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打擊選舉舞弊 多數共和黨議員保持沉默

川普

(英文大紀元記者Charlotte Cuthbertson報導/陳霆編譯)隨著對選舉舞弊行為的可信指控不斷湧現,大多數共和黨政客仍袖手旁觀,只表示川普總統理應有機會上法庭為自己辯護。

在聯邦一級,可以預見最直言不諱的是眾議院自由核心小組(House Freedom Caucus,又稱自由黨團)的成員,他們中許多人來自六個有選舉爭議的關鍵州,包含: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喬治亞州。

眾議員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和莫·布魯克斯(Mo Brooks)說,他們相信川普總統贏了這場選戰。眾議員邁克·凱利(Mike Kelly)正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訴訟,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也提出要為此案做口頭辯論。

12月3日,自由核心小組的十幾名成員召開新聞發布會,敦促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調查有關大選舞弊的指控,他們表示,缺乏乾淨的選舉和對制度的信任,將意味著共和體制的終結。

翻閱眾議院共和黨196名現任議員的推特帳號可發現,他們上週團結一致地抗議通過大麻合法化。然而,幾乎沒有人發文關注大選議題,例如:擴大選舉指控、評論最近在關鍵州舉行的聽證會等,這表明他們正避免涉入此事。

然而,眾議員的態度似乎不符合選民的情緒。據11月9日公布的POLITICO/Morning Consult民調,超過70%的共和黨選民不相信選舉是自由公正的。

根據《大紀元時報》12月7日對超過1,700名訂戶的線上調查,在喬治亞州,超過90%的川普支持者不相信總統選舉的結果。

12月5日,在喬治亞州瓦爾多斯塔市(Valdosta)的川普集會上,當兩位競選連任的參議員凱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和大衛·珀杜(David Perdue)上台時,人群中爆發出「為川普而戰、為川普而戰」的呼聲。

與此同時,川普一直在敦促共和黨人「強硬起來」,並不斷努力提高公眾對選務人員和監票員證詞的關注。這些宣誓證詞指出了大量的選舉舞弊、統計異常和潛在的非法行為。

川普點名指責了一些州長和政治人物,他說,他們沒有對選舉舞弊問題作出足夠的調查,或正對欺詐性的選舉結果進行認證。

川普12月5日表示,民主黨對亞利桑那州州長道格·杜西(Doug Ducey)和喬治亞州州長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再滿意不過了,他們兩人都是共和黨人。

「他們比激進左派民主黨人更加反對我們。如果他們和我們同一陣線,我們已贏得了亞利桑那州和喬治亞州。」川普在Twitter上寫道。

《大紀元時報》撰稿人、政治評論員羅傑·西蒙(Roger Simon)說,這種差距凸顯了共和黨存在兩個團體。

「一部分是普通的共和黨員(the rank and file),這些人顯然支持川普,因為95%的共和黨人都投票給他。而另一部分是長期的建制派,其中一部分是永遠反川派(Never Trumpers),另一部分只是建制派的無聊者。」西蒙說。

「所以,你所面對的是投票給共和黨的實際選民和管理這個政黨的人之間的巨大分裂,但是選民才是政黨存在的真實目的。當然,他們中不是所有的人皆是如此,其中有一些好人。」

但是,西蒙警告說,政客們應該「醒悟過來,傾聽選民的聲音」。

《持久的政變》(The Permanent Coup)的作者、《大紀元時報》撰稿人李·史密斯(Lee Smith)說,「因為民主黨人在過去四年裡與情報部門和媒體合作」,讓許多共和黨人感到害怕。

「那真是可怕的事情。」史密斯說。他指的是過去四年裡,包括「通俄門偽案」、對川普總統的彈劾,以及針對德文·努涅斯(Devin Nunes)等眾議員的攻擊,原因只不過是他們譴責了聯邦調查局調查川普團隊成員時的非法間諜活動。

「人們也很困惑」,史密斯說,「很難認識這些不同以往的東西。這裡是美國,情報部門真的有可能與媒體合作,發動一場政治戰爭嗎?嗯,當然,雖然看似很遙遠,但這正是現在發生的事。」

史密斯說,川普的論據是明確的,並且正在反擊,但國會山上的成員,並未充分加入他們的陣營。

眾議員保羅·戈薩爾說,儘管有可能遭到報復,但更多的共和黨政客需要站出來。

7月28日眾議員戈薩爾(Paul Gosar)出席華盛頓聽證會。 (Bill Clark-Pool/Getty Images)

「如果會發生,就讓它發生吧!」戈薩爾12月8日對《大紀元時報》說:「我不會有任何改變,因為我們是一個法治國家,我們必須有所監督。」

戈薩爾說:「我向大家提出挑戰。如果在我們生活的美國,做正確的事情必須擔心報復,那麼這只是一個香蕉共和國(Banana Republic,是一種貶稱,專指那些貪污橫行和有強大外國勢力介入的國家), 不是一個憲法共和國。而且我們在通往共產主義的沉淪之路上,又走得更遠了。」

戈薩爾說,政治家需要向人民負責,而關鍵州的政治家應要求監督。

他已向亞利桑那州州務卿、州長、總檢察長和馬里科帕縣(Maricopa County)的監督委員會,提出了信息自由的要求,以確認他們是否做了應有的調查。

「也許我錯了,但我很難相信,監督委員會對(投票機)軟件進行了盡職的調查。」戈薩爾說。

戈薩爾說,只要選舉舞弊問題仍未解決,美國人就將發現,他們的選票並沒有真正被計算。

「他們不傻,他們明白,我們再也不會有自由公平的選舉了。」他說。

《大紀元時報》聯繫了其他七名國會議員,但他們都沒有接受採訪。司法部也未回應多次就選舉相關調查發表評論的請求。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