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老虎

文:包小姐

綠樹紅牆,白鷺飛舞,大連市莊河的這處私家山莊,佔地100多畝,幽靜氣派,一般人不敢靠近。

山莊的主人名叫徐長元,66歲,6年前從正廳級的位置上退休。

徐氏家族有7兄妹,5男2女,徐長元是他們的大哥。

原本,7兄妹出身大連農村家庭,連居住都成問題,但如今,他們的房子遍布大連市區的各個角落。

除了巨量房產,還有大量豪車,外加幾十家公司,徐氏家族在短短20年的時間裡:

僅房子就有2714套,共攫取財富上百億,年入5億,堪稱瘋狂。

東北這塊黑土地上,從不缺少奇蹟。

從大連再往北,在同為東北的哈爾濱,也有一位徐長元式的傳奇人物,他叫李偉。

李偉,哈爾濱電業局副局長。

與徐長元一樣,李偉在家也排行老大,下面3個弟弟。

徐長元喜歡房子,李偉則是個超級車迷,勞斯萊斯賓利悍馬、限量版克萊斯勒獵獸和老爺車光岡女王,這些普通人叫不上名字的超級豪車,李偉有上百輛,價值上億。

哥哥迷上了豪車,弟弟則喜歡古董,清代藍底蟒袍、雍正年制的菱口盤、乾隆年制的大碗,這些博物館裡才有的國寶,成了他的私人藏品。

當然,豪車古董之外,房產依然少不了。

比起徐長元,在房子方面,李氏兄弟雖然差了不少,但在哈爾濱各中高檔小區依然擁有房子69套。

豪車,古董,房產,外加一個碼頭,李氏兄弟共撈金8個億,僅用了10年時間,年入賬近一億。

2000多套房子,徐氏兄妹肯定住不過來;上百輛豪車,李氏兄弟同樣不會每輛都開。但不擇手段撈金,已經成了他們的習慣。

慾望大門一旦打開,就再也難以關上。

這世上難以自拔的,除了牙齒,恐怕就是貪腐了。

徐長元的發跡,是從老家大連莊河開始的。

那時的莊河還是縣,後來才改為縣級市。

1994年,是徐長元人生的第一個轉折,那一年,徐成為莊河市長助理。

之後,在20年的時間裡,徐長元輾轉莊河、瓦房店,大連金州區等多地,最終官至正廳。

母親去世時,曾交代長子徐長元,一定照顧好弟弟妹妹。那一年,徐長元17歲。

徐長元謹記母親的話,隨著自己的一路高升,不管他到哪裡任職,他都帶著弟弟妹妹。

為了照顧弟弟妹妹,徐長元從政,讓他們幾個從商。 4個弟弟,先後成了多家公司,涉及地產、典當、建材、物流等多領域,最終整合成集團公司。

有大哥徐長元這個靠山,4個弟弟和妹妹一路跟隨大哥,放開手腳大干。

徐家的黑財沾滿了血腥,挑斷腳筋,砍掉手指,碾壓身亡……

類似這樣的惡行,一直充斥著這20年,成為徐氏家族掘金的重要保證。

徐家的掘金過程,與其他黑惡貪官勢力沒什麼兩樣,但唯獨一件事,讓人瞠目。

徐長元有個故交,名叫王海,是個買賣淨水器的小老闆,徐長元則是長興島臨港工業區管委會主任。

很顯然,徐長元不滿足幾個弟弟妹妹的鬧騰,要親自上陣,來票大的。

他主動找到王海,讓他成立了一家公司。

成立公司只是為了便於操作,至於公司怎樣運營,有無資金,這些徐長元自有辦法。

公司土地不能辦理土地使用證,身為管委會主任的徐長元,輕鬆就搞定了,將工業區管委會名下的國有土地使用證變更成了王海公司的。

有了土地使用證,錢自然滾滾而來。

3年的時間裡,王海拿著一張假的土地使用證,向多家銀行一共貸款近48億。

都說世人慌慌張張,不過圖碎銀幾兩。放到徐長元身上,這既不是碎銀,更不是幾兩。

王海只不過是徐長元推到前台的傀儡,這近48億的巨款,自然不會成為王海的囊中物,而是一分不少的全部進入了徐氏家族的集團賬戶裡。

轉過頭,徐氏再把這筆巨款,以遠高銀行的3分月息放貸給王海的公司。

這一進一出,徐家輕鬆收穫10個多億。

都說賺錢難,但對徐氏兄妹來說,比打個瞌睡還容易。

大連的徐家有他們的操作方法,哈爾濱的李氏兄弟,同樣也有他們的高招。

李偉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電力安裝工人,後來一步步爬到了哈爾濱電業局副局長的位置。

能從一個最底層的工人,成長為廳級領導,你不能不佩服李偉的個人能力。

後來的事實證明,除了縱橫官場,對如何撈金,李偉同樣具有天才成分。

李偉的向上分為兩步,一步是爬到哈爾濱電業局局長助理的位置。但同時,他還兼任電業局的下屬企業、哈爾濱電力實業集團總經理。

如果說,局長助理只是行政上的領導,公司的總經理則是實實在在來錢的位置。

短短3年後,李偉去掉了助理兩個字,成為電業局副局長。

成為電業局的副職後,李偉開把心思用在了撈金上。他悄沒聲息的做了2步:

第一步,通過運作,讓四弟接手了他空出來的電力公司的總經理職位。

第二步,讓三弟成立了多家電力安裝企業。

做完這一切後,徐氏兄妹就算是控制了整個哈爾濱電力市場。

小區電力配套工程,原本是公開招標的,李偉任副局長後,將其變相改成了由他私人指定。

李偉先將工程指定給下屬企業電力實業公司,那裡是他四弟的地盤,走個形式,補個招標流程,都是一句話的事。

接下來,四弟要將過程分包出去。

接手的,自然是有電力安裝企業的三弟。

大哥在電業局有權力,四弟在電力集團有工程,三弟有電力安裝企業,負責把權力和工程變現。

這整個就是一個閉環,肥水一丁點也不會外流。李氏兄弟就這樣,將幾乎整個哈爾濱電力牢牢掌控在了手中。

然後,在哈爾濱你就經常看到這樣的場面:

不少小區或企業,經常好端端的就沒電了,遇到夏天,苦不堪言。

為何呢?因為這些地方,雖然大家居住了好多年,但長期使用的還都是臨時施工用電,負荷稍微一高,就會跳閘。

為何不通正式電呢?原因就在於沒有打點好李偉,沒有好處,就不給電。

李氏兄弟利用這種方法,壟斷了整個哈爾濱電力系統77%的份額。用李偉自己的話說就是:

黑龍江省電力這塊,我肯定是全都能說了算。

馮小剛的電影《私人訂製》裡,葛優為了讓宋丹丹高興,一句話就滅掉北京城的一片燈火。

電影裡是演戲,在哈爾濱,李氏兄弟可是一句話就真能辦到的。

權力瘋狂到了這個地步,真心讓人恐怖。

王思聰說,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我的優勢就是有錢。

對徐長元和李偉來說,他們的優勢就是手中的權力。

這兩人,在貪腐和黑惡的道路上,有著很多驚人的相似。

首先,徐長元是家中的老大,李偉也是。

老話說,長兄如父,本來在家族裡就有話語權,再加上權力的加持,在徐家和李家,這兩個大哥那是絕對的一言九鼎。

大哥在前台,利用權勢關照弟妹,為其打開綠燈。而作為弟弟妹妹,也確實緊緊的攀附在大哥身上,瘋狂掘金。

徐長元4個弟弟一個妹妹為他奔走,李偉2個弟弟替他打點。

可謂典型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在操作手法上,徐李兩家也頗為相似。

徐家成立了集團公司,以此作為攫取財富的大本營;李家成立安裝公司,接手大哥遞來的工程。

有權力的大哥將工程和方便遞出門來,門外的弟弟妹妹伸手接過來,將權力變現。這是徐長元和李偉的共同操作手法。

在這個過程中,還夾雜著暴力和血腥。可謂典型的以官養商,以黑護商。

2015年,徐長元剛剛年滿60,就快速辦理了退休手續,對正廳級官位沒有一絲的留戀。

徐長元之所以要逃,一是家族集團急需他的領導;二就是持續的掃黑除惡,已經讓他預感到了風險,主動退回了部分受賄款。

但是,人世間有多少慾望,就有多少血淚;有多少執念,就有多少泡影。

徐李兩氏雖然極力掩蓋,但長達10年20年的作惡,是無法抹去的。很快,兩個家族相關人員都鋃鐺入獄。

東北的這兩起案例,雖然讓人震驚,但放眼全國,更加觸目驚心。

掃黑除惡,短短3年的時間,就查封資產6000多億。

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徐長元所在的大連,去年全市GDP剛剛超過7000億;而李偉所在的哈爾濱,距離6000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3年掃黑除惡,查封的資產,遠超一個副省級城市哈爾濱一年的GDP,這樣的態勢,怎不讓人害怕?

 

來源       i看見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