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可馨遺體已火化,其父:「 把事情查得水落石出,我心裡的結才會放下來」

文:蘇杰德 /胥大偉

「 作為父母,我們不能再讓她在那個地方(指殯儀館)待那麼長時間了。」6月17日下午,江蘇常州墜亡小學生繆可馨的父親告訴記者,繆可馨的遺體已經在金壇殯儀館火化,此時距離她墜樓已經過去了13天。

跳樓事件發生於6月4日,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河濱小學五年級女生繆可馨上完語文課後,翻越四層欄杆墜樓身亡。事後,家長將語文課上的作文修改情況拍照發佈到網上,懷疑語文老師袁某教學方式不當與女兒跳樓有直接關係。繆父稱,事發當天的作文課上一定發生了什麼,才導致原本開朗活潑的女兒走向極端。

當地聯合調查組一周後發佈公告稱,調查走訪班級學生45名、學校老師3名,未發現當天課堂中存在辱罵、毆打學生情況。公安部門通過現場勘查、查看監控錄像和走訪調查等工作,排除他殺。

繆可馨父母對調查組的結論並不認同,「 我們不能接受,通告的是結果。但對於墜樓的原因,並沒有給我們合理解釋。」憤怒的家長通過社交平台不斷提出質疑。

事件發酵後,不斷有學生舉報涉事的袁老師此前就有打罵和體罰學生的前科。常州市金壇區教育局副局長潘建華回應稱,對於該老師以前是否存在暴力,以及違規辦輔導班、強迫學生報班等問題,「 我們也沒有掌握線索和證據,目前正在調查當中。如果說調查屬實,依據師德師風的有關要求,我們會給出一個明確的態度。」

遺體火化結束後,繆可馨的父親告訴記者,女兒去世的十幾天來,家人一直非常難過,家裡已經「 亂了套」。 「 特別是孩子奶奶,這幾天身體狀況特別差,連續打了幾天鹽水。」

繆先生表示,金壇區公安機關及河濱小學已經承諾會繼續案件調查,也會在處理涉事教師袁某的問題上給個說法。雖然目前的初步調查結論不能讓家人信服,孩子墜樓的原因也未找到,但他願意繼續配合案件偵查。

「 考慮到相關部門繼續調查的承諾和家人現在的心理狀態,我們認為要讓孩子早日入土為安。」繆先生說,他會繼續尋找女兒墜樓的真相,「 我會在微博上更新案件情況,也希望獲得更多人士的幫助。」

女孩爬上1.1米高圍欄後墜樓

據河濱小學李校長介紹,袁某是繆可馨的班主任及語文老師。事發的6月4日下午,繆可馨所在班級第二、三節課為語文作文課連堂,教學內容為修改讀後感。讀後感是袁某在一星期前佈置的,因此作文課上,袁某讓學生們自行修改。

在事後向聯合調查組提供的情況說明中,袁某表示繆可馨寫的讀後感是關於《三打白骨精》的,自己曾單獨為繆可馨批閱這篇作文。當時,她給出的建議是「 要圍繞觀點,寫一個具體的事例」,並在繆可馨的作文本上寫下了「 傳遞正能量」五個字。

後來,繆可馨對作文進行了修改,添加了一段同學間相互欺騙的事例。大意是,一個同學看中了另一個同學的筆,因此不擇手段地獲取。

此後,袁某要求繆可馨以「 孫悟空打白骨精時堅持不懈的精神」為角度重寫一篇。但在繆可馨家長展示的女兒作文本截圖上,未有這篇重寫後的作文。

繆可馨的作文《三打白骨精》讀後感,上面滿是修改痕跡

據李校長介紹,兩節作文課下課後,袁某讓孩子們上廁所,自己留在教室內批改作業。繆可馨在此時走出了位於四樓的教室,來到了圍欄附近。

「 學校四層的圍欄有1.1米高,繆可馨身高1.4米。她當時不能直接翻越過去,而是慢慢爬上去的。」李校長說,負責調查此事的公安機關工作人員曾對他表示,繆可馨爬上護欄的過程中,曾有兩名學生注意到了她的行為,還詢問她想幹什麼,但繆可馨沒有說話。 「 孩子們都太小了,沒有防範危險的意識,就懵懵懂懂地走掉了。」李校長說,這一點後來也告訴了繆可馨的家長,他們對兩個孩子的行為表示理解和原諒。

調查組稱當日不存在打罵行為

女孩父親表示質疑

6月16日上午,金壇區區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邢衛東告訴記者,事件發生後,金壇區成立了由區政府辦、區教育局、區公安局及河濱小學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對校內的3名老師、45名學生及6名學生家長進行了全面調查取證,形成書面材料115頁、電話詢問記錄21份、現場勘查記錄一份、屍體檢查記錄一份、學校的視頻錄像三段。

從這些材料中,警方形成了初步結論:第一,排除了他殺可能;第二,事發現場,教師袁某不存在對繆可馨的打罵行為;第三,繆可馨作文中的批改痕跡是孩子自己做的。

6月12日,繆可馨的家長在微博上公開了此事,引起廣泛關注。 6月15日晚,繆可馨的父親表示,女兒離世可能與作文受到袁某批評有關。他還懷疑袁某批評女兒後還對其進行了侮辱,甚至打罵。

6月12日,繆先生在微博貼出了一張與友人的聊天截圖。這名友人表示,「 我朋友聽到的是孩子家長說是語文老師讓她(繆可馨)作文重寫,好幾個小朋友都要叫重寫的,老師打了她(繆可馨)一巴掌的,下了課就跳下去了。」繆先生因此認為袁某行為失當,並導致女兒自殺。

在繆先生的印象裡,女兒是個很機靈的孩子,「 不可能無緣無故去做(跳樓)這麼傻的事」。而且女兒平時膽子很小,沒勇氣站到四層的欄杆旁。

繆先生還提到,河濱小學是在事發後半小時左右通知家長的。這半小時內,雖然校方一直在聯繫110、120,對孩子進行搶救,但在通知家長的時間上具有滯後性,因此存在失職。

涉事老師承認去年曾打女孩耳光

據李校長介紹,1993年,涉事老師袁某畢業於一家中等師範學校,此後一直從事教育工作。此前,袁某曾在農村的三個學校教書,於2003年8月入職河濱小學。

李校長稱,袁某業務能力很強,經常代表學校參加教研活動比賽,還被評為常州市學科帶頭人。此外,自李校長2010年調到河濱小學起,從未接到過學生、家長對袁某的舉報,在家長對老師的滿意度調查中,也未發現袁某存在問題。 「 她還獲得過常州市十佳輔導員稱號,總地來說非常優秀。」

李校長還說,事發後第二天是周五,校方曾向袁某表示不用來學校,可以在家休息。但袁某認為自己沒有過失,堅持照常上課。

事發後,繆可馨的家長表示,袁某「 第二天當做沒事發生的態度」給他們帶來了很大傷害。繆先生說,去年10月,繆可馨就曾告訴家人,自己在課上被袁某扇過巴掌,「 感到很傷心」。

對此,袁某在情況說明里寫道:「 那一段時間,繆繆學習態度馬虎,成績下滑。有一次批改習題時,發現繆可馨漏做,一時心急,就打了孩子一個耳光。」

李校長告訴新京報記者,事發時校方並不知情,是繆可馨墜樓後孩子父母提起此事,袁某才承認的。

此外,繆先生告訴記者,袁某曾建議班內學生參加她開辦的課外補習班,還收過家長送上的紅包。邢衛東對此表示,聯合調查組調查後發現,袁某確實在2019年暑假開辦過作文補習班,也接受過繆可馨家長的500元紅包。針對此事,紀檢部門及教育主管部門將另立調查組,對袁某的師德師風問題進行專項調查。

事件發生後,一些自稱做過袁某學生的網友在網上爆料,表示袁某一直有體罰、羞辱學生的習慣。

網友田茜(化名)稱,自己是河濱小學2009屆畢業生。 6月16日,她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四五年級時,自己犯了錯被袁某叫上講台,並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被袁某扇了幾個耳光。當時,有同學在下面看著笑,這讓她非常難受。

網友王靜(化名)表示,自己也是河濱小學2009屆畢業生。她告訴新京報記者,袁某經常打罵學生,如果有學生作業沒寫好或重複犯錯,她就會把練習冊砸到學生臉上,或者直接上手打臉、揪眼皮等,還會進行言語暴力。

一位署名「 馮泓瑋」的講述,自己於2005年讀河濱小學四年級,袁老師當時愛對學生髮洩情緒,侮辱學生。他提到,袁老師曾將一整杯茶葉水潑到臉上;在辦公室,還當著其他老師的面,打他的屁股。

對於類似的網友爆料,李校長稱,由於無法確定這些網友的身份,他不能肯定這些網友是否就讀過河濱小學,因此不能證明袁某在教學方式上存在問題。

難以達成的和解

對於繆可馨的家長來說,另一個疑問,來自於事發後學校的處置。

墜樓事件發生在15點14分,半個小時後家長才接到老師電話,讓他們去醫院,當時家長還不知道孩子已經墜樓。

「 我們到了醫院,一位醫生跑過來跟我講,孩子實際上送過來的時候已經沒有呼吸了。」繆父趕到醫院後,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家長在醫院並沒有見到繆可馨,她當時已經被直接送到殯儀館。由於屬於非正常死亡,家屬難以見到孩子,直到晚上9點左右錄完筆錄後,他們才在殯儀館見到了繆可馨的遺體。

孩子出事後,為何沒有第一時間通知家長?潘建華稱,學校和老師是第一次碰到這類事情,先想到的是救人,「 老師第一時間就跑到樓下,第一時間向學校領導反映,同時也撥打了急救電話和警方電話。學校的兩位校級領導陪同到了人民醫院,同時對現場也做了適當的保護。」

事發後,繆可馨所在班級的微信群,出現了不少家長為老師點贊一事。對於家長群裡點讚的行為,潘建華回應,這屬於家長自己的行為,「 當時袁老師正在配合公安調查,並不在群裡。後來大概是同班老師發現家長在群裡有這樣的行為,提醒了家長,然後有一位家長出面製止了這個事情。」

繆可馨父親說,出事之後,作為班主任和語文課老師,袁老師只主動跟家長聯繫過那一次,學校也沒有及時與家長溝通。

出事第二天,繆可馨家長在學校外面拉出橫幅,要求給出死亡原因,並且與袁老師發生了摩擦。潘建華說,校園安全是第一位,當時有家屬在學校門口拉橫幅,也有部分家屬到教室與袁老師發生肢體衝突,學校當時有報警。

繆父介紹,參與校外拉橫幅的這些家屬被警局關押了12到24個小時。潘建華稱,「 這是公安的正常處置,不是很清楚。」

根據家屬的說法和調查組的公告,雙方曾經有過兩次協商,但均沒有達成一致。潘建華說,教育局提出兩種解決方案,一種是對於家屬慰問,提供補償;第二種方案,通過司法途徑來定性、定責。

繆可馨父親則表示,他們的訴求是,一定要了解清楚那堂語文課發生了什麼。女兒為什麼會突然衝出去?女兒很活潑開朗,並沒有精神疾病,為什麼會走極端的路?他需要詳細細節,找到女兒的死亡原因,「 如果說老師是有責任的,她就要負責任;如果老師沒有責任,沒做虧心的事,你也不用怕。」

「 你給再多的錢,我女兒能活過來嗎?」繆父表示,官方答應成立新的調查組,重新到學校再去做深入調查,但現在還沒有具體的調查結果,「 把這些事情要查得水落石出,這樣至少我心裡的結會放下來。」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