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反駁的馬雲,被質疑的螞蟻

螞蟻上市,「批發」億萬富豪

1、螞蟻帝國,是互聯網精神加小微匯聚的奇蹟。

螞蟻集團過去3個月的估值節節攀高,根據媒體推測,最新上市市值可能超過3萬億,這個市值超過工(1.8萬億)農(1.1萬億)中(9500億)建(1.6萬億),四大行伴隨共和國的成長,在助力登頂世界第二的經濟體中立下汗馬功勞,螞蟻軍團依靠小微,只用10多年就超越了。

馬校長自豪的稱螞蟻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IPO定價,這背後也是幾億韭菜炒出來的小微奇蹟。(ps.螞蟻自己賣基金、發基金,炒自己新發的股票不用利益迴避,類似這種好事,最好也別監管。)

群眾才是創造奇蹟的主力,誰為了群眾,誰依靠群眾。但是螞蟻服務小微,還是螞蟥吸血小微,這中間只有一字之隔。

 

2、說螞蟻集團是一家金融科技包裝下的高利貸平台,雖然有誇張成分,但也不算太偏離事實。

根據披露的數據,螞蟻集團有10億+個人用戶,8000萬+商家用戶,數字支付交易規模118萬億(支付寶),微貸科技平台貸款餘額中消費信貸1.7萬億經營者信貸4000億(花唄借唄等),理財科技平台資產管理規模4.1萬億(基金餘額寶等),保險科技平台518億(賣保險),此外還有創新業務,如區塊鏈、數據庫等。2020年上半年,從收入側以上幾部分比例分別為36:39:15:8,其中微貸科技平台占比高達39%,是其第一大營收來源。華泰測算螞蟻集團超7成利潤來自微貸。

以花唄為例,其最低利率是萬二,平均利率是萬四附近,人均貸款餘額是2000元左右。

通俗的理解,沒有收入的大學生,如果要提前消費,找馬校長借2000元,年化利息15%左右。馬校長一手給胡蘿蔔(無抵押杪借),一手拿槍(不還錢計入芝麻信用讓你寸步難行),花唄的壞帳率極低,商業上堪稱精妙。

這裡面有一個自相矛盾,馬校長昨天演講聲稱傳統銀行開當鋪要抵押,阿里依靠信用大數據無抵押,那螞蟻精準收回貸款,靠的是大數據剔除潛在不良,還是靠的芝麻信用及圍繞在周邊的購物基礎設施做威脅?

既然有信用大數據作為商業優勢,同時還宣稱要打倒銀行的壟斷暴利,要立志做小微普惠,那為什麼不能在做到精準畫像低違約率的前提下,給大學生類似建行快貸、招行閃電貸5-6%甚至更低的年化利率呢?為什麼要一邊慫恿大學生提前消費,一邊要從大學生那裡賺取暴利?

 

3、在外灘金融大會上,馬校長以俾睨天下的勝利姿態,大聲宣言了新金融對老金融們的革命,看似以攻擊創新不足開題,實際以要挾監管繼續開綠燈落腳。

孩子哭了,是因為奶沒吃夠,看看螞蟻如今的體量,已然碾壓四大行的規模,螞蟻不是孩子,螞蟻已經是巨嬰,一不小心會蛻變為吞金巨獸。

過去七八年,中國金融系統的創新尺度雖起起伏伏,但是全球創新的絕對高地,沒有對金融創新的足夠包容甚至監管機構的小心翼翼投鼠忌器,不會有P2P的坐大,不會有全球最大的虛擬貨幣市場。通過馬後炮下定義的方式做切割,說搞砸了的p2p貸款不是網絡金融,只有螞蟻貸款才是真正的網絡金融,將創新失敗的污水潑給政府,創新失敗的代價留給社會,自己獨摘創新的最大勝利果實,一邊吃奶一邊罵娘,這種立場是不地道的。

3萬億市值如果尚且不令馬校長滿意,螞蟻集團的野心是不是要30萬億,重演一遍屠龍少年終成惡龍的故事?

 

4、螞蟻的幾乎所有營收都和金融相關,卻一直強調自己的科技標籤。

按照機構預測,2020年,螞蟻集團淨利潤可能超過320億元,如果3萬億市值,則估值高達100倍。目前四大行估值僅5-6倍,只有宣稱自己是科技公司,才能掙脫金融股的估值束縛。

螞蟻的支付、貸款、理財、保險,分別屬於央行、銀監、證監、保監管轄,只有宣稱自己是科技公司,才能徹底掙脫監管機構的牢籠。監管是規模的天敵,監管是速度的天敵。

銀政保需要牌照,科技不需要牌照。互聯網公司,跨界破壞,繞開牌照,沒有枷鎖,規模效應無敵,天生具有指數級成長的潛力,如果沒有監管的五指山,信不信螞蟻真能刺破蒼穹。

只要監管一路綠燈,3萬億市值不會是螞蟻的終點,GDP的體量才是他們的極限。比如,PK掉所有的銀行、基金、保險,甚至PK掉央行,以互聯網寡頭席捲一切的姿態,席捲傳統金融領地。

5、以貸款為例:

馬校長週末怒斥的巴塞爾協議是做什麼的?

其中很核心的是資本充足率,通俗的理解是管控槓桿的,是做金融業務必須要有充足資本金做保證的,本金不足,業務規模有上限,風險也相應有了上限。

目前螞蟻最重心的貸款業務中,只有極少部分是自營放貸(網商銀行,以及浙江沒批而重慶給了他的小貸牌照等),由於限制了資本金,螞蟻要做大貸款規模只能拉正規銀行入場,做助貸,這中間由螞蟻集團和其它金融機構一起瓜分利差(例如裸貸輿情下的趣店)。

如果從了馬校長的願望,巴塞爾協議滾一邊去,沒有了資本金限制,螞蟻可以一腳踢開全部合作銀行全部自己放貸,利潤率和放貸規模,都是爆炸式的,通過流量和渠道逼死全部銀行,才是螞蟻的邊界。

沒有資本金限制下,只要螞蟻借款一開閘,全國人民的負債率馬上翻倍都皆大歡喜(反正都是數字),螞蟻的利潤和股價嘩嘩的漲,螞蟻員工減持致富,至於全國負債率過高將來消費不足或者違約率暴雷這些負面影響,那都屬於身後的滔天洪水。

創新一定要付出代價,社會必須承擔,社會必須寬容,與人家馬校長何干?

6、以支付為例:

馬校長週末還特別提了數字貨幣,建議先別做標準,先做貢獻,先滿足未來需求。央行的DECP箭在弦上,潛在影響的對手就是現行的支付寶微信支付,作為對比,支付寶儲備的區塊鏈專利世界第一。言外所指央行的DECP最好別急著推出來,討論的焦點可能並不是數字貨幣的發展理念之爭,而是利益立場之爭。

畢竟對岸的Facebook在折騰全球貨幣(Libra)了,為什麼支付寶沒這個權力。

進一步試想,如果央行徹底放開對螞蟻的監管會怎樣呢?螞蟻依靠其技術基礎、大數據積累(最大的生產、銷售、消費數據庫)和國民應用的流量優勢,能搖身一變迅速成為中央銀行,直接在支付寶裡印貨幣(是不是數字貨幣都不重要,本身貨幣就是符號),即便沒有「印」貨幣,支付寶依靠其現有的信用系統,能迅速「創造」派生貨幣。

M0、M1、M2……,只要給權限,每一個環節支付寶都能染指。

支付寶可以是人民銀行。

 

7、寡頭的終點,是互聯網巨頭主宰經濟的一切,螞蟻成為螞蟥,吸食每一個國民。

以《黑鏡》為例,喜歡科幻片的人,對未來的數字場景不會陌生,每個人都有一段代碼,決定了你的社會角色和全部個人財富。

如果發展無止境,未來這段財富代碼可能是由支付寶來撰寫。「要飯也必須有(芝麻)信用,沒有(芝麻)信用,連飯都要不到。」馬校長說的。網絡寡頭即政府,代碼即社會規則。

螞蟻帶來的創新和便捷,社會自會感激,資本市場也給予了足夠的估值,馬校長演講中對傳統監管和銀行體系的很多批評也是目光如炬,但挾創新以令天下,這背後失控的資本意志,作為投資人和消費者,都有必要警惕。

資本追求超額利潤,金融的本質是剝削,這是馬克思的觀點。技術在變,技術背後的人性並沒有改變,作為慾望的凝結物的資本也沒有改變,資本壯大後,資本會有尋求持續膨脹的獨立意志,必要的時候,會嘗試控制一切(如媒體),甚至嘗試驅逐一切(如監管)。

一個問題也值得思考,螞蟻積累下的制勝資源——全民大數據,是否是用戶的個人隱私,如果不是,它是否應該成為國有資產或者公共資源?

面對已經成長為巨獸的螞蟻,我們需要呼籲的不是給巨獸更多創新空間,而是是否對巨獸強監管和反壟斷,以給更多小微企業騰挪出創新空間。

真誠的希望螞蟻集團做好螞蟻帝國,不要野心失控滑向螞蟥帝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