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氣總裁自殺:牽出900億大騙局!

黃甌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繼財務「黑天鵝」、董事長被調查之後,市值超600億的上海電氣又傳來噩耗。

8月5日晚間,上海電氣公告,公司執行董事兼總裁黃甌於8月5日不幸逝世。

關於黃甌逝世的原因,上海電氣未在公告中披露。

據公開資料顯示,黃甌出生於1971年3月,浙江溫州人,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於2018年8月起,擔任上海電氣的董事、總裁。

在此之前,上海電氣自曝:

控股子公司上海通訊應收賬款普遍逾期,極端情況下,最終可能造成83億元的損失。隨後,上海市監察委員會網站披露,上海電氣董事長鄭建華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值得註意的是,上海電氣的接連「爆雷」背後,更牽涉到一個900億的大騙局。

一   50歲總裁跳樓自殺

8月5日晚間,上海電氣突發發布重大事項公告,公司執行董事兼總裁黃甌於2021年8月5日不幸逝世。

上海電氣表示,任職期間,黃甌為公司的發展付出了辛勤的努力,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公司對黃甌先生的不幸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並向黃甌的家屬致以深切的慰問。

關於黃甌逝世的原因,上海電氣未在公告中披露。

但黃甌家屬向媒體記者證實:黃甌在8月5日跳樓自殺。

黃甌在7月30日就曾經割腕自盡,但所幸當時發現及時,被搶救過來了。 「他們不停地打電話要求他(回公司)參加會議。」黃甌被搶救回來後,仍然去上了兩天班。

華夏能源網註意到,8月5日早間,一條消息就在電力行業流傳,微信消息原文為:

「早上7點30分許,東方花園二期70號802有一男性跳樓身亡,黃甌,51歲,身份證:上海人士,系上海電氣集團總裁,其家人拒絕法醫進入,現公安已到場。」

據上海電氣財報披露的資訊顯示,黃甌出生於1971年3月,浙江溫州人,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持有工學碩士學位,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於2018年8月起,擔任上海電氣的董事、總裁。 2020年的薪酬為148萬元,截至去年年底,黃甌持有76.5萬股公司股份。

據簡歷資訊顯示,

2004-2006年期間,黃甌曾擔任上海汽輪機有限公司總裁;

2007-2009年期間,曾擔任上海電氣電站設備有限公司副總裁;

2006-2013年期間,擔任上海電氣電站集團執行副總裁;

2011-2015年期間,擔任上海電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技術官;

2015-2016期間,擔任上海電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

2016-2018期間,擔任上海市經濟和資訊化委員會副主任。


圖片來源:上海電氣官網

黃甌最近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是在7月10日舉行的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會閉幕式上;

另外,7月29日下午,上海電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召開幹部大會上,黃甌代表領導班子作了發言。

這也就是黃甌妻子所說的「他們不停地打電話要求他(回公司)參加」的會議。

在這次會議上,黃甌代表上海電氣領導班子發言,他表示:

「當前,上海電氣處在事業發展的特殊時期,對於市委市政府的這一決定,我們堅決擁護。我會以黨的幹部應有的站位與擔當,帶頭履職盡責,和領導班子一同,全力支持配合好冷偉青同志的工作。」

二   背後迷霧重重

黃甌今年才年僅50歲,為甚麼會自尋短見?

隨著黃甌的突然非正常死亡,圍繞著上海電氣的諸多不正常事件更加迷霧重重。

據《每日經濟新聞》新聞報道,黃甌妻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嗓音沙啞,她表示:

「我的訴求不是說要證明我老公的清白,我的訴求是要知道我老公犯了甚麼錯?

你說他(犯了)甚麼罪,我認,但要把證據拿出來,徹查。

如果他犯錯了、犯罪了,給國家、社會、股民帶來任何損失,我認。

我把房子賣了,把我所有理財產品、金融產品賣了。 」

年初至今,上海電氣高層因貪腐問題不斷有人落馬,領導團隊遭受重創,更多外界不為人知的細節謎團待解。

今年4月,上海電氣原副總裁呂亞辰便因嚴重違法違紀,受到上海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值得一提的是,呂亞辰落馬距其退休尚不滿一年。

值得註意的是,就在9天前(7月27日),上海電氣的董事長鄭建華「出事」了。根據中共上海市紀律檢查委員會、上海市監察委員會網站消息,上海電氣(集團)總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上海電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鄭建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對此,上海電氣在當日晚間的公告中回應稱,公司已對相關工作做了妥善安排,上述事項不會對公司正常生產經營造成重大影嚮,公司將密切關註上述事項的進展情況,及時履行資訊披露義務。

在數月前,上海市監察委員會官網發布消息,上海電氣集團原副總裁呂亞臣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83億的財務「黑天鵝」

其實,上海電氣遭遇的這一連串噩耗的起點是2個月前的一則公告。

5月30日,上海電氣突然發布重大風險提示公告,控股子公司上海電氣通訊技術有限公司(簡稱「上海通訊」)應收賬款普遍逾期,公司對其的股東權益賬面值為5.26億元,另外公司還向其提供了77.66億元的股東借款。

極端情況下,最終可能對公司的歸母淨利潤造成83億元的損失!

而這已經超出上海電氣近2年的歸母淨利潤總和,財務數據顯示,上海電氣2019年、2020年的歸母淨利潤分別為35億元、37.6億元,2021年一季度的歸母淨利潤為6.61億元。

對於該事件的影嚮,上海電氣在公告中稱,上述風險可能導致上海通訊大幅計提資產減值損失,可能導致上海通訊經營困難,亦可能導致公司對上海通訊的股東借款形成重大損失,對公司本期利潤或期後利潤將產生重大不利影嚮。

在曝出財務「黑天鵝」後,上海電氣於7月5日公告,因公司涉嫌資訊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上海電氣表示,在調查期間,公司將積極配合中國證監會的調查工作,並嚴格按照監管要求履行資訊披露義務。

自子公司業績爆雷以來,上海電氣股價接連下跌,A股股價累計最大跌幅接近30%,港股的累計最大跌幅達31.4%。

同時,券商中國記者註意到,上海電氣第一大股東上海電氣(集團)總公司近一年來頻繁減持,2020年3月至今年一季度末合計減持4.09億股,持股比例由57.17%降至52.55%。

上海電氣是一家老牌國企,實際控制人為上海市國資委,是一家大型綜合性高端裝備制造企業,主導產業聚焦能源裝備、工業裝備、集成服務三大領域,致力於為全球客戶提供綠色、環保、智能、互聯於一體的技術集成和系統解決方案,產品包括火力發電機組(煤電、氣電)、核電機組、風力發電設備、輸配電設備、環保設備、自動化設備、電梯、軌道交通和工業互聯網等。

   牽出900億大騙局

上海電氣的「爆雷」背後,更是牽涉到一個900億的大騙局。

自5月30日至今短短2個月時間,包括宏達新材、瑞斯康達、國瑞科技、中天科技、匯鴻集團、凱樂科技、中利集團等公司相繼發布重大風險提示公告,合計的可能損失或高達240億元,財務爆雷的原因都是電子通信設備業務存在部分合同執行異常。

通過梳理上述8家上市公司股權關系與公告發現,一連串「連環爆雷」事件背後,均指向了一位名為隋田力的自然人。

資料顯示,隋田力系上海電氣「爆雷」子公司上海通訊的第二大股東上海星地通的實控人。而國瑞科技此次「爆雷」事件中也出現上海星地通的身影。

此外,在中天科技、匯鴻集團相關通信業務爆雷中均出現的航天神禾,法定代表人為隋田力,並且該公司由隋田力控制。

而凱樂科技踩雷的供應商新一代,隋田力也曾擔任核心高管,同時也是新一代已註銷的100%控股子公司蘇州新一代的法定代表人。此外,由隋田力100%控股的星地研究所曾經是新一代股東,2017年9月時才退出。

另外,據證券時報報道,眾多上市公司接連爆雷背後是:

一個以「專網通信業務」為幌子的隱蔽融資性貿易網路,資金規糢或超過900億元。

在這個龐大的融資性貿易網路中,上市公司資金以預付貨款的方式流向供應商,之後,供應商或其隱性關聯方,將資金通過一層或多層下游客戶,以銷售回款的方式回流上市公司,短期內,上市公司業績得到了提升。

一旦資金閉環出現風險,上市公司的風險便徹底暴露,便出現了一連串的「爆雷」事件,而背後的操盤者,最終也指向了隋田力。

8月3日,新三板公司海高通信(839211)發布公告稱,公司通過多種渠道,無法與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隋田力取得聯繫。據了解,公司實際控制人隋田力目前涉及案件,正在被公安機關偵查之中。

同時,海高通信表示,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劉青(註:系隋田力配偶的弟弟的配偶)也已失聯。

公司通過多種渠道,無法與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劉青取得聯繫,其處於失聯狀態。

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了解到劉青失聯的具體原因。

董事長被抓,總經理跳樓,證監會立案,巨額資金存在風險,長期積澱形成的巨大隱患,正在無情地吞噬企業大好前程。

將這家千億國企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上海電氣決策層相繼「出事」,預示著企業陷入艱困之中,是否會有更多人卷入腐敗漩渦?

是否會有更多的黑幕被揭開?

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

一場更大的風暴即將來臨!

資料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等財經頻道

来源  学识有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