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吉林法官的狂言曝中共司法深度黑暗

中共法官

近日,一位知情人提供的一段電話錄音顯示,吉林省德惠市法院法官王榮富狂言:「不管他(法輪功學員)有沒有罪,就是不讓他(律師)上庭!」。「殺人犯都可以(請律師辯護),啥犯都行,就法輪功不行」;「在吉林就別想做無罪辯護!就不存在!」

王榮富還說:「合不合法現在你別談這事,法輪功案件就特殊,就這麼要求的。律師,就告訴你,休想上庭,別做那個夢了!」「違法就違法了,你可以隨便告。」

在21世紀的今天,在「中共國」的吉林省,竟然有這樣一位將中共的憲法、刑事訴訟法、律師法、法官法等,統統踩在腳下的法官,說出這樣的話來,確實讓人感到震驚。

殺人犯可以(請律師辯護),啥犯都行,就法輪功不行」,這是什麼混帳邏輯?涉嫌犯故意殺人罪的人,依法可能判處死刑。從法律角度說,這是最重的罪,最重的刑罰。在王榮富看來,這樣的人可以請律師上法庭辯護,法輪功學員卻不行。那麼,在王榮富法官眼裡,法輪功學員是什麼人?

「違法就違法了,你可以隨便告。」這又是什麼混帳邏輯?在王榮富法官看來,可以用一切違法的手段對待法輪功學員嗎?想怎麼違法就怎麼違法嗎?隨便虐殺法輪功學員也可以嗎?

「法輪功案件就特殊」,請問怎麼個特殊法?在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團體是一個可以實施「群體滅絕」的團體嗎?為什麼王榮富法官說「你可以隨便告」?是否告到最高法院也沒有用?是否是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讓他這麼幹的?

從常識角度來說,法院是個講理的地方,講法的地方,尋求公平與正義的地方,是一個國家維護道德和法線底線的最後一道防線。

從王榮富法官的上述言論看,對法輪功學員來說,法院不是講理的地方,不是講法的地方,更不是尋求公平與正義的地方,而是一個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線、專門整法輪功學員、專門製造冤假錯案的地方!

為什麼王榮富會蹦出這些胡言亂語來?

其實,不需要高深的理論,不需要複雜的邏輯思辨,甚至不需要有多高的文化水平,僅憑王榮富法官的上述言論,從常識就可以判斷出: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取締法輪功的決策是完全錯誤的;由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持續22年的迫害,已走到窮途末路,到了完全靠「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的無賴嘴臉維持的地步。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先生從中國東北的長春市傳出,因其袪病健身、淨化身心的奇效,迅速傳遍全中國,傳到全世界。

22年來,儘管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用盡古今中外一切最邪惡的手段進行迫害,法輪功不僅沒有被打倒,相反,洪傳到亞、歐、美、澳、非五大洲的110多個國家和地區。

為什麼那麼多人仍然堅信法輪功?

因為他們都是法輪功的親身實踐者和受益者,他們知道法輪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是無比珍貴的普世價值,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肯定是錯的,高壓與欺騙只能得逞於一時,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的滔天大罪終有一天被清算。

吉林省德惠市法院法官王榮富口出狂言,知法犯法,執法犯法,兒戲法律,玩弄法律,踐踏人權,利用「人民法院」破壞法律實施,除了他本人職業道德和職業素養低下外,可能還有以下三個原因:

第一,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仍然逍遙法外。

江澤民作為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中共最高層最大的賣國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已被永遠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但至今,江沒有被抓捕。

第二,江、曾在中央政法委的代理人孟建柱等仍逍遙法外。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重要的依靠力量,就是中央政法委書記掌控下的中共政法系統。前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和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都是江澤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提拔重用的。

孟建柱、郭聲琨提拔重用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原重慶市公安局長鄧恢林,原上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原江蘇省政法委書記王立科、原山西省公安廳長劉新雲等一批政法高官被抓捕後,孟、郭仍沒有被抓捕。

第三,江、曾在最高法院的代理人周強仍逍遙法外。

2015年5月11日以來,全世界21萬法輪功學員實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不僅有案不立,違法不究,反而在明知江澤民對法輪功犯下滔天大罪的情況下,利用「人民法院」,破壞法律實施,迫害法輪功。

周強被中國著名法學家痛斥為禍國殃民的「首席大法盲」。周強因濫殺湖南民營企業家曾成傑、迫害709律師、迫害法輪功而臭遍全世界,但至今周強仍未被抓捕。

我親歷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全過程。從我給中共最高層領導寫信、寄掛號信、查詢近1000封掛號信的過程中,從我給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送信、韓軍親筆給我寫收條的過程中,我了解到:

江澤民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中央政法委書記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中央610辦公室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但是,江澤民死不認錯,靠迫害法輪功升官發財的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央610辦公室官員,都是既得利益者,如果承認錯誤,不僅既得利益沒有了,而且還得承擔迫害責任。

這是至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機器仍在運轉的重要原因所在。

尤其是,以江澤民為首的「血債幫」,知道自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犯下了彌天大罪,欠下了累累血債,一直擔心有人清算他們的罪行,千方百計維持這場迫害,通過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下達非法的指令,以「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邪勁兒,硬撐著這場迫害。

日本著名企業家稻盛和夫,一生創辦了兩家世界500強企業。退休後,臨危受命,拯救瀕臨破產的日本航空公司,僅用了一年時間,日航做到了三個第一:利潤世界第一,準點率世界第一,服務水平世界第一。

稻盛和夫辦企業為什麼這麼成功?因為他深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候一到,全都遭報」的「因果報應法則」。

他說,從一個較短的時間段觀察,因果或許沒有報應,「但從10年這樣較長的時間段觀察,因果就大體相合。如果10年還不夠,請看20年,20年還不夠,請隔30年再看,30年間因果不符的,可以說幾乎沒有。個人如此,企業的盛衰也一樣

這是稻盛和夫人生經驗的總結,也是他經營企業取得巨大成功的奧妙。

「因果報應法則」一直在制約著一切大膽狂徒。

想當年,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狂不狂?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自稱「毛主席的一條狗」,毛要她咬誰她就咬誰。結果怎麼樣?1976年10月6日,毛死後不到一個月,江青就被毛親自選定的接班人華國鋒抓捕,後被判死緩,最後上吊自殺。

想當年,替江澤民掌管「刀把子」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狂不狂?周掌管的中央政法委有「第二中央」之稱,動不動就利用武警鎮壓民眾,權勢熏天。結果怎麼樣?2015年6月11日,周被判無期徒刑。周的政法幫、石油幫、四川幫、祕書幫、親友幫全軍覆沒。

吉林省德惠市法院法官王榮富之所以那麼狂妄,是因為他看到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郭聲琨、周強暫時還沒有遭到報應,就以為「因果報應法則」不存在。

但是,正如稻盛和夫上面講的那樣,我深信,江、曾、孟、郭、週五大惡人的惡報,肯定會不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地到來。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中共已經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黨。王榮富法官「殺人犯可以請律師、法輪功不行」的說法表明:中共的司法腐敗已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只有無知狂妄到極點的流氓惡棍,才會說出這種喪天害理的話來。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年,中共已經成為全世界殺人最多的黨。2020年,中共聽任「中共病毒」從武漢蔓延全世界,至今已導致192個國家,2.24億人感染,462萬人死亡。這是中共給全人類帶來的最大一場災難。

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政府和人民,都非常反感中共。現在已到了最後從地球上剷除中共的「天下圍共」時代。

河北省曲周縣公安局警官吉少春曾經叫囂:「我就迫害你們法輪功了,為什麼還不報應我?」2012年8月23日,吉少春一人開警車,在肥鄉縣路段撞到前方的拖拉機上,當場死亡。

遼寧省大連莊河市光明山鎮派出所警官孫學忱曾經揚言:「這個報應,那個報應,怎麼就不報應我。我這不是很好嗎?」2008年1月25日,孫學忱突發腦動脈血管破裂死亡。

「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陳虻,曾在美國加州一個研討會上公然說「誰給我飯吃,我就給誰賣命。」2008年12月24日,替中共賣命的陳虻,患胃癌痛苦死去。

惡報降臨,天誅地滅。那些執迷不悟,繼續追隨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作惡的邪惡之徒,註定絕對沒有好下場。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