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敬,原來這才是最火的「釣系男神」

釣魚

作者:指聽

真的很慚愧。

大概就在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我寫下了那篇「中年男人垂釣觀察」。

我當時對釣魚這項運動,還是獵奇中帶著一點不屑的。

儘管努力去理解爸爸輩的浪漫,但看到他們不吃不喝、打著吊瓶都要去河邊「過癮」的樣子,還是深深感到不解。

直到某天看見了南京的地鐵釣魚大軍。

在這個去往郊區釣場的必經之路上,大爺們扛著漁具,如猛虎出山般衝下電梯。

當時我的內心大為震撼,但也以為是中年人的生活過於乏善可陳。

畢竟,釣魚很難,大家都清楚。

正如那個人盡皆知的常識:釣魚吧的老哥們什麼都能釣上來,卻偏偏釣不到魚。

是我想錯了。

只需把目光稍微放遠一點,就發現世界上是真的有釣得比網魚還快的大神。

普通人釣魚是「一通操作猛如虎,收穫不到二兩五」;

大神們的漁獲,單位是論「百斤」的。

可能是受到了在公園欺負老頭的啟發,最近有不少人跑去專門的釣場欺負老闆。

仔細一看,好傢夥。

這哪兒是垂釣,你這是飯店進貨來了。

@曾暉(曾大盆)

「一天狂拉700斤大鯉魚」「4小時爆飛草魚120尾」……

普通的釣魚已經不能滿足他們了。

高手們輕飄飄來了又走,不驚動一片雲彩,卻帶走了滿滿幾筐大魚。

今夜,每一個釣場老闆,都註定要為他們失去的魚兒流淚。

@天元鄧剛

說到這,我們有必要介紹一下這種需要門票的人工釣場。

通常是私人承包水庫,然後定期在裡面放魚。

據說有些魚塘還會給活魚打電子標籤,「稀有品種」還有額外獎勵;

個人積分可以累計,每個月還有天梯排位——玩膩了動森的朋友們,從此有了新的娛樂項目。

如果用談戀愛來做比喻,野釣就像是校園時代的愛情;

需要反覆試探、旁敲側擊,直到表白的那一刻方才塵埃落定。

人工釣場則是相親——要求效率,目的性極強;

同樣的時間內,不把對方的條件問個底兒掉,都不算完成任務。

同樣的心態放在釣魚上,那就是到手的魚越多越好。

怎麼才能釣得多?

普通人看到這些「時速幾百尾」(是的,大神釣魚是論時速的)的數據,總覺得看到了奇迹。

然而正如賣油翁「唯手熟爾」的人生智慧,每一個看似簡單的技巧,都離不開釣友們走火入魔般的訓練。

比如臂力。

畢竟在分秒必爭的人工釣池中,你收桿的速度快一分,說不定就能再多釣一條魚。

@百誘戰隊

考慮到這個因素的話,那我覺得廚師是有先天優勢的;

日常的顛勺鍛鍊出了驚人的臂力,釣上的魚還能直接運到自家餐館進行加工,可謂是真·一條魚服務。

當然,先天的不足也可以靠後天來彌補。

這也就是為什麼每個釣魚愛好者都要在家裡備上一對啞鈴。

即使是不釣魚的時候,也不耽誤在旱地里練習收桿;

在家能釣起5瓶礦泉水,在釣場就能收穫一條令人心潮澎湃的大鰱魚。

@魚樂無限官方

再比如搓餌。

我原以為這項工作屬於慢工出細活,沒想到也已經成了熟練工種。

分餌、搓餌,把餌料分批掛在魚鉤上……

大叔們臉上面無表情,手上動作不停——就像《飛馳人生》里的沈騰一樣,統統練成肌肉記憶。

@魚樂無限官方

在經歷了以上兩項訓練的洗禮后,已經沒什麼操作能讓我震驚了。

看到有人坐在街邊一手魚竿一手抄網地練習「精準度」,也只是鼓鼓掌默念respect。

我算看明白了,釣魚已經被這些行家們玩成了極限運動;

以後誰要是再說什麼修身養性,什麼解壓——勸你一個字都別信。

這也就難怪南京大爺們能在大清早的地鐵站上演《奪命狂奔》;

辛辛苦苦練出的本事,當然要去實戰里驗證一下。

如今大多數私人釣場都提供「回魚」業務。

釣上來的魚如果不想帶走,可以賣回給老闆,只不過價格比市場價低很多。

之前還會顧慮「愛上釣魚后家裡頓頓吃魚」,現在大概已經沒了這個擔心。

至於——「魚被老闆回收了是不是還會放回塘里?那多釣幾次魚的嗓子還好嗎?

高手們不關心,高手們只想釣魚。

不過正如我們在開頭所說的那樣,真正的大神已經跳脫出了「輸贏」這個層次。

名次、金錢都是虛擬的。

他們只想讓釣場老闆們感受一下世界的參差。

有人甚至專門去那些一小時收費近千元的昂貴釣場:「不為釣魚也不為賺錢,就是想教老闆做人。」

我之前曾經聽說過一個悲傷的故事。

有野釣愛好者想去體驗人工魚池,結果連去三天一無所獲。

雖說門票只有100塊,但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最後偷偷背走了老闆一頭小牛。

結果沒走多遠就被發現了,只能在老闆的要求下,又吭哧吭哧地把牛背了回去。

折騰了三天,錢也花了不少。

最後魚也沒有、牛也沒有,只剩下僵硬的背肌和一顆破碎的心。

相比之下,如今這些釣魚高手可太囂張了。

只賺回門票錢都算虧,不把老闆嚇得表情管理失控,都不算一次成功的垂釣。

「唉,我的鯽魚!」@劉濤釣魚

還有那種口味清奇的,經常看上釣場自己養的什麼小羊崽啊,小香豬啊——

最後用老闆養的魚,換老闆養的小羊羔,還要呲出一口白牙得意地笑。

@天元鄧剛

我其實不太愛看他們釣魚,主要是沒有什麼懸念。

這項運動為什麼能燃起無數中年男人的熱情?就是那種未知感的刺激。

可你再反觀高手們,一揚手就是一條,不脫鉤也不斷線;

@釣魚渣渣慧

有時候還能一桿釣起兩條魚,令圍觀者嘆為觀止。

@曾暉(曾大盆)

評論區有網友不禁酸溜溜地表示:「這完全是流水線作業,沒勁!」

你同意,我同意,釣場老闆不同意。

老闆們覺得這事兒不僅有勁,而且還過於有勁了。

「你一分錢沒花,我還得搭進去300塊魚錢。」

「這是幹啥啊?表演小品《不差錢》嗎?」

在釣魚這件事上,每個釣場老闆都有獨特的個性。

然而在面對大神時,他們感受到的心靈震顫卻是一致的。

下面這位光頭大哥,一開始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語氣洒脫中帶著不屑,充分展現出了主場作戰的自信。

沒關係,生活將教會你什麼叫做謙卑。

如果生活沒有,那就讓魚來代勞。

拎起魚護的瞬間,老闆的動作和大腦同時陷入了停滯;

面對著眼前沉甸甸的損失,轉身離開——成為那一刻他面對命運時僅存的倔強。

@路亞大本營楊國棟

並不是所有的老闆,都能坦然面對失敗。

這需要契約意識、情緒控制,和深厚的涵養。

一開始表現得越是淡定,越是信心滿滿;

@李夢瑤釣魚

當損失突然來臨時,就越難維持住表面的體面。

「說好的讓我多釣一會呢?」

也有人在焦灼中失去了耐心。

被迫放棄了對契約精神的堅持,腦子裡只剩下對面魚簍中那迅速增加的魚。

甚至搬出了我應對地鐵口的健身房推銷員的套路:

「對不起對不起,我趕時間要先走。」

@葛斌 壹路亞

直到一敗塗地的局面已經無法挽回,他幾乎喪失了理智。

甚至從地上抓起泥巴,試圖用「把水攪渾」的方式制止這個局面——

恕我直言,就連馮美麗那五年級的表弟都已經不玩這一套了。

可儘管老闆們沒有職業素養、姿態難看;

我還是忍不住對他們產生了一絲不忍。

或許正是這種努力耍賴的樣子,讓我想起了同樣百折不撓的遼北第一狠人彪哥。

誰還記得彪哥人生中最大的跟頭,也是栽在釣魚上。

當年讓他和鄉親們積蓄被騙得一乾二淨的那個項目,正是一個垂釣園。

好在是被騙了。

否則以彪哥這不夠用的腦子仗義的性子,怕不是照樣賠得血本無歸,而且連打官司都要不回來。

如今,這場漫長的博弈仍在繼續。

一方面,是釣魚愛好者們的水平在日益精進。

信奉「工具決定論」的釣友往往是在技巧上陷入了瓶頸;

於是他們開始增加釣竿的數量,試圖用更有威力的武器實現自我的突破。

@戶外老曹

也有人堅持,苦練才是人類觸碰極限的良方;

要想在所有的釣場都成為王者,只能利用一切可能的條件和機會,練習再練習。

@我們是長安兄弟

但釣場老闆們也沒有完全投降。

或者說,他們只是被突然的攻擊打了個措手不及。

當短暫的迷茫過去,就迅速認清了自己的處境。

而在接下來的這場戰役中,勝利只能屬於老闆們。

被女釣手賺走幾千塊,立刻把河邊的「女生免費」改成「女生半價」;

遇到釣魚高手,就單方面把他拉進「黑名單」。

又或者「普通人釣魚100塊,高手釣魚200塊」 。

老闆們怎麼會輸呢?這明明是他們的地盤,他們才是規則的制定者。

說到底,這種釣法本身就是一場博弈。

釣魚的拚命想多釣,魚塘老闆們拚命想攪合。

就算不搞這些明面上的鬼主意,暗中的手腳也一點不少。

比如釣魚論壇里就經常有人抱怨,某個釣場在魚塘中間挖大坑,又不允許用長桿,結果 魚都躲在坑裡一個都不出來。

又或者有些地方規定不能使用飛鉛釣法、不能喂更容易讓魚上鉤的紅蟲餌料——

反正總有一千種方法讓高手變菜鳥。

喜歡釣魚沒問題,看老闆在鏡頭前惱羞成怒更是無傷大雅。

但真指望能靠這種方式賺到什麼好處,普通人還是做做夢就得了。

說不定,就連這些老闆吃癟的劇情,都是事先編排好的。

但這也沒什麼。

到最後,釣魚大神獲得了流量,釣場老闆獲得了客流量;

網友也在獵奇和嘆為觀止的目光中,獲得了無邊的快樂。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來。

本文轉載自  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