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都在左轉,為何?

全球都在左轉,為何?
文:我是北遊

未來的三大趨勢,一是原子化,二是虛擬化,三是流量化,這三大背景共同催生了全球左轉。

全球都在左轉,為何?

一 原子化和元宇宙

現代性之於個體能力而言,是個體意識不斷增強,組織能力不斷衰減的過程。

在前現代社會,成功維繫組織的信仰和方式,在現代社會,已經漸成吉祥物似的擺設,年輕人連對此做出反駁、衊視的動作都懶得有。

在資訊時代,「無視」是對一個事物最為致命的打擊。

我們最多在事物消失之後感嘆一句,時代要拋棄你的時候,連招呼都不會打一聲。

自從尼採說出「上帝已死」,人類就已經把所有的意義付諸個人體驗而不外求。

赫拉利把這種人文主義精闢的總結為幾句話:

政治:選民能做出最好的選擇;

經濟:顧客永遠是對的;

美學:看的人覺得美,就是美;

倫理:感覺對了,就做吧;

教育:為自己想。

So,現代人還要上帝幹什麼?一切尺度都只需要人。

現代社會中,人心已經取代上帝在事實上變成了一切價值的尺度。

我們現在已經越來越無法想像,一群人可以在享受現代社會和高科技所帶來的一切便利的同時,還能自發因為某種信念穩固的生活在一起一輩子,無論這種信念出自某種宗教還是某種特定的人文觀念。

所以,註重個人體驗的原子化是個必然的趨勢,以前不可能到來,是因為技術上不允許,但現在,原子化的時代已經到來。

「編戶齊民」不再是一個政治術語,而是一個技術成果,被現代人順利接受。

凱文·凱利說,未來我們做的所有生意,都是數據。

據2020年的數據,Facebook現有月30億的活躍用戶,微信有10億用戶,全球數十億的社交連接,讓可以做的事情數量巨大,可以產生的商業價值也不可估量。

巨量的數據形成超級生物體,遠遠超過人腦的容量,這樣一個巨大的機器星球,其實是全球化的一個運作,全世界的經濟好像都以同樣的脈搏在跳動,以同樣的行為方式在運作。

數據天然就帶有「中心化」的基因。

在萬物互聯成為現實的時代,人類進入元宇宙,只需要一個插頭。

二 民主和流量

一種觀念的落地,如同一顆種子的成長,一定是因為有了適合的土壤,否則它很難開花結果。

在剖析美帝左轉的原因時,我提到了兩大原因,除了前面提到的社會原子化的趨勢,一個是人性的根本缺陷。

人類天生就好逸惡勞、好吃懶做的本性,熵增是必然的趨勢,而人的一生就是要不斷的對抗熵增定律,從而獲取強大的生存能力的過程。

在前資訊時代,任何一種社會結構都會用殘酷的現實告訴每一個人,人的熵減一有鬆懈,往往就意味著生命力的終結,和奴役之路的開啟。

然而,赫拉利告訴我們,當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為代表的科學技術發展日益成熟時,絕大多數人將淪為「無用的階級」,只有少數人能夠脫穎而出,成為「智神」。

當一個物種的大多數無法通過努力改變自身命運的情況下,躺平、無意義感、自甘奴役將成為這個群體的意識形態。

現代社會給人類的自我奴役之路提供了一系列的可能性,歐洲化就是這個可能性之一。

「歐洲化」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願景呢?

實質上,就是一種熵增的合理化安排。

一群人可以不自律、不工作,就靠社會這臺機器不斷的給他輸氧過活,建立在自由意誌之上的獨立價值將被整齊劃一的數據價值徹底取代。

歐洲化的社會圖景是,無用階級提供數據,生存依賴社會供養,自由將徹底消亡。

說到底,歐美社會現在鬧得歡的那些「革命小將們」,必將成為靠機器輸血過活的廢人,這點毫無疑問。

三 歐洲化已經蓄勢待發

資訊時代的社會結構,在三個方面的改變和趨勢,給歐洲化提供了可能性。

一是技術準備:資訊社會,萬物互聯,數據主義,元宇宙,建立在互聯網之上的科技躍遷,給精英階層通過高科技操控整個社會提供了技術上的可能性;

二是政治準備:民主制度在全球的普及,投票機制以及多數裁決的原則,讓庸眾在政治上的價值日益重要,數量即正義,正在悲哀的成為政治現實;

三是經濟準備;在新經濟糢式之下,「流量為王」成為橫掃一切行業的底層商業邏輯。

社會結構的原子化,現實生活的虛擬化,經濟糢式的流量化,如果這三大趨勢不變,「全球左轉」將是我們不得不接受的未來。

數據和流量作為未來世界不可或缺的生存資源,這意味著,人類第一次開始面臨一個釜底抽薪的危險:

誰掌控數據和流量,誰就擁有了生殺予奪的權力,而個人自由的空間將被極度壓縮,直至消失殆盡。

 

來源 北遊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