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潘美人的悲劇人生

文: 令狐不敗 

施耐庵可能有兩大特點:第一,和女人有仇;第二,和姓潘的有仇。

在施耐庵筆下,《水滸》裡的英雄豪傑聚義,而女人卻被棄之如履。封建時代男尊女卑,大多數女子卻也是謹守婦道。可施耐庵筆下的女人,卻是驕奢淫逸佔了個全。

其中,武大郎之妻潘金蓮和病關索楊雄之妻潘巧雲,兩個如花似玉的女人,都落得個被開膛挖心的結果,何其慘也!然而,兩個人,各有各的命,也各有各的緣由。

潘金蓮罪有應得,潘巧雲卻量刑過重。

在任何時代、任何背景、因為任何原因,謀殺都是大罪。生命只有一次,剝奪別人的生命屬於罪不可赦。

在古代,講究殺人償命,父親被打死、兒子去複仇,這叫血親報仇,是有合法性的,甚至是鼓勵的。當下中國的刑偵原則講究命案必破,雖然未必能做到,但態度無疑是值得鼓勵的。

不過,隨著人類司法的推進,很多國家廢除死刑,所以出現了對一些窮凶極惡的犯罪分子判處監禁120年之類的判決。

殺人已然是大罪,謀殺親夫更是罪加一等。

大宋是講究理的社會,講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講究夫為妻綱,妻子謀殺丈夫那是違背人倫之舉。

那麼,潘金蓮送官府一定是死刑嗎?未必。

南宋孝宗時期,有一件和潘金蓮謀殺武大郎類似的案件。一個叫程二的平民被謀殺,最大嫌疑人是妻子阿樑和姦夫葉勝,結果,在大宋的依法治國理念下,案子審了9年,被告不斷翻供,不斷核實,最後阿梁脊杖20,充軍兩千里。

相比而言,潘巧雲只是出軌而已,並無死罪。

潘巧雲和大和尚裴如海,是舊識,大和尚早就對她有意,終於在她祭奠亡夫去世兩週年之際抓住了機會,二人在寺廟裡雲雨之後,約定了長期共枕的方法。

這裡面有個重要細節:楊雄總是值夜班。

楊雄值夜班的時候,丫鬟迎兒就掛個燈籠,示意今晚可以來,早上天亮之前,安排小沙彌來敲更,催裴如海走。這幾個細節,讓偷情的韻味十足,緊張又刺激。

事情被石秀發現,告知楊雄;楊雄藉著酒勁罵老婆,潘巧雲的應對是陷害石秀,說是石秀調戲於她。潘巧云不同於潘金蓮,她可是一點兒謀害楊雄的心思都沒有,她還是想維持這個家。

結果,他們兩口子連同丫鬟被石秀忽悠到翠屏山,楊雄一怒殺了潘巧雲和迎兒。

同為殺人,楊雄、石秀和武鬆的境界,又是天壤之別。

武松殺人,是告狀無果後,才決定動手,而且光明正大,邀請了鄰居作證,殺人後果斷到官府投案自首,毫不隱瞞,此為大丈夫也!

而楊雄、石秀,不僅殺人,還順手擄去迎兒的首飾,直接決定投奔梁山,落草為寇。他們完全可以告知潘巧雲實情,痛罵一頓,而不必殺人。別忘了,潘家還有一個老人呢。楊雄和石秀,基本可以列入人渣,而不是大丈夫。

天王晁蓋在他們到了梁山後,決定斬此二人,他的直覺是對的,而宋江極力勸阻,說明宋江和這兩個人一路貨色,宋江殺惜,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

潘金蓮和潘巧雲,做派不同,和出身有很大關係。

潘金蓮是個丫鬟,二十幾歲時,不滿主人糾纏,告訴了地主婆,沒想到地主老財使壞,把她嫁給了武大郎。

潘金蓮有千般好,只是愛偷漢子,關鍵是還偷到了老公的兄弟武鬆身上,被一通臭罵。這說明,潘金蓮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對三綱五常不講究,用現在的時髦話講,是個不在乎一切、敢於追求自己幸福的女權主義者。

偷歸偷,她也不幼稚,她和西門慶相好,是因為西門慶說了,老婆死了,還沒找到滿意的,她有嫁到大戶人家當太太的希望。

這是她和西門慶偷情的關鍵,可以扶正;也是她敢於下決心毒死武大郎的精神動力。當然,西門慶最終是不是娶她,那另當別論。

為了西門慶,毒死武大郎,有背後的心理補償因素。因為地主婆出賣了自己,嫁給武大郎這個矬子,這次一定抓住機會,自己去當地主婆。

潘巧雲則大為不同,老公死了,嫁給楊雄不到一年。可楊雄天天值夜班,好生寂寞,這才動了和尚的心思。

這個時候,兩個人結婚還不到一年。所以麼,新婚三年內的男人,不要老是值夜班,也不要分居兩地,你懂得!

在此之前,她也曾對石秀說些風話,可石秀不動聲色,她知難而退。說明潘巧雲的教養比潘金蓮要好,情商也更高些。

從潘公對石秀的態度,也能大致猜到潘巧雲的受教育程度,她性風流,只是為了風流而已,不圖財,也不害命。

風流是受道德的譴責,卻也不是掉腦袋的罪過。

潘金蓮和潘巧雲的悲劇人生,還是時代的特點導致的。

那時的女人是依附於男人的,沒有獨立性。如果是現代社會,潘金蓮這樣潑辣美貌、敢作敢為的女子,說不定可以成為范冰冰呢。

抱歉,我可沒有半點要侮辱范冰冰的意思,只是此刻跳入腦海的是這個名字。

不過,即便是現代,去勾搭老公弟弟這樣的事兒,依然有違人倫。

至於說潘巧雲,放在今天那是有可能幫楊雄升官的,楊雄帶夫人見一見知府大人,一起吃個飯,捏捏腳,泡泡澡,說不定自己也就高升了。

此處也無特指,但許多傳聞,大家也都知道。

另外,如果放在當下,潘巧雲可以時常加班,或者出差,也不必把裴如海帶到家裡來。或者,乾脆離婚。

說到這裡,您可以會問,你寫這些到底什麼意思?其實,我只是看《水滸》有感而發。有點兒為這兩個潘姓美女鳴不平,命運對她們來說,太殘酷了,尤其是潘巧雲!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