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川普需要砍斷「戈爾迪俄斯之結」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張雨霏編譯

根據傳說,亞歷山大大帝和他所向披靡的馬其頓軍隊於公元前333年踏入弗里吉亞(Phrygian,小亞細亞古國)的首都戈爾迪烏姆(Gordium),在現今土耳其境內,但當時屬於波斯帝國的一部分。

在那裡,亞歷山大看到了一輛古老的牛車車廂,被「幾條結緊緊地纏繞,以致無法看清它們是如何繫在一起的」。有人告訴他,能夠解開這個結的人將會統治整個亞洲。

面對挑戰,亞歷山大經過仔細端詳這片混亂的結,然後拔出劍將其劈成兩半。問題就解決了。

無論是真實的還是虛構的,這個故事數千年來一直在鼓勵著許多領導者和英勇之士:與其接受任何給定挑戰的前提和參數,還不如以最簡單的方式來處理它。

在電影《奪寶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中,一個高大的阿拉伯劍客,在空中揮舞著他的彎刀,而對面的印第安納‧瓊斯(Indiana Jones)只是拔出他的手槍並將其射殺,就斬斷了自己的戈爾迪俄斯之結(Gordius knot)。雖然不夠光明正大,但是確實奏效。

簡而言之,非常時期需要非常的方法。

最後突擊

「抵抗運動」(Resistance)對總統職位發起最後突擊,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現在面臨類似處境。我們長期上演的國家心理劇始於民主黨人拒絕接受2016年大選的驚人結果,反而利用「串通俄羅斯」(Russian collusion)事件大做文章,以迫使他(川普)下台。

(譯者註,Resistance,也稱為#Resistance,是由美國自由派發起的抗議川普總統任期的一個政治運動,成立於2017年1月19日,是一個草根運動,後來發展到不僅包括民主黨人,還包括反對川普的獨立黨和共和黨人。該運動的成員大量使用Twitter,尤其是「#Resist」主題標籤。)

現在發現「通俄門」是捏造出來的,最早由希拉里·克林頓發起,當時她得到了媒體的強烈支持,以及至少情報機構和奧巴馬政府的默許。

至少這就是從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最近解密的文件得出的判斷。毫無疑問,這是真的。現代左派的座右銘是「通過任何必要手段」,這並非毫無根據。如果這涉及到虛假陳述和徹頭徹尾的謊言,那麼,正如被解僱的前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給自己回憶錄所命名的那樣,他們具有「更高的忠誠」。

(譯者註,科米的新書《更高的忠誠:真相、謊言和領導力》(A Higher Loyalty: Truth, Lies, and Leadership)於2018年4月正式出版,他在書中以負面字眼批評將他開除的川普總統。)

當川普從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中恢復過來後,他不僅需要與該疾病引發的後遺症作鬥爭,而且還必須與整個國內外敵對陣營作戰,現在,他們已經整裝就位發起彈劾,並且志在必得。

川普現在四面受敵,其中包括敵對的民主黨人、「黑人的命也是命」和安提法組織的暴力激進分子、陽奉陰違的「反川普人士」(Never-Trumpers)、優柔寡斷的主流共和黨人、仍充滿敵意的聯邦司法機構(致力於通過全國性的禁令挫敗川普的行政命令),以及一支反應遲鈍的行政部門官員隊伍,他們行動遲緩或根本不理會他(川普)的指令,顯然是基於這樣的理論,即如果他們等待足夠長的時間,川普最終會下台。

然後,這些沼澤生物就可以回到他們的日常工作中,不受干擾地、像以前一樣貪婪地以美國政體的腐肉為生。

在11月3日大選之前剩下的時間內,川普必須要做的是,在儘可能多的戰線砍斷「戈爾迪俄斯之結」,並且要叫人們看到他正在這樣做。如何做?儘快安排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發表演說,處理以下幾方面問題:

通俄門

圍繞司法部的傳言四起,事關特別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對「串通俄羅斯」醜聞、以及針對川普競選活動和執政初期的相關調查,要到大選後才能完成。

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如果民主黨和他們的媒體夥計們故意在上一次選舉中實施破壞競選活動和削弱新政府的行徑,則選民對此知悉的時間點應該是在下一次選舉之前,而不是之後。

針對上述傳言,達勒姆和他的上司、司法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回應說「想贏得這起訴訟」。贏了又能怎樣?政治是「殘酷」的、不是做遊戲用的豆子袋(Politics ain’t beanbag,政治習語),像總統大選這樣重要的事情也沒有時間等待不靠譜的律師關注那些瑣碎的細節。

總統說他已經解密了所有相關文件,因此是時候揭開整個骯髒的陰謀了。當然,民主黨人會大吼大叫,但如果你不使用白宮講壇,那它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呢?

正如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Ginsburg)所言,即使競爭對手在民意測驗中毫無疑問的「領先」,總統也不會在任期的最後一年停止履行總統職責。川普四年來一直在推特上針對「通俄門」陰謀論表達自己的沮喪和憤怒,現在是他做點什麼的時候了。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

人們已經受夠了封鎖措施。受夠了牽制民眾的做法。受夠了大多數民主黨政客的苛政,他們任意對教會、猶太教堂和私人企業設定違背憲法的限制,這種做法明顯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相關內容,即按照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的規定,該病毒的致命性低於流感。

川普染疫後迅速恢復,從而樹立了一個良好的個人榜樣。現在,他需要闡明,治國之道涉及艱難的抉擇和權衡,而且國家整體健康狀況已不能再被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綁架作為人質,而媒體擔心「病例」的增加,卻忽略直線下降的死亡率。

事實上,經濟毀壞正中了民主黨人的下懷,他們繼續阻礙曾經一度強勁的經濟,剛好趕上大選投票的時間。當然,總統不能命令各州做一些事情,但是他可以勸誡他們去做正確的事。不僅是律師,醫生也不可以制定公共政策。這是民選官員的工作,其他人都不可以做。忠告,可以;發號施令,不行。

內亂

每個美國人都能親眼看到民主黨人已經走上街頭、毆打、猛揍,連連出拳,甚至在某些情況下殺害他們的政治對手。很多歷史雕像已經倒塌了數月,許多建築物被大火夷為平地。墮落的媒體稱其為「大多數和平的」示威活動,並躲在《第一修正案》的後面為他們跳舞助威,反而無視該法案對自由的保障。

對我們警察部門的攻擊、伴隨著對警察撤資的呼籲,以及實際上由此引發的將暴力犯罪非刑事化,已經是今年眾多事件、疾病和政治異常交融的又一個有害後果。

美國國民警衛隊和民兵可能會在幾天之內結束這場暴動,但延長其造成的破壞和給民眾帶來的恐懼卻有利於民主黨人。總統需要警告他們,在選舉之前、之中或之後,不會再容忍進一步的肆意破壞。

「法律戰」(Lawfare)、封鎖防疫和劫掠這三重麻煩形成的錯綜複雜的繩索,是民主黨人選舉策略的最後一搏,該策略將繼續製造足夠多的混亂,以期厭倦的民眾說「不要再繼續了」(no mas),從而投票給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外殼——喬‧拜登(Joe Biden)和隱形的總統候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僅僅為了結束這種混亂的局面。

(譯者注,Lawfare,這個術語是法律與戰爭的合成詞,指濫用西方的法律和司法系統來打擊對手,例如損害或剝奪他們的合法性,浪費他們的時間和金錢或贏得公眾的支持,以實現戰略軍事或政治目的。)

但是,通過一篇精心策劃的演講,針對有關「串通俄羅斯」騙局的危險、對中共病毒的過度反應以及現在困擾許多美國城市的暴力行為,總統可以將所有這些繩索攥在一起,然後像亞歷山大一樣用大膽、清晰的一擊將它們砍斷。

原文Trump Needs to Cut the Gordian Kno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邁克爾沃爾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編輯,也是《魔鬼的行樂宮》(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這兩本書均由邂逅圖書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最後戰役》(Last Stands)是一本關於從希臘到朝鮮戰爭的軍事歷史的文化研究,將於12月由聖馬丁斯出版社((St. Martin’s Press))出版。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