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百香果女孩姦殺案:罪惡深重不判死刑,空喊正義侮辱法治

廣西百香果女孩

文:臧啟玉

廣西「百香果女童姦殺案」一直是社會關注的焦點案件。2020年11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審。

「百香果女孩」是廣西欽州一名10歲農村女孩,2018年10月4日,她在賣百香果的路上被凶犯強姦後殺害。

作案人是同村29歲的青年楊光毅。當時凶犯一直守在女孩回家的途中,在女孩經過時將她抱走,在前期猥褻時受到女孩反抗,凶犯掐住她的頸部直至昏迷,然後裝進蛇皮口袋帶到無人處的山嶺中,女孩甦醒,凶犯為了不讓女孩看清他的臉,用刀刺傷了曉燕的雙眼和頸部,對其實施強姦,事後拿走女孩身上的32元現金,裝女孩再裝進蛇皮口袋後拋棄。

經法醫鑑定,女孩是在強姦時胃內食物反流進入氣管、支氣管導致機械性窒息死亡。

案發後兩天,凶犯楊光毅歸案。

這是一起極其惡劣的案件,作為刑事領域專業律師,下面我分析案情如下。

1、這是一起預謀作案。凶殺命案共有七種類型,激情殺人一般是在特殊情況下突然產生的殺人念頭,事後往往會產生悔恨心理。而相對於激情殺人來說,謀殺往往在行凶之前經過長期策劃,周全安排之後才之實施的,有非常明確的犯罪意識,是性質更為惡劣的犯罪行為。本案中楊光毅在強姦女孩之前一直守在女孩賣水果的路上,是一種預謀作案,應當從重處罰。

2、凶犯楊光毅有前科。有的凶犯是一時失足作出的違法犯罪行為,沒有犯罪前科,屬於偶犯。而本案的凶犯楊光毅在事發前就經常偷女人文胸、內褲回家,被父親多次訓斥,而且經證實,楊光毅還有經常跟蹤、摟抱、騷擾過其它幼女的行為。所以這是一個慣犯,應當從重處罰。

3、作案手段極其凶殘。為了讓女孩不再掙扎不再叫,凶犯多次狠掐脖子,致女孩昏迷。用隨身攜帶的小刀猛刺女孩的雙眼,鮮血噴涌,女孩的雙眼和眼白幾乎都被搗爛。多次刺向女孩的喉嚨,致使女孩的喉管都被割開。

4、本案不單單是強姦案件。本案凶犯楊光毅在強姦女孩後,拿走了她身上賣水果換來的32元錢,而且事後還把女孩再裝進口袋裡拋棄。這與普通的強姦致人死亡完全不同,是集強姦、搶劫、故意殺人於一體的連續性、綜合性犯罪行為。

5、事後沒有積極悔罪行為。本案在審理過程中,凶犯家屬還在網絡上對死者家屬進行侮辱、咒罵,這個情節應當引發重視。

6、沒有退贓、積極賠償的行為。在案發後,凶犯家屬重金聘請律師辯護,卻一直不願意對死者家屬進行安慰。32元錢一直沒有退還,也沒有對死者家屬進行積極賠償,甚至一句真誠的道歉都沒有。

本案是極其惡劣的事件,廣西法院一審判決凶犯死刑,二審竟然在沒有任何新證據的情況下僅僅因為凶犯投案自首一條就改判成死緩,這無疑是在受害人家屬身上捅刀子,引發強烈的社會輿論。 

作為一名刑事辯護律師,我給大家普及一下刑事案件審理的一般程序。

現在的刑事案件規定是二審終審,也就是說一審上訴後作出的二審判決一經作出,就具備法律效力。

如果沒有新的證據,二審案件基本都是不開庭審理,也就是所謂的書面審理,基本都是維持一審判決。

而廣西這些惡性案件,二審法院竟然在沒有任何新證據的情況下作出了具有實質性結果的改判,匪夷所思。

這裡只能有一個解釋,有人在干預案件。

二審改判帶來的強烈社會反響,引起了最高法院的重視,在2020年11月11日,最高法指令高院再審。

受害女童的母親也表示,希望判凶手死刑。

在這裡,我還要向大家回顧一個案件。

2016年1月15日凌晨4時許,陝西應急救援總隊特勤支隊隊長聶李強在西安市高新區甘家寨西區東門外等候女友時發現兩名女孩乘出租車回家後,起了性侵之念,錘擊兩姐妹造成1死1傷。
2016年12月15日,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被告人聶李強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而在二審時,聶李強家屬表示願意給死者家屬90萬元,二審法院改判凶犯聶李強死緩。

我當時寫了一篇文章,表達了對這種判決的極度不滿。
在各級法院的牆壁上,都明確寫著:讓人民群眾從每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我認為,廣西高院的改判是對社會公平正義的極大侮辱。

強姦犯罪是對女性人身造成終生侮辱的暴力性案件。絕不給強姦犯辯護,一直是我的執業理念。

在廣西百香果女孩姦殺案再審時,我願意為受害者家屬提供無償代理服務,我會發表有理有據的代理意見,讓凶犯認罪服法,讓死者家屬得到安慰,讓百姓看到法治的希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