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線就飆出9分,這愛情爽劇真刺激

香港愛情故事

TVB日漸式微,已是不爭的事實。

就拿今年推出的港劇來說——

《木棘證人》《反黑路人甲》《盲俠大律師2020》《使徒行者3》等。

每部都反響平平。

 

製作都算精緻,演員也很紮實,但看來看去,基本上都是那老一套,缺乏新意。

反觀新近崛起的Viu TV,佳劇頻出。

口碑上完全壓過了這個香港老牌電視台。

好在,年末終於迎來一部高口碑好劇,為TVB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目前追的這幾集,魚叔看得津津有味,煥然一新。

今天,就來向大家安利——

《香港愛情故事》

 

看這海報,看這劇名。

很難想到,這是一部出自TVB的作品。

小成本,輕卡司,小品式短劇。

一反TVB慣常的刑偵、律政、金融等精英題材,而是聚焦於普通人的情感和生活。

前期關注度不高,但開播後,反響熱烈,好評如潮。

 

一眾劇迷紛紛感概,接了地氣的TVB——

還是香的!

豆瓣開分高達9分,目前漸漸穩定在8.8

 

本劇的主演,基本上都是新生代。

之前多在其他劇中飾演配角的羅天宇、龔嘉欣,分別出演本劇男女主角。

 

配角中還有不少老熟臉。

名字可能不熟,但一看那張臉,絕對認識。

比如,龔慈恩

曾在台版《雪山飛狐》一人分飾程靈素和冰雪兒兩個角色,而走紅。

又在張衛健版的《西遊記》裡飾演觀世音,被譽為「最美觀世音」。

 

再比如,白彪

號稱「郭靖專業戶」。

76版《射鵰英雄傳》,76版《神鵰俠侶》,95版《神鵰俠侶》裡的郭靖都是他。

 

雖無一線巨星,但都是在演藝圈摸爬滾打了很長時間的實力派。

導演則是今年才開始負責TVB電視劇製作的林肯。

《香港愛情故事》也是他監製的第一部作品。

足夠大膽,足夠犀利,也足夠充滿新意。

 

「香港是全球房價最高的城市。」

故事一開篇,伴隨著誇張的全景鏡頭,畫外音的這第一句話便如同當頭棒喝。

事實也的確如此。

根據2020年的最新數據,香港住房的平均價格已經來到了恐怖的「每平方英尺1987美元」。

 

將世界上的其他城市遠遠甩在了身後。

 

開宗明義。

人口飽和、土地有限、房價極高的香港,就像是理想愛情的墳墓。

第一集開頭,就是一場重口味的愛情動作戲。

男主角陳子朗(羅天宇飾)和女主角邱凱琪(龔嘉欣飾)供職於同一家公司。

兩人已經整整談了七年之久的戀愛。

紀念日的這天,他們準備到酒店開房慶祝。

 

沒成想,預定的酒店被無故取消。

兩人遂跑了十幾家店,但都已經沒有剩餘房間。

 

排隊等待的話,則要足足等上3個小時。

最後還是通過「黃牛」才成功開到房。

500塊港幣,只有30分鐘。

 

乾柴烈火,一觸即燃。

畢竟是紀念日,為了增添情趣,兩人甚至玩起了Cosplay。

 

但又徒生意外,時間全都浪費在了解內衣上。

還沒進入正題,30分鐘的期限就到了。

 

事沒辦成,心情自然是受到影響。

失落的兩人也懶得嘗試其他活動,只好悻悻地坐公交回家。

子朗有點心不甘。

本來他想趁著這特殊的日子向凱琪求婚。

謀劃好久的他,倒也不想再打退堂鼓。

竟在公交上求起了婚。

 

子朗句句誠懇,字字用心。

弄得一整車乘客都被這浪漫的氣氛打動了。

在旁人的祝福之下,同樣真心愛著男友的凱琪欣然接受。

兩人終於修成正果。

 

有情人終成眷屬,步入婚姻殿堂,往往就是一般愛情故事的終點。

但本劇中行駛起來時而平穩,時而搖晃的公交作為背景板,已經預示了一切。

 

子朗在求婚中承諾,要有一個「抱在一起一覺睡到大天亮的家」。

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卻難上加難。

 

隨後,想儘快成立自己小家的二人,開始了到處看房的日子。

在中介的帶領下,他們實地考察了一間。

這間房樓層高,空間小,環境差,設施舊。

 

實在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但在中介的嘴裡,這樣的破屋卻是「香餑餑」。

最大的賣點,竟然是破爛不堪的獨立廚衛。

 

寸土寸金的香港,買個好一點的房子都是極大的奢望。

這也是為什麼相戀了七年的兩人想恩愛卻還要到酒店開房。

兩個家庭也都是處於「蝸居」的狀態。

子朗家一家五口。

除了二妹不在家住,其他人都擠在區區「彈丸之地」。

小妹的「房間」不過櫥櫃大小。

 

而當一家人鋪張桌子吃個飯,整個客廳就基本上沒了能再下腳的地方。

 

而另一邊的凱琪家更糟。

已年近30歲,至今還得和20歲的弟弟共享一個房間。

名為《香港愛情故事》,實際上應該叫做「香港蝸居故事」

在極度被壓縮的生存空間面前,愛情只能淪為配角。

不光是子朗和凱琪,本劇中其他人物的故事也都是圍繞房子而展開。

現代高壓生活之下,若是沒有足夠的個人空間,各式各樣的摩擦與衝突在所難免。

子朗求婚成功後,正好是陳母(龔慈恩飾)的生日。

雙喜臨門之際,陳母卻在生日會上宣布要送給自己一個重要的生日禮物:

離婚。

 

下定決心的陳母,絕不是因為一時的心情不佳才說出這樣的話——

「你們覺不覺得這裡很擠,擠得喘不過氣來。」

 

對於做了三十多年家庭主婦的她來說,做出這樣的決定需要莫大的勇氣。

因為這意味著,她要搬出去住。

對此,陳父(白彪飾)表示不能理解。

自己不煙不酒,沒有不良嗜好,沒有出軌鬼混,小毛病是有,但原則性錯誤從沒犯過。

 

陳父一面振振有詞,一面不願簽離婚協議:

大家都是將就著過下去,為什麼你偏偏就是不可以?

申請公屋時的公務員問起陳母的申請理由時也充滿訝異。

「酗酒、家暴、賭博、嫖娼都沒有,那為什麼離婚?」

 

就連諮詢律師都是說:

「不開心就離,開心就又再一起,要不要再想想。」

 

勸和不勸分,是大部分旁觀者的心態。

但其中的酸楚只有自己清楚。

陳父覺得自己養家餬口這麼多年,現在退休了,就應該享清福:

「做女人當然應該千依百順。」

 

完全一副大男子主義的作風。

稍有不合他意的舉動,就是一頓冷嘲熱諷。

 

陳母所面對的,是長久以來的語言暴力。

所處於的,是長期的被壓抑、被忽視、被貶低狀態。

而「蝸居」給人所帶來的強烈壓迫感、桎梏感,又在無形之中加劇了這種身分的缺失。

打掃衛生時稍不注意擋住了電視,就被陳父大聲呵斥。

 

煩惱於陳父的呼嚕聲,卻也沒別的房間可以去睡。

 

在極為有限的空間之下,對方的口臭、狐臭、屁臭都被無限放大。

 

陳母要求離婚,就是要獲得一份自由的空間。

而在這種環境下,子朗的兩個妹妹也受到了不同的影響,繼而產生不同的愛情觀。

二妹選擇「出走」。

因為不滿於家裡壓抑的氛圍,早早便離家追求獨立。

男伴如浮雲,走了一個又一個,不去考慮建立任何的親密關係。

 

在她看來,工作比感情重要,自我實現比愛人重要。

不靠任何人,自己養自己。

 

小妹則沉溺於「偽裝」。

遇到煩心事,便戴上耳機進入自己的世界。

醉心於在社交媒體上維護表面的美好。

 

有些虛榮,有些拜金。

甚至還被更會偽裝的男友反將一軍。

 

誤以為男友家庭條件優越,最後卻發現對方並非住在高檔小區。

內心的崩潰,無以言表。

 

「眼看她樓塌了」

另一邊,凱琪家也發生了變故。

她母親剛過世沒多久,凱琪父便給她找了一個差不多年齡的「後媽」。

 

還帶來了一個年紀很小的弟弟。

使得本就需要共享的房間「雪上加霜」。

為此,凱琪幾乎和父親決裂。

離家出走的她沒有別的去處,只好來到子朗家暫住。

 

孩子忙著結婚,父母則忙著離婚。

在香港,離婚需要有一年的分居期。

而公屋的申請需要一定時間,所以陳母也暫時還未搬出去。

就這樣,感情糾葛的兩代人不得不在方寸之地一起生活。

究竟,仍沒房子的子朗和凱琪能否順利完婚?

陳母能否得償所願,完成離婚獨立生活?

二妹小妹又能否找到真正的情感寄託之人?

這部劇絕對值得繼續追下去。

 

眾所周知,叫「XX愛情故事」劇的有好幾部。

最經典的《東京愛情故事》,是真正專注於「愛情」二字。

講的是愛情的細膩與敏感,曲折與複雜。

 

《北京愛情故事》以愛情為名,其實聚焦的是年輕人的奮鬥與時代的變遷。

 

而《香港愛情故事》,道出的則是現代都市小人物的辛酸和無奈。

不管是哪一部,有一點是不變的:

我們總渴望獲得純粹的愛情,但現實中的愛情從來都不是。

 

在《香港愛情故事》裡,以子朗和凱琪為代表的年輕人不得不為物質生活發愁。

所謂「衣食住行」,「住」對於普通人來說是開銷最大的地方。

這對情侶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看房,只為找到性價比最高的一間。

連房產中介都被兩人弄得不耐煩。

 

預算不多卻還挑三揀四。

以至於,對著子朗脫口而出一句極為惡毒過分的話:

「你等到她收經你都買不到房。」

 

小情侶也真是沒轍,因為房價實在太太太太高了。

本劇的故事雖然發生在香港,所反映的問題卻適用於全國。

2020年,我國的住房租賃人數已經突破2億人。

事實便是如此:

大部分人,就是買不起房的。

 

另一方面,是以陳父陳母為代表的老一代香港人。

年輕的時候,或許還能拼盡力氣,博得一個屬於自己的歇腳之處。

但生活的瑣碎與雞毛,終將在無形中消耗所有關於愛的熱情與想像。

可怖的是,房子僅僅是開始。

為了維繫整個家庭。

要麼像陳父,早出晚歸,奮力工作。

要麼如陳母,事無巨細,辛苦拉扯。

他倆,或許曾經也是令人羨慕的一對。

和子朗和凱琪一樣,有憧憬,有嚮往,甚至有了房。

 

但在老年的時候,還是敗給了現實。

房子夠大嗎?

退休金有多少?

子女都安排妥當了嗎?

以房子為代表的物質生活,依然是我們逃離不掉的深淵。

最終,還是走上了離婚之路。

 

試問,早已被生活折磨的精疲力盡的我們,還有什麼留給愛呢?

這不僅僅是香港愛情故事,更是對重壓之下的現代人處境的精準描摹。

即使是誇張化的戲劇表現,但它離我們絕不遙遠。

央視曾經有一個街頭採訪。

穿著整齊的記者帶著得體的笑容詢問每一個過路人:

「你幸福嗎?」

 

魚叔認為現在這句話或許該改為:「你有房嗎?」

或者,「你房子夠大嗎?」

因為在當下這個社會,房子很大程度上已然成為幸福的前提條件。

 

別說是香港。

北上廣深哪一個大城市,房子不都已經成了最核心的競爭力?

有了房,似乎就有了「愛情」。

有了房,似乎就有了「幸福」。

按照這個理,那些沒有房的年輕人,到底該如何找到自己的愛情,自己的幸福呢?

或許這個所謂的幸福,需要我們重新定義。

每個人都會得到自己的詮釋。

但魚叔深知,這個尋覓的過程,一定會布滿了辛酸與苦楚。

 

來源:獨立魚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