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3 日

有沒有發現:她們都很像?

文:六神磊磊

懶得管段落了,就這麼一句一句寫。
苟晶陳春秀,還有王娜娜、羅彩霞……
這些,都是高考被人冒名頂替的女孩。

看了她們全部人的採訪,
你有沒有發現一點:
她們都很像?
我說的「 像」,
不只是說她們都來自農村、家庭貧困。
也不只是說都是女孩。
還包括她們都給人同一種感覺——很老實、很良善。

我當記者,也算採訪過各類人。
提意見的、鬧事的,等等,什麼人甚麼性格,基本上幾眼能看透。
這些被頂替的女孩子,她們個個毫無「 狼性」,反而「 羊性」很足。
不會搞事,不會發狠。
你看她們的採訪,
雖然也都堅持要討個說法,
但是說到那些傷害她們的人的時候,
沒有什麼特強的憎恨、復仇的情緒,
沒有什麼老子要搞出個天大的事那種感覺,
沒有牙尖嘴利,沒有口吐芬芳,沒有打滾痛罵,
甚至讓我們都覺得:罵得不夠痛快!

你看陳春秀說起那個頂替她的人——陳雙雙。
稱別人還是用的「 人家」。
還說她「 很漂亮」,
說看照片就感覺自己「 好像跟人家不是一個檔次的」。
還多次自己哽咽起來。

這要換了我,一定早已經問候對方十八代外加先人板板了。
可陳春秀還反复哽咽,還說人家漂亮。

苟晶說起那個下黑手頂替自己的老師,
居然不斷地說,心疼他「 頭髮都白了」。
還反复說這老師「 教語文還不錯」。
並且苟晶還一再地講:
「 我針對的不是老師你個人。」
「 這麼多年,我也沒有想過去針對你。」
好像還怕話重一點,就會傷了那個老師的心一樣。

我都迷惑了:到底誰是受害者?
你還用得著反复解釋?
事實上03年她已知被頂,一直認命。

這些女孩子,真的是很像。
一樣的溫厚馴良,一樣的老實軟弱,一樣的人畜無害。

於是這裡就有一個問題了:
為什麼她們都清一色地給人這種感覺?
大概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理由:
她們當年,就是被精準地篩選出來的。
她們不是因為受害才善良。
她們是因為善良才受害。

不妨來從頭推敲一下「 冒名頂替」這件事。
看看這一場黑暗的剽竊是如何進行的。
要頂替,當然就必須選擇一名合適的受害者。
那麼多學生,頂誰?對誰下手?
是誰第一步「 提名了」這些受害的女孩子?
大概率是班主任。
挑選出羅彩霞、苟晶的,就都是班主任。
當然,也不排除別的老師和學校工作人員參與。
這些老師、尤其是班主任,最了解每一個學生的家庭情況。
他們熟知誰家強、誰家弱,誰家動得、誰家動不得。

比如孩子父母是城裡機關單位的,一般動不得。
哪怕是廠礦企業的,只要是職工身份,最好也暫莫輕動——誰知道會不會鬧事?
主持人康輝就是一例。他當年高考也差點被頂替了,但是父親有能耐、有魄力,窮追不懈,給兒子爭了回來。
這樣的家庭,輕動不得,你動了也未必吃得下。
總而言之,動城裡的,就不如動鄉鎮的;動鄉鎮的,又不如動農村的。
在「 提名」受害者時,每一個人選的家庭關係,大概都會被仔細摸排:
這孩子家的三親六戚之中,有沒有比較強有力的關係?有沒有稍微過硬一點的社會背景?有沒有任何可能掙扎、反殺的能力?
就好像大草原上,獅子要捕獵,都會層層篩选和評估獵物。假如是巨像犀牛,碰都別碰。非洲野牛之類,不到萬不得已,也不要輕易招惹。
哪怕是角馬、斑馬之中,那些最強壯的、最能跑的、最能撩蹶子的,也不是合適對象,搞不好還被反踢兩腳,得不償失。
最好的目標,就是老的、病的、幼的、殘的,最無力還手的,不妨大膽撲殺。
陳春秀、苟晶,就是這樣被篩選出來的目標。
你看她們的家庭,陳春秀家直到去年年收入也不過8000元。這可是一個家庭一整年的收入!
苟晶的父親呢?一個最最底層的勞動者。他要推著一大車棉花跑30公里去賣,全部賣了120塊錢,然後給女兒買6塊錢的蘋果。
這是完全的底層,典型的最窮困者和最弱者。

然而,僅僅這樣,還不能算是完美人選。
光是底層還不夠,畢竟底層的人群也分兩種:強悍的和軟弱的。
我看頂替者還要考慮一樣:
這個女孩子是什麼性格?
是不是特別烈、特別潑、特別能鬧、會鬧的、特能嚷嚷的?
否則那也不合適。萬一知情之後大鬧起來呢?
最好的人選,是那種老實巴交的,宅心仁厚的,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的。
是善良到極點的,被人賣了還同情人家頭髮白了的!
這才是最完美、最安全的受害人選。
於是如此,罪惡的瞄準鏡才終於緩緩移動,套住了陳春秀、苟晶們。
她們不但窮,還弱;不但弱,還善!
就是她了!完美。

這大概就是為什麼,當這些女孩出現在我們面前時,都清一水地讓人感到宅心仁厚、老實巴交。
十幾年過去,她們都還保持了當年的品性,厚道,不牙尖嘴利。
因為當年她們就是被篩選過的。

這就是高考冒名頂替的真相。
這是一次捕獵,是個別地方的中上層在捕獵最底層。
這是一次對最弱者的全面無死角的篩選。
是一次對最底層的良善者的精準的狙擊。

不禁想起金庸一本小說,《連城訣》。
主人公狄雲蒙冤受害,大呼不公:
為什麼我一個農家孩子,這麼苦,這樣老實做人,還要被這樣對待!
他大哥丁典告訴他:
兄弟你搞反了。
正因為你不但窮、不但苦,還老實,所以他們才選中了你。
想對同齡人陳春秀、苟晶們說,
你生活在法治社會,公道正義深入人心。
都老實了三十多年了。
現在,也應該霸氣一回了。
比如那些坑害你們的人,他頭髮白不白,
關你毛事!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