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江澤民祖孫三人沾上邊兒的都這樣

王雪冰

文:林立

中國銀行時任行長,中國建設銀行時任行長王雪冰是三呆婊江澤民的座上客,江澤民在家裡過生日時,請的二十幾個人裡就有王雪冰夫婦,可見他是江澤民特殊用得著的人物。據報導說因為可能要被判死刑,因此王雪冰在被押期間自殺兩次,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劉金寶被捕後也自殺未遂,他們都是竊國大盜江澤民的竊錢工具,出事了,江不可能無動於衷,江擔心他們把自己供出來。


左起:江綿恒、江志成、江澤民,一窩竊國賊。


左為判處15年徒刑的王雪冰,右為判處死緩的劉金寶。都是江父子的替罪羊。


中共國的「人民銀行」不是人民的!

可是自從時任中紀委書記吳官正2003年因薩斯病倒下後,身體沒有恢復到能出鏡的程度,只好由中紀委副書記主持這些事。有幾位副書記都是尉健行原來手下的人,那時要整治這些蛀蟲多次被江澤民攔住,2003年朱镕基、胡錦濤發了話,他們辦案的阻力就小多了。王雪冰、劉金寶在自殺未遂後沒有看到江澤民來解救,知道江澤民大勢已去,無奈之下開始招供。他們供出的那些事每件都能要了江氏父子的腦袋。

一次,一位高人被招進中南海給江澤民發功治病,回來後,對朋友大呼中國沒救了,經朋友一再追問才知道,江澤民的別墅內滿目國寶,金碧輝煌,簡直就是把故宮搬到他家去了。

這些都是能拿眼睛看得見的,再金碧輝煌也不能隨身帶,還是黃金、美元才最實用,逃到哪個國家都能繼續揮金如土。薩斯期間,有人透露,江澤民曾想隨著孩子躲到澳洲去避難,後來因為身份太特殊,只好作罷。還有人透露,江綿恒早就「老鼠搬家」把大批的資金轉移到海外去了。銀行給江綿恒的那些巨額「貸款」 ,一到他手裡就被轉移到了海外,所以銀行有那麼多的「壞賬」不了了之。

按理來說,江綿恒為江氏家族掠奪的民脂民膏幾輩子都花不完,可是江澤民的欲望是無止境的。尤其是2002年十六大之前,政治局開了五次會議決定江全退,江雖然有個周密的陰謀計劃,但他心裡沒有把握,不知能否實現留任軍委主席的願望,所以在尚有三位一體大權時,他準備了後路。

● 劉金寶揭發江澤民

中銀香港副董事長兼總裁劉金寶,於2003年5月20日在深圳戲劇性地落入法網。當中紀委告訴劉金寶誰也保不了他,並暗示江澤民也干涉不了這個案子時,劉臉色慘白,嘴角不停地哆嗦,滿頭流汗。他回房後吞服了兩星期量的安眠藥,暈倒在床上,被急送至305醫院搶救,後脫險。

劉金寶是主動上賊船,純粹找死。1994年劉金寶升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本來小日子過的悠哉悠哉,卻到處找路子想跟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恒拉上關係,後來關係真拉上了,江綿恒獅子大開口,向銀行巨額「貸款」。為了討好江澤民,劉金寶還真的弄出財經大窟窿來。這樣江父子還不滿足,為了往境外挪出更多的國庫銀子,1997年8月又讓劉金寶兼任香港分行總經理。2002年6月任改組後的中銀(香港)副董事長兼總裁,香港銀行公會主席。僅2001年4月至2003年2月,劉就挪用中銀2.68億元送給江綿恒和上海幫。直到2003年5月20日被捕。

據透露,劉金寶已承認侵吞了公款達二千五百萬元,借批貸款收取近八百萬元的回扣。他還交代了給江綿恒的「貸款」都是違規違法的。據說,當時他供出的最有價值的消息是:國際清算銀行2002年12月發現的無人認賬的20多億外流美金是江澤民十六大前為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至海外的。

● 江澤民偷轉資金被發現

中共十六大是在2002年11月8日召開的,在5月到9月期間,中資銀行把三十多億美元的資金轉移到加勒此海地區的分支機構。

2002年12月9日,國際清算銀行發佈長達一百零五頁用於評估五月至九月的例行報告,第二十九頁有這樣一句話:「需特別注意的是,中資銀行(一家或數家)轉移了三十多億美元的資金到它們位於加勒此海地區的分支機構。」

對於這麼大的一個金融「黑洞」,包括中國銀行在內的中資銀行都始終保持沉默。正當國際銀行界浮想聯翩、各方不斷猜測的壓力下,中國銀行解釋道:「中銀香港在上市前,將賬面值114.01億港元的不良資產出售給中國銀行開曼分行,作為對價,中國銀行總行將八十多億港元匯給開曼分行,再由開曼分行匯給中銀香港。2002年7月25日,中銀香港成功上市,全球招股約24.5億股,集資總額達205.88億港元,為香港歷史上最大宗招股活動。而通過開曼處理不良資產,是上市過程中重要的步驟。」

國際清算銀行提到的轉移資金的數目是三十多億美元,而中國銀行只承認轉移了八十多億港元,約十億美元。那麼,誰轉移了剩下的二十億美元?用途是什麼?中資銀行都三緘其口,給人留下無窮的想象餘地。

國際清算銀行總部位於瑞士,是服務各國中央銀行的銀行,各國中央銀行會定期向其報送有關資料,國際清算銀行的資料是對各國中央銀行報送的資料進行加總後的結果,他們堅稱:「我們相信資料是準確的,雖然我們通常不會掌握每一筆具體交易的明細。當我們注意到有不尋常的動向時,我們會向有關的中央銀行查詢。」既然資料是準確的,那麼其餘二十多億美元到底是誰的呢?

● 如此大筆資金的一次外流是罕見的

「這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一位國際清算銀行的高級經濟學家稱,「但是中間的原因我們不清楚。我們曾經去加勒比海地區的中央銀行訊問,但是對方不願回答。對於其中的原因,有一些猜測,但猜測畢竟不能算是事實。可能只有中國國內的銀行自己知道。」

中資銀行在加勒比海地區營業的銀行分支機構只有兩家,而且都是在開曼群島,都是B類牌照,即只允許為非居民提供服務:一是1981年設立的中國銀行開曼分行,牌照號是82012;另一是工銀亞洲開曼分行,牌照號是94051。由於工銀亞洲只是工商銀行設在香港子公司,嚴格來講不能算中資銀行。另外加勒比海地區還有一些中資銀行完全控股的非銀行機構,同樣也有權讓資金流動。

據國家外匯管理局每年公布的「國際收支平衡表」,可以推算出從1990年到2000年,中國的資本外逃最低估算額總計達到八百八十億美元左右!這些錢都是以江家幫為首的貪官污吏們化整為零地分批分期地運出去的,所以沒被及時發現。

● 該判何罪


壞賬都是權貴們把銀行當成自家的錢匣子造成的。

從江澤民在「十六大」之前迫不及待地一次挪出20多億美金(160多億人民幣)來看,當時他對自己的仕途心裡沒底,怕被清算,所以做出兩手準備,一方面耍陰謀爭取留任,一方面急切地在腳底下抹油準備後路。

不要說以前和以後江氏父子怎樣搬運國庫的錢了,就說這一次偷盜國庫的20多億美金,該判何罪?!

一般情況下,對於死緩的罪犯都是說「判處死刑,緩刑兩年執行」,新華網2003年8月12日關於劉金寶的判決報導中有一句至關重要的話:「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

報導說,前中國銀行董事長兼行長、前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王雪冰因為患有糖尿病,最近獲准保外就醫,已返家休養治病。因為他的「罪行」比較簡單。

但,前中國銀行(香港)總裁劉金寶貪污案,困擾著中南海。此案涉及142名高官,某中有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

所以,劉金寶的「罪行」非常複雜,他的嘴牽扯著好多中共決策層領導人的命,那些人就不能不想徹底封口!

● 劉金寶是塊燙手山芋

《爭鳴》雜誌2003年8月刊報導,前中銀(香港)總裁、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劉金寶,前中銀(香港)副總裁朱赤、丁燕生,前中銀總裁及總經理張德寶,集團性特大貪污案,在2003年5月被審查,至7月安排在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這個案件,案中有案,涉及142名高級幹部及其家屬受賄事件,這一個案中案困擾著中南海。

這一個案中案使高層個個左右為難,因為裡面有自己人也有自己的對立面,打哪個?都不打?還是乾脆把劉金寶封口?

劉金寶問題,早在他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兼黨組書記時,已被舉報:每月交際費開支二百多萬的去向,簽發了七十多單給幹部免息貸款購置豪宅。時任上海市長的徐匡迪曾批示:根據舉報,由監察局、審計局對分行財務突擊檢查。但此舉遭到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副書記陳良宇反對,理由是分行人事複雜,現階段派調查組檢查,會給上海金融地位造成負面影響很大。黃菊、陳良宇對劉擔保,稱:對劉金寶,市委要信任。劉是朱總(指朱鎔基)培養的人才,不能搞無的放矢審查。

一打著朱镕基的旗號,於是劉金寶逃過了這一關,其實市委的人都明白,黃菊和陳良宇想要繼續使用這棵能搖錢的樹。

● 這個高招不是劉金寶發明出來的

劉金寶心裡明白,想往上爬,就要把高官們侍候舒服了。所以在他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時,每月交際費開支二百多萬,他每月接待中央部委、上海市委、區、局長有三、四十人次。劉還用交際費買了一批英國、澳大利亞金幣,有白金、黃金的,各分一盎斯、半盎斯,共四種。每逢春節、五一、中秋、國慶,元旦,會贈送面額一萬至十萬元不等的現金支票給高官們,用掛號寄至收受人府上。

這個高招兒可不是劉金寶發明出來的,是他看明白了,共產黨就是「當婊子立牌坊」。

● 劉金寶的供認

消息說,劉金寶供認貪污財物一千四百四十八萬元;另有一千四百七十八萬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其中有五百萬是他任上海分行行長時,從月交際費開支中侵吞的。贈送給高幹及其家屬的現金支票都由劉簽發,劉從中在銀碼上「揩油」,另有一千萬,是他在香港中銀任總裁時,同樣在銀碼上做手腳得來的。

這是多麼值得回味的話──「從月交際費開支中侵吞的」!好象那數百萬、數千萬、數億、數十億孝敬高官及其家屬的「交際費」都是合理合法的,而劉金寶從中拿了個零頭就不合理。什麼「交際費」?憑什麼要「贈送」給高幹及其家屬現金支票?劉金寶從中留一點給自己還要費力動腦筋去「揩油」、「做手腳」,最後還鬧個死刑。

最妙的是,事情敗露了,錢還在江父子口袋裡,拉出來往死裡打的是劉金寶,沒收他全部家產,還教育了廣大人民,更凸顯自己是「偉光正」!哇,便宜都讓中共邪黨占了!

消息說,僅2001年4月至2003年2月,劉挪用中銀2.68億元,列為「不良資產」予以「註銷」,實際上是用來款待到港訪問、經港出國、返國經港的中央部委、上海市委領導層及其家屬「消費」了。他聲稱其中6500萬元是給九名高幹家屬用作在港置業、開辦公司所用,非行賄。另二億多元涉及142名高幹及其家屬「消費」。劉在法院審理時堅稱:這是揮霍公款而非行賄。

2.68億元可不是個小數字,但因為「忠於」到中共高官那裏去了,沒到劉金寶戶頭上,所以定為「懸案」予以「註銷」!

消息說,劉金寶為搞好「人際關係」,出手大方,連專職為他開車的司機、一般陪同人員,都會收到他開出的十萬、二十萬元的現金支票禮金。這就是劉金寶的罪過了,如果這些錢都給了黃菊或陳良宇及其家屬就沒有問題了,司機、一般陪同人員還夠不上揮霍的「檔次」。但劉金寶心裡明白,這些人絕對不能得罪,否則往上吹些沙塵暴,自己的煞費苦心都化為泥石流。

劉金寶罪大惡極的是,高官吃肉時他偷偷喝了點湯,在上海、青浦、蘇州東山,置產十五幢物業,價值五千三百多萬元。在香港半山區也有物業,是用家屬名義購入的,市價達八千多萬港元。

● 劉案為何由長春市中院審理

爭鳴雜誌透露,劉案原訂北京市中院審理。賈春旺向中央政法委提出建議:劉曾在北京任職,案情涉及在京現職人員,會影響審理。後又提出在瀋陽或濟南審理,但也被否決了,原因是瀋陽、濟南司法機關問題複雜,最後由中央政法委提出在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

儘管把劉金寶放在一個市級法院審理,但審理中,仍有五十多起為劉說情的電話、便條直追到該院院長處。

● 劉金寶生死未卜

劉案涉及一批高幹及其家屬,還有政治局常委黃菊、李長春,政治局委員王兆國,國務委員陳至立、華建敏等江家幫。

有評議說,因涉及「黨和國家領導人」,大概劉可以避過死刑,充其量是死緩或無期徒刑。

但奇怪的是,恰恰相反,由於劉金寶掌握太多政治局及其常委會高官行賄受賄等秘密,還有江澤民父子、尤其是江綿恒的經濟罪行,所以多次遭到封口暗殺。

劉金寶不死,江澤民父子睡不踏實啊,於是千方百計的準備封他的口。胡錦濤知道地方監獄沒有可靠的,給幾個錢劉金寶就會被自殺了,只好把劉金寶交由軍方代行看押,主要是防止劉在監獄裡被莫名其妙的滅口了。

在長春出庭時,江派殺手等在法院門口,準備押解車一到,找機會把劉金寶給突突了。除了江澤民沒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這麼幹,江也是真急紅了眼。

有人事先給胡錦濤送消息,於是隨時有生命危險的劉金寶由五名全副武裝的特警圍成一圈貼身保護,一步一挪的進入法庭。此情此景讓所有在場的人都張大了嘴、臉色發青。

被判死緩的劉金寶現在怎麼樣了?還活著嗎?一隻臭襪子,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也就沒有新聞價值了。

現在。江澤民長子江綿恒的兒子江志成已經長大成人,在祖父與父親的調教下,也是個滿視野都是金銀財寶的唯利是圖之人。現在江澤民形容枯槁,就差一口氣;為了活下去,江綿恒移植活人器官不知又殺了多少佛法修煉者和無辜之人;江家現在的頂樑柱是江志成,他管理著江家在海外的資金,據說有千億美金以上,都不是正道來的。

怎麼吞進去,就怎麼吐出來,全部吞進去,就全部吐出來。看看現在被抓被關的貪官污吏們,哪個到頭來不是這樣的?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