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難題,為甚麼你一定會是那個「胖子」?

電車難題

文:昨夜長風

一輛電車在鐵軌上行駛。
在電車行進的方向上,有5個人被綁在了軌道上,無法動彈,電車即將壓過他們的身體。

你身邊有個胖子,你可以把胖子推下去,堵住軌道,胖子被壓死了,其他5個人得救了。

請問,這時你會怎麼做?

甚麼都不做,讓電車壓死這5個人;還是把胖子推下去,救5人。

圖片

有人會說,這有甚麼難的。

5>1,如果只能救一邊,當然救5個人這一邊啊!

電車問題有很多衍生版。

一個醫生在半夜接到5個出了車禍的傷者,他們必須馬上移植心髒、肺、肝、腎等重要器官,否則必死無疑。

這個時候,醫生在醫院角落看到一個喝得爛醉如泥的醉漢,一個念頭在醫生心裡升起:把醉漢的器官移植給其他5個人…

請問你是醫生,你該怎麼做?

一個歹徒綁架了全邨村民,歹徒說只要村民能夠殺了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就放了全邨。

你是村民,你該怎麼做?

這些都是典型的「功利」的計算。

功利主義計算,計算的不是個人利益得失,是群體利益最大化。

5條人命,相對於1條人命,就是群體利益最大化,就是「greater good」。

反駁功利計算,很多人給出了理由。

第一,價值是主觀的,跨人際關系的價值是不能計算的。

比如這個胖子全球最厲害的物理學家,是一個孕婦,是一個前途無量的天才少年呢?

而綁在軌道上的5個人可能是罪惡累累的壞蛋,或者是年齡很大,重病纏身的老人呢?

再比如,假如你我倆人月薪都是1萬元。

我去跟老板爭取,把你的薪水調整到5000元,把我的調整到2萬。

這樣我倆加起來就是兩萬五了,我倆的整體利益大於過去的兩萬月薪了換做是你,你會同意嗎?

第二,電車問題是個典型的思維陷阱,他強行把人置於一個必須犧牲一部分人,來挽救另一部分人境地。

為甚麼會有這麼傻的問題?

人與人之間,明明是相互分工合作,互惠互利的關系,何至於成為了彼此的對立面?我們為甚麼要被捆在這個軌道上呢?

我們真正應該追責的是,誰把5個人強行捆在軌道上不能動彈,他才是罪魁禍首,始作俑者。

把真正的壞蛋制止了,問題才是解決了,否則的話,還有更多的胖子和更多的5個人等著你來「抉擇」。

選擇毫不猶豫把胖子推下去的人,他們的潛意識裡面,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社會工程師」,掌握生殺予奪大權,揮斥方遒,下一盤大棋。

再不濟他也是被綁在軌道上的那5個人,犧牲胖子來救自己,又有何不可?

但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的是,自己有一天也會是那個「胖子」,現實報來的很快的。

圖片

圖片

比自己成為胖子更可悲的是,即使你心甘情願成為那個「代價」,你也救不了5個人,實際的情況是為了救5人,需要殺50人,甚至500

有人不信那個邪,覺得別人成為「代價」只是運氣不好,自己是「天之驕子」,絕對不會成為「代價」。

來說說,為甚麼「功利計算」之下,總有一天,你一定會是那個「胖子」。

功利計算最大的問題是:因為沒有確定的產權邊界,人們的預期是不穩定的。

著名經濟學家羅納德·科斯,有一個經典的功利計算案例。

他假設農夫的麥田和放牛人的牛比鄰而居,牛會時不時沖過去吃掉隔壁的小麥。

那是否應該禁止放牛人在農田邊上放牛呢?

而且,放牛人要賠償農夫嗎?

科斯不這麼認為,他說沒有確定不移的產權邊界,人與人之間的傷害都是相互的。

讓牛吃小麥,是牛在傷害小麥;但如果不讓牛吃小麥,則是小麥在傷害牛了。

到底是誰在侵權,誰在受害,科斯認為這取決於社會總成本。

而法官要根據社會的總成本和整體利益來安排財產權邊界。

簡單講,科斯的觀點是:放牛人和農夫雙方,誰避免糾紛的成本低,那法官就判定是誰的責任。

比如,牛肉市場價格高昂,而小麥市場價格便宜,那麼如果把放牛人和小麥主人看作一家子算賬,就應該讓牛吃小麥。

因為這樣安排的總收益最大。

稀缺的資源必須放在最有價值的用途上。

假如真的按照科斯的觀點來運作,那麼法官的判決將變得朝令夕改,同時讓財產權的界定變得糢糊不清。

因為成本和市價是不斷在變化的。

今天牛肉價格高,養牛的收益大於種植小麥的收益。

根據科斯的說法,牛吃了小麥,是小麥主人的責任。

但是假如明天發生旱災,導致糧食價格高漲,而牛肉價格下跌呢?

根據科斯的說法,由於現在種植小麥的收益高過了養牛的收益。

因此,牛吃小麥,侵權人變成了放牛人。

隨著價格波動,侵權人變成了受害人,而受害人卻又變成了侵權人。

法官的判決每時每刻都會跟著市價而改變。

這意味著甚麼呢?

意味著世界將不存在穩定的財產權預期。

有恆產者才有恆心,這句話的意思是人們只有對預期穩定,才能降低時間偏好,進行投資生產。

同等條件下,人們總是傾向於即時滿足,而非延遲滿足。

就是我們說的「雙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希望上午吃到4個蘋果,下午吃到3個蘋果,好於上午吃到3個蘋果,下午吃到4個蘋果。

圖片

人們對當前財貨的估值總是會高於對未來財貨的估值,二者的比率就是時間偏好。

 但是,人的時間偏好越高,越傾向於即時滿足,今朝有酒今朝醉。

而文明(財富增值)的發展,又要求人們拉長生產結構,從而增加未來財貨的產出。

這就必然要求人們降低時間偏好——即節約消費、增加儲蓄和面向未來生產的投資。

反之,預期未來收益會增加,人們才會節約、儲蓄和投資,時間偏好才會降低。

每個人,每個階段,時間偏好都不一樣。

但是總體上來說,要增加投資與財富,就要求人們對未來的收益有一個穩定、樂觀的預測,需要對財產進行保護。

比如一塊田地,今天是你的,明天不是你的,那麼你還能精耕細作嗎?

比如你今天披星戴月,廢寢忘食加班,得到了3000元的加班費;明天因為你家庭比較富裕,命令你捐出來給一個好吃懶做的同事,那麼你還會腳踏實地工作嗎?還是會選擇躺平?

比如一項必須延續3-5年的產業,一項長遠的幾十年的投資,如果今天被捧在天上,明天被踩到腳底狠狠蹂躪,那麼你還會去投入嗎?

隨時會變的,隨時可以收回的「承諾」,那不是利好,那是催命符啊!

圖片

沒有穩定的預期,就無法進行迂回生產,進行深層次經濟活動。

人類將永遠停留在打死幾只獵物,摘下幾個果子,滿足短時間的生存果腹所需。

沒有資本的積累,人類將和古人一樣,日日勞作不得息,朝不保夕,陷入普遍的貧困。

所以你最終,確定,肯定,以及一定會是那個「胖子」。

因為沒有穩定的預期,沒有私有產權保護,迎來的必定是普遍的貧困,無人可以幸免。

回到開頭,歹徒用全邨人的命要挾,要求村民殺掉一個無辜的小女孩,怎麼辦?

你如果照做了,那麼他會接著命令殺掉無辜的第二個、第三個…直到全邨人。

你真正應該做的是,聯合起來制止歹徒。

倫理與功利,本身就是一個硬幣的正反兩面。

三年前,你怎麼對待武漢人,今天你怎麼對待上海人,決定你今後的結局。

永遠也不要癡心妄想下大棋,你只是那個胖子而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