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首富人生如幣

趙長鵬

作者:薛亞萍  

首富背面是割韭鐮刀。

幣圈出了一個華人首富。

根據《財經》報道,有內部人士透露,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估值將達到3000億美元,其創始人趙長鵬(幣圈暱稱CZ)身價也水漲船高,憑藉持有的30%幣安股份,坐擁900億美元(相當於人民幣5733億元)財富,一舉超過身價4244億元的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晉升新一屆華人首富,並躋身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有網友認為,900億美元低估了趙長鵬的整體財富水平。因為除了30%幣安股份,趙長鵬的其他資產並未計算在內,比如比特幣等數字貨幣。

日前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趙長鵬公開表示曾在2014年買過一些比特幣,儘管後來賣過一點,「但大部分還在。」

就在幣圈為之震驚歡呼的時候,趙長鵬卻在凌晨十二點半的朋友圈發文稱:「如果今天一塊錢賣0.01%的股份,公司的價值就1w了。如果發個幣,9000億枚,一塊錢賣一個,就有9000億的市值了」,表示「沒有流動性的估值都是虛的。流動性為王」。

不管趙長鵬認不認可這個華人首富的頭銜,他的財富增值速度有目共睹。今年3月份,胡潤公布的全球富豪榜中,趙長鵬身價還在80億美元。

短短九個月時間,趙長鵬身價翻了逾11倍。

然而,和很多幣圈大佬一樣,趙長鵬財富飆升之路的路基下,躺倒了無數發財夢破滅的韭菜。

趙長鵬登頂華人首富消息出後來,有微博大V發文表示:「幣安趙長鵬(CZ)靠拉電閘、黑客攻擊、拔網線割韭菜、上架山寨虛擬貨幣成為華人新首富!萬千賭徒的合約爆倉成就了一個人,那些爆倉家破人亡的人不知道有何感想。」

幣安曾依託創新名義推出過的幣圈聞所未聞的125倍高槓桿,「125倍槓桿意味著什麼?如果稍有不慎,就會傾家蕩產」。

歸結原因,還在於如幣安這類新興的數字貨幣交易所,缺乏行業監管,如中國股市交易有證監會監管,美國股市則有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監管,幣安們則是「即當裁判員,又是運動員」,這也是國家嚴厲打擊虛擬貨幣市場的原因之一。

暴富後的趙長鵬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還談到財富分配,表示將捐出自己財富的90%、95或99%。以此計算,趙長鵬預計最高要捐出891億美元(相當於人民幣5675.67億元),比鍾睒睒的身價都要高。

只是,這些錢怎麼捐、捐向何處,就如幣安現在的辦公地點一樣,還裹著一層神祕的面紗。

01

2013年之前,趙長鵬的人生和股票交易所有關,但與幣圈毫無瓜葛。

上世紀80年代末,出生於江蘇的趙長鵬隨家人一起移民加拿大,大學就讀於加拿大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專攻計算機科學。

畢業之後就按部就班的進入交易所工作。趙長鵬先是在東京股票交易平台開發交易系統工作,後又到彭博社工作,開發期貨交易軟件,在這裡,趙長鵬最終坐到了技術總監的位置。

2005年,趙長鵬選擇辭職回國,在上海創立了富訊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為全球銀行開發高性能的交易軟件。八年之後的2013年8月,在一場撲克牌局上,趙長鵬開始接觸數字貨幣。

當時的趙長鵬,在小圈子裡具有一定的社會知名度,和他一起玩撲克的兩個朋友,當時在幣圈也都小有成就:一個是比特幣交易平台BTCC的創始人李啟元,一個是光速創投合伙人的曹大榮。

曹大榮對趙長鵬說,「你應該投身於比特幣或區塊鏈創業」,李啟元也建議趙長鵬把10%的淨資產投入其中,翻倍的可能性更大。

聽進去的趙長鵬在2014年將賣房所得100萬美元全部押在了比特幣投資上,但入手之後,比特幣價格一路下跌,從600美元跌停至160美元一枚。

那兩年,趙長鵬幾乎損失了房子價值的三分之二。體會到數字貨幣魔力的趙長鵬,隨後開始了一段快進快出的經驗學習生涯,先是加入加密貨幣錢包Blockchain,負責產品開發,後又進入徐明星的加密貨幣交易所OKCoin,擔任首席技術官以及聯合創始人。

在OKcoin,趙長鵬結識了此後影響他多年的一個女人,被稱為「幣圈一姐」的何一。離開OKCoin的趙長鵬野心初現,他想做一個自己的交易所。但他並沒有急於成立交易所,而是創辦了一家比捷科技的公司,生產基於雲的交換軟件。

2017年6月,幣安成立,並且擁有了自己的代幣——BNB。

成立不到一年,幣安就獲得了泛城資本和黑洞資本的數千萬美元天使輪融資,而且吸引了紅杉資本和IDG資本的目光。據36氪報道,2017年8月25日,紅杉資本和幣安洽談A輪融資事宜,如果達成協議,紅杉資本將獲得11%的股份。

然而趙長鵬卻在2017年年底接觸了IDG資本,並談到了融資協議。紅杉資本不幹了,以「違反排他協議」起訴幣安。而幣安解釋稱,雙發洽談的不是A輪融資,而是B輪融資。在當時的回覆中,IDG在B1輪和B2輪,對幣安的估值分別為4億美元、10億美元。而最終結果,也是幣安勝訴。

幣安的迅猛發展,帶動趙長鵬一年時間內,就成為福布斯發布的首個數字貨幣領域富豪榜第三人。

2018年,趙長鵬以身價估值11-20億美元,位列福布斯首個數字貨幣領域富豪榜第三,也是當時前十中的唯一的一個中國人。

儘管在各國金融監管的警告壓力之下,幣安行跡成謎。但是幣安成立四年間,卻依舊成長為世界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今年9月,外媒The Informationb報道稱,趙長鵬正在籌划上市,表示雖然近年來幣安遭遇一系列監管和法律問題,但是仍計劃三年內將幣安美國(Binance US)推上市。

02

趙長鵬和幣安快速發展的背後,少不了「幣圈一姐」何一的助力。

2017年7月25日,幣安在自家交易所上線BNB,導致BNB價值迅速縮水20%。那是趙長鵬壓力最大的一段時期。而隨著何一以「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營銷官」身分的加入,BNB價格應聲而起,入職半個月,BNB價格從0.149美元翻漲超20倍至2.57美元。

在踏入幣圈之前,何一曾是一位小有名氣的主持人。2014年,在一次酒局中,何一被徐明星說動後加入OKCoin,一路從副總裁做到了聯合創始人,掌管OKCoin的品牌、公關、大客戶團隊、線上線下活動等。

何一(圖源:《非你莫屬》節目截圖)

據媒體報道,當初趙長鵬也是被何一說服才以首席技術官的身分加入的OKCoin。這才有了隨後兩人從OKCoin離職,創辦並壯大幣安的後續故事。

但就在2019年幣圈迎來一波政策利好時,徐明星突然和昔日戰友何一撕了起來,發微博爆料稱:「他們兩口子和我一個人合夥創業,這怎麼能持續?當時公司也有明確的規定,內部談戀愛,必須有一方離職,她作為高管帶頭打破公司規定,現在再扯這些事也不能彰顯她的職業道德或者合伙人精神吧?不管怎麼說,沒有我也就沒有她現在的姻緣,這點她得感謝我。」

「兩口子」暗指趙長鵬和何一,要知道2015年的趙長鵬已是已婚人士。何一很快做出反擊否認了和趙長鵬的戀愛關係。

此後,專心發展幣安的兩人,也被不斷曝出割用戶韭菜的消息。

如幣安強制穿倉導致用戶倒欠幣安錢、私吞國外用戶107個比特幣事件、幣安智能鏈多個項目跑路事件、2100萬比特幣數據壓盤事件以及合約市場拔網線惡意爆倉事件等等。

而早在2020年趙長鵬被推選為區塊鏈首富的時候,就有網友發帖指控,幣安「宕機拔網線已經成為基本操作,所以現在有那麼多人維權幣安,這也是趙長鵬成為區塊鏈首富的根本原因」。

根據幣圈熱門爆料消息稱,去年四月,紐約聯邦法院提起針對11家加密公司的11起訴訟,其中就包括幣安,原因是涉嫌發行非法證券和操控市場。

甚至趙長鵬離開OKcoin創立的比捷科技,表面上是一家提供雲服務的公司,但實際上卻是一家為郵幣卡和文交所提供技術方案的公司。

根據當時的相關報道,其官網比捷科技所列出的提供服務的交易所包括上文沙丘、上文眾申等多個平台,但是現在該公司官網已經無法打開。直到現在,還可以在網絡上搜索到「上文沙丘、上文眾申」被曝光的詐騙消息。

當時有不少人通過進入郵幣卡和文交所進行數字貨幣交易,而被騙得血本無歸,還引來央視對相似騙局的曝光。而趙長鵬做的生意,就是為郵幣卡和文交所提供整套的交易所運營方案,一直到2017年年末,國家全面整治郵幣卡和文交所體系。

03

幣圈有個段子:世界首富馬斯克,華人首富趙長鵬,兩人都是幣圈代表人物。

然而,這兩位不同級別的首富,卻就「幣圈」爭論不斷。今年以來,有目共睹的是,狗狗幣信徒馬斯克成為了幣圈的風向標。他發表的言論,隨口一句就能起到影響世界幣圈大盤走向的作用。

而作為幣圈另一位佼佼者的趙長鵬,頗有點看不上在幣圈頻頻高調營銷的馬斯克。兩人不久前還在推特上來了一回針鋒相對的爭吵。

11月23日,因不滿幣安暫停了狗狗幣的提現,馬斯克推特評論並且艾特趙長鵬,質疑其「幣安」對狗狗幣用戶做了什麼?

這條評論出現在趙長鵬接受《金融時報》的採訪之下,幣安正在與幾家主權財富基金初步討論,改善與監管機構的關係。

趙長鵬當即對馬斯克的質疑進行了回懟,「非常確定,問題出在狗狗幣最新的錢包」,並稱正在和開發者溝通。

末了,趙長鵬還附上了一則嘲諷意味十足的「特斯拉因軟件故障召回1.2萬輛車」的消息,並且跟了句「What happened here?」,反將馬斯克一軍。

在趙長鵬財富突飛猛進之時,有特斯拉和Space X傍身的馬斯克,身價也終於在10月25日突破3000億美元,穩坐世界首富寶座。

據彭博社報道,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署長畢斯利10月初曾發推文呼籲馬斯克等世界富豪,捐出2%財產,即60億美元,即可幫助全球4200萬人口不致餓死,並在隨後更多場合重申了這一觀點。

比斯利表示,60億美元只是馬斯克「單日財富增長數字」而已,並催促馬斯克儘快行動,稱「這項邀請很快會過期,畢竟人命關天。」

馬斯克對此也通過推特回應,稱「如果世界糧食計劃署能夠在這個推特帖子上準確描述 60億美元將如何解決世界飢餓問題,我將立即出售特斯拉股票來捐贈。但它必須是公開透明的會計方法,讓公眾可以準確地看到錢是如何花的。」

比斯利隨後也真的如馬斯克所願,發來了詳細的善款計劃書。

不同於馬斯克的被動逼捐,趙長鵬反而主動向媒體表示,自己是「真的打算捐出大部分財富」,這一比例最高有可能達到99%。

現在,兩人又有了一個共同點:外界都開始關注起他們的捐款行動會在何時到來。

參考資料:

《聊一聊幣安的發家史》幣圈成名

《紅杉資本起訴幣安趙長鵬,法庭文件透露了這三個核心點》36氪

《徐明星暗指何一趙長鵬是兩口子 何一怒嗆徐明星無休止噴糞》龔進輝

《幣安趙長鵬:我打算捐出我財富的90%、95%或99%》騰訊網

《「趙長鵬」寫的交易所,憑什麼讓「徐明星」賠血汗錢》BlockBeats

《幣安內外混亂,恐已是強弩之末》比特幣教父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