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動保人士瘋了,劇組的貓也管?

文:安娜 TM 

正欲休息,刷到一條匪夷所思的資訊,瞬間驚醒。

有一部11月剛上演的古裝劇《當家主母》,不知講什麼的,總之因劇情需要,為了拍出逼真效果,電殺了一頭白貓,引發經驗豐富的觀影人猜疑,看出貓是真的被殺,而不是假死。

結果,一堆動物愛好人士瘋了。

這些人因為別人家的一頭白貓,湧進《當家主母》的評分後臺,打出了3.2分,主演蔣勤勤估計要哭暈。

被評分這麼低,也是這部電視的命,誰讓它的受眾中有這麼高的動保濃度。

事實上,劇組為了遮掩殺貓的事實,也不是沒努力過。

雖然殺的是組劇或買來或被贈與的貓,屬於自己的財產,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處理(為了拍攝效果而殺貓也是一種處理方式),但為了不影響收視率,劇組還是試圖遮蓋事實,以挽回在動保心中的形象。

總之,劇組撒了謊,稱白貓並未真死,口角的鮮血只是道具,是可食用血漿+糖漿的混合物。

而貓貓四肢抽搐的表現,則是工作人員用繩子牽引貓腿所達到的觀劇效果,白貓還好好活著呢。

當然,動保人士還是不放心,要求在視頻中與白貓實時互動以確認白貓活著。

未得到劇組進一步回應後,他們多方打聽,加上參與此劇的群眾演員自曝,他們知道,白貓確實死了。

然後,畫風這樣。

而我看完這些評論,也差點瘋狂。

天哪,這是群什麼人?

「一條鮮活的生命在大家眼前死去,觀眾們卻沒有知道真相的權利」,這話說得好像有人被綁去電死了一樣。

可這只是一頭產權明確的貓啊,劇組既然能處理它,肯定經過了貓主人的允許,即便未經貓主人同意而弄死了貓,也是劇組與貓主人之間的糾紛,關吃瓜群眾什麼事?

這些人為何愛心氾濫,如喪考妣?

如喪考妣也罷了,吃瓜人願意把時間消耗在這些事情上,自己玩便是,但是把手伸到別人的產權內橫加指責,擺出一副義正詞嚴的樣子,這嘴臉真是醜惡了。

寵物只是寵物,並非人類,非人類就沒有人的權利,它們依附主人的豢養而存在,是其主人的財產。

既然是財產,主人就擁有支配其財產的完整權利,想怎麼處理寵物,那是主人的權利。

我也養貓,我個人也反感虐貓,但我的愛貓的個人偏好只能約束我自己,而不應該施加於他人頭上。

別人在虐自己的貓,我可能會進行勸說,無果就會離開,也只能這樣,橫加指責算什麼意思呢?

在本質上,一頭產權明確的寵物,與一張產權明確的書桌並無差別,如果你不能指責鄰居將書桌劈了生火,哪來底氣指責鄰居將自己的貓電死呢?

這也是目前中國的現行法律對寵物的立場,我認為是正確的,請動保人士認真學習下面幾段話:

虐待自己的狗和貓,中國法律認為狗貓是主人的個人財產,不會被追究任何責任,最多受道德的譴責。

流浪貓狗屬於無主物,虐待者也不會被中國法律判有責任,最多受到道德譴責。

但如果虐待的是他人的狗和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規定,則算侵犯他人的財產,會被追究侵權責任,也可能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受到治安管理處罰,更甚至,如果動物價值較大,還有可能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動保人士如果再鬧下去,當民意越來越支持對寵物保護立法,可能就會學習法國,開始賦予寵物以人的權利,這反而是文明的退步。

因為一旦寵物有了人的權利,等於將人們的財產置於與主人同等權利地位,相當於在剝奪人自由支配自己財產的權利,這絕不是好事。

來源 安娜說說2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