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上班時間開房的深圳人

那些上班時間開房的深圳人

文 : 放牛君

深圳人,除了 996 熬夜加班,還有一件祕而不宣的事,就是不少人在上班時間偷偷溜出去開房。

深圳人約會,往往不是在晚上、周末、節假日,公開的酒店數據顯示,更多發生在普通工作日的下午。

640

01

「深圳寫字樓附近的鐘點房,就像春運車票,常常一房難求,你得提前搶」。

年輕的 「老司機」 小吳,正跟朋友分享自己的開房攻略。

位於濱河大道的湖北大廈,中間樓層是某天大酒店,上面是寫字樓。小吳就是這座大廈寫字樓裡每天打卡上下班的一員。深圳有很多這樣酒店,藏身在寫字樓裡,或者說,不少寫字樓與酒店同棟上下層。

杯酒下肚,小吳講起了前幾天他在上班期間溜出去 「開房」,結果又遇見老板的故事。

所有 「又」 的故事都有第一次。

第一次發生在 18 年的秋天,是小吳來這座大廈工作的第二個年頭。

那時正熱戀,跟女友定了幾次的周末約會,都被各自種種臨時的工作打消了計劃。女友是地產人,負責的樓盤在龍崗一帶,周末正是最忙的時候。

七夕前幾天,公司決定讓小吳帶隊出差北京跟一場品牌的七夕線下活動。情人節眼看要錯過,正為難期間,女友發資訊說她下午在卓越見客戶,4 點半樣子結束順道來找你吧。

小吳聽了大喜,一想又略失落,因為今晚要趕活動方案,自己是項目牽頭人,總不能自己回家約會讓團隊小夥伴在公司加班吧。

但比自己更忙的女友都親自趕來,並且已經路上了,怎麼辦。

小吳下樓抽煙,兩難之下,看著大廈裡的酒店大堂,靈機一動有了兩全解決方案。於是,小吳人生第一次在上班時間開房就在那天發生了。小吳記得很清楚,是下午 4 點。

那個午後,公司方案如期,自己約會如期。那個晚上,公司燈火通明,酒店燈光旖旎,小吳的工作和愛情都沒有耽誤。

唯一花絮是,兩人在酒店樓層等電梯時,竟遇見了同樣帶著伴侶來開房的公司老板。

場面一度難以形容。

幾年後,小吳當初的女友早已作別,前任換了幾任,但沒想到的是,午後開房的習慣竟一直保留了下來。

上周三,小吳像過去一樣,午飯後開了間鐘點房,結果在房間樓層又一次碰到了老板。

老板看了一眼,沒說話,徑直進了自己房間。小吳想打招呼又不知說甚麼好,也來不及說,後來想也沒必要。

這裡是深圳,大家都成年。

02

不要以為深圳人每天就忙著炒房、買房、供房,那只是一部分聲音比較大的。更多不聲不嚮普通的深圳人,過著 「長年租房,沒法買房,不時開房」 的生活。

深圳人除了 996 熬夜加班,還有一件祕而不宣的事,就是不少人在上班時間偷偷溜出去開房。

記得某團做酒店業務伊始,有個關鍵又樸素的商業發現:本地人會在本地住酒店。本地人在本地住酒店,其中一個很大群體是小時房或者叫鐘點房。

深圳密集分布的酒店,其中一個功能,有點類似香港隨處可見的茶餐廳。

我以前問過一個香港人,香港街頭怎麼這麼多茶餐廳,其他城市很少這樣。他說:茶餐廳是香港人的客廳啊。普通香港人住房空間太小,沒有像樣的客廳,朋友相聚最經濟最便捷的地方就是樓下茶餐廳。

關於這點,深圳住公寓的年輕人,應該最知道。通常的兩房往往被改成四五間小隔間,空間小人多不說,關鍵它還不隔音。

深圳某公寓空間

很多住在城中邨的年輕人,情侶約會這麼美好的事,不會選擇在自己簡陋的出租屋裡將就。即便熟識後,從戀人到同居,也有漫長的路要走。

這期間,最舒展最可行的就是酒店。在住宿條件和時間成本的共同作用下,那些 「跨區即視為異地戀」 的深圳情侶約會,最常見的相會地點往往是一方寫字樓附近的酒店鐘點房。

深圳的不少中檔酒店經濟酒店,比如維也納,都有推出鐘點 / 小時房業務,售價一般是房間正價的三分之一,經濟便利。

羅湖一間老牌星級酒店的前工作人員透露,很大一部分住客雖然來時開的是全日房(星級酒店鐘點房業務較少),但從實際退房時間看更像是鐘點房。

有的酒店,鐘點房經過特別精心設計,有常見營造浪漫氛圍的鮮花紅酒巧克力一類,也有各種在此不宜描述的自助玩具。

有時鐘點房也會續成全天房,更多時候是結束了便 「洗洗回」,各自忙去,各回各家。

03

除了小吳這些在空間和時間上不得已的年輕人,更多深圳人上班時間開房就是一種日常生活方式,一種 「深常態」。

很多人不知道,在深圳,一對情人約會,最佳時間往往不是在晚上、周末、節假日,公開的酒店數據顯示,更多是發生在一個個普通的工作日下午。再精確一點,是下午 3 點到 5 點之間。

背後邏輯很簡單,看時間線,兩人酒店約會之後,還要去接娃、要去做飯,要按時回家,要各自扮演家庭裡丈夫妻子的基本角色。

如果選擇時間在晚上或者周末,不但影嚮正常家庭生活,也容易讓家裡對方察覺。個中微妙,過來人都知道。

寶安新橋立交附近有家特色酒店,在私密性做到了極致。門口即前臺,不用下車,前臺會過來辦理入住。每個房間都有對應的室內專屬私密車庫,客人可以直接從車庫乘電梯到自己的房間,入住車庫自動關門。

個性的釋放追求與倫理責任的不可調和,在工作日幾小時的鐘點房裡找到了微妙的平衡。

深圳某酒店

在深圳有些事大家都只做不說,就像這個城市的性格一樣務實。

不用互相盤問戶口,不用海誓山盟為誰負責,只是在茫茫人海中,你看見了我,我看見了你。一眼之間,彼此都對此刻的自己做主,不盤問,不糾纏 ,不再見,甚至互相連名字都不曾問及。

那份美好,相信經歷過的深圳人都懂。

04

寫字樓裡進進出出的深圳人在附近的酒店開房,就像他們午後去星巴克喝杯美式咖啡、去奈雪來口歐式軟包一樣,再尋常不過。

上班時間溜出去開房,乍一聽彷佛有違職場道德。

其實在深圳,尤其互聯網公司,僅對考勤負責,能正常朝九晚六痛快上下班、周末完全休息的是極少一部分人。不少人工作屬性不一定一直要坐在辦公室,這裡有自由職業者,有公司高管老板,也有很多諸如銷售、業務型工作場景本來就在外面的群體。

如果說大大小小無處不在的酒店提供了物理便利、南來北往高度交融的人際提供了地理上可能,那開放包容的城市特質則提供了心理上的支持。

適逢陽光明媚的午後,在公司就近酒店開個小時房,潔白寬大的牀,舒適格調的牀品,無案牘之勞神,偷幾個小時的閑,無論是情侶相逢還是獨自休憩放空,都是一種身心上的自洽。

想起深圳客前文 《深圳酒局裡的女人們》有一句 「個體的平等與微醺的自由,遠比任何酒局更美妙」,同樣,那些上班期間溜出去開房的深圳人,個體的釋放舒展與工作生活的平衡,遠比開房這件事更重要。

也摸魚,也加班,也不時開房,也按時回家,這就是深圳人。

深圳沒有朝陽大媽,在這座匯集了天南海北 2000 萬之眾的年輕城市裡,大家都心照不宣,只做不說,各自自洽。

很多人喜歡這座城市原因之一,不就是深圳一直包容著普通人那份自洽嗎。

當深圳人在開房的時候,到底在開甚麼。一個深受市民歡迎的公眾號因為 「低俗」 而被人舉報的今天,這份 「開房自由」,恐怕是為數不多能感受 「開放深圳」 之所在了。

來源:深圳客 微信號:szhenke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