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各地車牌裡的彩蛋,就找到了隱藏旅游指南

發現各地車牌裡的彩蛋,就找到了隱藏旅游指南

車牌是一輛車合法身份的證明,也代表某種歸屬感,比如身在外地的人看到家鄉車牌時很容易感到親切。

有人將它比作行走在路上的名片,除了擁有各種意義上的標識作用,很多時候還攜帶著一些專屬地區特色。

就像在四川,每位車主都可以合法擁有屬於自己的熊貓,不經意間就透露出了天府之國的富庶。

「四川車牌上的熊貓可比繁育基地裡多得多」

要想探尋這種日常裡的隱藏要素,先得保證嚴謹的生活態度,主動探索每個細節,事物的真實全貌就會自然呈現,這是一個朋友剛上完車牌那天分享出的感悟。

在他看來那張牌照遠不止是機動車的身份證,只有足夠細心才會從中得到結論,世界上最會藏彩蛋的高手都在車管所上班。

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告訴我,那串號碼是免費領到的熊貓的編號

有的彩蛋是藏在電影裡,有的彩蛋其實就在身邊。

作為每個省份的專有產物,車牌似乎兼顧了普遍性與獨特性,有時只需要從側面切入,一些都市傳說就會通過它更準確的走進現實。

雲南朋友是這個領域的先鋒角色,雖然他們並不會騎大象出門,但出門的時候一般都有大象相伴,每張車牌都在提醒你當地野生動物種類有多豐富。

電動車牌照上也有大象

地域差異孕育不同文化風貌,就地取材是這類彩蛋的首要特點,畢竟再尋求多元化,也得先從自身角度出發。

好比在二維世界拉近了三維世界的距離,物理空間隔閡會逐漸消弭,如果雲南的車跟青海的車一塊上高速,基本可以看作是大象與藏羚羊之間的某種賽跑。

青海車牌上藏著飛奔的藏羚羊

樸素的圖案總會帶來相當直觀的資訊傳遞,當屬於那片土地的精髓變成一種常規logo,不少地方只需要看看車牌就能明白當地的特色。

創作者們有時很懂游人心思,旅行的目的往往都被他們總結在了最容易接觸到的地方。

在這種智慧的加持下,任何人一踏入陝西,就處於兵馬俑的包圍之中,秦始皇本人應該也想不到,自己的部隊已經壯大到這種程度了。

「陝西從汽車到電動車,所有車牌上都有兵馬俑圖案」

或者說像是以暗號的形式把寶貴精神財富塞進你眼睛裡,這些物體的生命力得到激發,一旦走入了相應語境,也就離那些地方更近了一步。

「很多人都沒意識到,在去過甘肅博物館之前,自己很可能早就偶遇過大量馬踏飛燕。」

「甘肅車牌上選擇了銅奔馬,可能是因為敦煌莫高窟太大,一張車牌畫不下」

類似於始終保持著文化屬性上的延展,又沒脫離整體形象的根基,如何完美表現特徵是共同追求,車牌就是發散思路的載體。

很難說海南人有多懂休閑,但他們車牌上描繪的海邊椰樹和海鷗,早已暗示了人們在這裡即將得到的體驗。

根據這種邏輯的展開,自然環境被賦予的人文意義就是另一個突破口,裡面包含寓意,順便還能展示出飽滿的生活熱情。

一些地方在其中融入了更具體的展望,比如就算沒去過安徽,一樣能體會到某種細膩,歡迎可不止掛在嘴邊,他們連車牌上印的都是黃山迎客松。

「自從知道了這個消息,每次去安徽感覺路上所有車都在歡迎我」

某種意義上說,這些圖案就像沉澱下來的文化結晶,有人說自己曾感受到了那份用心良苦的友善。

要知道在上海的路上開車,到處都是白玉蘭的影子。而如果你到了新疆,每位從身邊經過的車主,都曾為你送上過一朵雪蓮花。

新疆車牌上的雪蓮

1986年白玉蘭被確定為上海市的市花,當時它在市民的評選中得到最高票數,象徵「開路先鋒、奮發向上」

也有人認為從這類真正的地方特產中,足以提煉出一部分高純度地域性格。

江蘇車牌上印著南京長江大橋,是長江上第一座由中國自行設計和建造的雙層式鐵路、公路兩用橋梁。吉林的車牌上印著長白山天池,它是松花江、圖們江、鴨綠江三江之源。

黑龍江則延續著誠懇直白的傳統智慧,把地圖全部整上來了。

黑龍江車牌上有地圖和一個「龍」字

吉林車牌上的天池

江蘇車牌上的南京長江大橋

可以看出每個被篩選出的圖騰都有明確指向性,既包含人民對當地的認識,也向世界傳遞出自己的優勢,走得是紮根群眾的路線。

江西朋友們顯然對這一點更有經驗,遵循歷史記憶的指導,他們直接把井岡山搬了上去。

此時名片已經不足以形容它的功能,一直有人認為這其實是官方給出的旅游指南,賣輪胎的米其林能評餐廳,旅游該去看甚麼,車管所早就畫在車牌上了。

要是能把日常習慣與景觀結合,就能得到足夠貼近生活真相的線索,這一類別裡完成度最高的應該是山西。

大白塔是五臺山的象徵,全名釋迦文佛真身舍利塔,相當氣派,縮小之後看起來更像某瓶名叫「五臺山」的醋,山西賣醋的廠家可以考慮直接用來當商標,很有正宗的感覺。

「山西同學說他們車牌上都有醋味」

當然那些隱藏圖案的創作也不是全都遵循同一種規律,寧夏就走了另一條道路,他們沒選擇任何實體的東西,而是把寓意本身放進了車牌。

根據媒體報道,這個圖案是自治區成立50周年的紀念徽標,由「50」符號和舞動飄逸的少女形象演化而成,取名「騰飛寧夏」。

甚至圖案是否存在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有個貴州的朋友告訴我,當地車牌上的黃果樹瀑布包含了時代變遷的印記,不是所有車主都有機會擁有它。

「其實跟車牌制造商有關,如果你的車牌上沒有黃果樹瀑布,那就是2018年後新廠家制造的。」

有車管所的工作人員表示,這些圖是為了防偽才印上去,同時又能表現本省文化,變成特有的標識。

這導致很多發現了這個祕密的人被勾起好奇心,就像在馬路上找彩蛋,他們早已開始期待遇到更多其他省份的車了。

由於目的是為了防偽,功能性才是本質,有的地方印的只有本地簡稱,比如北京印了「京」,湖南印了「湘」,湖北是「鄂」,西藏是「藏」,講究簡單幹脆。

而這種不同方向上的選擇有時會帶來一定的失落感,尤其是在一些不經意的對比中。

「我知道我們山東的是魯,我一直以為每個省份都印的是簡稱,而我的四川室友以為全國車牌上都有大熊貓。」

「後來他還安慰我,山東的東西一般體格比較大,印上去估計算遮擋號牌。」

雖然一直有當地人遺憾遼寧車牌沒印上「你瞅啥」,天津沒印煎餅果子,河北也在正宗安徽牛肉板面和驢肉火燒之外選擇了樸實的「冀」。

但好在廣東的朋友給出了新思路,不經意間就透露出他們在美食屆的地位,視野一下拔高到了全體物種的層面。

只要換個角度看,彩蛋從來都在那,只不過可能不是給人類準備的。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