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三百首,真的不是全國土產種草機嗎?

蓮子
那天,飽弟在微博上看到一個熱搜:#被古詩安利過的東西#。

這個話題的力量在於,還沒點進去,飽弟已經開始餓了。

誰小時候上課學古詩,不是在口水中度過的呀。

別人能背《孔雀東南飛》《春江花月夜》,而你,可能只記住了河豚荔枝桂花酒,月餅雞豚烤牛肉……

▲東坡詩不會背,東坡肉還是愛吃的

可這麼多年過去,別人硬背的《琵琶行》也許忘得差不多了,而你從小饞到大的美食,依然嵌在詩句裡,睡在腦海中。

直到某一天,終於吃到了傳說中的美味,瞬間喚醒記憶,口若懸河,突然發現自己也是個文化人——

你不是沒學會,只是把知識存在了小腦袋的保險柜裡,還不小心把鑰匙丟了。

吃,才是你找尋了多年的鑰匙呀。

© 《飲食男女》

你第一次被古詩詞饞到,是什麼時候?

飽弟被種草的第一首,是辛棄疾的《清平樂·村居》: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裡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亡賴,溪頭臥剝蓮蓬。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裡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亡賴,溪頭臥剝蓮蓬。

學過後的飽弟,真的跑去街上買了蓮蓬回來剝——畢竟在辛棄疾的故鄉,取材很容易,夏天推自行車賣蓮蓬的老爺爺還是不少的。

© 鈦媒體

回家興沖沖剝開一顆蓮子,往嘴裡一塞,哇,苦死了,呸呸呸——懷著對古人是不是有異食癖的誤解,飽弟第一次拔草失敗,時年7歲。

直到後來,飽弟的小夥伴帶回了武漢蓮子分享,蓮肉的清甜與蓮心的微苦,平衡又融合得恰到好處,形成一種蓮子獨特的清香,跟小時候吃的根本不是一個東西。

又翻書才發現,辛棄疾寫這首詞的時候,還在江西上饒賦閒呢,也就是說,他提到的其實是南方蓮子。

▲剝去綠色表皮,直接吃!

© 圖蟲創意

雖然經過了一點波折,但拔草還是成功的!辛幼安誠不欺我!

這一次,助長了飽弟拿詩集當菜譜的囂張氣焰,從此開始挑戰古詩裡各路神奇安利。

比如三年級,學了范仲淹的《江上漁者》:

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

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裡。

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

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裡。

鱸魚到底要多好吃,才值得漁民拚死去捕獲?沒多久,飽弟在青島吃到了清蒸鱸魚,瞬間鮮美到呆住,可就不知道怎麼形容。

© 漳州圈

直到後來,看到蘇州人范成大的一句詩,相當精準:

雪松酥膩千絲縷,除卻松江到處無。

雪松酥膩千絲縷,除卻松江到處無。

雪、松、酥、膩,用來形容鱸魚肉質,再好沒有,可後半句讓人有點不服氣:

你們包郵區人民也太自信了吧!憑什麼說河魚一定比我們北方海魚好吃!

結果,飽弟的臉被一個男人打腫了。

© 《銀魂》

這一掌,來自大宋食神蘇東坡的胖手。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有鴨有蔞蒿有蘆芽,寫盡包郵區美味,可最饞人的反而是「欲上「而不出現的河豚——飽弟還在想,一個帶毒還有刺的胖胖魚,能有多好吃?

尤其後來在北京,吃到了某連鎖品牌的紅燒河豚,更是徹底灰心了:就這?

© 圖蟲創意

直到某一天,飽弟撞了大運:鎮江飽妹收到了家裡的投喂,一份燒好後冷凍的紅燒河豚,你桃編輯部現場開吃——

一口下去,飽弟空白的腦袋除了「好吃」,只剩下一個念頭:

以後,蘇軾就是我心目中的美食界李佳琦!

© 《歷史那些事》

然而,飽弟挨過最大的暴擊,還是《紅樓夢》。

第三十八回,寶玉和小姐妹們吃蟹賞菊,剛在詠菊對詩中輸給了黛玉,興沖沖寫了一首螃蟹詠,無比囂張地說「誰還敢作」:

持螯更喜桂陰涼,潑醋擂姜興欲狂。

饕餮王孫應有酒,橫行公子卻無腸。

臍間積冷饞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持螯更喜桂陰涼,潑醋擂姜興欲狂。

饕餮王孫應有酒,橫行公子卻無腸。

臍間積冷饞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隨後遭到了黛玉的無情打擊:「這樣的詩,要一百首也有」——靈魂小吃貨寶玉,全詩除了對螃蟹色、香、味專一無二的熱情讚頌,還真是啥也沒有啊。

▲黛玉:哼

而飽弟對寶玉「潑醋擂姜興欲狂」的靈魂饞相,也有點疑惑:至於嘛?

畢竟,飽弟是吃海蟹長大的,而曹雪芹吃得起螃蟹的年少時光,大概是在南京吃河蟹——河蟹那麼小,肥也肥得有限,有那麼好?

後來,飽弟終於偶得大閘蟹兩隻,學著寶玉「潑醋擂姜」一吃:啊咧?

世界上還有這種食物,蘸醋和不蘸醋完全是兩種味道?

海蟹蘸醋,經常蟹是蟹味,醋是醋味,大閘蟹一配鎮江香醋,醋的醇香和蟹的鮮濃,竟然組成了一種新味道——不行,寶玉筆給我!我來寫!

© 魔都探索隊

不過,拔草也不全是成功的。

古人的飲食條件和審美,跟今天多少有點差距,所以暴力拔草,有可能失足陷入歷史的夾縫裡。

主編阿舒,就曾經遭遇過一次。

自從西晉張翰想念鱸魚蓴羹,辭官歸鄉成了佳話,後世無數詩人吃下了安利,瘋狂接力,繼續給後人種草蓴菜:

© 《味道中國》

白居易剛寫「猶有鱸魚蓴菜興,來春或擬往江東」,好基友元稹就做了評測,「蓴菜銀絲嫩,鱸魚雪片肥」。

陸游興沖沖念叨著「今年菰菜嘗新晚,正與鱸魚一併來」,許楨也盼著「橙蟹分甘,蓴鱸專美,露酒霜柑」……

一人一句詩,加起來就是一萬個拔草的理由。於是阿舒買了一罐蓴菜罐頭打開,舀起一口,準備攀登千古文人的味覺之巔——

哎?軟軟的,滑滑的,沒有什麼味道……怎麼有點像……鼻涕?

▲蓴菜羹

© 教素食

不對!一定是罐頭失去了蓴菜的本味,古人吃的新鮮蓴菜才是正宗,罐頭,只是對鮮味的拙劣模仿罷了!

於是,當阿舒終於有機會吃上新鮮蓴菜時,又收穫了一次新鮮水靈的失望,「還是……像鼻涕啊……」

後來我們想了想,根據各位安利蓴菜的大佬或貶謫、或流放、或罷官的生平,只能做出一個解釋:

大家未必真愛蓴菜,只是借著「我為蓴菜辭了職」的故事,表達一下遭遇職場毒打後,不想上班的心情。

© 故宮博物院

由此可見,舌尖上的詩與遠方,詩不會騙你,但遠方可能會——

畢竟初次接觸從沒吃過,也沒見過的遠方食物,好吃還是難吃,總有五五開的機率。

不過,繞開這一點,飽弟很快又在古詩拔草裡,發現了新的樂趣。

一次,飽弟讀到了一首詩,寫得格外饞人:

幾年太學飽諸儒,余伎猶傳筍蕨廚。

公子彭生紅縷肉,將軍鐵杖白蓮膚。

芳馨政可資椒實,粗澤何妨比瓠壺。

老去齒牙辜大嚼,流涎聊合慰饞奴。

幾年太學飽諸儒,余伎猶傳筍蕨廚。

公子彭生紅縷肉,將軍鐵杖白蓮膚。

芳馨政可資椒實,粗澤何妨比瓠壺。

老去齒牙辜大嚼,流涎聊合慰饞奴。

一看詩名:《饅頭》,作者是南宋江西人岳珂,岳飛的孫子——大概因為爺爺是河南人,對麵食的記憶刻進了DNA,才寫得如此感情充沛。

帶著這份詩裡的感覺,再買個熱饅頭掰開,最好夾上一塊冒油的紅燒肉,啃個饅頭也瞬間有了仙風古意。

© 許昌美食攻略

讀完蘇軾的《寒具詩》,趕緊去買一包饊子:

縴手搓成玉數尋,碧油煎出嫩黃深。

夜來春睡無輕重,壓扁佳人纏臂金。

縴手搓成玉數尋,碧油煎出嫩黃深。

夜來春睡無輕重,壓扁佳人纏臂金。

掰下一條,當零食一般細細嚼著,油炸面與芝麻的濃重香氣,蘊於金縷一絲,更懂了「纏臂金」的意思——以前老拿煎餅一卷就啃,還真有點辜負這份反差萌。

© 陳愛狗

再看看白居易逛街,看到胡麻餅時的饞相:

胡麻餅樣學京都,面脆油香新出爐。

寄與飢饞楊大使,嘗看得似輔興無。

胡麻餅樣學京都,面脆油香新出爐。

寄與飢饞楊大使,嘗看得似輔興無。

有人說,今天在形制上最接近唐代胡麻餅的,是饢——這一下,頓時覺得樓下賣饢的蘭州湯餅,啊不,蘭州拉麵小店也詩意起來。

© 《風味人間》

此時,詩中的美好已經無分遠近。

原來,身邊那些平凡的食物,也可以因一句詩活色生香。

從此,飽弟不再僅僅對著詩篇,眼饞遠方從未見過的美食。有了詩意,餐桌上任何味道,都可以展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讓你從日常裡,再次發現它。

哪怕,你已經吃過它三千次。

本來嘛,當我們為一首古詩垂涎時,也並非是聞到了、嘗到了什麼,而是在縱橫八萬里、上下五千年的距離之外,被文字鮮活的誘惑打動了——

此刻,最偉大的其實不是食物,而是詩本身。

© 《妖貓傳》

或五言或七言的長短詞句,以透出紙背的美味,宣示了自己作為中文精華的寶貴,同時,也傳達出了只有漢字才能表達的意蘊:

那些創造美味、賞識美味、描摹美味的中國人,才是最偉大的呀!

本文轉載【福桃九分飽】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