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普與洛克

川普普京

文:西奈山峰

川普和普京,被稱為「雙普」。最早這個稱呼是2018年7月出現的,那時川普與普京在赫爾辛基約會。

雙普並稱,不僅是漢語音譯的問題,許多西左也喜歡把這二位相提並論,因為在他們看來,無論是川普還是普京,都是阿道夫式的人物。

西左全都仇恨「雙普」,但在猾左心目中這二位大有不同。

猾左大體分為兩類——「猾獨」與「猾美」。猾獨,就是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猾人;猾美,就是受近現代西左影響而又自以為獨立思考的猾人。

在「雙普」問題上,猾獨與猾美都恨普京,這一點上沒有大不同。在他們看來,川普是重振美國精神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天選之子」,而普京則是助紂為虐為虎作倀專門對抗西方文明的黑老大。

區別在於他們對待川普的態度。

猾獨挺川,認為他代表真正的燈塔精神,可以拯救在黑紅墨綠中沉淪的美國;而猾美反川,認為黑紅墨綠的美國並非沉淪,而是自由的本相,而限綠、建牆、抑黑的川普則是禍害美國的野蠻勢力。

本號名為「洛克雜譚」,原本是評介洛克思想的意思,但洛克的思想過於博大龐雜,多少專門巨著尚不能講清,小小千字平台只能簡單粗暴擷取幾句精華而已。

昨天寫普京的文章,文後就有留言,說小編不是洛克粉,而是普京粉雲雲,看來有必要把洛克老先生再請出來一次站站台了。

雙普遵循的都是洛克思想,只是川普無心且無奈,普京有意且有能。

說到洛克,一般人知道的都是他的社會治理主張,最著名的當然是《政府論》,沒有這本書就不會有美國的「獨立宣言」。

其實洛克的純哲學之影響力並不比他的社會治理學說的影響小,他的經驗主義哲學奠定了科學研究的方法,而洛克在這兩個領域中的貢獻,就是影響全人類至今的德先生和賽先生。之後的休謨、伏爾泰、盧梭、孟德斯鳩、康德 、美國眾先賢,以及眾多科學巨匠,所走的都是洛克手指的方向。

回到雙普。川普被西左仇恨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罪狀,就是說他「白人至上」,而這個觀念在洛克那裡其實要比川普鮮明一萬倍都不止。洛克在「寬容書簡」中明確表示,穆斯林、天主教徒、無神論者,不應該被賦予平等權利,在他的《論基督教的合理性》中,更是把除基督教之外的其他文化判了死刑。

請問川普敢嗎?按照洛克的觀點,天主教徒敗登、佩洛西等都沒有從政資格,伊爾汗那樣的囂張的黑女人,根本沒有進入議會的資格。

當然這不是川普能決定的,而是最初的那些美國先賢們壓根就閹割了洛克,在那篇決定美國屬性的《獨立宣言》中,他們說「人人生(受造)而平等」,而洛克的願意則是「承認耶和華為創造者的,人人平等」,跟其他人沒有毛關係。

如果說美國先賢們在獨立宣言中還給身份不明的「造物者」留了點面子,但是在之後擬定的憲法中則徹底踢了出去,第六條明確規定「出任聯邦公職不以宗信為條件」。

所以啊,不是川普無能,他是無奈,他只是本能地保持著宗信文化的紅脖子,他沒有能力修正先賢們最初就犯下的這個錯誤。

再來看普京。普京是生在蘇維埃長下鎚頭下的人,但俄羅斯的宗信傳統雖弱尚存,再經過索爾仁尼琴這樣的思想家啟迪,普京選擇了紅白雙反的路線絕非意氣用事,如果說川普的保守主義是自發的,那麼普京則要比川普自覺的多。

先來看看俄羅斯這個「廣東省」的民眾生活吧:

俄羅斯雖然經歷空前的政治動盪,但民眾福利始終不減。水費全免,電費每度大約相當於零點幾分人民幣,天然氣很多地方都全免,冬天的暖氣基本也相當於不收費。每個俄羅斯人,只要成年而且有正式工作,都由政府分配一套度假別墅,可以終身享,死後由政府收回。

醫療全部免費,而且是百分之百免費,只要是俄羅斯國籍,全免,一個盧布都不收,所有的病,全部的人,沒有任何例外。

鼓勵生育,即使是大學生在學期間同居生下的孩子,政府也一律負責撫養,普通居民生孩子越多政府補貼也越多。小孩從幼兒園到大學一律免費,不僅學費免,午餐也免……請問哪個普通的廣東人可以這樣?

普京多次表示,任何外來文化族群,在俄羅斯必須規規矩矩服從俄羅斯的法律,接受俄羅斯文化主體,否則滾粗;

普京極度厭惡黑命貴、LGBT等西左文化,最近在索契演講中明言,那些東西不是進步,而是「徘徊在反人性犯罪邊緣」。

所以說,在保守主義的問題上,川普無心也無力,而普京是有意也有能。

洛克說人民對他們極度厭惡的當權者有推倒重來的權利。最新民調顯示美國強烈支持敗登的僅為16%,強烈反對敗登的卻達38%。與普京百分之六七十的支持率相比,誰更應該被推倒重來呢?

至於說普京為虎作倀之類,如果是你,前有要拆你的毒狼,後有任你耍的舔狗,你會怎麼選擇呢?當然是啃著狗腿鬥毒狼比較爽啊。畢竟,在與敵對者的鬥爭中,洛克也信奉一句話:靈巧如蛇。

那麼,雙普誰更接近洛克呢?

最後有人會問,你把猾獨和猾美都稱為猾左,那我這樣既挺川也不反普京的猾人呢?恭喜你,你已經是思想家的段位了。

来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