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沙龍:這幫子下三濫

岳不群

1

這兩天翻看《六神磊磊說金庸》,想到了華山派,隨便說幾句。

01

在《笑傲江湖》裡,華山派弟子是最讓人奇怪的一群人。很多讀者覺得他們面目糢糊,其實不是糢糊,而是詭異。

最詭異的就是他們對大師兄令狐沖的態度。

小說一開始的時候,這幫弟子在衡山小茶館裡聊天,說來說去,話題都圍繞著不在場的 「大師哥」。大師哥這樣,大師哥那樣。大師哥的每段軼事都能引起大家的歡笑,似乎令狐沖是大家真心喜歡愛戴的大師哥。

這個時候,他們確實也關心令狐沖。令狐沖為了救儀琳受傷,師弟不僅 「奔進廟來」,還要喜道:「大師哥,你身子安好,聽到你受了重傷,大夥兒可真擔心得緊。」

這個時候,令狐沖在這個小團體裡非常得人心,威望非常高。

可是後來情況一下就變了。

華山派在藥王廟全軍覆沒,大家都成了俎上之肉。最後令狐沖大發神威,擊退了來犯之敵,大家才逃出生天。這幫弟子也知道:「幸虧大師哥擊敗了這批惡徒,否則委實不堪設想。」 按理說,這個時候大師哥應該更得人心,威望應該高到了天邊。

可是沒有。大家居然集體不搭理大師哥了。

令狐沖趴在地上起不來,這次再沒有人 「擔心得緊」 了,大家忙著生火做飯、換幹淨衣服,只有一個五師弟高根明 「見令狐沖兀自躺在泥濘之中,過去將他扶起」。大家都 「從行李中取出幹衣,換了身上濕衣」,可是誰也沒想到給大師兄換一換,令狐沖始終一身泥濘。一直到了洛陽,要見客人了,大家才想起來原來令狐沖也該換身幹淨衣服。

為甚麼呢?無非是師父不喜歡大師哥了,要鬥爭大師哥了,所以大家趕緊和大師哥劃清界限。

不光大師哥令狐沖一夜之間被唾棄,就連三師哥梁發黑衣人一刀被砍掉腦袋,屍橫當場,大家轉眼也都忘了。一聽說要去福建 teambuilding,華山弟子無不興高採烈。只有令狐沖一個人看不下去,「眼見眾師弟、師妹個個笑逐顏開,將梁發慘死一事丟到了九霄雲外,更是不愉」。

華山派剛出場的時候,給人的感覺生是動活潑、團結緊張,一個和諧友愛的大家庭。其實這完全是假象。在這個團體裡,真的是誰也不在乎誰。師父高看誰,大家就忙著和他團結友愛,傳頌他的生活軼事,師父要鬥爭誰,大家就忙著和他劃清界限,窺探監視。

最後岳不群把令狐沖開出門牆,側身向眾弟子道:「這人是你們的死敵,哪一個對他再有昔日的同門之情,那便自絕於正教門下。大家聽到了沒有?」

華山弟子連一個求情的都沒有,一個猶豫的都沒有,立場都很堅定,齊聲應道:「是!」

02

這當然跟岳不群有關。

岳不群是個道德家,不光正邪分明,而且對私生活的道德也非常重視。

令狐沖救儀琳的時候受傷,被送到了妓院躲避。他後來向岳不群解釋,說自己並沒有真的有淫邪之行。岳不群甚麼反應呢?

他森然道:「倘若你真在妓院中宿娼,我早已取下你項上人頭,焉能容你活到今日?」

弟子宿娼當然不好,作為掌門人肯定應該懲罰。但這畢竟不是十惡不赦的大罪,或責打或面壁,最多開除,何至於就取下項上人頭?可是岳不群的道德感就是這麼強。

按理說岳不群要求如此嚴格,弟子們就算對同門冷酷一點,但總該都是潔身自好的小楷糢吧?可事實證明並非如此。

我們可以看看藍鳳凰出場的這一段。她為了給令狐沖療傷,到華山派的船艙裡去過一次。她這一去,華山弟子那股下三濫勁兒就暴露出來了。

只見藍鳳凰到令狐沖牀前,低聲叫道:「令狐公子,令狐公子!」 結果,「她這兩聲一叫,一眾男弟子倒有一大半面紅過耳,全身微顫。」 當然,人家叫的是溫柔的一點,是回腸蕩氣了一點,但何至於就面紅過耳,全身還要微顫?

後來,藍鳳凰她們要用水蛭吸血,就卷起衣袖,露出雪白的手臂,跟著又卷起褲管,直至膝蓋以上。華山派一眾男弟子又是 「無不看得目瞪口獃,怦怦心跳」。

岳不群見大事不好,忙命眾弟子退出艙外。

岳不群命眾弟子和令狐沖劃清界限的時候,大家的回答斬釘截鐵、不打折扣,雷霆般的:「是!」 可這次岳不群命他們退出艙外,不要看花姑娘雪白的手臂小腿,他們的反應就不一樣了。非禮勿視也顧不得了,師父的嚴令也顧不得了。除了兩個歲數最大,身體條件不允許的弟子勞德諾和施戴子以外,其餘男弟子 「或獃立不動,或退了幾步,又再走回。」

這才是個手臂和小腿啊,要是把這幫男弟子扔到群玉院,岳不群估計挨著牀去叫都叫不起來。

03

在《笑傲江湖》裡,有一個門派和華山派弟子形成了鮮明對照,那就是恆山派。

恆山派戒律規矩也很嚴,儀琳偷個西瓜給令狐沖吃,都要天人交戰大半天。但是恆山派的規矩裡有一條是華山派沒有的,那就是仁愛。

當初劉正風金盆洗手,被揭發出來和魔教長老來往,費彬讓大家站隊表態。恆山定逸師太也站在了正派一邊,表示與劉正風為敵。可是真當費彬開始動手殺劉正風兒子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表態,只有定逸師太大怒,呼的一掌,向狄修擊了過去,罵道:「禽獸!」

這就是任何正邪之分也不能壓制泯滅的仁愛之心。

有了這份仁愛之心做支撐、做底線,一切的戒律規則才有意義。這種精神貫穿在整個恆山派的氛圍裡,所以它內部是最團結最友愛的。

但是仁愛並不是軟弱,相反它是真正的剛強。

本來在五岳劍派裡對正邪之分看得最淡的,除了衡山派可能就是恆山派了。定逸師太就發過牢騷:「哼,正教中人,就一定比魔教好些嗎?」 態度看上去並不是很堅定。可是當後來風雲突變,形勢逆轉,五岳劍派一旦覆滅,大家被帶到朝陽峰上參見魔教任我行。當年立場如此堅定的各門派弟子都認清形勢,乖乖束手,反而恆山派女尼們顯得最堅決。鮑大楚讓她們給任我行下跪,她們朗然說:「要殺便殺,恆山弟子,不拜凡人!」

當年那些急吼吼地和大師兄劃清界限的華山弟子們,可有哪個敢在朝陽峰上說一句:要殺便殺,華山弟子,不拜凡人!

不會的,不會的。

看到藥王廟那一段的時候,就知道不會的。

來源:財新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