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19 日

選舉百日之爭 川普強勢反彈

文:楊威

2020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從7月底進入了百日倒計時。川普拜登的爭奪,本應開始進入短兵相接的白熱化階段,但似乎沒有發生。川普顯然進入了狀態,展開一連串的攻勢,拜登卻不直接應戰,甚至繼續著碉堡策略,盡量少露面。

百日倒計時的總統選舉爭奪,無論從氣勢上、場面上,還是民意調查的結果,川普看起來正在贏得第一輪。如果拜登再不出擊,這第一輪的爭奪,基本上戰局落定,除非有突發事件。

出乎意料的懸念

半年多前,2020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似乎沒有懸念,川普的耀人業績,無人可以挑戰。但一場瘟疫突然改變了一切。川普引以為自豪的經濟奇蹟,被川普自己下令關閉了。

防疫專家們認為,居家隔離可以削平疫情高峰,避免醫療系統崩潰。川普當然要聽從,減少死亡和染疫人數,畢竟是頭等大事。經濟停擺、失業劇增、股市跌落,川普3年多的辛勤工作,似乎都泡湯了。

不僅如此,每天疫情數字驚人,死亡人數不斷增加,醫院病床告急、呼吸機告急、口罩和防護服告急,疫苗研發迫在眉睫。與此同時,美國人還要吃飯,必須確保飲食供應,還要發放家庭補助,更要盡量資助大小企業不至於倒閉,避免社會混亂。

川普還真是精力過人,不但全部搞定,每天參加疫情記者會,穩定了局勢,還沒忘反擊中共政權,揭露中共隱瞞疫情,退出了幫凶的世衛組織。這應該是美國第一波疫情較快回落的真正原因。

在此期間,拜登自我居家隔離,在智囊們的建議下,開始了碉堡策略,遠離公眾視線,盡量避開媒體,只是偶爾發聲。智囊們的理論看起來很合理,什麼都不做,等著川普自己埋葬在這場焦頭爛額的抗疫中,選民應該怎麼都不會滿意,川普還可能自己犯錯誤,他直率的性格在這類緊繃的氣氛中,似乎容易費力不討好。

幾乎兩黨的策略師們都認為,拜登的策略是明智的。但也有少數人認為,選民給誰投票,並非因為討厭誰,而是可能認同誰。但拜登堅持了碉堡策略,機會似乎向拜登招手了。

川普再次面臨挑戰

第一波疫情後,川普重啟經濟,股市提前V型反轉,經濟數據回暖,似乎一切要回到正軌了。川普對中共沒手軟,繼續揭露中共隱瞞疫情,並懷疑中共是故意為之,面對中共政權在香港的挑釁,川普果斷決策,取消了香港的特殊地位,順勢展開了對中共政權的全面反擊,令中共難以招架。

然而,禍不單行,Antifa和黑人命貴組織,藉著弗洛伊德之死,在各地掀起騷亂。川普本欲快速恢復法律和秩序,但一些左派政客看到了機會,一些左派媒體更興奮,政治正確大行其道,一些地區任由騷亂發生,一些左派媒體迴避報導實際的亂象,聲稱抗議是和平的。

拜登和一些左派政客,也跟著單腿下跪,想藉著政治正確為自己的競選加分。部分美國人的縱容,令共產背景的無政府主義在一些地區橫行,不但經濟損失慘重、社會混亂,還不斷出現傷人事件。

部分美國人擁抱共產主義,結果又招來了中共病毒,美國二次疫情很快來臨,7月份進入高峰。不少左派媒體趁勢推出了相差懸殊的民調數據,顯示拜登大幅領先川普,唱衰川普的聲浪再次高起。拜登的碉堡策略似乎真的奏效了,川普又陷入了另一場麻煩,從場面上看,川普的連任似乎確實不妙了。

川普的絕地反擊

川普當然不會輕易被擊倒,7月14日,川普在白宮召開記者會,宣布簽署《香港自治法》,還特意強調拜登對中共軟弱。川普針對中共政權和總統選舉的兩條戰線上,同時展開了反擊,並在7月20日這一週掀起了高潮。美國國務院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關閉休斯頓中領館,蓬佩奧針對中共政權的總結性演講,開啟了美國與中共政權脫鉤的進程。

川普重回疫情發布會,再次親自調度,還預訂了超過10億隻疫苗,參加一系列圓桌會議,簽署一系列促進國計民生的行政令,如降低藥品價格、優先僱傭美國人、建立美國醫療物資供應鏈、重啟能源產業、遷回製造業、延緩工資稅等,同時繼續努力清除騷亂。川普拒絕政治正確,再次展示一如既往的美國優先策略。7月美國就業人數增加再超預期,股市再創新高。不習慣戴口罩的川普,現在也喜歡戴口罩了,估計他也覺得看起來很酷。

二次疫情、共產騷亂,和中共政權的種種威脅被揭穿,更多的美國人清醒了。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調查顯示,78%的美國人認為,中共政權的失當行為,導致了全球大流行;77%的人對中共和習近平沒有信心;73%的人表示,即使損害經濟關係,美國也應促進中國人權。川普與中共政權脫鉤、追責中共隱瞞疫情,代表了美國主流民意。

於是二次疫情很快又回落了,川普也明言,不會再重新關閉經濟。川普似乎終於掌握了抗疫的真正訣竅,不遺餘力地準備擊潰中共政權,拒絕給中共媒體記者續發簽證,禁止中共控制的軟件,再施制裁,繼續強化軍事壓力,不斷爭取盟友組成反共聯盟。

結果,川普的民調奇蹟般地回升了,他的內外政策獲得了越來越多的認可。

拜登把舞台拱手讓給川普

拜登發現碉堡策略開始失靈,也適當增加了露面機會,提出了增稅的策略。這似乎是一大敗筆,與川普倡導的減稅政策對比明顯,選民應該開始做出判斷了。拜登的對華策略也不明晰,他也曾提出了支持中國人權的制裁意向,但並不系統。

同時,拜登的記憶力似乎出了問題,在多個場合中,他詞不達意,忘記了主題。這當然成了減分項,拜登又減少露面,重回碉堡策略,甚至面對川普的指責,也未能有力反擊。

百日倒計時的總統選舉爭奪戰,第一輪似乎就這樣落定了。接下來的黨內正式提名,應該是第二輪爭奪的開始。如果拜登繼續同樣的策略,把聚光燈留給川普,似乎並不明智。

2020年選舉的新變化

像2020年這樣的總統連任選舉,並非是對等的競爭,而是選民對現任總統政績的一次投票。如果現任總統成績卓著,或者中規中矩,甚至不犯什麼大錯,選民很可能繼續給予4年的機會。如果現任總統犯下大錯,或者引起眾怒,選民就可能考慮給新人機會。

這與2016年的選舉不同,當時要選出一位新總統,兩個候選人之間機會均等,選民需要反覆比較、選擇。2020年的選舉本無懸念,但瘟疫的到來,改變了一切,也導致了今天的懸念,拜登似乎等到了機會。

川普作為現任總統的優勢,被一場瘟疫大幅削弱,再被一場騷亂攪局。川普和拜登接下來的爭奪,自然還在數個搖擺州上,誰能展現出對選民更有利的策略,誰能更有力的追責中共政權,誰就能贏取選民的信心,最終獲勝。

選舉的另一個變數,是郵寄選票,這可能導致錯誤投遞、廢票增加,還可能導致選票作弊,甚至外部勢力攪局;計票時間的延長,也平添了不確定性。這可能影響選舉的公正性,川普目前反對郵寄選票,但民主黨卻並不反對。

民調的準確度

目前的大多數民調,似乎川普仍然稍許落後。但2016年選舉時的民調也許能說明問題。

CNN在投票日的2016年11月3日下午2:41報導,CNN的民意調查顯示,希拉里‧克林頓領先唐納德‧川普(46%—42%),根據最近五次全國電話民意調查的平均值得出。

當時的報導還說,CBS和《紐約時報》的民調,希拉里‧克林頓領先唐納德‧川普(45%—42%)。

報導也談到另一項新的ABC News/Washington Post 民意調查,希拉里‧克林頓領先唐納德‧川普(47%—45%)。

2016年11月3日晚的實際選舉結果,唐納德‧川普在30個州獲勝,贏得304張選舉人票,希拉里‧克林頓在20個州獲勝,得到227張選舉人票。以上民調全部失準。

2020年的民調,是否會重複4年前的故事,很快就會被證實。

川普看起來胸有成足,他認為民調沒有包括沉默的多數。川普還曾專門僱傭民調測驗師調查,以證明左派民調取樣和提問的偏頗。

川普也準備與拜登辯論。拜登似乎還在猶豫,面對難得的機遇,拜登需要展現自己的全面策略,特別是針對中共的策略,才有可能抓住機會,增加勝算。

選民盡可睜大眼睛,觀察未來90天的交鋒。

來源:大紀元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