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樓塌了,為什麼救援進度看起來很緩慢?

美國大樓塌

文:寰宇大觀察 

當地時間6月24日,佛羅裡達一座公寓大樓垮塌,目前,救援仍然沒有結束。已經發現28人遇難,117人處於失蹤狀態。

為什麼這座大樓垮塌了?為什麼救援這麼慢?我們一一分析。

垮塌的公寓樓是高層建築,且位於海邊。公開資料顯示,物業管理部門曾計劃維護大樓,但因為耗資巨大,而被業委會所阻止。此次垮塌前,該大樓正准備接受定期的強制檢查,結果就在檢查前,大樓塌了。

海邊的高層建築,在高濕度、高鹽分的環境下,本就容易產生問題。高層建築對維護、物業管理水平的要求都很高。又因為高層建築的業主眾多,所以往往造成三個和尚沒水喝的尷尬境況。

高層建築缺乏維護,在某些國家,是普遍性情況。美國的這次災難,也應當帶來一些警示,特別是對於那些高層建築佔多數的國家。同時,我合理懷疑,美國這次倒塌的大樓,在設計和建設上、或者在地基選擇上、應該也有很大的問題。

為什麼救援這麼緩慢?

其實,美國各級政府的響應是很快的,但在救援現場,進度卻提不起來,沒有達到我們預想中的速度。

是各級政府推諉嗎?還真不是。

6月24日,大樓垮塌後,邁阿密-戴德縣政府經過一番評估,向州政府提出了請求。而後,州長又馬上結合縣政府所准備的材料,向聯邦政府申請援助。隨後,6月25日,拜登根據州長的請求,宣布佛羅裡達進入「重大災難狀態(Major disater)」,並命令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和國土安全部展開救援。(詳見President Joseph R. Biden, Jr. Approves Florida Emergency Declaration)

根據《斯塔福德法案》中的Section 401,總統要宣布一個地方處於災難狀態的話,就必須先得到州長的申請;州長應當在申請中證明州政府沒有足夠能力和資源來快速應對災難,並且承諾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將承擔整個救援行動中的部分支出。( All requests for a declaration by the President that a major disaster exists shall be made by the Governor of the affected State. Such a request shall be based on a finding that the disaster is of such severity and magnitude that effective response is beyond the capabilities of the State and the affected local governments and that Federal assistance is necessary)

如果在災難發生後的第一時間內,拜登就宣布聯邦政府立即派人援助的話,那麼,拜登就犯法了。美國是聯邦制國家,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地方政府沒有上下級關系,在法律上處於平等地位,聯邦政府不能侵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權利,這在我們看起來會覺得不可思議。

救災首先是各州自己的事情,所以《斯塔福德法案》才規定當州長要求聯邦協助的時候,必須說明災難的詳細情況,且承諾承擔一部分開支。

聯邦的財政和州政府的財政是分開的,聯邦政府自己收自己的稅,州政府自己收自己的稅,互不干擾。州政府不會向聯邦政府上繳一分錢,而聯邦政府卻要常常補貼各州。

所以,各州在要求聯邦協助的時候,必須要講清楚災難的嚴重情況,說明自己沒有能力和資源去快速地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不這樣規定的話,很多地方政府和州政府就會去薅聯邦政府的羊毛、佔聯邦政府的小便宜。比如,一座30米長的大橋塌了,州政府也要聯邦政府援助;某地發生了小滑坡,也去找聯邦政府要人要錢。

聯邦政府是地主家,可是地主家沒有余糧、也沒有多余的人手。面對50多個州、特區和海外領地,還需要一視同仁。所以,聯邦政府可以出人,也可以出錢,但是開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要承諾給報銷一部分才行。

這是通常情況,但也有例外。如果災難發生時,聯邦政府的利益也受到了損失,那麼總統就可以在沒有獲得州長申請的情況下,宣布某地進入「重大災難狀態」。雖然法律要求州長承諾報銷一部分開支,但總統也可以根據《斯塔福德法案》的Section 408條款,宣布開支由聯邦政府承擔。

這一次,拜登在宣布佛羅裡達進入「重大災難狀態」後沒幾天,就宣布所有救援開支都由聯邦政府承擔。

以上,就是為什麼聯邦政府沒有在事發後一個小時內、兩個小時內、三個小時內…..就宣布派人的原因。在沒有得到州長申請前,聯邦就只能做好准備,總統也只能催促州長盡快申請,州長也得催促地方政府趕快搞清楚狀況。這是一個程序,在這次災難中,這個程序走得並不慢,算是比較快的。

在災難發生後,邁阿密-戴德縣的救火隊友和醫護人員以分鐘計,就趕到了現場。不過垮塌的情況非常嚴重,從圖片上可以看出,整座大樓是完全成為了平地,就像是一個氣球堡壘被放了氣後、癱在地面上一樣。

用拜登的話說,就是「水泥板一層壓著一層、一層壓著一層……一層樓倒下來、又完全壓在另一層樓上。」(詳見Remarks by President Biden on the Surfside Condo Collapse,7月1日)


注意看圖片的下面,十幾層樓倒塌下來,確實是一層壓著一層,這種情況幾乎不會有幸存者

而更棘手的是,這次倒塌的公寓樓,只是倒塌了一部分,另一部分仍然顫顫巍巍地矗立著,隨時都有再次倒塌的風險。

一方面,是失蹤人員生還希望渺茫;另一方面,是二次倒塌的風險會危及救援人員的生命,再次造成人員傷亡。

對於美國人而言,在這種情況下,要做選擇,就很簡單了,那就是先暫停部分救援,評估一下旁邊的那座隨時都會倒塌的大樓。

救援是很專業化的事情,在現場,無論是邁阿密-戴德縣的縣長、還是佛羅裡達的州長,他們都不會要求現場的救援人員不顧一切代價去挽救生還希望渺茫的失蹤人員;他們不會在現場要求救援人員發動「總攻」,即使他們那麼要求了,救援人員也不會聽他們的。因為決定怎麼救人、什麼時候救人的權力並不在他們手中,也不在拜登手中。

這個權力,在美國國家標准技術研究所和工程師的手中(詳見Remarks by President Biden on the Surfside Condo Collapse,7月1日),只有當這群工程師和科學家確認救援不會造成大規模的二次人員傷亡後,才能重新開始救援。

現場的救援人員,根據佛州州長德桑蒂斯的說法,現在有440人左右(來自全美各地)。如果造成二次傷亡,恐怕傷亡人數會比大樓第一次倒塌時還多。

用拜登的話說,就是:「存著這樣的可能性、或許仍然有人還活著、有人還在呼吸,但是你們最不想看到的事,就是大樓再次倒塌,再殺死我們10個、20個、30個或50個消防員、或者醫護人員。」

這就是屬於東西方的文化差異。畢竟,美軍在戰場上如果實在打不過敵人,是可以投降的,投降歸來後,仍然是國家英雄。

在東方人看來,救援人員就應該不怕死、就應該不顧一切地去救人,哪怕會有極大風險造成二次傷害、哪怕失蹤者生還的希望很渺茫。

但西方人不這樣看。總統、州長、縣長之類的,也不會要求救援人員去這樣干。他們做出這樣的要求,既不會給他們帶來任何政績,也不會有救援人員聽從他們。

這讓我想起了911時候,大批紐約和新澤西的救援人員成為了逆行者,沖進了正在燃燒中的世貿雙子塔,然後幾百人再也沒有出來。現在的救援人員怕死嗎?恐怕不能這樣看,畢竟,一個是正在發生中的緊急事件,大樓裡有許多人正等待救援,一個是樓已經倒塌了,失蹤者的生還希望渺茫。

你如果仔細想的話,就會明白:做出救援決定的人,其實是不需要冒生命危險的。這群有決定權的人,不僅要想著找出失蹤者,也要想著盡最大可能去保護救援人員的生命。

在當地時間7月4日,另一棟岌岌可危的大樓,被爆破拆除了。在拆除前,救援人員裡裡外外地把大樓搜尋了一邊,甚至用上了熱成像技術,為的是找到被遺留下的還活著的寵物。所以,東西方的差異,從這裡也可以看到。

黃金的救援時間一般是72小時,但是這次的大樓倒塌,看看這個倒塌的情形,黃金救援時間恐怕大大短於72小時。

所以後續還會發生什麼情況?就是時間越久、救援的進度就越慢,因為不會有找到幸存者的可能了。

而這幾天,救援進度又會變慢,因為颶風來了,佛羅裡達為了應對颶風,又再次進入了緊急狀態。根據目前的預計,颶風將過境佛羅裡達,邁阿密-戴德縣也會受到颶風的影響。颶風是什麼?就是大西洋的熱帶季風風暴,也就是台風。台風過境,大部分救援工作會再次暫停。

我在微博上看到鳳凰衛視的記者被派去佛羅裡達做大樓倒塌的現場報道了,為期一周,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現場報道的內容都將是救援緩慢。

最後,雖然程序走得並不慢,但是這只是對於美國而言,不算慢。這裡面應該還有很多的提升空間,只是提升還需要法律上的修改;哪些程序是官僚程序,哪些是技術上必須的程序,都需要釐清。同時,美國作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面對大樓倒塌時,其救援方法,似乎沒有表現出什麼先進性,這也是不應該的。大樓有沒有設計上和建造上的缺陷,也是需要調查清楚的。

 

來源    寰宇大觀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