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5 日

【真實的周恩來之一】顧順章滅門慘案

文:夏小強

周恩來,這個中共歷史上的重要人物,長期以來一直做為中共的「道德楷模」形象,被展現於國內和國際舞台。那麼,周恩來,他究竟是一個謙謙君子、治國能臣,還是一個偽善大奸、殘忍小人?本係列將通過史料,向外界展示出一個真實的周恩來。

顧順章

顧順章,(1903年-1935年),本名顧鳳鳴,上海寶山吳淞人,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地下情報人員,中共秘密特務組織中共中央特科的負責人,1931年投降國民政府,1935年被國民黨以秘密聯絡共產黨為由處死。

顧順章早年在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做鉗工,曾加入過青幫,後升為煙草公司工頭。1925年五卅運動中,顧順章表現積極,組織了煙草公司的工人運動,之後進入上海市總工會工作並加入中共。1926年,顧順章和陳賡等人被中共派往蘇聯學習間諜技術。

顧順章從蘇聯回國不久,即參加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任工人稽查隊隊長。1927年,蔣介石和汪精衛相繼發動四一二事變和七一五事變的清黨,中共轉入地下活動。在中共八七會議上,顧順章被選為臨時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任中央交通局局長,負責中共中央特科的組織和領導工作。1928年6月在中共六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此後長期在上海與周恩來負責中共地下活動。

顧親自負責領導特科的武裝組織紅隊,殺死過許多叛離中共的人員,他的公開身份是著名魔術師化廣奇。

據與顧順章共事過的瞿秋白的妻子楊之華回憶,顧順章有幾個特點:一、「人矮,精幹,多計謀,滑頭,勇敢,變戲法的技術很高明」;二、「不多說話,也不曾對同志說過自己的履歷和社會關係」;三、「平日不看文件,開會不常說話」;四、「生活浪漫、腐化,吸鴉片、玩妓女,打老婆」。

周恩來在上海

周恩來是中共早期在歐洲共產主義小組的創立者,他直接受命於蘇聯斯大林也就是共產國際的命令指揮,這也是他在1924年從法國剛一回國,就能夠出任黃埔軍校高層職務的主要原因。當時其背景是,1924年1月,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孫中山推行「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的政策,主張國民黨與共產黨合作。

1923年6月,周恩來在巴黎以個人身份加入中國國民黨,11月任國民黨旅歐支部執行部總務科主任;1924年周恩來回國出任黃埔軍校政治部副主任,當時主任為戴季陶,兩個月後繼任政治部主任,主持建立主要由共產黨骨幹組成的「葉挺獨立團」。1925年2月、10月,參加了蔣介石領導的第一、二次東征,期間兼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副黨代表,被授予國民革命軍少將軍銜。1926年「中山艦事件」後,周恩來辭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之職,並在年底轉往上海,任中共中央軍委書記兼中共江浙區委軍委書記。

1928年4月,周恩來赴莫斯科參加中共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常委會秘書長。11月返回上海,此後至1930年3月是中共中央工作的實際主持者。

1928年11月14日,組織成立向忠發、周恩來、顧順章組成的中共中央特別任務委員會(簡稱特委),下設中共特別行動科,並以學生時代的筆名「伍豪」為化名從事地下工作,工作包括情報收集、暗殺、安排工作人員滲透國民黨黨政部門等。

「中共特科」是上世紀30年代一個嚴格遵守周恩來指示——「不與黨的地方組織發生聯繫,單獨進行情報、兵運、保衛、暗殺等活動」的中共隱秘機構,受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和中共北方局領導,利用各種方式搜索重要情報。

中央特科下設總務、情報、保衛、通訊四個科。一科負責設立機關、佈置會場和營救安撫等工作,科長是洪楊生;二科負責蒐集情報,科長是陳賡;三科也叫做紅隊,俗稱「打狗隊」,負責鎮壓叛徒特務,科長是顧順章;四科負責無線電通訊,科長是李強。

顧順章協助周恩來領導中央特科並兼任第三科(行動科)的負責人,三科負責暗殺活動,也被稱為「伍豪之劍」。

周恩來在中共建黨之初,不僅一手建立了中共的特工系統和軍隊,還一直是中共實際上頭號核心人物,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遵義會議之後。

顧順章脫共

1931年3月,顧順章被派護送張國燾和陳昌浩前往鄂豫皖蘇區,完成任務後,顧順章來到武漢, 4月24日,顧順章化名「化廣奇」,在漢口新市場遊藝場表演魔術,表演大獲成功,但隨後被國民黨特工抓獲。

顧順章被曾經是中共漢口負責人後脫共的國民黨特務尤崇新認出,遭國民黨漢口警察局局長蔡孟堅逮捕。顧順章隨後立即投降,但是要求面見蔣介石方能供認其掌握的機密。蔡孟堅隨即向其上司徐恩曾密電此事,不料徐的機要秘書錢壯飛是中共間諜,搶先通知了特科,導致顧順章掌握的情報價值大減。因此顧順章當時在得知蔡夢堅向徐恩曾報告,不禁跌足長歎:「這下抓不到周恩來了!」

錢壯飛偷偷截獲武漢拍來的電文,通過李克農搶先報告了周恩來。在國民黨和上海租界捕房聯合大搜捕的前兩天,中共中央機關轉移。由於顧順章在中共內所處的極高地位,以及其家屬很多都參與了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致使當時上海等地的地下黨機構幾乎完全被摧毀, 在武漢的聯絡機關人員遭抓獲處決,在南京獄中未暴露身份的負責人惲代英和在香港的蔡和森都被殺。

周恩來策劃實施滅門行動

周恩來在躲過隨後的大抓捕之後,開始迅速處理此事。 周恩來迅速把中共中央機關緊急轉移到新地址海棠村,其中包括顧順章的家屬也在這裡。

顧的妻子、兄嫂、岳父母、姨妹等在中共中央秘密機關負責做飯、看門和採買。周恩來最終決定將他們滅口。於是,由周恩來、趙榮(康生)組織特科的洪楊生和陳養山,帶領紅隊人員執行了這一任務。據後來的掘屍報告稱,殺人是採取繩勒方式,因為都市內不敢開槍,用刀則血跡不好處理。當時屍體難以運出市外,只好在院內花壇下挖了深坑掩埋,上面還抹上水泥以防腐臭外洩。

周恩來殺掉救命恩人

案發當晚在顧家的親屬,除了顧順章8歲的女兒顧利群和12歲的小舅子張長庚被放生外,其餘13個人都被勒死,其中包括顧妻張杏華、岳父張阿桃、岳母張陸氏、小姨子張家寶、小舅子、小姑子和保姆、司機、串門的朋友在內。顧順章的小姨子張家寶是鄉下來上海探親的農村婦女,根本與顧順章的工作毫無關係,但也被活活勒死。死者中還包括顧家客人、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

斯勵(1900-1931),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1927年4月北伐途中,蘇聯顧問及中共在中國境內發動倒蔣,蔣介石決定取締蘇聯顧問並逮捕、處決中共黨員。在4月12日的清黨中,斯勵藉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從國民黨手裡救出,是周恩來名符其實的救命恩人。

那天,周恩來帶著中央特科的殺手們闖進叛徒顧順章家,顧順章十幾個家人和親友正在打麻將,不巧顧家朋友斯勵也在場。正因為他認識周恩來,所以周命令連同恩人一起勒死。

案發

1931年6月,周恩來多次帶人勒死顧家人及其親友,在上海法界甘斯東路愛棠村11號及公共租界武定坊32號,新閘路斯文裡70號等處共掘出屍體30餘具,死況甚慘。當時上海各報把這作為特大新聞發布,震驚全國。

當時被放生的12歲的顧順章的小舅子張長庚於80年代初,在上海撰文講述了當時案發的經過。他稱在1931年5月初被送回家,姐夫顧順章便來詢問其他親屬的下落,他回答不知道。於是,顧教他每天在一些街道口等候認識的熟人,這樣便能「找到阿姐」。張長庚在街上轉了幾個月,9月間的一個傍晚終於看到代號「老先生」的科特人員王世德騎車經過,馬上揪住不放並問阿姐下落,身後一直跟著的特務隨之上前將王世德逮捕。

參與滅門案的王世德被捕後供出顧順章家屬下落,並帶租界人員和警察去掘屍,成為轟動上海乃至國內的「海棠村掘屍案」。案發後,中共又一批秘密機關被發現破獲,周恩來轉移到江西蘇區才得以逃脫。

當時國民政府調查科向法租界警務當局接洽,會同按址發掘屍體,租界當局初不相信,經過確切保證之後,始獲同意進行發掘。新聞界獲得消息後,發出報導。當發掘工作進行時,市民擠滿牆頭,樹上圍觀,在充滿驚駭與懷疑氣氛之下,一尺復一尺的挖下去,院內深掘到八尺之下,果然起掘得顧順章全家大小八具屍體,全市為之震驚。

以後據王世德所供,又先後在公共租界武功坊三十二號,新閘路斯文裡七十號等處,繼續從事發掘,結果又掘得三十九具屍體,都由周恩來命王世德等所殺害。上海報紙上登出照片:顧順章在家中掘出屍體,抱屍大哭,發誓要向共產黨討還血債。

顧順章滅門慘案說明,一個加入過中共的人,不管立下多大的功勞,也無論在中共內職位有多高,一旦被中共認定為「叛徒」和敵人之後,都會成為黨格殺無論的對象,不僅本人可能送命,也將會累計家人朋友,同時,周恩來的冷血也可見一斑。

報刊報導和相關啟事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的《時報》上發表了國民黨刊登的消息∶

「周恩來夫婦∶查是案正凶周恩來,湖南人,化名極多,臨機而變,共黨有名伍豪者,即周也。周為法國留學生,歷任黃埔學校教練,東路軍政治部主任,共產黨中央委 員。妻名鄧穎超,曾任共產黨中央委員婦運部負責人等職。又國民黨方面查有共黨中最為凶惡專事殺人之蔡飛,最近因在上海犯綁案拘入巡捕房,業經派人向捕房查問核辨」。

同日的《申報》、《民國日報》和《時事新報》等各報刊,還刊登了《顧順章懸賞緝拿殺人凶手周恩來等緊要啟事》:

「敬啟者,順章於民國十三年受革命潮流之激動,誤入共黨歧途,數年來參與機密。鑒於該黨倒行逆施,黑幕重重,與本人參加革命之初衷,大相違背,不忍糜爛國家,禍害民眾,乃於本年四月間自動脫離共黨,向黨國當局悔過自新。從此閉門讀書,以求學識之長進。對於共黨任何人,從未加以陷害。蓋順章只有主義之鬥爭,並無個人仇恨之心理,此亦政治家應有之態度。孰意共黨首要周恩來、趙容等竟親肆毒手,將余全家骨肉及遠近戚友等十餘人,悉行慘殺,而順章岳母之私款七千餘元及價值三千餘元之田產單據、亦被劫奪以去。似此殘酷獸行,絕滅人道,實為空前罕有之慘案。惡耗傳來,痛不欲生。現已承蒙國民政府懸賞兩萬元,嚴緝該犯等依法 究辨外,順章特另行懸賞緝究,以慰冤魂。有人能將該犯周恩來、趙容等捕獲解案,順章當賞洋三千元,或通風報信,因而捕獲者,賞洋二千元。儲款以待,決不食言。

伏祈公鑒。顧順章謹啟。

通信處〔南京〕奇望街郵局信箱八號」。

王世德在《申報》上刊登《王世德脫離共黨緊要聲明》∶

「一九三一年一月十一日,王世德鄙人於民國十六年加入共黨。近兩年來充任該黨中央特殊工作。因見於該黨之倒行逆施,貽害社會,而復慘無人道,自相殘殺,乃於前月向國民黨悔過自新,從此脫離共黨,謹此聲明。再者,上月轟動一時之上海掘屍案,其告密之人名李龍章者,實即鄙人之化名。因該慘案確為共黨首要周恩來、趙容等所為,而鄙人亦為當時參加 殺埋之一分子,自向黨國當局悔過自新後,即將該黨此宗殺人藏屍滅跡之秘密殘酷行為,悉行指出,故有此次駭人聽聞之掘屍案發現。特此附帶聲明,使各界人士得以充分明瞭共黨之罪惡」。

從以上當時報刊登載的聲明,可以從中還原一些歷史真相:國民政府做為當時中國合法的政府,在維持著中國社會的秩序和正常運作;共產黨其實就是類似於現在的恐怖組織,周恩來當時扮演的角色,就是恐怖組織的首領和恐怖事件的策劃者。從對顧順章一家殘忍滅門的殺戮來看,周恩來與現今的恐怖份子沒有區別。

結語

年輕時代的周恩來,在顧順章滅門案中的所作所為,可以看出,不管周恩來向外界展示出任何形象,其中最真實本質的一面:殘忍無情、喪失人性,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殺人不眨眼的冷血殺手。

顧順章滅門慘案,只是周恩來向世界展示其真實歷史的一個開始,隨後的歷史將會繼續給出答案。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