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和富人,到底誰在掠奪誰?

窮人 富人
文:漫天霾

在一個非市場經濟的環境中,富人與窮人之間是對立的關系。這是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中,一個人要想變富,辦法是盡可能地靠近權力,由此要麼擁有排他性的特權,要麼為權力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成為裙帶企業家,要麼靠所有人繳納的稅收資助成為產業政策的受益者,要麼最早拿到信貸資金去掠奪窮人。

窮人 富人

這時候的社會實際上被分為了兩個涇渭分明的階級,掠奪者和被掠奪者。一方的受益,以另一方的受損為代價。窮人可能會收到一些福利,那不過是一種安撫,比起他們的受損,那些得益微不足道。

但是在市場經濟中,窮人和富人是和平合作的關系,不是對立沖突的關系。一個人要想變富,唯一的辦法就是為他人而生產,在公平競爭中接受廣大消費者的檢驗。這時候窮人的窮,不是富人造成的;富人的富,是因為他們改善了窮人的處境,這是雙贏的交換,就是共同富裕的過程。

市場經濟中的窮人,從富人身上得到了很多好處:

首先,富人提升了窮人的收入水平。

推動經濟進步和收入增長的唯一途徑是增加儲蓄和投資。富人就是有儲蓄的人,他的儲蓄要麼自己去投資,要麼借給他人去投資。投資的過程,就是推動技術進步、提升勞動生產率的過程,勞動生產率提高了,產出幾何式提升了,所以收入增長了。

勞動力是最基本的生產要素,任何投資過程都需要有勞動力的參與。但勞動力是稀缺的,富人投資興業,就必須開出更高的工資才能將勞動者從別處吸引到他那裡。勞動者去富人那裡工作這一行動本身,就已經展示出了勞動者的偏好:去那裡打工比起不打工或者在別處打工,是一種處境的改善,否則他為甚麼要去呢?

世界上永遠有富人和窮人,因為貧富總是一個相對概念。但是現在的窮人比起200年前的窮人,收入水平卻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原因何在?

是他們自己的技能得到了提升嗎?並不僅僅是(而且技能的提升也是富人投資教育、技能培訓的結果)。一百年前的農民和現在的農民,從技能上看孰高孰低?是過去的農民,他們既會種地、又會做衣服、還會蓋房子。但是為甚麼沒有現在的農民收入高?100年前的理發師,跟現在的托尼老師相比,技能上又孰高孰低?是過去的理發師。但為甚麼托尼老師的收入高呢?

都是因為投資的增加,使窮人用上了更好的勞動工具,勞動生產率幾何式提升了,所以收入高了。

資本投入的增加使所有人收入都高了,可以用來消費的錢更多了,參與市場分工交換體系的人多了,所以商品需求更旺盛了,銷路更廣了,收入又提高了。

是農民會種地,還是資本家更會種地?是資本家。是他們持續地投資,發明生產出了拖拉機、化肥、農藥、耕作設備、優質種子,他們將這些東西賣給農民,在增加自身資本積累,推動一輪又一輪的技術進步的同時,提升了農民的收入水平。

其次,富人生產物美價廉的商品,提升了窮人的生活水平。

富人要想賺取利潤,就必須像滿足自身需求一樣,改善同胞的物質供應條件。他必須判斷窮人的價值取向,生產出窮人急需的商品,窮人才會給他金錢投票。反之,窮人的購買行動,展示了他們的真實偏好:購買這種商品,對於他的生活是一種改善。否則他就不買。

一種商品對改善人們的福祉有重要意義的時候,總是由一部分富人先享用,這沒有甚麼不好的。他們能購買,說明這種商品的確對於改善生活有重大意義,就像最初的汽車和行動電話一樣。富人在這個過程中充當了小白鼠的角色,他們不斷反饋改進的意見,使商品的性能更優,到了窮人也能買得起的時候,呈現在他們面前的,就是一款性能更優、價格更低廉的商品。

要想賺更多的錢,就要將這種商品大眾化,進行大規糢生產,讓窮人也能買得起。因此必須進行巨量投資,大幅度地推動技術進步,以最低的成本生產,以最低的價格供給,讓窮人感到物超所值,買到就是賺到。

市場經濟,就是不斷地將過去的奢侈品變為現在的生活必需品的過程。賺窮人的錢,也是世界上最難的事情,其難度從來不亞於造飛機火箭。因為窮人的錢邊際價值很高,要用來滿足最重要的需求:果腹。一種商品若不是他必需,並且對未來產出有重大促進作用,他不會去買。

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最牛的企業、最富有的人,不是服務於少數富裕階層的,而是服務於人群中永遠占多數的窮人的。

市場經濟是對貧困階層最友好的制度。大企業就是服務於窮人的慈善機構。去寫字樓和現代化的車間看看,就知道富人辦的公司裡,夜以繼日寫代碼的人是為誰而寫,工廠裡的齒輪,是為誰而轉。

最後,富人在貢獻稅收,窮人在消費稅收。

稅收的存在,當然本身就代表了這是一個被幹預的、受到污染的市場經濟。因為在一個完全的市場經濟中,一切服務,都可以按照市場價格購買,而不會像稅收那樣接受強制服務,並且單方面定價。

稅收永遠不可能是中性的。即使在想象中最完美的稅制、最低水平的稅負中也是如此。稅收的徵收和花費,在支付者和收益者之間永遠是不平等的。除非徵收的稅收都以原路返還、花費在納稅的人頭上。而這將會使稅收行為變得毫無意義並荒誕不經。

因此,只要有稅收存在,一個社會中就總是有一部分人是稅收的淨支付者,另一部分人是稅收的淨受益者。

顯而易見,前者是富人,後者是窮人。

且不論福利國家大規糢的稅收轉移支付,總是從富人到窮人的轉移,只說現在窮人所享受的大量「公共服務」,是誰提供的?

是富人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投入資本、組織生產,繳納了大量的稅收,建起了通訊、鐵路、高速公路、機場、電網、互聯網,支付了軍隊、警察等維護和平的機構和人員的薪水。同樣是他們繳納的稅收,辦起了教育、醫療、衞生、養老,不但提升了窮人的技能,提升了他們的生活水準,並且延長了窮人的壽命。

窮人在這個過程中有貢獻嗎?沒有或者很少。但是所有這一切,他們都享受到了。或者他們所享受到的,要遠遠大於他們的付出。

假如「公共服務」能夠像市場上的價格一樣,需要多少商品就支付多少代價,窮人是消費不起的。假如按照誰受益誰負擔的原則來決定誰交多少稅,窮人根本交不起。

更加依賴於公共服務的,永遠是窮人;更加需要保護的,也永遠是窮人。富人可以不需要大量稅金資助的公共交通,因為他買得起汽車甚至飛機;富人不需要那些公辦醫療和教育,他們請得起私人醫生和家教;富人也並不需要那麼多警察力量,因為他完全可以自己請保安、請偵探。

綜上,市場經濟中的窮人要感恩富人,而不是仇視富人,那就是忘恩負義和恩將仇報。若是因為中間有一個中介機構,就認為這些服務是中介機構提供的,由此心安理得,並對這個中介機構感恩戴德,那就是道德淪喪和認賊作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