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有高人,落棋在東方

烏克蘭「喜劇之王」的悲劇
文:混沌天涯客

01

「那是假的!」

當一個帥哥在舞臺上賣力表演,無論演的是英雄或小醜,無論演技精湛到如何弄假成真,坐在臺下的觀眾醒一醒神,就知道那是劇本,以及化妝、燈光、道具、音效……渲染出的魔力。

「那是真的!」

當一個糙漢脫得精光,赤條條泡在洗浴中心的池子裡,霧氣騰騰中點上一支煙,滔滔不絕暢談人生的時候,一起泡在池子裡的同伴,會願意相信他是真的。已經坦誠相見了,還能怎麼真!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個西方舞臺走下來的戲劇人,與一個東方大池子冒出來的糙漢子,狹路相逢,命運碰撞在一起。

02

澤連斯基是個奇跡。一個演員,一個喜劇大師,竟然從演總統變成了真總統,得票率73.22%,足以看到烏克蘭群眾的容易沖動。

烏克蘭「喜劇之王」的悲劇

一個能演好總統的人,就能當好總統嗎?人以群分,意見分歧。

許多人覺得,澤連斯基這總統當得比演得都好,面對大軍壓境,沒跑,挺住了。還充分利用自己擅長表演,臺詞基本功紮實的優點,在社交媒體上不停發推,瘋狂圈粉。

他的話語,慷慨有力;他的表情,豐富動人;他的眼神,時而陽光時而堅定;當他在歐盟大會上脫稿演講,全場起立,搞翻譯的小姐姐淚目。

淚目,這個詞我們最熟。這兩年來,當我們看到防疫人員勞碌的背影,看到救災人員辛苦的身形,尤其是當負責指揮的同志趕來,揮一揮手,那種溫暖,總讓眼淚忍不住。

這一次,澤連斯基也做到了。他還穿上迷彩服,背起沖鋒槍,走到戰壕裡,與烏克蘭子弟兵勾肩搭背泡在一起。

泡在一起的時候,旁邊的行動電話照相機想必都在咔嚓作嚮,然後從拍下的眾多照片裡,仔細挑選出那張最英勇的、最親切的、最讓人動容的,然後發到網上,繼續收割下一批粉絲,贏得又一輪淚目。

這是一個持續擴張的循環,隨著戰事的推進,澤連斯基不斷攀升。如果這個仗打下去,打成持久戰,澤連斯基將成為世界上最燿眼的明星,粉絲量勢必超越足球圈的C羅梅西。

也就像C羅梅西,粉的越多,黑的就越多。在另外許多人眼裡,澤連斯基就是個笑話。

他當上總統後,立即任命了許多娛樂圈同行出任政府要職,娛樂圈搬進了政府大樓,不滿的聲音就起來了,就任第一周就有7萬群眾喊他下臺。

如果這7萬群眾每人都發一條推,把對澤連斯基的不滿寫出來,匯集一起,編輯成冊,那就是澤連斯基不合格的鐵證。

看看吧,這難道不是民意,澤連斯基難道不該下臺。

是民意不假,但烏克蘭有四千多萬群眾,別說只有7萬,即便有兩千萬反對聲也沒用。

大概率壓倒小概率,是每一個學過數學的人都明白的常識。牢牢掌握住大概率,贏得大多數,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這也是常識。

但在遙遠東方的一個熱騰騰的池子裡,小概率霍然掀翻了大多數。

03

就在澤連斯基的喜劇《人民公僕》在烏克蘭流行之際,古老的東方,百萬股民也在為一只牛股瘋狂。

信威集團,在那幾年裡,好消息不斷,大刺激頻頻。一會兒宣布要發射「一箭四星」,構建全球衞星通信系統;一會兒公告要在尼加拉瓜開鑿運河,奪走巴拿馬運河的控制權;一會曬出來自柬埔寨的大訂單,30億,利潤率達到20%……

眾所周知,A股的性子就是愛刺激,一刺激就停不下來。在一連串刺激中,信威集團的股價瘋狂上漲,一口氣拉出過十個漲停,市值超過2000億。

可以用真金白銀衡量的奇跡,才是真正的奇跡。制造這一奇跡的人,就是從洗浴中心走出來的神祕老板王靖。

王靖是個很普通的名字,人長得胖乎乎,也很普通。他原本的事業,洗浴中心,在大小城市的大街尤其是小巷普遍存在,更加普通。但是王靖,硬是把普通的事業搞成了奇跡。

他的洗浴中心,掛的牌子是北京昌平養生學校,他的頭銜不是經理而是校長。王校長身體力行,泡在池子裡,聽著那些大肚翩翩身材走了形的大爺侃大山。

在這個三六九等分明的世界,要找一個人人平等的場所,莫過於洗浴中心的大池子。大家都脫光了,車鑰匙不能拿,手表沒法帶,赤條條一副白肉,看不清誰是老板誰是司機,分不出誰是農民伯伯誰是韭菜兄弟。

沒有尊卑,人人平等的場所,聊天最沒顧忌。大山侃得無邊無際,身價過億,公司上市,放衞星造火箭開飛機……亂吹一通,等會穿上衣服誰知道自己是誰。

有道是,池子邊搓澡的師傅,見過的富翁最多;包房裡做按摩的小姐姐,聽到過最牛的牛逼。

也許是在裡面泡久了,機緣巧合中把牛逼泡進了現實。2011年,王靖校長搖身變成上市公司信威集團董事長,隨後開啓了上述一系列奇跡。

這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信威集團以前可是國企,大股東大唐電信,是中國自主研發的3G技術的帶頭兵,擁有14項核心專利中的6項。雖然那套技術沒用兩年就下線了,但當年在中國的通信界,那說得可不是一般的牛逼。

牛逼碰牛逼,就是奇跡。

自從王靖上任,信威集團的大項目就沒停過,紛紛從柬埔寨、烏幹達、尼加拉瓜……冒出來。白紙黑字的合同,明碼標價的單子,信威集團迅速扭虧為盈,業績節節攀高。

請註意王靖拿回大項目的地方,都是幾乎不可能有大項目的地方。在這樣的地方出產的大項目,即便是搓澡的師傅和按摩的小姐姐都不一定相信。

但股民信,銀行更信。

拿著柬埔寨的合同,他從國開行申請到30億的貸款;國開行啊,那可不是一般的國企。如法炮制,招商銀行、寧波銀行也紛紛給出了貸款。王靖拿著貸款,就能夠坐上飛機周游世界,選地方,找關系,簽下大合同,然後拿著合同再回來繼續貸款。

這也是一個可以持續擴張的循環,隨著項目越做越大,貸款越拿越多,業績越來越好,股價越漲越高。王靖成為身家百億的富豪,他把股份質押給國開行,又套出了200億。

與那幾年裡動輒萬億的海航、AB、華信相比,幾百億真不算甚麼。王靖盯著世界地圖繼續尋覓,他看中了烏克蘭,那也是一個可以產生奇跡的地方,就這樣,東方大池子裡的奇跡與西方舞臺上的奇跡,碰撞在一起。

04

在澤連斯基的喜劇人生上映之前,烏克蘭已經朝另一個方向走了很久。這個方向跨越廣袤的歐亞大陸,直通東方。

引進技術,引進人才的「雙引工程」,是從蘇聯解體的1991年啓動的,重點就是烏克蘭。因為它繼承了蘇聯大約35%的軍工產能,轄區內軍工企業多達3594 家。

而且,烏克蘭人性格直爽,頭腦不精明,這一點從他們相信美俄承諾放棄戰略武器,乖乖變成無核國家就可見一斑。

於是,東方的客人在西方找到了朋友,成果顯著。

2002年,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報告稱:據不完全統計,10年來「雙引工程」共從獨聯體國家引進上萬名專家、2000多個技術項目,烏克蘭正是重點地區。

中國駐烏克蘭外交官李謙如寫文章說,僅2006年,國內邀請烏克蘭科技界專家學者赴華約150批次,2000多人次。

從航母到飛機,從艦艇動力系統到坦克發動機,從野牛氣墊登陸艇到蘇-33 T10K原型機,直爽的烏克蘭人,賣產品,教技術,輸人才,送圖紙……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等到王靖成長為百億富豪,把目光看向烏克蘭的時候,烏克蘭已經沒有多少寶藏了。

但畢竟底子太厚,僅剩的寶藏還是被王靖找到了。2015年,烏克蘭發布決議,將航空發動機制造商馬達西奇列入可售清單,這家公司被稱作蘇聯航空工業的心髒,擁有百年的技術積累。

烏克蘭人不善經營,馬達西奇陷入虧損。於是王靖拋出了橄欖枝,以一家北京天驕航空投資公司為身份,與馬達西奇達成了全面合作協議。

合作內容很誘人,天驕航空向馬達西奇提供2.5億美元的長期低息貸款;馬克西奇同意出讓56%公司股權;雙方還計劃投資200億,要在重慶建設航空動力產業基地。

如果這一切都能兌現的話,幾年下來,現在我們大概能聽到名叫「女媧」或「誇父」的重慶自主研發的發動機。但彼時彼刻,烏克蘭已經在轉向了。

2017年,烏克蘭安全部門對雙方合作展開調查;2018年,烏克蘭法院凍結了王靖公司的股份;到了澤連斯基上臺的2019年,他否決了這項收購案。

這是一場奇跡的接力賽,由東方傳到西方,當澤連斯基的奇跡開始上演,從洗浴中心冒出來連創奇跡的王靖,黯然收場。

05

「那是假的,都是假的!」

王靖從柬埔寨、烏幹達、尼加拉瓜拿到的合同,都是假的,營收只在財報上,根本沒有回款。當下一棒烏克蘭的大項目陷入麻煩,沒辦法繼續從銀行拿出貸款,立刻就露餡了。從2017年開始,信威集團連續三年虧損,分別虧17.5億、29億、184億。變成ST,然後停牌,複牌後連續42個跌停,直到摘牌。

在此期間,他還想再搏出個奇跡,針對烏克蘭發起了國際仲裁,索賠45億美元。

但澤連斯基是個狠角色,直接宣布對王靖公司和個人實施制裁,堵住了他的最後一搏。

一個奇跡堵住了另一個奇跡。於是乎,本就低調神祕的王靖,銷聲匿跡了。

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就像誰也不知道,他當初是怎麼從洗浴中心老板變成上市公司董事長,怎麼拿著柬埔寨的合同從銀行貸到錢,怎麼讓註水嚴重的財報通過審批,以及怎麼功成身退,消失不見。

一起不見的,還有他從股民和銀行那裡套出的錢。

這都沒事,股民被割早成習慣,銀行有壞賬也在所難免。這是極少數人良心壞了所致,是小概率事件。換個領導,下次註意。

真正有事的,是仍在創造奇跡的澤連斯基,像拜登一樣滿口仁義。他沒丟下演員的老本行,周圍閃著照相機,把自己的所作所為大批量地曬出來。最新民調,他在烏克蘭的支持率已經飆升到了90%。

大家應該知道,在西方,支持率40%是正常,50%就是勝利,60%就是壓倒性,飆到90%的澤連斯基,已經是絕對的大概率。

在這個春寒料峭的季節,大概率VS小概率,人以群分,意見分歧,得到多少愛,就遭受多少恨。

就像套在「ST信威」裡人均虧掉20多萬的股民,沒準,他們恨的不是消失不見的王靖,而是不肯賠錢的澤連斯基,堵住了他們翻盤的希望。

別不信,人性,常常就是這樣值得懷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