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之戰,誰主沉浮?

普京

文:西奈山峰

1,普俄最終能得到甚麼?

戰場上對俄羅斯最好的結果,是現在的烏克蘭政府基本滿足普俄的條件,普俄撤兵,烏克蘭從此中立。

之後的俄羅斯勢必長期被西方圍困、制裁,幾乎完全進入內循環。像伊朗那樣。

但是後果並不一定比得上伊朗,因為俄羅斯的宗信不如伊朗宗信那樣強硬,從這次俄羅斯多地發生群體反戰活動來看,俄羅斯人的文化已經相當西化。所以即使進入內循環,俄羅斯國內也勢必動蕩不休。

屆時,普京只能文化、教育、經濟、治安等方面強力維持國內穩定,坐等他預期的西方左派的自毀。

2,普俄為何開戰?

兵者,兇器也。普俄豈能不知,只是他們認為此戰是不得已而為之,普京的戰前講話中表達了他們的理由,最根本的理由是:安全與價值觀。

而澤連斯基在昨天連線美國國會的演講中,最後也說:我們正為歐洲和世界的價值觀而戰,以未來的名義奉獻我們的生命。

普京的那篇講話最大的篇幅內容,就是在否定澤連斯基聲稱的那些歐洲和世界的價值觀,指出那些價值觀的邪惡,最後得出俄羅斯必須捍衞自己的價值觀。

3,價值觀之戰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普俄直接進入了伐兵攻城階段,證明在伐謀、伐交領域均已失敗。不僅是謀、交技巧失敗,更主要的是「價值觀」的失敗。

上面說了,普京和澤連斯基都強調了各自的價值觀。普京的價值觀,是他所謂的「俄羅斯保守主義」,而澤連斯基所說的「歐洲和西方的價值觀」,是普京批判的「自由主義」。也就是說,這本質上是一場保守主義與自由主義的血戰。

此戰之後,保守主義敗局已定。

保守主義,這個名詞進入尋常百姓視野,主要是因為川普,自稱保守主義者一度成為了一種時髦。其實川普式保守主義,也是一種自由主義,即古典自由主義,即有信仰的自由主義。而澤連所說的現代西方和歐洲的自由主義,是新自由主義,或者叫無信仰的自由放蕩主義。

同性戀游行

即使自稱保守主義者的川粉,此次也絕大多數挺烏反俄,這表明了一種人類大趨勢,那就是「所有科學定律之最——熵定律」:在自然過程中,一個孤立系統的總混亂度永增不減。

新自由放蕩主義,就是人類社會加快熵增的最強動力。因為它符合人性,也印證了一個古老的概念——原罪。

4,熵增提速

無論此戰結果如何,即使是真的以核爆結束,之後的人類將加快新自由主義的熵增。

左派已經成了主導世界意識形態的決定性力量,他們設計的大重置計劃不會因為任何原因而停滯不前。以「黑命貴、LGBT、取消文化」為代表的新自由主義,將快速席卷包括東正教文明、華夏文明、猶太文明、印度文明在內的世界。只有伊斯蘭世界可以抵擋一時。

以川普為代表的所謂保守主義,再不會有機會登上政治舞臺。2016年川普勝選打了西左精英們一個措手不及,也讓他們更加警惕,他們會利用所有手段,包括媒體誘導,教育扭曲,群體運動,平臺打壓,經濟鉗制,選舉舞弊等等,加速消除保守派的數量和影嚮。

幾十年後,亨廷頓所說的七大文明也許只能剩下兩個,一個是新自由主義(熵增),一個是伊斯蘭主義(負熵)。其它現有的文明雖然還會存在,也只是軀殼,淪為瑜珈似的作用。

5,華夏文明何以自處?

華夏文明中沒有狂熱宗信,它的根柢在「善(於)若水」的道家。這種文化對甚麼事都不大驚小怪,綾羅綢緞也好,光巴溜條也罷,都能接受,都能包容。道家文化連生死都能齊一視之,何況新自由主義那些LGBT的小怪胎呢?

去年我就說過,川普之後是老莊,說的是人類在川普之後將長期面對西左精英的新自由胡來主義,有良知有洞察力的人要想生活下去,只能抱持老莊那樣的生活哲學,否則長期面對癡獃總統、娼婦副總、亂性內閣、變性將軍這些東西,能惡心死。

道家文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既有柔韌度,又有腐蝕性。即使將來放蕩主義者表面上統治了全球,背地裡也說不定早中了貧道的36計,誰操縱誰還很難說。

這既指華夏民族的個人層面,也指族群層面。

總之,說這次俄烏之戰改變了人類歷史進程毫不誇張(其實改變始於更早的川普執政時期)。最大的改變在於:戰後很快會形成兩極——放蕩世界VS強宗信世界。

來源:太初之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