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跟那些很虐的越野跑比,白銀越野跑連入門級都算不上

文:南洋富商  

一     令人憤怒的白銀越野慘案

白銀黃河石林越野賽死難21人,主辦者被大眾聲討,甚至白銀市領導鞠躬道歉,甚至驚動了最高層,下指示要對這事徹查到底。

成千上萬的人寫文章、發帖,譴責主辦方准備不當。這些指責大體上包括這些方面:

這樣危險的高山越野賽,竟然由一家小公司主辦;

5月21日的天氣預報說氣溫要下降,還可能出現大雨,卻沒有果斷取消比賽;

在天氣出現大風、下雨、降溫時,卻沒有及時終止比賽;

有些路段是無人區,補給點之間的距離竟然長達10公里;

路邊沒有設置足夠的帳篷,有幾名選手幸運遇到牧羊人的窯洞才能得救;

一路上都沒有足夠的志願者;

有些路段竟然沒有手機信號,選手撥打很多次電話都沒打通;

接到有些選手手機報警後,救援隊沒有及時趕到現場救援。

多數人對於越野跑完全陌生,認為體育活動沒有保證運動員的安全是極大的過失。

但是,站在全世界的各種賽事看,白銀黃河石林越野跑或許算得上是極其輕鬆的入門級路線,以至於這些越野高手們根本不把它的風險放在眼裡,甚至穿著完全不能保暖的短袖跑步衣、短褲就跑出去了。大多數人的背包裡,連沖鋒衣、抓絨衣、雨褲都沒有,基本上就是在裸奔。 夏小強的世界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或許跑更虐的線路,選手們才會提高警惕。

接下來我要介紹一些很著名的高難度越野跑賽事,跟白銀越野跑做一個對比。

二    不管選手死活的美國硬漢式越野賽

首先要介紹的是一場飽受非議的「 不管選手死活 」的比賽。

The Barkley Marathons,或者叫The Barkley Race。地點:美國田納西州(Tennessee, USA)

比賽在田納西州的Frozen Head州立公園舉行,賽道全長100英里,一共5圈,每圈20英里,期間海拔累計增加64000英尺(約19507米)至66000英尺(約20116米),比賽關門時間為60小時,平均每圈12小時。每個參賽者每圈至少要跑26英里至30英里。

看到「 州立公園 」幾個字,有人或許會以為那是中國的城市公園風格。但是美國人說的「 公園 」,卻不是那麼回事。比如說中國的鰲太線若是在美國,也會被定為「 陝西州立鰲太公園 」。

首先我們看一下這個賽事的累計海拔上升高度——這個是衡量強度的最重要指標,山地越野和城市馬拉松最大的區別,就是需要不斷上上下下。這個賽事雖然只有短短的100英里,累計上升高度是白銀越野賽的7倍。相當於2個半珠穆朗瑪峰的高度。

這個比賽很特別。它不允許攜帶手機。所以你進去了,就沒法跟外界聯絡,也沒法呼救。即便氣象台說氣候突變,別人想通知你也不行,因為你沒有手機。

不僅手機不能帶,連對講機也不能帶。任何電子設備都不能帶。

在白銀越野賽,選手們有一個自動的GPS設備,可以顯示它所在的位置。上面還有一個一鍵呼叫功能,只要按下,就可以自動發送本人所在的位置,便於救援。當降溫發生時,很多選手的GPS位置就顯示原地迷路打轉,或者很久沒有移動。救援隊就是根據GPS位置找到選手們的。

但是在巴克利越野賽,沒有人知道選手在哪個位置,選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GPS位置。他唯一可以使用的工具,是一張等高線地圖和一個指南針,就像穿越到一百年前的時代。

不僅沒有GPS,連使用氣壓測量高度的海拔表也不許帶(比一百年前還落後)。所以選手們也沒法得知自己所在地的海拔高度。 夏小強的世界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賽道沒有路標,所以選手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跑錯了也不知道。每次比賽的路徑都是機密,選手沒機會提前熟悉。只有當你入住後才發給你標有路徑的地圖,然後你就就憑著地圖找路。在樹林裡,你看不到外面的山,這張等高線地圖依然會讓你迷路。

如何證明你跑對了道路?在你跑的路上有一些書,參賽者必須從賽道上放置的書籍裡收集9-13頁,以證明他們跑完了一圈。

一路上沒有補給。衣服、食物、水都要自己帶足。若是迷路了、找不到水了,你可能渴死在路上。若是遇到降溫暴雨衣服不夠,就會失溫而死。與白銀越野賽不同的是:你沒法呼救,也不會有救援人員知道你遇到危險,或許要等比賽結束髮現你失踪了才會去找你。

每年只有40人可以參賽。十年前有人拍紀錄片介紹這場比賽,介紹說:在過去的20年時間,一共有800人參賽,總共只有14人完成比賽,平均一年不到一個人。

3次完賽者傑瑞德·坎貝爾說:「 在巴克利,可能一坨鳥屎都會讓你無法完賽。路段陡峭,你需要用屁股順勢滑下,或抓住多刺的樹枝攀爬,這不是傳統用腳的馬拉松,這簡直是與惡魔在斗爭。 」

這些「 無補給 」的賽事,也有一些相對輕鬆的,比如美國的 PLAIN 100越野賽。

Plain 100唯一的補給站(如果能被稱為補給站的話)是賽道中的小溪和河流,參賽者需要從一開始或從補給點攜帶所有的食物和必要的裝備。關門時間36小時,途中全程無標記,不提供任何支持。你一出發,就得一切靠自己,沒有任何人可以幫你、救你。

有些美國越野線路天氣非常惡劣,比如Hardrock 100、Ouray 100,以及類似的比賽,要經歷2天2夜不睡覺的奔跑,還得忍受一日三變的天氣,幾乎每次比賽都有暴雨、冰雹、大風,甚至雷電。

2019年剛剛開始的 The Highlander 100是加州最難的100英里比賽,累計爬升大約63,500英尺(約19355米),需要在66.6小時內完成。爬升高度大約相當於白銀越野賽的6倍,路上有一段沒有路標,道路陡峭。

在英國威爾士,也有類似的越野跑——Dead Sheep Race(死羊越野賽)。 夏小強的世界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Dead Sheep Race共有5個環路,每個環路20英里(約48公里),參賽者必須在30小時內完成。廣闊的威爾士荒野高地、每個環路的爬升都高達8000英尺(約2438米)。爬升總海拔大約相當於白銀越野賽的四倍。

與伯克利超級馬拉鬆一樣,該比賽沒有路標。在開始之前才會宣布補給站的位置。賽事官方明確表示:「 如果你不能很好地使用地圖和指南針,請不要參賽,因為你會迷路,可能會受傷或死在這個比賽上。 」沒有路標的賽道,艱難的條件,緊張的關門時間使這個比賽成為終極挑戰——至今還沒有一人能夠完成該比賽。

三     超強難度的長距離比賽——巨人之旅

在知乎有人問一個問題:連續兩屆參加世界級超高難度越野賽事TDG巨人之旅,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曾經參加2次巨人之路的中國人關雅荻做了回答。他特別提到氣候複雜的情況。

2015年的開賽時間比往年向後推遲了一周,在9月13號(週日)開賽,而不是傳統的九月初的第一個週日。這一周的差距,直接導致奧斯塔山谷地區的氣候複雜化,溫差更大,比賽第一天出發就開始下雨,持續了一整天,高山上迅速降雪結冰,比賽在第二天凌晨被暫停三小時,所有選手停留在賽道上各個休息站和補給點,直到早上七點再次恢復比賽,所有選手重新出發。

接下來又有大霧。

高海拔位置多處大霧瀰漫加大風,能見度幾乎為零,也就是在夜晚頭燈開到最大亮度,能見度不足一米。如果只有一條小路,還能堅持緩慢摸索前行,但如果一旦是開放路段,幾乎看不到下一個路標,極容易迷路,一旦迷路,很難在那種惡劣環境下返回賽道。我感謝組委會再次暫停了比賽,因為我親身經歷了至少四段完全大霧大風賽段,加上下雨,手很快被凍木了,後來發現摘了手套,把手放嘴裡哈氣,還能勉強保持一點溫度。我完全是憑著對賽道的記憶,去年的比賽經驗,未偏離賽道,的確山頂很多部分什麼都看不見。我們是來比賽的,不是來玩命的。

大陸選手Bono,他在向第四賽段第一座大山Coda沖頂時,因為視野完全喪失,偏離了賽道,迷路,找不回來了,幸運的遇到了兩個徒步的當地人。這兩人對Bono來說就是上天下凡的天使,他們幫助Boni返回了賽道,抵達Coda山頂的中型休息站——山頂急救小屋。實在是萬幸。 夏小強的世界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天舒寫過一篇《我的2018巨人之旅》,

巨人之旅(Tor De Geants)賽道全長363 公里,途徑勃朗峰(4807 米)、玫瑰峰(4637 米)、 切爾維諾峰(4478 米)和大帕拉迪索山(4061 米)四座意大利最高的山峰,穿越25 座山。相比距離,更恐怖的是總爬升達30890米,如果6天完賽,相當於每天要完成1.15個港百的爬升。 150 小時關門,從實戰看,相當於3個UTMB、6個百公里的強度,大數據統計,完賽巨人之旅的時間差不多等於UTMB完賽時間*3+10小時。

裡面有很多很美的照片。

巨人之路確實是一個難度相當大的越野賽,爬升高度相當於白銀越野的10倍,持續的時間要一周,道路的難度也大,氣候也很複雜。從照片看,所有選手都穿著很厚的衣服。若是像白銀越野賽選手那樣穿短袖運動衫和短褲,恐怕一會兒就全部失溫。

人民日報記者曾華鋒在2013年9月14日完成了意大利「 巨人之旅 」越野賽,成為第一位完成全程比賽的中國大陸選手。

為了這次跑步,他做了超高強度的訓練。

在長達8個月的備戰中,我完成跑量4300多公里。其中,在7月20日—9月2日為期45天的專項訓練中,完成8個週期「 車輪戰 」式的訓練,跑量1332公里,累計爬升16800米,並創造月跑量975公里、4天路跑202公里、3天山地跑175公里的個人紀錄,歷經夜跑、雨中跑、三伏跑、亞高原跑、帶傷跑……一切都為了站上阿爾卑斯山賽道的那一刻。

但是,惡劣天氣總是難免的。暴雨、冰雹,幾乎是難以避免。

當地時間9月8日上午10點,大雨滂沱,我們站在起跑線上,身上已經被雨淋濕。我知道,天氣會是一個一直困擾我們的問題。去年,有幾位中國選手參加了比賽,但是比賽進行到303公里的時候,卻由於雨雪天氣提前終止。正因為如此,今年我幸運地成為第一位完成「 巨人之旅 」全程的中國大陸選手,也是國內參加越野賽賽程最長的選手。

到達第二座海拔2800多米的山峰時,開始下起冰雹,白色的,如綠豆般大小,灑滿了上山的賽道。路面變得濕滑,我每一步都小心翼翼。這樣的情景在後面幾天的比賽中,司空見慣。

雖然曾華鋒最終完成了跑完巨人之路的夢想,但是他的隊友卻倒在路上。楊源出事是在夜間10點左右,從山谷滑墜100多米,頭部朝下,不斷流血,然後就去世了。這次越野賽,楊源的編號是1040號。

曾華峰說:

聽到這個消息,我們都非常難過和震驚。夜晚一個人行進時,我的心裡更多了幾分忐忑不安。看到到處是懸崖峭壁,到處是冰雹和雨雪留下的濕滑路面,我覺得這個比賽不僅艱難,而且危險就在身邊。阿爾卑斯山白天像天使,晚上卻如魔鬼,可以無聲地吞噬很多東西。我盡量減少夜跑的時間,但是150小時的關門時間設定近乎嚴苛,夜跑根本無法避免。經歷過路面濕滑的雨夜,在陡坡上前行,旁邊就是萬丈深淵,我藉著頭燈的光亮,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前方還有點點燈光在移動。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後面,彎下身體,用登山杖點實了下山的路,才敢向前邁出一步。有時,走在寂靜的山路上,我會想起楊源。他是我的朋友,我知道他用生命提醒我注意安全,一定會助我完賽,實現他的遺願。

四     反人類的極端越野賽

惡水,是美國死亡谷裡的一個地名,是沙漠裡面的一片乾涸鹽湖變成的鹽地。這片沙漠之所以叫「 死亡谷 」,是因為當年無數的淘金者走進這地方就沒法走出去,死在這裡。夏小強的世界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惡水超級馬拉松每年7月舉辦,路徑總長135英里(217公里),路面落差從海拔-86米到2548米,氣溫從零上50多度到零下1度,條件極其艱苦,被稱為「 世界上最艱難的超級馬拉松賽 」。

惡水馬拉鬆的終點,在美國本土最高山惠特尼山的半山腰。起點是美國海拔最低的死亡谷惡水鎮。這場馬拉松最大的魅力,就是你可以從氣溫五十多攝氏度的地方開始跑,一直跑到零下的地方。惡水的歷史最高氣溫記錄,是57.6攝氏度。

參賽選手可以裸露膀子出現在起跑線上,也可以穿著防輻射服,或在腳底包上保護層,防止高溫地面灼傷腳底的皮膚。

由於這場馬拉鬆的溫度如此之高,為了適應沙漠表面的超高溫,阿迪達斯特地設計了一種鞋子,叫「 惡水馬拉松鞋 」。


參與訓練極限運動員的醫療隊成員安東尼說,大量出汗的能力非常重要。所以,許多選手都在桑拿房裡接受訓練。

2005年,英格蘭人傑克·丹尼斯成為首個完成比賽的70歲選手,問及「 惡水 」超級馬拉鬆的最大價值是什麼時,他說:「 純粹是豬頭。 」

曾參加過5次比賽的52歲教練約翰·拉迪奇說:「 這種比賽不在乎你訓練多努力、能跑多遠和你到底是誰。它會改變你,從肉體、情緒和精神上挑戰你。 」

惡水超級馬拉鬆的獎品很特殊,或許很多人想不到。

這項賽事活動的獎品是:如果在48小時內完成比賽將獲得一個腰帶扣,60小時內完成獲得一件T卹。

可以與惡水馬拉松媲美的,是撒哈拉超級馬拉松。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長達243公里。

4月的撒哈拉沙漠溫差極大,晚上的氣溫只有5℃,但白天會升到50℃,風沙和太陽更讓人難以睜開雙眼。烈日和高溫讓人體水分大量流失,儘管賽事組織者會在賽道旁設供水點,但很多選手沒能跑到供水點就因為脫水而倒下了。為了防止選手脫水而死,賽會允許選手在比賽中打一次點滴,但超過兩次的選手就將被視為棄權。

為了讓運動員們有心理準備,參賽的選手除了遞交近期體檢表和血型外,還要繳納高達2200歐元的參賽費,其中就包括屍體遣返費。

參加沙漠馬拉鬆的選手們還需要身負食物、藥品、水、帳篷和求救火箭上路,平均背包重量達到10公斤。在烈日下,這對長途奔跑的選手來說是不小的負擔。更殘酷的是,和所有的沙漠一樣,撒哈拉柔軟的沙子下暗藏著很多流沙,一不小心,選手們就將長眠於此。

有一位參加過撒哈拉超級馬拉鬆的運動員說,她最大的感受是「 整整9天不能洗澡 」。沙漠裡沒有水。

有一位俄羅斯選手德米特里-雅庫赫內伊,備戰撒哈拉馬拉松期間,因為疫情被居家隔離。為了保持體力,他發明了在家裡繞著床跑步的訓練方法。

他在自己家中繞床跑了100公里,共耗時10個小時。

惡水和撒哈拉馬拉松是人類承受酷熱和溫差的典範,極地馬拉松則是人類忍受寒冷的典範。

南極100公里超級馬拉松挑戰賽(Antarctic Ice Marathon 100km)。在室外,選手的皮膚甚至不能長時間裸露,否則將有凍傷甚至截肢的危險。比賽路線將要經過擁有超過1米厚的冰面區域,因此帶冰爪的超級保暖鞋是必須的選擇。

北極點馬拉松賽 (North Pole Marathon),這是世界上報名費最貴的馬拉松,比撒哈拉馬拉松還貴幾倍——11900歐元(約合10萬人民幣)。

選手將從斯瓦爾巴群島(挪威)前往北極圈,並享受極地住宿、北極直升機飛行,如果天氣允許還將有機會前往北極點,同時獲得官方提供專業的攝影和視頻資料、證書以及配套醫療保險。

「 世界上最瘋狂的越野賽 」,是巴西亞馬遜叢林馬拉松賽 (Brazil 「 Jungle Marathon 」 254km race)

有人說:「 這是真正的勇者才應該參加的比賽。如果你認為你能在攝氏40度以上、99%的濕度環境裡游刃自如;並且不介意穿越佈滿蟒蛇、短吻鱷和食人魚的河流,或者是能在樹林裡快樂的伴隨著猴子和美洲豹們「 愉悅 」的叫聲入眠,那麼你就是這項極度折磨人的比賽合適的參賽選手。 」

參賽選手首先必須能夠忍受40攝氏度的持續高溫運動和高濕度才能適應比賽。賽前,選手還將接受軍隊派出的叢林專家進行安全培訓,學習應急處理措施,從而規避、降低遭遇野生動物和有毒植物,以及特殊地形帶來的危險。

還有一些看路程很微不足道,跑起來卻並不容易的變態越野跑,比如美國蒙大拿州的 The Rut。比賽地點位於美國蒙大拿。

全程25公里。路線海拔最高點為3400米,累計海拔爬升2300米。聽起來真的微不足道。但是你若看一下跑的道路,就知道不是那麼容易。

沿途最令人心驚膽戰的要數陡峭險峻的碎石路,狹窄的山脊線。

超馬跑者和滑雪登山選手史蒂維·克雷默稱:「 在這樣的技術路段下坡對腿來說是超級困難的。每次我下山都會被新岩石弄傷腳踝。一想到那場比賽我就發顫。 」 夏小強的世界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五    各種危險的越野跑,都有存在的理由

與這些艱難危險很多的越野賽比,白銀越野賽真的只能算「 最輕鬆的入門級 」。事實上即便在中國國內,它也被選手們稱為「 國內最簡單 」。

平心而論,對照美國巴克利之類的連手機和GPS都不許帶、一路上根本沒有補給、也沒有救援的極端越野賽,白銀越野賽的組織活動已經算得上相當不錯。若是選手們按照最普通的入門級越野賽規範,隨身攜帶衝鋒衣、抓絨衣,甚至只需要穿著長袖的稍微保暖的衣服跑步,就不至於失溫而死。有一位選手穿著長袖衣服的,就一直跑到68公里還不願停下​​。也有一位選手靠路上垃圾堆撿到的包裝泡沫、編織袋保溫而安然無恙。

最關鍵的,或許是因為這場賽事看起來太輕鬆、太微不足道了,以至於他們不願多帶一件衣服,以免被重量連累失去名次。他們若是參加那些人人覺得有危險的比賽,比如說巨人之路,就不至於這樣自信。

戶外越野應該帶什麼裝備?天舒在《我的2018巨人之旅》中列出了他自己的裝備清單,這也是每個越野選手時刻要自檢的清單。

對照這個清單,就會發現白銀越野跑的那些頂尖高手們真的就是在「 裸跑 」。

倘若非要把這事情當做大事,以此為契機掀起全國性的整頓,恐怕以後很多稍微有點危險性的戶外運動都會被限制。這並不是好事。這世界上總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願意冒險。戶外風險的第一責任人就是自己,而不是別人,這是每個戶外愛好者的基本信條。

美國是一個創造力很高的國家,也是冒險硬漢精神非常強烈的一個國家,因為做任何開拓性的原創事業,都要有足夠的冒險勇氣。在美國,不僅是越野跑比別的國家更「 剽悍 」,其他的冒險行為也很流行:登山、極地探險、徒手攀岩、洞穴探險、深海潛水、跳傘、滑翔傘、蹦極、速降滑雪、跑酷。有一個統計數據:美國青少年的露營時間比中國孩子高500倍。

當一個民族的戶外運動和冒險精神被限制的時候,它的創造力也會受損。

無論多危險的極限運動,只要有人玩,就有存在的理由。即便是鰲太線經常死人,但是正是這種凶險,吸引著越來越多的人去冒險。 夏小強的世界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極限運動只是小眾行為,沒有什麼群體危害性。你看看醫院裡的病人,千萬人由於抽煙、喝酒、飲食過度而生病死去,極限運動的遇難人數與這些病人比,不過是九牛一毛。

 

來源       南洋富商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