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治下的星條旗,如抹布一般!

文: 副舍長  

加州槍案九死一傷,兇手畏罪自絕,事因還沒有搞清楚的情況下,拜登卻著急宣布準備為這事降個半旗。自他偷偷潛入白宮,類似降半旗已經乾了五次。

說句調侃的話,假如星條旗有自尊,都降得不好意思再升起來了。也難怪,追求無邊界自由的激左陣營裡面,眼下已難找出幾個用心愛護星條旗的人。甚至在條件允許的前提下,叫拜登化妝演戲,用星條旗抹灰擦腳來搏得蛀蟲們的好感,他也會在所不惜。

拜登需要那些烏合之眾,只要他們能躺吃福利拖住真正的美國人。所以,嚴格說拜登根本不是美國人的總統,拋開作弊爭端不論,單憑他現在的作為,他自身連美國人都算不上。

什麼是真正的美國人,按其移民的調性,當然不是按祖籍與膚色來評定,而是其立國根基,獨立宣言中強調的:承認上帝,並以此延伸的天賦人權不可侵犯。

拜登一夥還信不信上帝不好下定論,畢竟他們要撒謊說有,外人也不好誅心否定。這事得上帝最後來解決。但天賦人權不可侵犯,顯然被拜登玩得嚴重變了型,激左們是不可侵犯,但被激左們侵犯的多數人,連聲張的權利都被剝奪。當然,對此身陷燈下黑的人群還不具備多強的危機感,除非讓他們享受下飢餓時幻想長白山肉湯的美味。

這樣說可能會引起不少盲目挺美製的觀眾的反感,好像一個常年不及格的同學為從前的學霸擔憂。但從經驗角度,或良善意願的角度,那種墜落都是很可能會發生的。正所謂從劣變優難,由優變劣可再簡單不過。四十年前的泰森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習慣了偷搶,搞得拳王都不想去當,幸好他的同夥勸他:我們已經不可救藥,你應該與我們劃清界限。

大致就是如此。那些躺吃福利的群體清醒時也是知道自己是被偽驢圈養的票倉,但已經沒有能力跳出惡性循環的命運。只要留意下黑人族群的數據,林肯之後的近七十年間,他們自力更生的比率高達八成,到現在,幾乎翻轉,僅僅占到兩成。剛好這兩成是挺川派。其他專吃福利的族裔也相差不多,一旦被圈養,就很難有逃脫的機會,只是黑人相較起來,有更悲催的可被利用的故事,才使得黑命貴再次被賣,還能幫著主人數錢。

道理放在檯面上每個人都懂,一離開檯面混入生活當中,常人與政客相比就形如散沙。做了偽驢票倉只有一種選擇,只能靠施捨生活,並且這施捨的財物來自何處都不再去關心。毫無疑問,偽驢不會生產財物,惟有腳踏實地的納稅人才有這種能力。

拜登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將納稅人的比率盡量拉低,低到與吃福利的相當,理論上,一個美國人工作養一個吃福利的對偽驢最有利,工作的沒時間折騰,吃福利的吃的舒暢不生一點轉票的心思。如此局面未到來之前,納稅人肯定不願意,這就是拜登著急要剝奪他們權利的原因。

不僅要控制他們的權利,連他們保護自己最後的防線也要被收回。美地現在的治安問題肯定不是槍支問題。警局費用被限制、人力投資跟不上才是根源,再加上吃福利的增多,這樣無所事事不搞出事來才怪。

因而拜登動不動就由此降半旗,其實是為了禁槍做輿論準備。按多數美媒只站震志正確的尿性,如果川總沒能動員紅州及時阻擊,這事真得給偽驢順利乾成。

屆時美國完全覆滅,超級大震腐對外界可是無比恐怖的壞事。原本搶奪資源的各國隊伍已出現各種不講武德的插隊行為,當維護秩序的插一腳還要更進一步,公然徇私枉法,那大混亂的團戰將無法避免。把它叫三戰都是不幸中的幸運,搞不好得叫末世。

 

來源      有間訴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