結果後,那些互聯網巨頭、超級富豪們,紛紛出來表態。而歐洲列強,從加拿大到英法德,逐一給拜登站台。就連受益最多的以色列小老弟,也在背後捅了一刀。

前文中說,美國的敵人是歐洲。現在大家應該理解了吧。美國的問題,就是被歐洲不斷侵蝕,搞世俗主義和多元化,惡果展現。

看到不少客觀理性的分析文章出台,指出川普缺乏體制內支持者、體系化的行政能力和控制軍隊的能力,壓力山大之下,所以川普沒戲了。呵呵,人類的歷史,啥時候是精確計算出來的?

川普真的沒戲了嗎?No,川普有很多靠山,非常強大。

川普依靠誰?

自己

川普有堅定的信念。

如果川普能夠輕易地被打倒,那他根本就不會把自己逼上梁山,向整個破碎的美國體制開火。

如果川普能夠輕易認輸投降,那麼這四年,從通俄門到福林門到稅表門,他早就被打敗無數次了。

川普只要稍微軟弱,早就被怪物吞噬。只要稍微鬆口,他就能夠收穫全世界的廉價讚美和巨額財富。

但是千萬別忘了,他是為信念而戰,他是有理想的人。他的理想就是當年那些建國先賢。在獨立宣言上簽字的50多人,其中有的戰死、有的被絞死,有的被剝奪財產貧困而死。

當年又弱又小的北美殖民地,面對著大英帝國這個龐然大物,華盛頓帶著那些不起眼的民兵開始戰鬥,屢敗屢戰。大英帝國說,你們歸順吧,回到原來的生活。很多人動搖了,但有著鋼鐵意志的華盛頓帶領隊伍堅決戰鬥,在九死一生後,合眾國誕生了。

Freedom is never free。實用主義者永遠無法理解信念的力量,自然也不配享受自由。

川普,不會後退。

像黨議員們

有人說兩黨高層聯手不讓川普上台,這是那些武俠小說家的腦洞。

確實,像黨建制派不少支持拜登的,但那些早暴露了,比如麥凱恩。我看到他空洞的敗選演講沒有任何感動,當剝去那種自我聖化的虛偽,就能夠判斷他早就和先賢的道路相背離。

2016年川普的上台,說明共和黨民眾已經拋棄了那些軟弱的代表。川普重新凝聚了共和黨的力量,讓共和黨獲得了新生。稍微有腦子的共和黨議員都能夠判斷,如果面對這樣的作弊都不抗爭,那麼以後再不會有正常的選舉,永無翻身之日。

川普一直在法治的框架內抗爭,也就是說,川普尊重法治的力量。而驢黨的革命機器一旦啟動,想想當年法國的雅各賓派,走向激進化的驢黨,將對自己同志和對手同時進行清算。

共和黨議員沒有退路。

大法官們

當革命運動舉起,法院將被邊緣化。當年羅斯福為了阻止法院的限制,威脅要把最高大法官的人數增加到15人。現在這一幕又展現在面前。

前面有大法官給收買,在新法官上任之時,提前給幾個州作弊開綠燈,提供填充假票的時間窗口。一心作弊上台的驢黨,毫無對法治和秩序的尊重,這意味著司法系統整體的陷落。

無論為了法治理念,還是為了自身存亡,大法官們要認真考慮一下:是成為獨立的力量,憲法的捍衛者,還是成為權力的附庸?

法官們沒有退路。

法治的支持者

首先是美國傳統的保守主義者,當他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被剝奪,後面的第二修正案就是自衛的武器。如果拜登上台,他們將面臨自己從來不認識的美國。紅州藍化,藍州黑化,美國正在快速向南非靠攏。

還有一些被現實敲醒的民主黨支持者。那位華盛頓街頭喝咖啡的、被Antifa威脅一起喊口號的BLM支持者,那對在家門口持槍對抗BLM入侵者的律師夫婦,就是最簡單的證明。

越來越多的人們,無論支持哪個黨派,他們感受到了社會面臨的整體危機。

在共和黨的區域,人們遵守共同的規則,你可以是LGBT,可以是女權,會受到批評,但可以說話可以生活。但是驢黨完全不同,這個包括了Anitifa、同性戀、LGBT、無神論者、伊斯蘭主義者的統一戰線,他們並非因為共同的理念站在一起,而是因為有共同的敵人。

烏合之眾群體,唯一信奉的就是強權,不擇手段上位。一旦掌握權力進入分贓環節,在逆淘汰進程中,那些最狡猾最野蠻者將攫取權力。看看華盛頓這二天的慶祝遊行,Antifa已經與拜登普通支持者發生衝突了。

傳統的美國人沒有退路。

外界的聲援

有人說,川普不是到處破壞嗎?

很多信息是別人告訴你的,我們需要有更寬廣的視野和自己的思考。正如斯洛文尼亞總理所說:快速變化的世界,需要一個強力的秩序維持者,而不是孱弱的政客,否則就將陷入大規模的動盪。

對比奧巴馬時代的中東,和川普時代的中東,就容易理解了。不擇手段上台的拜登,掌握了全球最強大的軍隊,將把美國社會的失序傳導給世界。就目前的軍力,全世界所有國家的軍隊加起來,可能都不是美軍的對手。

當年拜登對烏克蘭說,你不那個調查我兒子的檢察長撤了,我就不給你軍援。如果拜登上了大位,那些和拜登有幕後交易的國家,很可能首當其衝,成為拜登打擊的對象。  

順便說一句,拜登與奧巴馬並非一路人。作為美國衰弱的總設計師,奧巴馬並非傳統的美國人,也不是傳統的歐洲人。而拜登代表的群體,更接近於兩黨的建制派,他們的理念是脫離英美傳統的光榮孤立,走向歐洲大陸式的輸出革命。看看這些年他們打了多少仗,一會兒突襲塞爾維亞,一會兒剷除卡扎菲,一會兒消滅薩達姆。

但是,事與願違。他們打壓了塞族武裝,波黑陷入長年混戰;打倒了阿薩德,更凶殘的ISIS站了起來。打倒了薩達姆,什葉派獨攬大權,神權國伊朗成為受益方。他們只能負責消滅,無法承擔建設的重任,最後是到處留下爛攤子,導致大中東一片混亂。

作為近三十年中唯一不好戰的總統,川普上任這幾年,作為明顯。他沒有發動新的戰爭,就消滅了ISIS。還讓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這樣的世仇關係正常化,讓塞爾維亞與科索沃這樣的死對頭走向經濟合作,真是不世之功。

熱愛和平的人,沒有退路。

小結

理性思維永遠理解不了人類社會,功利主義者永遠理解不了信仰的力量。同樣是犧牲,信仰與信仰不同,有的信仰走向毀滅,有的信仰走向拯救。

這是1776年華盛頓的生死決擇,這是1940年邱吉爾的至暗時刻。這是智慧與愚昧的決戰,這是文明與野蠻的決戰。是選擇跪下苟活,還是選擇戰鬥到底,現在是考驗人們靈魂的時刻。

絕地反擊,正在上演。

來源: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