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位頂級導演的手稿流出,太震撼了! 

導演手稿
導演不要演員覺得,而是要導演自己覺得。

沉默寡言愛抽煙的導演把自己腦海裡的「分鏡」畫出來,無疑是一個省口水的好方法。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許多大導演的分鏡手稿,雖然只是一個草圖的功能,但卻精致得像藝術品。

快來看看國內外大導演的分鏡手稿,一起驚掉下巴叭!

-01-

蒂姆·波頓

不是殺馬特 這只是哥特

蒂姆·波頓的電影,總給人一種暗黑童話的感覺。你有所不知,他的畫作更暗黑。

這位超級鬼才在成為導演之前,曾是迪士尼的動畫師。

《羅密歐和朱麗葉》草圖

在迪士尼工作室做學徒的4年裡,伯頓有過許多拍電影的想法,包括對羅密歐和朱麗葉的重新想象,假想他倆的悲劇愛情發生在陸地和大海之間。

當他出色的靈感被迪士尼認可後,便讓他「自由飛翔」。

或許是因為曾經的動畫師身份,蒂姆·波頓之後的真人電影也運用了「繪畫外掛」,這項才藝展示的高頻運用,也讓演員更容易GET到導演的天馬行空。

電影《剪刀手愛德華》原型

讓蒂姆·波頓名聲大噪的電影《剪刀手愛德華》是他和約翰尼·德普合作的第一部電影,約翰尼·德普說,自己直到看到波頓的草圖,才明白自己要扮演的是誰。

從此,德普和波頓成為了固定CP。

無論是2005年的《查理與巧克力工廠》,亦或是2010年的《愛麗絲夢游仙境》,約翰尼·德普都有參與演出。

電影《愛麗絲夢游仙境》劇照

而波頓在拍攝之前也為這些影片繪制了初稿。

《愛麗絲夢游仙境》瘋帽子原型

《愛麗絲夢游仙境》紅桃皇後原型

《查理與巧克力工廠》威利旺卡原型

給自己充氣的頭足類動物

喝酒的憂鬱少女

圖書《牡蠣男孩憂鬱之死》插畫

《牡蠣男孩憂鬱之死》是蒂姆•伯頓唯一一本圖文故事集,他寫道 「我筆下的角色,既不可愛也不討人喜歡。他們比較像被車輾過後又複活的卡通人物……」

-02-

卡梅隆

搞藝術靠49%天賦和51%做夢

詹姆斯·卡梅隆也極具繪畫天賦,《終結者》中的武器設定,《泰坦尼克號》中「沉船名場面」分鏡手稿,甚至傑克為露絲畫的素描和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出自導演卡梅隆筆下。

電影《泰坦尼克號》劇照

然鵝,卡梅隆是個左撇子,所以拍攝時特意用鏡面轉換鏡頭,讓畫面看起來是Jack用右手畫的。

卡梅隆在籌備《阿凡達》的十多年間,積累了重達幾公斤的《阿凡達》手稿,片中最初的人物設定,還有星球上的很多景象都是他平時晚上夢見,早上夢醒後拿筆「記錄」下來的,這與眾不同的靈感來源,簡直是老天爺喂飯吃。

卡梅隆親筆繪制的納美公主Neytiri手稿,參考了貓和獵豹等貓科動物的樣貌特徵,畫面中的女主角跟電影成片後的樣子相似度達66.6%。

卡梅隆導演走在視覺與技術的前沿,充分調動了故事板藝術家、概念藝術家、燈光專家、音效專家的合力。

卡梅隆從不局限在導演的定式裡,而是在多個「角色」中瘋狂試探。

-03-

馮小剛

老炮兒當年是文青一哥

眾所周不知,馮小剛是以美術助理的身份進入的電影圈,先後做過美術設計師,美工師。所以,他在繪畫&草圖是絕對專業級的水準。

分鏡草圖是導演在拍攝之前的計劃。在這些草圖中,導演要標註鏡頭方式、鏡頭時間、人物對白……

這樣做除了可以為現場調度提供依據,更重要的是為後期剪輯做準備。

也就是說,分鏡圖是導演把劇本文字轉變成影像效果的第一步。

分鏡草圖做的越細致,拍攝就越輕松,後期剪輯的思路也就越清晰。

電影《1942》劇照

《1942》是一部歷史感十分厚重的鴻篇巨制,和以往一貫的馮氏喜劇不同,這是一部哀卻不悲的電影。

當然有一些分鏡頭也不一定是導演本人親自畫,而是導演頭腦裡有了想法,然後大概畫了個初稿,再找分鏡頭畫師過來聊聊,按照導演的意思畫出來。

-04-

希區柯克

高度還原分鏡原畫

在好萊塢,提起「畫—分—鏡」三個字,就不得不提到一個神一般的存在——希區柯克。

電影《後窗》劇照&畫報

對於很多資深影迷來說, 「希區柯克」這個名字不僅是「懸疑驚悚」的代言人,更傳遞了一種電影精神。他創造了制造懸念的藝術,讓銀幕下的你「身臨希區柯克之境」。

電影《群鳥》故事板

雖然《群鳥》裡沒有對鳥類襲擊人類的原因進行清晰的定性, 但影片展示出的驚恐的一幕,卻超前預言了自然反噬人類危害的典型性特徵與標配式流程。

值得一提的是,Saul Bass曾以「繪畫顧問」的身份被僱傭到《驚魂記》的團隊中,這也是「繪畫顧問」這個詞首次進入到電影界。

他為淋浴的這個場景創作了48副特色鮮明的故事板,並且獲得了17000美元的收益。

電影《驚魂記》故事板

但坊間流傳《驚魂記》是希區柯克自編自畫自導, 他指出:「Saul Bass只執行了一個場景,但是我沒有用他的蒙太奇,他對影像也感興趣,所以我才讓他拍攝了偵探上樓的那一小段。」

電影是齊心合作完成的作品,每個人都想拼盡全力。當好的電影成為藝術品被珍藏,大部分觀眾並不會在意是誰的功勞。

讓我們再來看看希區柯克在拍攝《西北偏北》時的視頻完整場景圖——

希區柯克經常用細致的圖卡來修飾他的視像,同是還能控制拍攝流程,他經常會說他的電影還在沒拍之前就已經(畫)完成了。

當分鏡邂逅成片,簡直如出一轍。

-06-

吉爾莫·德爾·托羅

日常塗鴉愛畫怪獸

除了傳統繪畫,喜歡用畫筆記錄和塗鴉概念的導演也不少,比如大名鼎鼎的「怪獸愛好者」,也是《潘神的迷宮》《水形物語》的導演——吉爾莫·德爾·托羅。

電影《水形物語》宣傳海報

被大眾熟知的《水形物語》,講述了一個冷戰時期啞女孩與「怪獸」之間童話般的愛情故事。

他對於怪物的喜愛大概是從小種下「種子」。小時候,吉爾莫的保姆經常給他講恐怖故事,也許是從那時其他就對怪力亂神有蜜汁向往。

孩童時期,吉爾莫觸了很多邊緣文化,甚至打造了專門收藏怪物元素的「鬼怪屋」。

吉爾莫·德爾·托羅為《潘神的迷宮》繪制的視覺手稿

吉爾莫·德爾·托羅為《地獄男爵2:黃金軍團》繪制的視覺手稿

吉爾莫擅於捕捉自己天馬行空的妙想,然後把它們畫下來,因為這些設定想法很可能有一天就出現在他的電影作品裡。

-07-

諾蘭

神筆之作並非畫家特權

「我是克裡斯托弗·諾蘭,一個典型的英國人,像我的前輩希區柯克那樣,不僅是一個導演,也是一個擁有奇想能力的人。」這是諾蘭的自述。

《敦刻爾克》——這個劇本不足80頁,劇情一句話就能概括的電影裡,諾蘭從海、陸、空三線敘事,「空中一小時,海上一天,陸地一周」。

電影《敦刻爾克》名場面

諾蘭把一個真實歷史事件,用自己獨有的電影風格,完美呈現了諾蘭版的敦刻爾克。

懸疑,這個關鍵詞,即使在戰爭片中,諾蘭也不會放棄。

諾蘭《蝙蝠俠:黑暗騎士》的分鏡草圖,保持他一貫的風格,細致而不失豪放。

-07-

徐克

請叫我武俠漫畫王者

這麼多年來,徐克始終保留手繪鏡頭的習慣,靈感來了就會畫上幾筆,《狄仁傑之通天帝國》、《七劍》、《蜀山傳》、《智取威虎山3D》……很多電影的手繪鏡頭都無一例外配有一個華麗麗地轉身。

他的手稿有如武俠漫畫,連人物表情都做了細致入微的刻畫。

《龍門飛甲》實拍與分鏡對比圖

不是叭?不是叭!國風動漫莫非要靠徐導來拯救?請徐導給年輕人留口飯吃。

-08-

奉俊昊

日韓漫畫風靈魂畫手

第92屆奧斯卡熱門獲獎電影,南韓奉俊昊導演的《寄生蟲》,不僅電影獲國際大獎,分鏡頭腳本《寄生上流》,也是一筆一畫親自手繪。

-09-

沃卓斯基姐妹

想不到是日漫忠實粉絲

為甚麼看上去是男生卻被叫姐妹,這是個醫學問題,純真的小印暫時解釋不了……

沃卓斯基姐妹身上流著的漫畫迷血液,成名作是《黑客帝國》,那反烏托邦的末日氛圍,深受著日本漫畫《攻殼機動隊》的影嚮。

而另一部由兩人執導的《雲圖》分鏡同樣工整,功力十足,最後的成片幾乎和手稿相差無幾,同步率高達100%!眾多鏡頭甚至讓你感覺似乎是先有電影後畫的錯覺。

-10-

今敏

導演&畫家傻傻分不清楚

今敏年輕時畢業於武藏野美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 ,在成為動漫導演之前,他首先是一位漫畫家,曾獲《Young Magazine》雜志新人獎 。

2001年,他執導的動漫電影《千年女優》上映,影片主題只有一個——用盡一生去愛一個人。

導演今敏《千年女優》劇照

導演今敏《千年女優》原稿

2006年,今敏導演執導了他的最後一部動漫作品《紅辣椒》,這部入圍了當年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作品,現在看來腦洞依然極其大。

導演今敏《紅辣椒》劇照

分鏡的目的很明確—— 首先,可以將導演預先將他的意念顯現出來,像作家改稿一樣,導演修改分鏡,近乎修改故事節奏。

其次,分鏡稿是和整體制作組成員溝通的最佳語言,後期的拍攝和制作,基本都會以分鏡頭劇本為直接依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