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智囊也在暗算習?

習近平

文:王赫

10月12日,中共印發《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又一次顛覆了人的常識。因為,這一條例竟是由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批准的。

中共自己也說,中央委員會是黨的最高領導機關(在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閉會期間,而黨代會五年才開一次),中央政治局由它選舉產生。現在居然由中央政治局給中央委員會定規矩,這不是上下顛倒了嗎?更可笑的是,「本條例由中央辦公廳負責解釋」,中央辦公廳又算是個什麼東西?一個辦事機構而已。

形象地說,習當局的做法就是:「媽媽」生了個「兒子」,「兒子」反過來「規定」「媽媽」要怎樣怎樣做,而這個「規定」又由「兒子」的一個跑腿來「負責解釋」(具體執行更是全由這個跑腿的來搞)。哪裡還有什麼倫理?(二戰以來,世界上許多國家出台《政黨法》,明確了政治倫理和政黨倫理。)

當然,中共自來到世界上,實際上就沒講過什麼倫理,完全是無法無天。它之所以能夠竊國,就是因為它「夠狠」,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罔顧任何常識,無所不用其極。

但是,中共執掌政權也不是一年、二年,而是長達70年了,正常情況下也應該有所「理性化」;即使本性不改,至少也應該知道遮醜、掩飾、粉飾了,事實上中共在這方面也是下了大功夫的,比如也有了「橡皮圖章」(人大、政協)、「花瓶」(所謂「8個民主黨派」)等等。

那為什麼這次推出《條例》,竟如此不堪呢?(筆者在此自我檢討:原本以為這個《條例》會提交五中全會討論通過,不料竟又一次誤判。)

這也不能全歸罪於習近平。第一,黨歷來如此,習也是有樣學樣。在黨文化的框框裡,這屬於黨的「優良傳統」,習斷無改弦易轍之必要。第二,形勢逼人,習要自保,自然不怕吃相難看。習在黨內,已是眾矢之的,習要坐穩位置,就必須要控制中央委員會;而在中央委員會,習現在可能已是少數派,因此,習就要千方百計去控制多數中央委員。所以,習在五中全會前夕,推出這個《條例》,是煞費苦心的。(詳見本系列之五:「從赫魯曉夫下台再談習近平推新《條例》」)

既然習近平現在處境艱難、做法拙劣,那他的智囊們,究竟在幹什麼呢?是替主分憂還是也在「低級紅高級黑」?是直面現實、逆耳忠言還是揣摩上意,奉承敷衍?

應該說,習的智囊們中也有清醒者。例如,去年年末,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林蔚教授透露,一名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高層幕僚對他說,中共內部已經清楚地知道,「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我們進了死胡同。我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這裡處處是雷,踏錯一步就可能會粉身碎骨」。

但是,中共的體制使習的智囊們難以發揮應有的作用。

其一,習的智囊們是中共體制的一個部分。作為特權階級,中共的官員階層尤其是高幹群體,是相對封閉的,是體內循環、自我膨脹的。習近平雖對美國的「旋轉門」制度(政府官員、智庫和大學的學者以及商界名流們之間的相互流動)表示過羨慕,但也無意也無力推行此制度。由此,決定了有真知灼見、無身分背景的人,是難以進入習的智囊圈的。

其二,中共歷來講究的是「屁股決定腦袋」,「劣幣驅逐良幣」是中共體制運行的必然結果,由此,「中共黨魁身邊的那些所謂『文膽』、『智囊』人物,都是政黨化和政治化的馴服工具、完全失去了自己主見與人格,彰顯出自身的卑瑣與無恥。」這話雖說得極端了些,但實情大抵如此。

近日一篇題為「習近平的文膽們最近怎麼了」網文熱傳,其中舉了兩個事例。第一個例子,川普武漢肺炎確診,隔日習近平發去電函:「我和夫人彭麗媛向你和你夫人表示慰問,祝你們早日康復。」「夫人」一詞是敬語,用在這裡不適合。電函短短26字,文字品質顯然不佳。第二個例子,9月上旬,習近平在全國抗疫表彰大會上的講話,竟引用了一句香港「反送中”運動中鼓舞抗爭者的名句,「世上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稱讚大陸年輕人在抗疫期間的表現。該文最後發問:「近來習近平重要文稿的文膽,屢屢製造驚奇,一葉知秋,讓人不禁好奇其他智囊、智庫又是如何呢?」

香港《動向》雜誌2014年3月號,刊發了一篇文章,題目是「無恥的『文膽』猥瑣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慘了習近平」。不過,換個角度來講,不論智囊水平如何、表現如何,習近平擺在檯面上的行為還得自我負責,畢竟習是拍板者,他得負決斷責任;退一步講,即使習的智囊們大有問題,這不也說明習的用人不察、識人不明嗎?

當然,反過來講,習在迷失的時候,如果有智囊正面提醒或敲打下,許多明顯的低級錯誤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筆者這麼說,智囊們可能也會不服氣:如果「正面提醒或敲打」沒有風險,我們當然樂意去做;但是,我們既沒有當第二個陳伯達的野心(王滬寧已坐穩了這個位置),也不想當第二個田家英(毛澤東的祕書,對毛忠心耿耿,但不會「見機而作」,終被見棄,44歲時自絕),當智囊也只是工作而已,你難道也要我們把命都搭上嗎?!

正反兩方面結合起來,習和他的智囊們,到底是誰害慘了誰,還真是一筆糊塗帳。

但是,歷史會給他們一個答案:只要還在「保黨」的框框裡打轉,習和他的智囊們,只能是相互相害。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