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瘋了!小鮮肉殺害無辜母女,卻因太帥獲全美求情:別毀掉他的青春!

前不久布蘭妮被監護權折磨的事情得到了網友的聲援,但這不是這個月最熱烈的網民「上訴」事件。最近一個叫Cameron Herrin的年輕人反覆出現在各大社交媒體上,伴隨著一大幫網友呼籲美國法院「還Herrin正義」。

但這個Cameron Herrin並不是受害者,而是個殺死了一對母女的罪犯。

他竟因為是個「18歲鮮肉小帥哥」,在庭審上擁有了粉絲,後援會,關於他的視頻單平台累計播放量就達到了12億!甚至有上萬人聯名要求為他脫罪…

美國人真就越來越離譜了。

Cameron Herrin出生在一個典型中上階層家庭,住在佛羅里達坦帕富人區,那裡隨便一套別墅都是數百萬美元起,道路兩旁綠樹成蔭,幾乎從來沒有犯罪事件發生。

2018年,Herrin打破了這裡的寧靜。當天早上,18歲的Herrin和比他小一歲的朋友分別開著自己的車前往健身房。路人發現,這兩輛車明顯是在飆車比賽的狀態,他們一直處於平行,一度以100 英里/小時的速度在大街上亂竄。

這天24歲的年輕母親Jessica帶著一家人探訪住在這裡的親戚,清晨她推著睡在嬰兒車裡的1歲女兒,打算在公園散步後回到親戚家。十字路口的綠燈亮了,Jessica推著女兒過馬路。

這時Herrin和朋友的車以時速超過160公里的速度從路口竄出來,在朋友的車避開後,Herrin直接把這對無辜的母女撞飛。兩人幾乎當場死亡。

Jessica的丈夫早上開車出門辦事,在回家時,總是暢通無阻的街道變得非常擁堵。丈夫覺得有些不對勁,選擇了繞路,他懷疑前面出現了交通事故。心裡為那個出事的「陌生人」祈禱了一下。

當他打開大門,只看到一家三口的行李,原本應該回到家的妻子和女兒不見蹤影,他的腦子嗡的一下。隨後,就接到了警方的電話。

到達醫院時,他看到牧師從病房裡出來,知道妻子和女兒已經死了。今天早上還其樂融融的家庭,一瞬間被撕裂。他只能在太平間抱著妻子和1歲的女兒傷痕累累的遺體哭泣。而這一切都是Herrin和朋友造成的。

今年4月,這個案件終於開庭。雖然案發時Herrin只有18歲,勉強還可以按照青少年的標準進行輕判,但州檢察官安德魯在考慮後,仍然決定,這個人必須按照成年人的標準懲罰。

當時的報道,後來孩子也不幸身亡了

在法庭上,受害者Jessica的丈夫回顧了妻子的一生,和一場車禍對家庭的毀滅。

丈夫在法庭上哭泣回憶著:妻子最喜歡孩子,大學學的是營養學。儘管年輕,卻是個非常優秀的母親。這次坐飛機還怕寶寶打擾別人,給乘客準備了小糖果。

「我無法說清楚,那天我走進停屍房,看到你給她們造成的傷痕時,是什麼樣的心情。我用了一生的勇氣才努力走進那個冰冷的房間。」

丈夫談起妻女被Herrin撞死後,他就在親戚家的嬰兒床前面坐了一整天。彷彿能看到妻子帶著女兒在那裡玩耍,他試圖想像她們會玩什麼玩具,唱什麼歌。

但最後,他面對的只有一個空房間。他只能打開衣櫃,聞著妻子和女兒衣物上熟悉的氣味,和空氣擁抱。

在法庭陳述中,丈夫幾次崩潰無法繼續說話。但這並沒有阻止肇事人Herrin一邊對他進行的花式辯護。

他的家人朋友輪番向法官求情,說他是個富有愛心,善良的年輕人,絕對沒有故意殺人的意圖,這一切都是單純的「交通事故」,而不是刑事案件,所以應該輕判。

「出了這種事,不光對你 (受害者)的家庭有毀滅性的打擊,我們的家庭也被毀滅了啊。」Herrin的親戚如是說。

由於他家不缺錢,還找來了很大陣仗的辯護團隊。不過Herrin的家人賣慘說律師費和賠償金是他們賣了房子才湊齊的。

其中一條辯護竟然說「 科學上來說18歲的人腦,不如20歲的人腦發育完全」,所以Herrin這次飆車,犯法,殺人,都應該因為生理髮育不成熟,年紀小,而被原諒。

左一二分別為他的父母

更離譜的是,他們找了個精神學家分析Herrin,說他是個聰明孩子,根本不可能做超速駕駛殺人這麼愚蠢的事。

儘管如此,州檢察官考慮到Herrin害死了兩個無辜年輕的生命,因此對他進行了重判,今年21歲的Herrin因犯有二級重罪:車輛殺人罪和一級輕罪:非法賽車罪,被判24年有期徒刑。

是不是有人覺得判得重了?其實法官這樣做是有理由的。他們在Herrin肇事汽車的行車記錄中發現,他在車禍前幾天還進行了多次飆車,幾乎每次時速都超過了160公里/小時。

而且早在未成年時,他就多次被警方因超速扣押駕照,但當時因為沒有造成傷害又是未成年,僅僅對他進行了口頭警告。但他吸取教訓了嗎?

可以說,就算那天他沒有撞死Jessica母女,他也會一直非法超速飆車,直到某天撞死其他人,因為他只是覺得飆車爽,從來沒有把人命當回事,這樣的人能稱得上善良嗎?

這24年的判決,不光是因為他這次殺了人,也是給他多年來的屢教不改算總帳。

「這是一場車禍案件,不是一場事故。」失去妻女的丈夫反覆強調著這件事。他本以為,法官判處殺死自己家人的Herrin重刑,終於可以讓妻女瞑目。

誰知道,互聯網上卻掀起了「拯救Herrin」,「為Herrin找回正義」的風潮,甚至Herrin在法庭上的照片和視頻被當做明星一樣瘋傳。

對於Jessica的全部親友來說,失去她和小寶寶,竟然還不是老天最大的不公。他們每天打開電腦,都要看到Herrin,都是在被傷口撒鹽。

當Herrin的庭審視頻傳到網上後,很快有人評論:他長得很帥;我直呼老公;完了,我愛上罪犯了等迷惑言論。

如果你覺得這只是很小一部分網友,那你就錯了。Herrin所謂的顏值瞬間出圈,在ins,tiktok等青少年最多的平台,引起了轟動。

這事有多離譜呢?僅僅是因為長得帥,ins上幾天內就湧現了好幾個Herrin的fan page( 可以理解成愛豆的資源站子)甚至還有菲律賓和中東粉絲。

還有專門替他掛人反黑的,請問現在犯人都要有「犯」圈了嗎??

視頻網站上把他的庭審和一些之前的零碎視頻做成同人剪輯,P圖。甚至有人把他p成了天使???

最流行的片段,就是他在庭審上,聽到被判了24年後瞪大了「無辜的雙眼」,顯得手足無措的樣子。一大波人竟然就因為這一幕,因為他殺了人才發生的這一幕,粉上了Herrin。

不僅創作圖片和視頻,他們還配上各種「心疼哥哥」的文字:

「希望你的笑容永遠不會消失」

「這麼帥的年輕人要在監獄裡度過人生,真是太悲哀了」

網友紛紛表示——24年判的太重了,這只是一次交通事故,他這麼年輕帥氣,在監獄裡關24年真是浪費。

他們反覆用Herrin在庭上哭泣,與父母擁抱的畫面,凸顯他有多可憐。卻沒有人提一句受害者,完全無視了當天哭崩了的受害者家屬。

更絕的是,有人在視頻的背景音裡用了Herrin在庭上哭著喊「媽媽,我好痛苦」的音頻,整個搞了個慘絕人寰,不知道的以為他才是受害者。

但這樣的信息差和洗腦式的病毒傳播對於年輕的網友而言卻十分受用。他們訴說著Herrin有多無辜,多可憐,多值得被減刑。

有人說,眼神不會騙人,看他在法庭上的眼神,就知道他不知故意的..

有人說,這麼體面家裡出來的受過高級教育的漂亮男孩,怎麼可能是殺人犯呢..

粉絲做的圖

「我相信他是無辜的,命不該如此低賤!!」這樣一句本來應該說給受害者的話,現在卻用在了一群無知的聖母顏控為罪犯洗白上,一切只是因為他長得好看。

如果你們覺得在視頻網站上聲援他,純粹是為了自己蹭熱度想火,那你就錯了。報姐順著這些fan page,找到了他們為Herrin建立的簽名網頁。

在目標是1.5萬人的「給Herrin減刑」頁面裡,已經拿到了1.4萬個簽名,而且還在不斷上漲。

頁面將一件殺死兩條生命的案件,大大弱化成了一場事故,以犯罪者為主體進行闡述:

「將這個年輕人監禁24年是絕對不對的,這比死亡更可怕」

「在監獄裡待24年,也不會讓受害者重生和家人見面,但這個年輕的男孩在監獄裡肯定會失去一切。」

荒謬到了比瓊瑤劇台詞還可怕的水平,旁觀者都覺得令人作嘔,天知道受害者家屬看到這個會不會暈過去啊!

而網站下面的評論,全部都是你想不到的毀三觀洗白話術,看得血壓都高了:

原文為英文

「我簽名了,因為他值得第二次機會,他太年輕了,也不是故意殺人的,求大家憐憫這個孩子吧。」

「他只是在玩鬧,他沒有想殺人的」

「你們能想像24年有多長嗎???想想他的母親有多難過吧,他這麼年輕進監獄,整個人生就荒廢了。」

「他不是罪犯。請再給他一次機會。周圍的每個人都說他是個好人。你為什麼要在監獄裡毀了他善良的心,讓他變得殘忍?請幫助他。」

還有西班牙語的:

你必須為你的不負責任和你造成的巨大傷害付出代價。但對於一個無意的事故來說,時間太長了。為了他的生命,他不能做任何事來救贖自己。願他在心裡接受神,悔改,幫助他。

還有原文是阿拉伯語的。

在他們看來,如今21歲的Herrin就「還是個孩子」,但那個Jessica的1歲小寶寶死了也沒關係,他們也不在乎被殺時Jessica也只是24歲的大學剛畢業的女孩而已。

他們說Herrin值得第二次機會,卻忘了Jessica和女兒從來沒有第二次與家人團聚的機會。

他們說反正判重刑不能讓Jessica和女兒復活,卻忽略了重刑是受害人家屬一致的請求。他們沒有資格當聖母,替家屬原諒殺人犯。

他們還說他不是故意的,但非法飆車是故意的,在明知道超速會造成生命危險,還死性不改,就是故意的。

更諷刺的是,與Herrin一起飆車的朋友也被判處6年有期徒刑和200小時社區服務。這個人比Herrin還小一歲,當時沒成年,也不是直接殺死母女的人。按照他們的邏輯,是不是就代表這人完全無罪,當場放了算了??

不過可沒人替這人說話,因為他長得沒有Herrin好看。

24年太長了、他已經道歉了、他不是故意的、他值得第二次機會、反正死去的母女也不會復生了….他們的一切藉口僅僅基於Herrin英俊和「無辜」。

甚至還有吃被警察殺死的黑人弗洛伊德的人血饅頭,來幫他說好話的。太好笑了,如果Herrin是個黑人,可能當場就被擊斃了也說不定。

滿屏幕的「為Herrin的正義而戰」看起來如此荒謬,這個tag本來應該對抗的是不公正的判決,是受害者獲得支持的途徑,現在它卻被用來洗白一個罪犯。

在這些瘋子一樣的擁護者下方,理智的網友不斷試圖告訴他們這樣是不對的,但仍然有大量的人一意孤行。社交平台似乎也不打算管理這些支持殺人犯的內容。

事實上,追星追到罪犯身上,在美國已經不是一次兩次。

70年代一度風靡了一股連環殺手熱。但不管是泰德邦迪還是查理曼森,在通訊不發達的年代,他們終究只是小部分腦子不太清醒的人迷戀的對象。

但如今,數億的年輕人每天都在信息爆炸中生存。給殺人犯吹彩虹屁,顏值即正義的想法在社交媒體大肆傳播,影響必定比互聯網時代前惡劣成千上萬倍。

就在 Herrin因「顏值」攻陷社交媒體的幾個月前,18 歲的Isabella Guzman也一度成為網紅。她砍了自己的母親79刀。網友卻覺得她長得可愛,剪輯模仿她在法庭上「楚楚可憐」的動作,叫她「甜美的精神變態」。

人們,尤其是年輕人,仍有嚴重的浪漫化罪犯問題,同情罪犯讓他們看上去更體面,更「自由民主」,而實際上他們同情的只是那副皮囊。

只要好看,什麼都不重要。即使你殺了無辜的人,殺了親媽親爸,也仍然會被人喜愛和原諒。

或許不到24年後,Herrin就會被提前假釋。或許等他回到社會,他不差錢的父母會想辦法給他生路,甚至會成為網紅。

Jessica和女兒死了,兩個家庭和一整個社區陷入悲傷,而「可憐的」Herrin又失去了什麼呢?

source:

https://www.tiktok.com/tag/cameronherrin?lang=en&is_copy_url=1&is_from_webapp=v1

來源:英文報姐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