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當上藝伎,日本女孩一週不洗頭,每天穿10公斤的衣服,還只是「實習生」

藝伎

藝伎,和富士山、櫻花一樣,早已成為日本的象徵。

然而在現代,日本的藝伎卻只有2000人左右。儘管人數如此稀少,但成為一名真正的藝伎的門檻依舊很高,絕非濫竽充數~

小九最近在油管上刷到了一個視訊,裡面講述了一個日本舞伎(還在實習期間的非正式藝伎被稱為舞伎)一天的生活,再次印證了想要成為真正的藝伎有多不易。

藝伎實習生的一天,有一份自我驕傲並願意為之努力的工作,真的好幸福。

01

藝伎:日本女孩模仿的對象

故事的女主人公名叫Fukunae,她自小對日本的文化和傳統特別感興趣,休息放鬆的時候會查閱一些相關方面的資料。

有一次,她偶然間看到了一部記錄片,畫面中的京都藝伎迤邐端莊、多才多藝的形象,讓幼小的她不由地生起了嚮往之心。

心想「如果我參加並通過培訓」,就能成為一名藝伎了。

其實,Fukunae的想法也是很多日本女孩的憧憬。眾所周知,日本是個男權至上的國家,在生活中大多數的夫妻,也都是遵循著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模式。

而藝伎道所顯示的藝伎氣質,集中了日本傳統觀念中女性美的所有要素:忠貞、典雅、嬌媚、柔順。

當這種觀念成為社會通行的理念之後,就成了女性自發的追求。因此,藝伎的言行舉止成了普通女性的模仿對象,藝伎本身也為此而自豪。

生活在這種大背景下的Fukunae,受此影響,毅然決然從貢川町來到了京都。

02

02

才貌雙全的極品女子

「自我修養」「自我重塑」的能力是日本人恆久追求的,而藝伎們為擁有這種由表及裡的品質,她們會一絲不苟、不遺餘力地把自己打造成才貌雙全的極品女子。

為了通曉琴棋書畫,能歌善舞,精通插花、茶道等傳統技藝,她們在數年如一日的努力著。

Fukunae也是一樣。

每天上午十點左右,她會準時來到「歌舞練場」的戲院,學習樂理技藝。

三味線和樂鼓是新人舞伎的必修課程,都是音色單純的樂器。

越是音色單純,演奏難度就越大,要求演藝者技藝精湛,對樂曲有獨到的見解,才能充分展示樂曲的魅力。因此即使是有些藝伎在成名之後,還必須時時練習,精益求精。

舞蹈是表演的重要內容。這些舞蹈就源自歌舞伎等日本傳統戲曲,她們身穿靚麗的和服,手持絹傘或紙扇為道具,和著鼓聲絃樂起舞。

舞蹈的動作幅度不大,而著重手勢語言,表演者的感情全部通過手的細微動作來表達,面部一般沒有表情,彷彿戴上面具一樣。

和三味線一樣,在簡單中尋求變化,蘊藏著許多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奧妙。幽玄之美之中,蘊涵著日本人的審美意識——悽美、物哀、空寂。

03

03

一週不能洗頭髮

衣著華麗、妝容精緻是標配。

經驗不足的大多數舞伎還不會正確的打理頭髮,所以一週一次的美髮造型時間必不可少。

下午,Fukunae來到了專門的美髮店。

舞伎的髮髻都是用真髮梳成。而要梳出立體的髮髻,需要先用加熱的烙鐵拉直頭髮,讓頭髮蓬起來。

盤發的時候需要用到鬢髮油和結髮繩,用了髮油頭髮會更加服帖和緊繃更便於髮髻師盤發。

因為步驟繁瑣,不可能天天做造型,因此當頭型做好後,她要保持一週不洗頭,睡覺時也要注意不能將頭髮弄亂。

(光聽聽就覺得很辛苦了

作為一名舞伎,化妝是必不可少的

作為一名舞伎,化妝是必不可少的。

而「白臉」就是這一職業最醒目的標誌,用一種液體狀的白色顏料均勻塗滿臉部、頸項(但邊緣會刻意留下自然的膚色),因此看起來猶如雕飾華美的人偶一般。

看起去是很具京都風情,但這粉也是真厚啊!好在Fukunae一點都不排斥,反而痴迷其中,無法自拔。

對她來說,化妝如同作畫一樣,充滿了藝術感

對她來說,化妝如同作畫一樣,充滿了藝術感。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化妝風格,但通常舞伎的妝容還是有固定要求的。

Fukunae對此進行了細心地研究,發現平直的眉毛不符合這一設定,而如新月一樣的彎眉更符合舞伎嬌俏可愛的形象。

畫唇時,她也會嚴格按照舞伎的傳統,在唇部打底後,用紅色的顏料將唇畫得很小。

有時會創新一下,將唇妝中加入一些粉色的元素,卻也只是為了更貼閤眼妝,讓整個妝面更加和諧。

在化妝時,她還會用心思考:其他人是怎麼混用顏料的?她們在相同顏料下又能構思出怎樣的妝容。

(不得不說,對這一切有熱情和興趣的小姐姐,真的適合這個行業

同樣要塗白的還要舞妓們的脖子。

與傳統和服不同,舞伎所穿著的和服的衣領開得很大,並且特意向後傾斜,脖頸全部外露。

這是因為女子的脖頸至後背脊椎被日本男人認為是性感的標誌,Fukunae也會在脖子後面畫「三足」(w形),刻意露出小部分沒有全部塗白,引人無限遐想。

04

重達10公斤的服飾

盤髮梳妝完畢,就要更換行頭了。

正值過年期間,舞伎們的和服比平時更華麗,也更加繁瑣。

這樣一來,和服的成本也就上升了。一身價格在50萬日元(約人民幣2.8萬元)以上,有些甚至到達100萬日元。

舞伎腰束著被稱為「垂帶」的和服腰帶,這是比普通和服腰帶長1.5倍的特別腰帶,垂落著的和服腰帶能讓舞伎們看起來更加嬌小,更加純真可愛。

但是重也是真的啊!全身加起來已超10公斤。

如此繁重的衣服,光靠小姐姐一個人是不能完成的,這時一位不可或缺的職人——「男眾」就要上場了。

男眾的力氣很大,剛好解決了將腰帶束緊的需要

男眾的力氣很大,剛好解決了將腰帶束緊的需要。

05

05

最讓她自豪的一件事

日本藝伎/舞伎雅而不俗之處,不僅在於它與「妓」有別,而且在於它的不「濫」(標準高之意)。

不相識的人很難介入,大都是熟人或名士引薦。

下午六點,晚宴的時間到了,穿戴整齊的舞伎們就開始工作了,她們陪著客人吃飯、倒酒,一直到十點,甚至是到凌晨兩點。

這麼長的時間,即使是再擅長跪坐的日本人都會感覺到累。但Fukunae卻不覺辛苦,看到這麼多人因為她的服務而開心,自豪感油然而生。

有一次,她在工作中遇到一位外國女士

有一次,她在工作中遇到一位外國女士。

或許是直面舞伎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或許是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不同文化的碰撞。女士在Fukunae推門進來打招呼的那一刻,就忍不住激動哭出了聲。

那一刻,Fukunae特別高興自己是一名舞伎,為別人帶去了快樂。

同時也被這樣真摯的感情打動,從心底更加堅信了繼續從事舞伎生涯的道路。

隨著人生的經歷的不斷積累,Fukunae的性格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以前她做人做事只是想到自己,而從事舞伎工作之後她開始學會考慮客戶的需求、一起工作的姐妹心情,以及下屬的想法。

她的人格魅力在不知不覺中提高著

她的人格魅力在不知不覺中提高著。

「一個人必須有一件可以自信做好的事情。」

「一個人必須有一件可以自信做好的事情」

熱愛這個職業且有巨大潛力的Fukunae,人生目標不想止步舞伎。

她在為成為真正的藝伎不斷努力,還要為之奮鬥2年半或者3年。

或許她在未來的日子,還要接受嚴苛的禮儀訓練、培訓更高階的樂器文化、通曉更多的人情世故……

不過,這對滿心熱愛、將其作為一生事業的她又算的了什麼呢?

正如她自己說的那樣:

正如她自己說的那樣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