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倒閉的企業,老板們在閑魚變賣家產

老板

疫情倒閉的企業,老板們在閑魚變賣家產 疫情,影嚮著每個人的生活。

據統計,疫情之後,全國約有 7.8 億人負債,45% 的人存在還款逾期。

640

・數據來源於網路

在《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資訊網》上,查詢疫情至今共計兩年半的企業破產案件,數量為 16 萬件。

而向前追溯兩年半,從 2017 年中旬至 2020 年末,案件只有 3 萬出頭,兩者相差五倍。

這只是一些十分抽象的數據,但當我們落到微觀的視角上,我們能看到,這些企業的資產連帶著老板的尊嚴與生活,被掛在互聯網上拍賣。

而更多體量較小的個體戶,他們的倒閉與破產甚至不會被記錄下來,唯一能引起人們註意的,似乎只有貼在店鋪門上的清倉轉讓告示。

為了償還債務和繼續生存下去,這些倒閉企業的老板進入閑魚,用 「低價處理」 和 「賠錢賣」 等字眼包裝自己的資產。

而隨之一起被變賣的,或許還有他們自己的人生。

打開閑魚,搜尋關鍵詞 「破產」「倒閉」,你會在賣家的商品介紹裡,看到一個個企業老板對於現實無奈的妥協。

一位在東莞做生意的老板,因為疫情帶來的種種影嚮,經營舉步維艱,最後不得不宣告公司破產。

他在閑魚上掛售自己的住宅,只希望能換來一點現錢,以解決眼前的難題。

這棟住宅位於廣東中山,精裝修,門前是與珠江相連的人工湖。在這個樓盤的網站上,人們說它風水很好,是聚財的寶地。

但這一切都與屋主無關了,他現在只想回到老家另做打算。

在這位屋主的其他帖子裡,還能看見一些雖然賣不上價錢,但仍在掛售的小物件。

比如用了一半的筆記本、摔掉漆的搪瓷杯……

盡管商品介紹只是只言片語,但從中不難發現,這位賣家已經被經濟壓力壓得喘不上氣。

看似荒誕的掛售,卻也是賣家經历過無數次掙紮之後所不得已的妥協。

他曾擁有的一切,都隨著疫情的拉扯而化為無足輕重的精神瓦礫。

一些員工為了拖欠已久的工資,也被迫在閑魚上變賣老板的資產。

一棟 468 平,豪華裝修,帶泳池和雙車位的別墅。曾幾何時,這是老板體面的象徵。

可當薪水發不出來,這份體面便成了罪,人情和面子的承載物不斷貶值,逐漸失去了應有的社會價值。

那些曾為生活錦上添花的事物,都成了急於出手的眼中釘。

人們所在意的只剩下一件事,它能值多少錢?

一位賣家在商品介紹裡說老板拖欠了兩個月工資,為了抵債,老板送給他一個 LV 包包,而他看著很煩,決定賣了換點錢。

當老板發不出薪水,由金錢定性的人際關系便土崩瓦解,老板的人情與面子也自然一文不值。

老板試圖甩賣人情,而員工置之不理。約定成俗的世故和曾流通於社會的規則,都變得不再好用。

在蕭條的大環境下,唯有錢才是人們信得過的。

和老板的資產一起被變賣的,還有企業的商品和曾經賴以生存的生產工具。

比如,原本應該擺在售貨架上的遙控汽車,它本該成為孩子的生日禮物,或是取得好成績後的獎品。

而現在,它五十斤一箱,被當作廢品甩賣。

熟食店裡的鐵桶,平時用來醃制麻辣鴨脖,可疫情導致門店倒閉,它只能被掛在二手平臺上賤賣,變現償還債務,或是補貼生活所需。

倒閉的互聯網公司,在閑魚上低價處理辦公器材。

而和這些電腦、打印機、投影儀一起被處理掉的,還有很多人豐富的生活。

原本,他們或許正在籌劃婚禮、準備買房、打算和家人來一場溫馨的旅行。

可失業與經濟窘迫逐一而至,一切都變得遙不可及。

通過閑魚上倒閉企業轉賣的商品,你也能反推出受疫情影嚮最大的一些行業。

低價處理電腦的網吧,變賣筋膜槍的健身房,和眾多掛售廚房用具的餐廳……

生意受到影嚮,可房租和貸款卻要照付,這些實體企業大多都沒料想到疫情的沖擊會如此沉重,仿佛破產與倒閉都是悄然而至,毫無徵兆。

而企業倒閉之後,那些曾掛在辦公室裡、用來激勵人心的精神豐碑,也不過只是殘存的廢墟而已。

與生存相比,「業精於勤」「海納百川」 這些美好的寄托和願景,顯得那麼蒼白無力,遠不及幾十元的錢財來得重要和實用。

當這些寄托和願景被掛在閑魚上低價售賣時,可能與之消亡的,還有破產者的精神財富。

疫情期間,我們靠著一些極少數的案例來給自己加油打氣:

比如,17 世紀,黑死病令倫敦劇院被迫關閉,莎士比亞在居家期間創作了《李爾王》和《麥克白》等作品;

1665 年,艾薩克・牛頓在另一次黑死病暴發期間,奠定了早期微積分學的基礎;

1919 年,挪威畫家愛德華・蒙克在西班牙流感肆虐期間,畫出了名畫《患西班牙流感後的自畫像》……

・《患西班牙流感後的自畫像》

然而這些極少數人的成功,都只不過是忽略了時代背景的幸存者偏差,更多疫情下的平頭百姓,都在面臨著生存難題。

就像閑魚上的那些破產賣家。

他們或許從未想到,一場疫情將會令他們變得一貧如洗,甚至是負債累累。

無論是辛苦生產的商品,還是具有精神象徵的字畫,在破產導致的經濟壓力下,最終的歸宿似乎都是低價處理。

唯一還被人們在意的,便是它們能變現多少,以及這些錢能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

但一切就仿佛歐・亨利筆下的故事,公司倒閉了,人們決定變賣資產以換取應有的薪水,結果卻發現這些資產大多都賣不出去。

事與願違,為了增加競爭力,人們只能不斷壓低價格。

而一次次的降價,也加劇了閑魚上眾多倒閉企業的甩賣現象。

與倒閉公司的物品一起低價掛售的,或許還有一些人對未來的憧憬和期望。

但同時,這也是為了應對生存,而不得不做出的努力和抗爭。

把一切都打包變賣,是告別,卻也是給過去的一個交代,給未來的一個機會。

從失敗中成長,為了東山再起而重整行囊。

只是他們的下一次崛起,不知道是甚麼時候了。

來源:X 博士 微信號:doctorx666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