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做,天在看,蠢貨要把人逼上絕路!

疫情

文:昨夜長風456

今天下午,朋友圈有一張圖片刷屏了。

我已經出離憤怒了,不知道該用甚麼樣的語言去形容。

堂堂國際化大都市官員,竟然鄭重提醒市民:保留好團購商品時的有效證據,以便將來維權之用!

現在團購的天價蔬菜食品,拿不到發票不要緊,用視頻都記錄下來,到時候讓那些發國難財的黑心人全吐出來!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辰一到,插翅難逃!

滑天下之大稽。

這是要秋後算賬嗎?

現在的真相是,上海城郊的倉庫和貨場堆滿物資,就是送不到每家每戶,很多人在餓肚子。

不少物資送到小區附近,只差幾百米,就是沒人去搬。

許多蔬菜生鮮跑了幾百公裡,在社區附近堆積,很快就爛了。

空蕩蕩的冰箱在陽臺曬出來,很多人跑到微博吶喊,連一些明星也發視頻求助。

人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活在21世紀,中國的金融中心,最國際化的城市,居然因為缺醫少藥,缺乏食物而死在家中。

把市場經濟的腿打斷了,破壞運輸端和物流端,這個結果是預料的到的。

而這一切荒唐的根源竟然是為了一個重癥死亡率不到萬分一的「傳染病」。

現在市民唯一的自救辦法就是組織團購。

團購曾經在武漢那三個月非常風靡,一個小區大大小小的團購群有幾十個。

從米油鹽菜肉,到面粉酵母菌,到水果飲料零食…琳琅滿目,應有盡有,價格也很便宜。

如果說武漢的團購是市民與大型副食品超市,與農場主合作的典範的話,上海的團購已經成了市民的唯一僅剩的救命稻草。

團購商品為甚麼價格高漲?

因為要沖破重重的阻礙和關卡,因為真正能夠團到、送到手上的的物資太少了,但是居民的需求遠遠不止。

價格無非是傳遞需求的一個信號。

大白菜5塊錢一顆,100顆大白菜,1000個人搶著要,怎麼辦?

漲價,漲到50塊一顆,把需求最迫切的人甄別出來。

真正能夠出的起50塊錢的人,他的需求一定是最迫切的,他家裡可能真正彈盡糧絕了,就等著救命了。

如果強行賣5塊一顆,那麼真正能夠買到的人是誰,我不說你們可以自己去想想。

那些等著大白菜救命的人,他們就再也買不到白菜了。

為了幫助他節省50塊錢,你把人家的命都送了。

我替他們全家謝謝你啊。

嫌貴,你可以不買。

你不買,你就把寶貴的機會,把救命的物資留給了別人,別人才有機會活命。

你現在買了,等著回頭算總賬,這是甚麼行為?

舉報救命恩人,這是現代版的「農夫與蛇」嗎?

蛇是不會思考的冷血動物,而人是有血有肉的,這比毒蛇還毒上100倍,1000倍,讓人齒冷心寒。

最關鍵的是你以為還有「100顆白菜」嗎?

蠢材,白菜消失的無影無蹤,一顆都不剩了。

你把別人的生路斷了,也把自己的生路斷了。

而原來,在利潤的趨勢下,白菜賣的越貴,越是趨勢農戶、商家、快遞員、團購團長,想方設法,沖破一切艱難險阻,把白菜送到你手上。

他們越是這樣想方設法,關卡能夠一點點的突破,供應能夠上來,貨源進一步充足,價格也自然會回落。

羅馬帝國的崩潰始於「限價令」。

公元301年,羅馬帝國頒布凍結物價法令,對700-800種物品和服務限定最高價格。

其中包括小麥、棕櫚油、橄欖菜、鵝等商品價格,甚至是理發師、家庭教師的最高工資。

法令異常嚴格,觸犯法令的人將被處以死刑。

最高限價管制下,效果立竿見影,必要的糧食生產和銷售陷於癱瘓。

當局愈是認真執行管制,廣大都市民眾愈是絕望。糧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全部消失不見。

為了避免餓死,人們離棄城市,定居在鄉邨,嘗試自己生產穀物、食用油、葡萄酒等生活必需品。

城市的商業、貿易和手工藝業萎縮,古代文明高度退回到中古時代莊園經濟。

歷任皇帝都頒布法令,懲罰「離棄都市到鄉邨定居」的都市居民,結果根本沒有用。

沒有哪個羅馬人意識到,這個社會瓦解的是政府幹預價格和通貨貶值所引發的!

最後,外來的侵略者輕輕一推,強大的帝國一朝瓦解。

正如它也必然會瓦解和摧毀任何社會實體一般。

人在做,天在看,蠢貨要把人逼上絕路!

從上海這次疫情來看,或者說再倒推3年看,我深深覺得,人只配得到與自己觀念相匹配的下場。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正確的觀念傳播出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