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再無「洗米華」

洗米華

文: 拆姐  

歷時16個月,這個偵辦已久的跨境賭博大案,終於開始揭鍋了。

週焯華,江湖人稱「洗米華」,太陽城集團的幕後老闆,新一代的澳門「賭王」,於11月26日被內地檢察院正式批捕。所涉案由:在中國境內實施開設賭場犯罪行為,情節嚴重,數額巨大。

「平安溫州」昨晚的一紙通報,顯示該案已經偵結,進入公訴階段。今天早些時候,週焯華及其他涉案人員已被澳門警方帶回警局調查。回到內地投案,可能也只是時間問題。

雖然博彩業仍將是澳門旅遊娛樂的有力支撐,但毫無疑問:屬於「洗米華」的時代,徹底結束了。

在澳門,賭博並不違法。招攬客人到自己所屬的賭廳豪賭,也是一門生意。

這門生意,催生了一批身份特殊的人,他們西裝革履,逢迎得體,遊走在各界富豪名流身邊,他們就是所謂的「疊碼仔」。通過為老闆們提供博彩中介服務,他們積累起名氣,人脈,以及億萬身家。

「疊碼仔」做到極致,便是擁有自己的賭廳,自己當賭場老闆。

週焯華,澳門最出色的「疊碼仔」之一。他的產業版圖不斷膨脹,並一度控制著太陽城集團、先機企業集團、帝國集團環球控股等六家香港上市公司。影院裡放映著他投資的電影,八卦媒體充斥著他與女明星的緋聞。

但如果,你開始不滿足於此,你覺得島上的遊客太少了,你開始到境外開設網絡賭博平臺,並將招攬賭徒的觸手伸向人潮洶湧的內地,「發展境內人員為股東級代理和賭博代理,通過高額授信、推廣賭博業務、提供車輛接送服務和技術支持等方式手段,組織中國公民到境外賭廳賭博,或參與跨境網絡賭博活動」。

那麼對不起:你越界了。

在去年底表決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中,境外賭場人員組織、招攬中國公民出境賭博的行為,已經明確入罪。情節嚴重者,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不止如此,根據警方通報,周氏犯罪集團還為跨境賭博開創了一系列完整的配套服務。比如,「在中國境內成立資產管理公司,為賭客用資產換取賭博籌碼提供服務、幫助追討賭債、協助客戶進行跨境資金兌付,利用地下錢莊等非法渠道為賭客提供資金結算服務」。

所以他牽涉的,可能還包括開設賭場、高利貸、洗錢等一系列罪項。數罪併罰的話,前景不容樂觀。

根據警方通報,這個跨境賭博犯罪集團以周焯華為首,以張寧寧等人為骨幹,人員固定,層級明確,人數眾多。截至2020年7月,共發展股東級代理199人,發展賭博代理12000餘人,發展中國境內賭客會員8萬餘人,「涉案金額特別巨大,嚴重妨害了我國社會管理秩序」。

一位略知案情的人士曾向我透露,這是一個絕對意義上的「大案」,涉案金額「大到顛覆你的想像」。

關於案情細節,警方並無披露更多,但並非無跡可循。在內地公開可查的企業信用資訊數據庫中,從去年開始,與週焯華太陽城集團相關聯的數十家公司,因為刑事案由而被股權凍結,執行者均來自同一個單位:溫州市公安局。

以下是關於這些企業的一個不完全統計:

警方所提及的周氏在內地開設的資管公司,應該就是深圳國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先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除此之外,週焯華在內地的業務版圖,還包括地產、文旅、遊戲、投融擔保、小額貸款、金融租賃、互聯網金融、私募股權投資,等等。

這些公司基本以「影子公司」的形式存在,通過一些看似不相關的「影子股東」代持,你很難穿透到週焯華本人。它們低調潛行,不斷滲透,伴隨其賭博業務在內地的擴展,這些公司的版圖所及,已然非常龐大。

第一次註意到週焯華,是在三個月前。當時我寫了一篇小文,拆解了螞蟻集團上市折戟這一年來,股東層裡發生的細微變化。

我調查到,今年3月,「小燕子」趙薇的母親魏啟穎,通過雲鋒基金所持有的螞蟻份額,已經全部轉讓,從而完全退出了螞蟻的股東層。其中,有一家背景神祕的公司,接手了魏啟穎在上海麒鴻投資中心所持有的1億元合夥份額。

接盤者名叫深圳市旗立投資諮詢有限公司,層層穿透至兩個自然人股東,分別為淩松柏和時永琴。他們看似跟周焯華沒有關係,但這個深圳旗立,正在太陽城集團內地影子公司的範疇。

也就是說,這個交易的本質,是趙薇將所持的螞蟻份額轉給了周焯華,從而實現了提前套現退出。

至於代價是多少,我們外界並不清楚,雲鋒基金也沒有披露義務。其背後,可能還涉及境內資產向境外的轉移。至於為什麼會找上週焯華,可能需要去問趙薇的老公黃有龍了。他們曾是在賭場貴賓廳裡一起愉快玩耍的人。

目前,深圳旗立通過雲鋒基金持有螞蟻約850萬股。如果按照去年擬掛牌價格進行估值的話,約值5.8億。當然,這個算法早就過時,螞蟻已經不可能值那個價了。

週焯華閃現於螞蟻的股東層,並不是最讓我驚訝的。更震撼的是兩年前的一筆交易,週焯華的公司躋身中信集團旗下典當類業務平臺中安信邦(現稱中信浩華)的第二大股東,持股達40%。週焯華也因此擔任了中信浩華的副董事長。

與他一同進入中信浩華董事會的,還有這次一同被捕的犯罪集團「骨幹成員」張寧寧。

與螞蟻一樣,週焯華進入中信浩華,也是通過接盤該公司戰略投資人的股份。從2013年開始,中信浩華開始引入戰投,並謀劃上市。

這幫戰略投資人的背景非常有意思,有機會我一定要單獨寫一寫。其中,你將再一次看到深圳中久投資有限公司與欒中傑這個名字,他們的故事我不便多拆。還有物美掌門人張文中的幾個關係人,2013年張文中出獄後,開始為自己的平反而奔走。還有北京萬豪嘉美這家公司,它背後的周大福以及東北政商界神祕人物……

總之,能夠在上市前進入到中信浩華的股東層,沒有一點背景應該不行。然而,中信浩華的上市過程卻並不順利。它第一次嘗試是藉殼中國農產品(00149.HK),但在半年後由於「商業原因」而終止。緊接著又試圖借殼中國資源交通(02699.HK),依舊未能成行。

苦苦等不到上市,這些戰略投資人有些慌了,要求中信方面回購股份。但哪有這麼容易?無論是戰投的引入或退出,都涉及國資,都是需要經過層層審批和審計的。最後無奈,只有通過引入一個「第三方」來接盤這些股份,這才有了周焯華的入局。

中信浩華擁有分佈於全國的典當平臺,同時也有融資租賃以及不良資產處置等業務,其實也符合週焯華的內地發展戰略。這可能也是他決定入股的一大緣由。

當然,更合理的理由,是給那幫戰略投資人一個順水人情,畢竟,有些人的人情,不是你想給就能給的。

賭博的危害,無需贅言。

商業江湖,早就流傳著金立老闆劉立榮沉溺於境外賭博,並輸光身家的驚悚故事。

一個叫林聖雄的溫州商人,在企業經營遇到困境時,竟然寄希望於境外豪賭來翻身,從而逐漸沉淪、迷失在無盡的慾望裡。當他試圖去綁架、勒索一個「疊碼仔」時,人生的軌跡逐漸失控並愈加狂亂,也註定了難逃法網制裁的悲慘命運。

對了,這個差點被林聖雄活埋的「疊碼仔」,因為常年遊走於馬雲身邊而知名。他叫錢峰雷,也是螞蟻的一個股東。

週焯華的身邊,也不乏這樣的故事。

比如,你看上文提到的被溫州市公安局刑事凍結的公司,比如甘肅永坤置業有限公司,它的實控人是一個叫林熙明的福建商人,紮根在大西北,因為樂善好施在當地也頗有美名。我不知道這家公司怎麼跟周焯華扯上了關係,如果是因為賭博的話,那確實令人惋惜。

一個叫葉錦寨的浙江金華商人,明達意航的董事局主席,曾任瀋陽市政協委員,也因喜好賭博而幾乎輸光了身家,公司瀕臨破產。明達意航還曾是撫順銀行的一個股東,債主逼得其轉讓銀行股權,甚至顧不得股權已被查封,為此引發了一樁著名的股權轉讓公案。

週焯華旗下的影子公司,有一部分位於瀋陽的資產,就來自於葉錦寨。

過去幾年,由於「疊碼仔」在內地的活躍,尤其在江浙一帶,有不少新富階層難擋誘惑,他們迷失在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貴賓廳裡,無法自拔。企業也常常因為實控人的失控,而陷入莫名的困境之中,瀕臨破產的也不在少數。

這可能也是《刑法》新修,限制「疊碼仔」於內地招攬生意的一個背景。

而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境外網絡賭博平臺的興起,尤其是藉助一些大型互聯網平臺進行引流、跑分、洗錢等,更是形成一股新的暗流,令人防不勝防。相比於「疊碼仔」吸引富商到貴賓廳豪賭,這些網絡賭博平臺瞄準的是我們每一個普通人,相當於直接把賭廳開到了老百姓的家中。這是一種更加值得警惕的犯罪。

我相信「洗米華」從神壇的跌落,有很大的原因正在於此。

8萬餘名註冊的會員賭客,產生的流水規糢無疑是驚人的。如果不在適當的時候掐滅,任這把火燒下去,後果難以想像。

四年前,杭州錢江邊一個高檔住宅無故失火。一位媽媽和她的三個孩子,在房間的角落裡相擁罹難。這個被稱為「6·22杭州小區縱火案」的事件,轟動了全國。人們痛斥那個恩將仇報的「惡僕」,但鮮有人註意到她的作案動機。

這個沉溺於網絡賭博的保姆,已經輸了上百萬。她背井離鄉當保姆只為躲債。她狠心放了那把火,心裡想的仍是翻本的錢。

來源 拆哪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