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能和普京相提並論嗎?

川普 普京

文:西奈山峰

前文有個留言,說我「把普京,川普綁一起。粉都掉光了。」我回覆:為討粉絲喜歡而寫作,那是喂豬或者養韭菜。

老讀者讀過我以前許多文章,應該不會懷疑我並不缺乏基本的辨別是非的能力,甚至也不會懷疑我還具備一些不太庸俗的洞察力,以及良心吧。

那麼,今天繼續不喂豬,講點我能認識到的道理。

把普京和川普相提並論,許多川粉是不答應的,他們認為一個是侵略者,一個是保守派,相提並論是對川普的潑污。

不過,在他們的敵人眼裡卻不是這樣看,人家甚至在歐洲議會上公開挑明:普京和川普、卡車司機們都是一類人,必須被消滅。

這是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說的,就是兩天前的歐洲議會上。據媒體說,他的那個演講獲得了議員們「雷鳴般的掌聲」。

盡管如此,川粉仍然轉不過彎來,寧死也不肯像特魯多那樣把雙普捆綁在一起的,而是堅決和特魯多站在一起,與「普特勒」不共戴天、勢不兩立。這沒關系,絲毫不妨礙特魯多們消滅他們的決心與進度。

個別川粉不太情願地承認,特魯多說的那句話不無道理,川普如果有普京的權力,或者川普如果不是身在美國,他的確有可能更接近普京的某些做法。對於這一點,他們感覺慶幸,「美國的制度」讓川普犯不了類似普京的罪過。

千真萬確,美國的制度讓川普犯不了類似普京的罪過,讓他只能在明知被黑的情況下乖乖就範。他當然知道黑他的那種勢力犯的是褻瀆美國憲法和美國精神的彌天大罪,當然知道那種勢力既然能犯出這種彌天大罪來,就一定能犯出更為滔天的罪惡。

但是,美國的制度讓他只能乖乖滾出白宮,把關系著整個美國甚至全人類命運的國家重器,乖乖交到那些人的手裡。

而那些人在不完全掌握國家重器的時候尚能玩弄川普及億萬川派於掌中,如今再想顛覆他們,難度……

那是一套「為有道德的人設計的制度(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語)」,能不好嗎?正因為它好,所以它最有效限制的也是有道德的人,比如川普和川粉,萬般逼迫之下仍然相信這套制度,無限忍耐且有恩慈。

但是他們的敵人,那種敢玩弄這套制度的人卻根本不受它的限制,也不會因川派的無限忍耐而放過他們,反而,他們還要繼續利用這套制度,把他們和普京一起「必須被消滅」。

川派奉行的是「保守主義」,準確地說是柏克式的保守主義,而柏克這位保守主義大師,當年也極力支持過美國的獨立革命。可見,柏克的保守主義並不反對戰爭,哪怕是美國獨立這種叛亂式的戰爭。

但令人不解的是,飽受進步主義犯罪集團摧殘的、自稱保守主義的川派,卻視那種同樣是反抗進步主義犯罪集團的鬥爭為寇仇。難道他們希望全天下的人都要像川普那樣任欲「必須消滅」他們的進步主義犯罪集團欺淩,而不先發制人、奮起討逆?

比如前文後面的這條留言:

如果保守主義需要用侵略戰爭來彰顯,那麼極左以暴力和仇恨建立所謂烏托邦天堂又是無奈之舉需要被肯定的背水一戰嗎?

按這個邏輯,面對極左犯罪集團的鯨吞蠶食,保守主義者只能無限忍耐且有恩慈下去,等待他們利用國家機器控制所有人的價值觀和思維方式,最後把所謂的保守主義者「徹底消滅」嗎?

如今挺烏的那些人,都是當年挺德克勒克和曼德拉的人,普京在他們眼裡唯一能獲得尊重的機會,就是他馬上像德克勒克那樣,自己抱個諾和獎,把俄羅斯送進現在的南非糢式。

川普確實不能和普京相提並論,最大的區別是一個只能任人宰割,另一個還有先發制人的能力。當然,你叫他困獸猶鬥、垂死掙紮也行。

來源:洛克雜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