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他為這張獲得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的圖片而自殺

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

文:諸葛仁

虎視眈眈的兀鷹在即將餓斃的女孩後方不遠處,耐心的等候……

這張照片是凱文·卡特拍攝的,贏得了九四年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的作品。伴隨著這張圖片還有一篇佚名文章,這篇文章非常撼動人心……

我只有八歲
我是盧安達的一個小孩,我只有八歲。我們盧安達不是個有錢的國家,可是我運氣很好,過去一直過得很愉快。爸爸是位小學老師,我就在這所小學念書,放了學,我們小孩子都在家附近的田野玩。我家附近有樹林,也有一條河。我大概五歲起就會游泳了,在我們這些小孩子中,我不僅遊得最好,也跑得最快。因為是鄉下,我們附近有不少的動物,我最喜歡看的是老鷹,它們飛的姿態真夠優雅。可是我也很怕老鷹,因為它們常常俯衝下來抓小動物,有一次,有一隻小山貓被一隻大老鷹活活抓走。

有一次我問媽媽,「媽媽,大老鷹會不會把小孩抓走?」媽媽說:「傻孩子,小孩子旁總有大人在旁邊的,老鷹不敢抓小孩,因為它們知道大人一定會保護小孩子的。」我懂了,所以我永遠不敢離開家太遠,我怕老鷹把我抓走。今年,我開始讀報了,看到報上名人的照片,我老是想,有一天我的照片能上報多好。我的親戚朋友們都說我是個漂亮小孩,也許有一天我會像邁克-傑克遜一樣地有名,報上常常登我的照片。

三星期前,爸爸忽然告訴我們,我們的總統遇難了,他認為事態嚴重,因為有壞心的政客可能乘機將事情越搞越糟。就在那天晚上,一群不知道那兒來的士兵進入了我們的村子,我睡著了,什麼都不知道,第二天早上才知道村子裡所有的男人都被打死了,爸爸也不例外。媽媽居然還有能力將爸爸埋葬了,當天下午我們開始流亡。現在回想起來,媽媽平時是一位很軟弱的人,這次忽然顯得非常剛強,唯一的理由是因為她要將我送到安全地帶去。媽媽在路上,一再地叮嚀我,有人非常恨我們,因此如果發現有壞人來了,可能來不及跑,可是我是小孩子,跑得飛快,一定要拚老命地逃走。媽媽也一再叫我找一棵樹,或者一塊大石頭,以便躲起來,讓壞人看不到。

就在逃亡的第二天,壞人來了,媽媽叫我趕快逃,她自己反而不走,我找到了一棵大樹,躲在樹後面,可是我看到了那些壞人殺人的整個過程。媽媽當然也死了,這批士兵沒有留一個人,不像上次,上次他們只殺男人,這次沒有一個人能逃過。

士兵走了以後,我才回去看我的媽媽。看到媽媽死了,我大哭了起來,因為天快暗了,我怎麼辦?我只有八歲!虧得還有一個大哥哥也活著,我猜他大概有十幾歲,是個又高又壯的年輕人,剛才他一定也躲了起來,他看我好可憐,來拉我走,他說我們一定要趕快走,找到另一個逃亡的團體,人不能落了單。

我和這位大哥哥相依為命,也找到了一批逃亡的人,好幾次有救濟團體給我們東西吃,雖然很少,可是都虧得這位大哥哥,替我弄到食物吃,如果不是他的話,我早就餓死了,因為小孩子是很難拿到食物的。由於我們都大半處於饑餓狀態,我們都越來越瘦,這位大哥哥也不是壯漢了。有一天,他說他要去一條河邊喝水,我告訴他最好忍一下,因為河裡都有過死屍,他說他渴得吃不消,一定要去冒一下險。

當天大哥哥就大吐特吐起來,而且虛弱得走不動了。

他要休息,然後勸我不要管他,和其他大人一起繼續得逃亡。

這次我堅決不肯,決定陪他,他到後來連跟我吵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偷偷地摸了他的額頭,發現他額頭好燙。

大哥哥昏睡以後,我也睡著了。等我醒過來,我知道他已永遠的離開了我。

我和大哥哥說了再見以後,走回了大路,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從此沒有看到流亡的難民,我只有一片麵包,二天內,我只吃了這一片麵包,我己越來越走不動了。

就在這時候,我發現一隻大老鷹在跟著我,它原來在天上飛,後來發現我越走越慢,索性飛到了地面,我走它也走,我停它也停。雖然沒有見到任何逃亡潮,卻看到了一部吉普車開過來,我高興極了,以為他們會救我一命,可是吉普車沒有停,我心裡難過到了極點。

吉普車開過去以後,忽然停了下來,車上有人走下來,我的希望又來了。

可是那位先生並沒有來救我,他拿起一架配有望遠鏡頭的照相機對著我拍照,當時那位大老鷹站在我附近。照完以後,吉普車又走了。

我這才想起這位先生一定是一位記者,他要趕回去,使全世界報紙都會登出這一照片,老鷹在等著小孩過世。明天早上,你們在吃豐盛早飯的時候,就會在報紙上看到我的照片,我不是很希望能上報嗎?這次果真如了願。

你們看到的是一個瘦得皮包骨的小孩,已經不能動了。

可是我過去曾是個快樂、漂亮而又強壯的小女孩,我曾經也有父母親隨時陪在我的身旁,使老鷹不敢接近我。

我曾經全身充滿了精力,每天在河裡游泳。

現在,我只有一個願望,在老鷹來啄吃我的時候,我已不會感到疼痛……

***************************
這張照片是凱文·卡特拍攝的作品,贏得九四年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

那是一個蘇丹女童,即將餓斃跪倒在地,而兀鷹正在女孩後方不遠處,虎視眈眈,等候獵食女孩的畫面。

這張震撼世人的照片,引來諸多批判與質疑。當人們紛紛打聽小女孩的下落,遺憾的是,卡特也不知道。他以新聞專業者的角色,按下快門,然後,趕走兀鷹,看著小女孩離去。

在卡特獲頒這一生最高榮譽的兩個月之後,自殺身亡。道德良心上的譴責,可能是卡特結束生命的原因之一吧?

在我們周遭,正有無數這樣的圖像在形成、在發生,你我是否也僅止於按下人生鏡頭的快門?

網友的帖子:

1、這個照片跟文章其實流傳很久了,再放上來,看、讀一遍,心裡還是難過很久……

提醒自己要惜福,也多珍惜身邊的人才是……

2、為什麼當時凱文·卡特沒把小孩帶走,為什麼讓她繼續在原地受苦?這樣的問號一定在多人的心裡打轉。

3、對攝影人來說,這樣的畫面是永遠的負擔,就算當時按下快門沒發表,但往後看到圖片時,心理上還是會承受著那莫名的壓力。

4、在大陸,記者不允許按下快門,拍攝下那些太多太多的駭人聽聞的罪惡,如果允許拍攝和刊登的話,張張圖片都可以獲得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

來源:人民報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