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的斷頭預兆!優秀黨員血濺開門紅(圖/視頻)

文:鮑光

中共的十九屆六中全會於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

北京時間11月2日晚上10點07分,中國大陸著名網球運動員、大滿貫女雙冠軍、雙打世界第一彭帥在微博發出一份長微博,把中共十八屆政治局常委張高麗的醜聞給抖了出來。彭帥在實名認證的微博帳號擁有超過56萬粉絲。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玩弄網球名將彭帥多年,終於踢到鐵板上!

湖南湘潭出生的彭帥,8歲開始就跟著她的舅舅張帆學打網球。 1999年,彭帥隨舅舅張帆去天津訓練,球技出色的她立刻被天津隊看中了,於是彭帥加盟了天津隊。現年75歲的張高麗在2007年被江澤民提拔成直轄市天津市委書記,這也是他表現的對江的忠誠所得到的賞賜。

●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醜聞臭出牆外

十幾年前,天津第一把手張高麗誘姦了不到20歲的彭帥,他倆的年歲相差40歲,正好與江澤民宋祖英的年齡之差相同。

彭帥寫道:自小離家早,內心極度缺愛,面對發生這一切,我從不認為我一個好女孩,我恨我自己,恨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經歷這一劫。你同我說你愛我,很愛很愛,來生希望在你二十歲我十八歲時我們就遇見。你說你很孤獨,一個人很可憐,我們有聊不完的天,講不完的話,你說你這個位置沒有辦法離婚,如果你在山東時認識,還可以離婚,可是現在沒有辦法。我想過默默無聞就這樣陪著你,開始還好,可是日子久了慢慢的變了,太多的不公與侮辱。每次你讓我去,背著你你妻子對我說過多少難聽侮辱的話,各種冷嘲熱諷。我說喜歡吃鴨舌,康潔阿姨會衝著我說~咿真噁心。冬天北京霧霾我說有時候空氣不太好,康潔阿姨會對我說,那是你們郊區,我們這兒沒感覺。等等諸如類似的話說了很多很多,你在時候她不這樣說,好像和我們一樣,兩個人相處時是一個樣,有旁人時你對我又是一個樣。

兩人經過了十幾年的相處,張高麗又得到高升,離開天津去了北京進入中央,之後與彭帥毫無聯繫。 2018年十九大,張高麗退休。他又想起了彭帥。

彭帥該文提到,三年前,退休後的中共副總理張高麗,找天津網球中心的劉大夫,約彭帥一起打網球,地點在北京的康銘大廈(位於北京王府井地區)。打完球之後,張高麗帶彭帥到其家中作客。

「然後把我帶進你家的房間,和十多年前在天津時一樣,要和我發生性關係。那天下午我很怕,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你老婆)一個人在外幫守著,因為誰都不可能相信老婆會願意。」彭帥在微博說。

從2018年到2021年,他們又繼續保持那種不倫關係。

2021年10月30日,35歲的彭帥寫道:「三年過去了,我是一個壞女孩不配為人母,你為人父也有兒有女,我問過你,就算是你的養女,你會逼她這麼做嗎?」有網友分析,彭帥懷孕了。

彭帥寫道:「30號那天晚上爭議很大,你說2號下午再去你們家我們慢慢談,今天中午打電話來說有事再聯繫,推託一切,藉口說改天再聯繫……,就這樣和七年前一樣,消失了」,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你說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交易,是,我們之間的感情和錢、權力沒有任何關係,可這三年的感情我無處安放,難以面對。你總怕我帶什麼錄音機,留下證據什麼的。是的,除我以外我沒留下證據證明,沒有錄音、沒有錄像、只有被扭曲的我的真實經歷。 」

隨後,按照中共老規矩,彭帥失蹤了。

但張高麗的醜聞在六中全會期間繼續燃燒,一直燒成國際事件。女網(WTA)、職網(ATP)和世界著名的網球名將,還有所有關心體育的人都站出來發聲支持彭帥的曝光舉動。

11月17日,中共官媒用彭帥的名義發出一則聲明,說自己現在北京,很安全。

當天,WTA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巡迴賽的CEO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發出一份聲明回應CGTN的報導。

西蒙的聲明說:「中(共)國國家媒體今天發布的關於彭帥的聲明,只讓我對她的安全和下落更加擔憂。WTA和世界其它地區需要獨立和可核實的證據來證明她是安全的。我曾多次試圖通過多種溝通方式聯繫她,但都沒有結果。必須允許彭帥自由說話,不受來自任何方面的脅迫或恐嚇。她關於性侵的指控必須得到尊重,在完全透明和沒有審查的情況下進行調查。」

西蒙同時也強調說:「我的理解是她在北京,但我無法確認,因為我沒有直接和她交談。」現在的情況是,包括WTA官員以及現役球員在內,沒有人能與彭帥取得聯繫。

張高麗的表現如何呢?想當年,十七大期間,快溺水的張高麗拼命對習近平歌功頌德,結果十八大居然被提拔進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今年的六中全會之後,醜聞滿世界飛的退休政治局常委張高麗又使出同樣的殺手鐧,豁出老命吹捧習近平。是否又會逃過死關,就看習近平的一句話。

● 全國優秀黨員血濺六中全會

11月8日,六中全會召開的當天,有一個開門紅事件轟動全國。事件男女主角都是中共黨員,都獲博士學位,,都47歲,男主角還在去年剛剛獲得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報導說,11月8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慘案,該醫院院長被女同事割頭,隨後女的跳樓自殺。二人均為「抗疫英雄」。

六中全會開幕當天,全國優秀黨員、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院長劉天戟被護理部主任龐靈(右) 割頭。

2021年11月8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院長劉天戟和護理部主任龐靈雙雙殞命。兩人均在該醫院工作20年,20年來關係良好,劉有老婆,龐有二婚丈夫。

2020年武漢爆發疫情,劉天戟和龐靈受醫院黨委指派,前往武漢支援抗疫。

在緊張忙碌的抗疫戰鬥中,二人激情燃燒、迸出婚外情的火花,於是不顧疫情正濃,忘情的水乳交融在一起。

時任副院長的劉天戟買了一瓶武漢名酒「黃鶴樓」,二人牀頭痛飲,立誓抗疫結束回家之後各自離婚,組成新家。

黃鶴樓喝了一半,二人相約,另一半待二人結婚時作為喜酒再飲。

武漢疫情結束後,二人返回吉林,信以為真的龐靈迅速與二婚丈夫離婚,而升為院長的劉天戟卻遲遲不動,不僅如此,劉院長還與龐靈主任的閨蜜搞在了一起。

龐靈大怒,找到劉天戟評理。最後,雙方達成口頭協議,劉賠償龐「分手費」200萬元。

然而,大半年過去,劉天戟不僅遲遲未付分手費,而且與龐靈閨蜜的不倫戀倒是迅速升溫。龐靈忍無可忍,但她沒有找閨蜜算賬,因為她知道劉天戟才是始亂終棄的根源。經過多少不眠之夜,她終於下定決心與劉共赴黃泉。

11月8日夜晚,北京六中全會召開那天,龐靈在風衣裡藏了一把鋒利的手術刀,還帶著那半瓶黃鶴樓情酒,來到正在值班的劉院長辦公室,向劉院長提出,免除200萬元「分手費」,最後發生一次性關係,然後結束二人關係。

劉院長一聽大喜過望,第一可以擺脫她,第二免除200萬分手費,第三還能最後享受她一次。何樂而不為。於是二人立即寬衣解帶在專供院長午休的牀上重溫武漢舊夢。

正到最激情時,龐靈提出再飲一杯黃鶴樓,以作為對彼此愛情的懷念,劉天戟二話不說,豪邁的接過酒瓶一飲而盡。

不知是由於飲酒過量,還是酒裡面摻進了什麼東西,反正赤身裸體的劉院長啪速漸低,終於停下來呼呼睡去。

此時,龐靈取出藏在風衣裡的手術刀,運用博士所學的解剖學技術將劉院長的腦袋割了下來,用一根繩子與黃鶴樓酒瓶捆在一起,然後拋出窗外。據說,龐靈還用手術刀照著無頭的劉天戟身體上捅了十幾刀。

然後,決心同歸於盡的龐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頭髮,爬上這30層高樓的窗戶,跳入茫茫黑夜之中,把一輛汽車砸到稀巴爛,她當場死亡,死相慘烈。

報導說:一切落幕。

這是黨的六中全會開幕的當天,在去年被授予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的劉天戟院長就這麼給黨來了個斷頭開門紅。

顯然,這不是偶然發生的,這是中共完結的徵兆。

彭帥終於發聲說:沒侵犯,沒失蹤!但一封郵件露玄機!養肥了中共,默克爾終於承認自己很天真!利茲錢尼遭共和黨人驅逐出黨!中建四局出了個女超人,蓋章速度超過機槍! 【新聞最嘲點 薑光宇】2021.11.18

 

來源 人民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