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賣彩票,別人中獎我被套」

彩票

看起來悠閑又穩定的彩票店真的賺錢嗎?我們今天的主人公安安就開了一家體彩店。

1

在彩票店老板眼裡,這世上只有兩種人,信彩票和不信彩票的。其實剛開始安安也是不相信彩票的,覺得彩票這東西也就騙騙老頭。安安的第一家店其實是一個朋友送給他的,當時那個朋友生了場大病要住院休息,但是手裡的這家體彩店生意還不錯。安安想著這不要白不要,就把店接了下來。起初安安就把彩票店就托給了自己媽媽打理,白天繼續上班,晚上下班再去彩票店幫忙。

當時櫃臺裡還剩了幾張刮刮樂,有 5 塊也有 10 塊的。安安記得那天是周六,來了一個農民工大哥,大哥就在他面前刮了 10 萬塊出來。那段時間他連續一個禮拜沒睡著,閉上眼睛就在想自己 「失去」 的那 10 萬塊 ——「我為甚麼不去刮一下呢?」

時間又過去了 3 個月,偶然的一天安安打開電腦後臺算了一下最近的流水,發現這家店當月居然有將近 2w 的利潤。安安想我辛辛苦苦打工才 6 千塊一個月,當即辭了工作全心來經營彩票店的生意。

當時正逢 2018 年俄羅斯世界杯,世界杯期間安安店裡的盈利一個月就有 7、8w,世界杯之後還有很多零零碎碎的杯賽聯賽,每月 4、5w 不是問題。

利潤雖高但是做彩票店實在辛苦,尤其一個人開店。一般彩票店 9 點或者 10 點才營業,但是安安的這家店在一個菜場旁邊,對面就是一個小學,有很多送小孩上學的家長,還有來買菜的老頭老太。所以安安早上七八點就得開門獲這第一波客。

那段時間足球籃球的比賽都特別多,當時還有一種快開型的彩票叫 11 選 5,一輪開獎只要 10 分鐘 20 分鐘,有些客人就邊跟安安聊天,邊在店裡玩一天。玩球的這些老兄能在店裡一直堅持到晚上 10 點才散場。

彩票店又是全年無休的,之前只有春節才放假,現在也就再多國慶的 3 天假期。反正自從幹了這行,所有親戚朋友的婚喪嫁娶跟你就沒有任何關系了。安安說自己唯一休息的,就是結婚那天。

安安辭職之後,他媽媽上早班,下午 2、3 點安安去換班,一直到晚上 10 點多再收拾收拾關門。這樣的日子沒有自己的生活,也沒有家庭,天天就像坐牢一樣。店裡全天都離不開人,安安泡在店裡可以說是能看的電視劇電影都看完了,每天只能坐在櫃臺裡打游戲。

來彩票店的人可以說是千奇百怪,用安安的話來說 「都是找茬」。

彩票店經常會遇到莫名其妙的人,沖進店裡神神祕祕地問你 「彩票都是假的騙人的,你說是不是啊」。遇到這種人作為彩票店老板麼也不好多說甚麼。

最誇張的一次,有一個大學生在店裡買了一註 25 倍的大樂透,看著很年輕應該是剛工作,那註樂透中了 7000。兌獎那天她爸媽陪著她來,她媽媽站在櫃臺前說今天必須給現金,她爸爸就站在店門口堵著不讓別的客人進來,一副覺得安安會逃跑或者黑他們錢的樣子。眼裡充滿著對安安對彩票的不信任,安安有時候也搞不懂既然不信還為甚麼還要買呢。

但其實彩票店才是最希望你中獎的,因為大多數中獎者最後又會把獎金的一倍,甚至一點五倍重新投入彩票。偶爾也有那種 「見好就收」 的,安安店裡以前有個常客,每次都買同一組數字,總是說中了請你們吃飯,中了得給你們包個紅包。去年他那組數字真的中了 10 萬,大家都在為他高興,哎呀終於中了,從此以後大家就再也沒見過他。

不過彩票店每單抽成才 8%-9%,光靠散客可能房租都賺不回來。真正支撐起彩票店營收的都是那批喜歡玩球的老板,也就是彩票店的 「榜一大哥」。有次一個大哥到店裡直接就說要某種機選,一張票打滿,一張票打滿差不多要 500 多。問他要打多少,人家說沒事兒一直按就行,完全不在乎具體買多少,數字就是電腦隨機選。大哥看也不看,全都買 10 倍 100 倍那種 500 塊的一張票,就讓一直按票,一直到到他說停,最後總共打了 6、7 萬。一般這種大哥一個月會來兩三次,每次都會買 5、6 萬的彩票。

體彩店的客戶銷量貢獻不止 8:2,誇張的還有 9:1。就是極少的大客戶,通常 1-3 個,就占到你店了 90% 銷量,這樣對店鋪而言即是好事也是隱患。安安周圍的彩票店棋牌室,每到中秋、春節,都要請店裡的榜一榜二榜三吃飯。做彩票店最重要的就是要維系客群,安安平時也會建交流群,分享每天的號碼,一有人中獎就立刻群發轉朋友圈宣傳,在店裡拉橫幅掛錦旗恭喜中獎。這樣客人就會覺得這個店運氣好,就會來這家店買。現在彩票店也特別卷,雖然有規定說 500 米內不允許有第二家店,但也現在小區占地都很大,一個社區裡可能就有兩三家店,你一個沒伺候好,人家去其他店是分分鐘的事。

除此以外,也會有很多讓旁人意想不到的客人。就比如安安的小學老師初中老師,都是安安彩票店的客人。還有一個數學還是英語系的大學教授,老爺子天天來,每次買得也不少,有個五六百的樣子。

當時安安店裡還有個 「大神」,是附近小學的奧數老師,每次都在開獎前的最後幾秒下註,每次說得都頭頭是道,仿佛在裡面找出了甚麼特殊的規律。有靠玄學的也有靠 「科學」 的,很多老爺子會自己帶把尺子,趴在牆上測量往期號碼之間的距離,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算法。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奇怪,這樣高知的人也會喜歡買彩票嗎?彩票這東西沒個特別好的運氣總歸是虧的吧。但是對有些人而言也許他們更享受的,是猜中號碼的那個過程,彩票能給你一個用 2 塊錢搏 500 萬的機會,中獎這種強烈的成就感也能填補上生活中一些空缺的,生活最重要的不就是有個盼頭嘛。

這樣早出晚歸的日子又過了幾個月,安安媽媽覺得吃不消就不幹了,甚至對安安說你們趕緊生個孩子算了我給你帶孩子,帶孩子都比做彩票店省力。在這之後安安自己一個人做了半年就跪了,實在堅持不下去了。當時是 19 年底,最熱門的 「11 選 5 等快開型」 彩票還沒取消,安安就把這家店以 10 萬塊的價格轉讓出去了,沒想到第二個月就疫情了,直接在家歇了大半年。

8 個月後,原來安安也考慮再回去上班,但是安安已經 35 歲了一時間也沒找到甚麼合適的工作。一個朋友表示自己認識一批玩球的,邀請安安兩個人合夥再開家彩票店。這家店算上房租水電桌椅板凳,競彩要求彩票店實時轉播,再添個屏幕,連寬頻都算上前期投了 11 萬。

但是新店選了個特尷尬的位置,在一條熱鬧街道的犄角旮旯。基本就是倒閉的邊緣,雖不至於直接死掉,也賺不到甚麼錢。

但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彩票本身,前兩年有個游戲很流行,叫中福在線,但是新聞報道評論批判其賭博性質太強烈了,結果連帶著彩票店 11 選 5 之類的游戲,一鍋端都被取消了。但是彩票店買得最好的就是這種快開型的彩票,因為像我們熟知的大樂透雙色球這種游戲,都是晚上 8:30 停止下註 9 點才開獎,就有些彩民就會覺得這有一個後臺操作的一個過程,說不定就是動了甚麼手腳,不讓他中獎,即使這都是不可能的。

但是快開彩票差不多最快只要 10 分鐘 20 分鐘就會開一輪獎,有些人就覺得這種結果被做手腳的可能就低,也更體現他們下註的技術。

而且現在體育總局又砍了很多賽事,一天可能只有一兩場球賽。以前的那些榜一大哥可能都去玩其他游戲了。安安表示現今的彩票店盈利可能只有以前的一半不到,還時好時壞。

無獨有偶,我們的另外一位粉絲小智,他彩票店獲客的方式,就是自己研究賽事然後推送當天的競彩方案。把自己的競彩方案以小視頻的形式發布出去,吸引潛在客戶私信聯繫,然後轉化為自己微信客戶。小視頻也不容易,因為短視頻平臺不允許出現跟彩票相關的資訊,很多都無法發布,甚至直接封號,需要繞很大一個圈才能讓人知道你是幹這行的。

就這樣,每天花 1-2 個小時研究賽事,1 個小時制作視頻,1 個小時進行各平臺的發布,忙得不亦樂乎。高光的時候,當月的推送方案命中率高達 60-70%,也是吸引了一批人甚至同行的關註,會追著來要方案,那段時間小智覺得一切盡在掌握中。

這種效果比搞一些線下活動都要好,起碼吸引來的人基本都是對口的,都是玩足球競猜的人,多少也會加微信進行下單,月銷最高去到 7-8 萬,能基本保持盈虧平衡,可這個就是店鋪的最高峰了。

但是 2-3 月後,小智的方案命中率逐步下滑,跌回了 50% 以下,小智也越來越沒信心了,命中率一直在下滑,最高連續 10 多期不中,徹底整崩潰了,停更了好長一段時間,銷量也被打回了原型。

小智說現在想要再入局彩票店,日子都非常困難。目前的彩票生意基本都是存量市場,幾乎沒啥增量,那些存量還隨著中獎率降低而不斷消失在你面前。新開的店還做存量的市場,結合客戶基本不到店的特性,意味著你要從別的店裡搶走屬於別人的肉。

來源:微信公眾號:進擊波財經(ID:jinbubo)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