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裡的權鬥教科書,宋江團隊散發出的壓迫感撲面而來,讓人不得不服

「水滸」裡的權鬥教科書,宋江團隊散發出的壓迫感撲面而來,讓人不得不服

文: 齙牙趙 

眾所周知,我的主業是讀宋史,有時候也喜歡讀一讀跟宋代相關的小說,《水滸傳》。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書裡一個讓人非常意味深長的小情節。

晁蓋在曾頭市中毒箭身亡,死之前給宋江埋了一個大雷:「誰捉到了射死我的兇手,誰就當梁山泊的老大。」

這件事給了宋江極大的難堪。

晁蓋名義上是梁山的一把手,宋江名義上是二把手,但是大家都已經隱隱然將宋江捧到了一把手的位置,就連晁蓋最初創業團隊的核心人物吳用,也暗戳戳地倒向了宋江。

晁蓋一死,宋江本來可以名正言順地接任一把手的位置,但是晁蓋當眾宣布了這麼一個遺囑,直接就把宋江和他的團隊架在火上了。

大家都知道,宋江單從武藝的角度來說,業務能力是極差的,要讓他抓住史文恭這種一等一的高手,絕無任何可操作性。

晁蓋是宋江的鄆城老鄉,多年交情,知根知底,他不可能不知道宋江的短板。既然他在死之前要用自己最後的權力立這個規矩,那就只能表明一點:他絕不想讓宋江來當梁山的一把手。

後來事態的發展果然如晁蓋所料,陰差陽錯抓住史文恭的人,是新上山的盧俊義——除了他的手下燕青之外,在梁山沒有任何親信的人。

接下來,宋江團隊就要開始進行一場非常不要臉、但是又非常有壓迫感的表演,迫使梁山好漢們放棄晁蓋的遺囑、同時也徹底消滅掉盧俊義的非分之想。

毫無疑問,這次表演是極其成功的,宋江團隊極其深厚的根基,搭配出了一個非常完整的團隊結構,在這場內部角力裡面展現出來了一種鋪天蓋地的壓力,讓盧俊義和其他觀望者口服心服。

這個團隊,我至今都覺得是最完美的搭配。

「水滸」裡的權鬥教科書,宋江團隊散發出的壓迫感撲面而來,讓人不得不服

第一,一個心眼多的。

這個人的任務是在背後出謀劃策,居中聯絡,整合各方的力量,並且一馬當先提出想法。

在小說裡,這個人就是吳用。他等祭奠完晁蓋之後,開宗明義就提出了宋江團隊規劃的方案:「宋江一把手,盧俊義當二把手,其他的位置不變。

坦白地說,這樣的方案是最能讓大家接受的,一方面保持宋江團隊在梁山的領導力,一方面告訴盧俊義他的上限在哪裡,雖然將晁蓋的遺囑打了一個挺大的折扣,但細想下來也並不是那麼荒謬。

不過,光吳用一個人說不管用,接下來需要各方勢力都來表態。

第二,一個不要命的。

這個人的任務就是要展示宋江團隊的狠勁,對於異己分子的威懾力。

當然非李逵莫屬。他第一個發言,說的就是狠話:「再讓來讓去,我就殺將起來,然後各自散夥。」這句話的核心在於「殺」字,李逵是梁山屁眼最黑的一個人,殺人成性,從來不管任何後果。如果真的翻臉,盧俊義雖然不怕李逵,但是他和燕青兩個人能不能擋得住這麼多人的圍攻,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第三,一個業務強的。

這個人的作用,就是代表梁山的業務精英的態度,他們雖然說不上位高權重,但是絕對是梁山的中堅力量。

這個任務交給了武松,他的發言非常值得人深思:「梁山上這多在朝廷當過軍官的武將,他們只聽宋江的,其他人管不住。」這是一段非常具有震懾力的發言。朝廷任命過的武將,有地位、有能力、有關係、有人馬,是梁山業務最強的一部分人,這幫人的倒向,是足以決定梁山局勢的。

第四,一個不要臉的。

所謂的不要臉,就是能夠顛倒黑白,卻又讓你無話可說的那種人,煽風點火最是厲害。

這個人就是晁蓋最初生辰綱創業團隊的劉唐。他的發言簡直是將不要臉發揮到了極致:「我們七個人剛上山的時候,就曾經計劃請宋江來當老大。」那時候他們七個人火併了王倫,在山上逍遙快活,唯一想到宋江的就是給他送了一百兩黃金作為酬謝,請他上山的事情是從來沒有人提過。

第五,一個表忠心的。

梁山上並不是百分百的人都是宋江的嫡系團隊,接著還需要其他觀望者的表態。

這個最好的人選就是魯智深,軍官出身,不管是業務能力還是團隊實力都很強,而且他在上樑山之前從來沒見過宋江,讓他來表態,是最有代表性的。魯智深的發言簡短但是分量十足:「宋江你要是再讓,那我就帶著二龍山的人馬撤退了。

第六,一個資歷深的。

有了這五個人的表態,本來已經足夠了,但是還有一個關鍵問題,梁山的元老派。

這個人就是比晁蓋還要先上山的林沖,他是四個元老裡面能力最強、威望最高的一個人,他代表的元老派點頭,那就毫無疑問增加了宋江上臺的合理性。林沖雖然沒說話,但是他的行動已經證明了一切。在祭奠儀式開始之前,他以梁山留守的身份請宋江傳令,就已經表明了一切。

雖然宋江對他頗有防備之心,都不讓他下山捉拿史文恭,但是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表現出對第一把交椅的覬覦之心,給盧俊義好好地打了一個樣。

這一次大會,就在這樣一個「一邊哄晁蓋這個鬼、一邊嚇盧俊義這個人」的氛圍之中結束,雖然沒有達成最終的協議,但是已經讓盧俊義看到了宋江紮實的根基和強悍的實力。所以,在接下來攻打東昌府的賭約中,盧俊義打得畏畏縮縮,生怕先勝,讓宋江不知道怎麼下臺。

所以,在這一個看似讓賢會、實則恐嚇會的儀式上,宋江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各展所長,將自己不要命、不要臉、有基礎、有實力的特點表現得淋灕盡致。

說句不好聽的話,幾百年過去了,這依然是內鬥的教科書。

站在盧俊義的角度來看,那種深不可測的壓迫感撲面而來,讓人不得不服。

 

來源 讀宋史的趙大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