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福40年:中國考生的「聰明才智」用在了哪?

托福40年:中國考生的「聰明才智」用在了哪?

文:瑞鶴

2021年的12月份,是ETS在中國舉行GRE和托福考試40周年的紀念日。為此,ETS還專門發了文案和視頻來做紀念——40年,足夠可以被視為一段歷史。

如果讀這篇文章的諸位對托福和GRE是甚麼不甚了了的話,那麼翻譯成更直白的語言,這是出國必備的兩個考試,40年,出國留學,或者說出國生活,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現如今,中國算是成為了留學生輸出的頭號大國(其中相當一部分是去了美國)。

而在這個過程中,GRE和托福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托福和GRE考試40年了

ETS的文案和視頻裡制作精美,展示了這樣的考試給中國學生帶來的美好,這也是確實的。具體到這樣的考試怎麼考,出國這件事又是怎麼回事,都是過於龐大或者專業的話題,在這裡展開並不合適。

當然啦,這樣的考試鋪開,也催生了留學教育培訓行業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這當中的翹楚,自然是俞敏洪老師的新東方。

托福中國40年見證人——俞敏洪

只不過,四十年過去,物是人非,國內教育培訓行業遭遇驟變,新東方也不能獨善其身,大量的場地退租,許多的課桌椅被送到貧困山區,俞老師也在艱難轉型。

如此這般的場景和ETS的美好回憶構成了鮮明的反差,果真還是應了那句新華字典裡著名的話——李華考上了清華大學,而我在超市當售貨員,我們都有美好的前途。

考的是英語,還是別的?

那麼,像新東方這樣的英語培訓,在這四十年裡走了一條甚麼樣的路呢?在這「至暗時刻」的寒冬,出國留學英語培訓行業是否可以回望往事,滿意地說「那些該打的仗我都打過了,那些美好的事物我都經歷了,如今,寒冬將至,我帶著滿足,安息主懷」?

恐怕不能。這幾十年,出國留學培訓圈子裡的名師們,已經成功地把自己教書的內容變成了一門玄學

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詳情參看:中國人學英語到底是為了甚麼? | 循跡曉講),在文章中,我提到了這樣的事實——學英語最關鍵的是理解背後的文化,王佐良教授表示:通過文化來學習語言,語言也會學得更好。”語言之有魅力,風格之值得研究,主要是因為後面有一個大的精神世界:但這兩者又必須藝術地融合在一起,因此語言表達力同思想洞察力又是互相促進的。"

這篇文章下唯一睿智的留言

那麼,托福和GRE,考的又不只是英語。托福是以英語為載體考察基本常識和邏輯能力,而GRE是以英語為載體去考察進一步的學術能力。說白了,那就是「考察是否是一個合格的公民」

人的能力是分層級的。而最底層是「有邏輯和科學思維,有基本的同理心」。

在這個基礎上,一個人「運用邏輯和同理心」推導出一些自己認可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包括如何為人處世,如何看待世界,等等等等。再往上,可以在這些價值觀的基礎上建立一些常識性的知識網路。到了這一步,這個人已經可以算是一個合格的公民了。

倘若此人有意深造,他大可以在已有的常識上選擇自己感興趣的點,研究下去,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

甚麼是「核心能力」呢?大約就是這樣吧

在整個過程中,語言,不管中文還是英文,其實都只是一個工具。倘若沒有這樣逐層遞進的能力內核,語言就未免空洞。ETS也不是沒來中國做過講座,他們的負責人很誠實地說,不要刷題,而要去多讀書,如果不認真地從底層把素質夯實,的確很難在托福和GRE中考好

教的是英語,還是別的?

但是,一代一代的中國孩子,如果不是上「還算過得去的國際學校」,那就是連英語的基本語法都不會學好(比如分號怎麼用,冒號怎麼用,這些語法點很多學生還真不會),至於邏輯,基本常識,不好意思,沒學過,也不會學。

那麼進一步的學術能力呢?那更是聞所未聞。

在體制內的英語教育裡,由於那個眾所周知的原因,「透過語言學文化」,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少在目力所及的將來,中國的大中小學生,如果還要學習英語的話,大約還是在語法和詞匯的海洋裡掙紮(不會讓背誦葛底斯堡演說,這個放心),而且大約也不會有任何改善的餘地。

這種東西可以一直出版,一直賣錢

在這種情況下,學生要出國,又不肯承認自己的知識體系有大的短板,急吼吼地,除了速成,大約不願意走第二條路。

於是,各路出國留學培訓班的名師們出現了。這些培訓機構的路數,具體參見黃教主的電影《中國合夥人》(我相信那裡應該比較忠實地反映了一些現狀)。

這些培訓機構的各路名師,大神,天後和女皇們,有相當多數非常沉迷於「中國人世界最聰明」的想法,對紮實學習不屑一顧,無論是對學生還是對外界,都聲稱「你沒有時間從頭學,只能猛刷題,用旁門左道考高分」

一篇托福閱讀文章,「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中石器時代」,倘若說托福「只是語言考試,不需要專業知識」,這話大約不是給中國孩子講的

所以這些大師們教給學生的,也都是些不知道說甚麼好的東西,比如「文章不用讀直接看選項關鍵詞」,「比如「聽力就聽轉折詞」,比如「後幾題你就選C或者D」,比如「你要在作文裡寫一些沒幾個人認識的糢板,分析好詞好句」,等等等等。

註意第五欄「針對考試內容、應試技巧和方法的集中訓練,幫助學生了解考試規律,掌握應試技巧,高端量身定制的授課糢式」

但其實,這些名師大概率自己不懂英語背後的那些文化和思維方式,而且自己也不想懂,不屑懂。那能教甚麼呢?自然是各種投機取巧的東西了,不看閱讀文章做題,寫作背糢板,諸如此類——他們絕不傻,也知道學生想要的其實不是知識,而是撫平焦慮

從這個角度看,這些名師的營銷一流,但這樣教出來的學生,指望去真刀真槍地考過托福,這還是難了點。

名師們的觀點既然如此,能教甚麼,也就不用我廢話了

當然,這麼教出來的學生考不好,這是大概率的事情,不過沒關系,這都是美帝國主義的陰謀嘛,所謂「托福針對中國學生壓分」,這樣的話,說起來頭頭是道,甚麼,你還敢懷疑我,懷疑我就是不愛國

這都是美帝國主義的陰謀

這些名師們的履歷上,帶出的學生一個個都是非常高的分數,但ETS的歷年統計裡,中國學生多少年托福的平均分一直沒漲過,口語寫作大概跟阿富汗一個水平,總分大致跟哈薩克斯坦相當——2020年,似乎托福漲了分,但這是因為疫情的緣故,在家考導致「疑似作弊」情況的增多所致。

縱向來看,中國學生的托福成績一直很穩定

橫向來看,中國學生的托福平均分比不過北韓,哈薩克斯坦和越南

所以,在這些名師們的不懈努力下,中國學生考托福的努力,宛如西緒福斯之勞役,永無休止。無數的學生一次次地從頭再來。面對這些,「名師」們大約也是有話講的,美帝國主義不講武德,我們不要放棄,再多考幾次——當然就要多交很多錢。

我作弊,我有理

中國人最聰明,中國人最勤奮,又有各路托福女王,口語天後之類的加持,但一次次地考不好,這就多少有點說不過去了——好在,有些人的「聰明」從來也都是無止境的,正規渠道考不好,那就去騙,去偷襲,不講武德就是了

所謂的作弊,在某些人眼裡,從來就不是甚麼可恥的字眼。

反正考不過,可以作弊嘛,至於作弊被抓,這都是美國人的陰謀,美國人最壞了

「中國考生作弊」這件事情,在多少年前其實就已經不是新聞了。彼時,中國學生的學術誠信和作弊還能被拿來討論,但現在,任何有關的討論都會被扣上「不愛國」,「否定了多少人的努力」這樣的帽子,既然如此,討論的必要性已經不複存在。

不過,討論沒有了,不代表作弊沒有。

2019年底開始席卷全球的疫情改變了很多事情,這其中也包括像托福考試一類的東西。想在考場考,大約是愈發困難,於是ETS推出了「家庭版考試」,在這種考試中,作弊自然是更加容易。中介機構可通過改造考試電腦硬件或遠程控制方式,由槍手作答筆試部分。口語考試時,屏幕會出現答案,考生只用照著念

家庭版托福考試,這樣的代考屢禁不止

當然,這樣的所謂「代考」,完美地體現了某些人的聰明才智。萬一被抓住怎麼辦,沒關系,「保分」機構發文稱,「保分」考生可通過更換護照規避懲罰。而且,國內的法律似乎並不適用於留學考試,就算被抓了,似乎也不算「犯罪」——雖然,ETS聲稱,「已註意到線上考試作弊行為的存在,並且若發現作假,考生的分數會立即被取消,作弊者將被禁止再次參加考試。」

按照某些保分機構的說法,如果被抓了,可以換護照,雖然這方法其實不可行,但腦筋都動到這個地步了,難怪這兩年中國學生的托福平均分有「大幅度提升」

不過,這樣的事情,怎麼能擋住前赴後繼的槍手大軍呢?誰讓有些人既聰明又有錢呢?

於是,這個行業無可避免地內卷下去。從宏觀的角度講,大環境不變,甚至在惡化,那些「名師」和機構,只不過在順應潮流。但是,「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所謂「生者的地獄,就是每個人塑造的」,原因就在這裡。

後記

ETS在慶祝中國考試四十年時,不惟新東方,很多培訓機構也都在面臨大大小小的困境,而12月份到了,對於不少學生來說,他們輾轉了很多培訓機構,學到了同樣的投機取巧,卻很難在考試中得到高分,而如果申請明年夏天的學校,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於是,他們把12月份的托福考試都給報滿,但是他們或許不知道,ETS默認,兩次考試時間需要間隔超過兩周,不然會被判決作弊。

即使如此,不少考生們仍然冒著疫情的風險,聽著名師們的旁門左道,進入ETS設立的一個個考場,去搏一個越來越遙遠的高分。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來罷。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