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劍術能不能用於實戰?為何現代擊劍運動用的都是歐洲細劍

擊劍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人渣嘯西風

編者按:近年來有種這樣的說法,歐洲擊劍技術天下無敵,中國劍術不過彫蟲小技,體系混亂不知所雲。理由是歐洲國家允許民眾持械,還有決鬥的習俗,所以劍術發展得十分發達。中國中央集權,不許民眾持械,更是禁止私鬥,中國劍都是禮器。現代擊劍運動也是西洋的,中國劍術沒啥發展。那麼,咱們應該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穿著盔甲拿盾牌進行司法決鬥的騎士

現代擊劍源於歐洲古代的細刺劍決鬥,歐洲決鬥的傳統由來已久,甚至出現司法決鬥。所謂司法決鬥就是兩個人去打官司,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法官也不知道誰對,於是讓兩人自己去決鬥,誰贏了說明上帝認為他有理。這就導致了決鬥甚至可以算是一種剛需,你只要打官司就可能要去跟人決鬥。但是這種細刺劍的興起其實比較晚,是在火槍淘汰盔甲之後出現的。在此之前歐洲決鬥很多都是穿著盔甲拿著盾牌去打,所以在盔甲被淘汰後,大家不再穿盔甲去決鬥,細刺劍就應運而生。

當大家不穿盔甲進行一對一的決鬥時,雙方各自準備好,站在平整的場地內,雙方保持安全距離,不需要考慮突發情況,不需要考慮周圍環境,甚至不需要考慮節省體能,唯一的目的就是戰勝對手,註意是戰勝而非殺死。決鬥並非殺死對方才算勝利,只要分出勝負即可停手,被殺死只是對方倒霉,被擊中要害或是因為當時醫療水平低下導致的。

於是人們就發現,這樣的情況下斬擊沒有刺擊快,於是劍刃被拉長,因為更長的劍刃可以更先刺中對手,同時劍身也被縮窄,因為斬擊需要抬手動作更大更容易被對手抓住機會攻擊,所以選擇削弱斬擊能力來加長劍身,這樣就可以在重量不變的情況下,擁有更長的攻擊距離。同時因為在準備好的情況下,在固定距離單挑,冒進很容易送人頭,所以打對方前伸出來持械手動作小且十分有效,即便沒擊中,對方也沒法趁機反擊,性價比超高,於是這種細刺劍裝上了很大的護手避免自己被打手。就這樣,早期的迅捷劍出現了。

以迅捷劍為代表的歐洲細刺劍,殺傷性相對中國劍或是它們的先祖騎士劍來說要偏弱一些,這正是決鬥的需求,決鬥不是非得殺死對手,只要能贏就可以了。沒人能保證自己決鬥永遠勝利,那麼自己萬一輸了能不死顯然也是極好的。降低決鬥劍殺傷力,自然是大家的共同需求。這點在之後代替迅捷劍開始盛行的小劍身上體現得最為明顯。迅捷劍為了占攻擊距離長的便宜,不斷地拉長劍身,甚至有全長超過一米四的迅捷劍,但是越來越長的迅捷劍攜帶起來也越來越不便,迅捷劍因為過長所以大多沒有劍鞘,掛在腰上轉身時就很容易刮到人。同時有爭議就去決鬥,誰活下來誰就贏了官司的司法決鬥也被廢止,有趣的是廢止司法決鬥是教廷推出的,理由是上帝不管誰決鬥能贏,別拿上帝說事。總之在廢除司法決鬥後,決鬥不再是打官司的剛需,更便攜、殺傷力也較小的小劍就開始逐漸淘汰迅捷劍在歐洲盛行開來。

如果說迅捷劍劍身拉細變窄是為了增加長度,那麼同樣粗細,甚至出現了完全沒有揮砍能力,全長卻大多在60到85cm之間的三稜形小劍。這非常明顯的是專門為了減小殺傷力才縮窄劍身的。

相比之下,傳統中國劍的長度與小劍的長度近似,甚至還要略長一點,中國劍的劍身則大多在3cm寬以上。當然這絕對不代表這類細刺劍殺不了人,只是相對中國劍來說不容易直接致死,也不容易造成殘疾。就比如二戰時日本的三八大蓋,在一定距離上穿透力太強,經常一個貫穿傷,子彈透體而過,但是人還能繼續戰鬥,致死率較低。所以如果只是一個貫穿傷,那麼還有治療回來徹底痊愈的機會。但畢竟這也是個武器,刺中要害一樣會死的,甚至於在古代的醫療條件下,即便沒有命中要害一樣可能因為感染而死掉。

而中國劍,走的完全是另一種路線,確實中國一直都是中央集權,唐宋之後,更是不允許單挑私鬥的,所以根本無法公開進行決鬥。但這並不代表中國古代就是法治社會人人安居樂業,刀劍都是管制物品誰都不敢帶。實際上有史可考的,中國古代法律大多只禁長兵器以及盔甲、弩。刀劍這類短兵器大都是不禁的。而且在中國的封建時代,王權法治最多僅能保證覆蓋城市內,城外就是法律管不到的地方了。而且這還得是王權鼎盛時期,要是王權衰落時期,城市內也保證不了安全。明代的安徽、浙江、山西、廣東等地都有打行成立,在城裡惡少們都攜帶武器,聚集成群,橫行市井,無視官府。《福惠全書》記載:「近日吳越州邑,有等無賴少年,並糾合紳衿不肖子弟,焚香歃血,公請教師,學習拳棒,兩臂刺繡花紋,身服齊腰短甲,狐群狗黨,出入茶坊酒肆,蜂游蝶舞,顛狂紅粉青樓。聞他人有不平,便指報仇而恣搶奪,忤伊兇於一盼,輒為攢毆而折股肱,號稱太歲,名曰打降。」

趙用賢的《松石齋集》甚至提到:「打行之風,獨盛於吳下。昔年督糧翁大立,嘗被其害,幾及大亂」這說的是明嘉靖三十八年的事情,當時明中期的名臣翁大立試圖整頓蘇州的治安,結果才抓了幾個惡少,打行的惡少們就以白頭巾裹頭,各自持了長刀巨斧,半夜發動,圍攻吳縣、長洲、蘇州各監獄。把囚犯放出來一起鬧事,直接沖到都察院,用兵器大破大門直接破門而入。當時的應天巡撫翁大立帶了老婆孩子翻牆逃走,才沒有被害。這還不是亂世呢,那會倭寇已平,江南正是繁華地帶。而應天巡撫可是從二品的大員,這等級的大官在自己的府衙,竟然都被一群打行的地痞流氓逼得翻牆逃跑。那些認為中國劍術因為中國太和平了所以發展不起來,我不知道中國古代在他們眼裡到底得有多安全。要知道直到現在不少偏遠鄉下還有全邨習武的傳統,不會有人覺得這傳統是為了強身健體吧?

在中國的這種社會環境下,民間對於中國劍的需求就是要相對全能,首先要盡量便攜,其次要能刺能斬,這樣才能應對各種突發情況,可以在混戰中有效突圍或是保護自身。而且中國傳統武術裡很多步法,應對的也是並不平整的野地的環境,這類地面你不知道哪裡有個坑,哪裡有塊石頭,草會遮蓋住地面的情況,你根本看不到。所以這種地面如果用競技的步法就很容易摔倒。畢竟細刺劍主要是城市內決鬥,地面都是相對比較平整的。而中國古代不能處處都是平整的水泥路對吧?也正因為雙方在固定距離進行決鬥,沒人會冒進沖臉,那就是送人頭,打對方持械手動作小破綻小,是最方便也是性價比最高的試探方式。於是歐洲細刺劍就出現了防禦完備的大護手。但是如果是在混戰中,敵我的距離並不固定,大家都在各種走位移動,這時想打中手部這麼小的目標難度就很大了,所以中國劍就沒發展出大護手。這都是不同環境下的不同演化。

如果進行單挑決鬥,那麼顯然迅捷劍更長有長度優勢,小劍更輕,揮起來更快有速度優勢。中國劍面對細刺劍確實有著劣勢。但是如果換成多人混戰,而且還是野外。那麼中國劍的優勢顯然是要比細刺劍更大的。

因為中國劍的劍術應對的是小規糢多人混戰的情況,而且面對的武器也不盡相同,畢竟沒有歹人上來打劫看你拿把劍,他也拿一把一樣長的劍上來和你單打獨鬥。正常情況都得是一夥歹人拿著各色武器,可能拿著棍棒、刀劍、甚至鐮刀鋤頭斧子一類農具就上來打劫了。而劍走輕靈就是要步伐靈活,不能被圍住,然後還得有一定的斬切力,這樣可以找到機會一揮斬傷數名對手。同時斬切傷害可以切斷肌肉纖維,讓敵方失去戰鬥能力。而歐洲細刺劍直接刺擊就算刺中對手,還需要拔劍才能進行防守或是再次進攻,很可能來不及拔劍就被另一名對手擊中,這就是很危險的了。混戰並不比單挑,很常見一劍刺過去對方正好沖過來撞上去,直接刺得太深劍拔不出來。而即便是同樣的刺擊,相對劍刃更寬的中國劍刺中後的傷口也更大,停止作用更強,也更致命。畢竟面對無甲對手,細刺劍和寬刃劍捅上去都是幾乎沒甚麼阻力就進去了,捅深捅淺沒甚麼差距。反倒是捅深了劍不好拔,中國劍可以直接橫向發力切斷對方肌肉硬拔,切割能力偏弱的迅捷劍就無法做到。

如果僅憑兵擊競技單挑,拿中國劍對歐洲決鬥用細劍吃虧,就覺得中國劍不行,中國劍術更不行,要是誰說中國劍術強,那他就是無腦吹。歐洲劍術才是強無敵,天下第一。只能說太偏頗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