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疫情全複盤

南京疫情

南京這輪疫情,來勢兇猛。

因為我居住在南京,所以這個話題一直不敢碰。

最初的時候發過一篇文章,然後朋友深夜電話打來讓我刪除,然後我就給了面子刪掉了。

第二天,東部機場一把手馮軍被停職。

因為祿口機場帶來的疫情破防,讓一種印度變異病毒德爾塔迅速蔓延開來。截止到昨天24時,南京本土確診人數已達153例,而且數字還在持續增長中。

更可怕的是,疫情還通過社會活動、工作環境污染等進一步擴散。 8天來南京本輪疫情已波及5省9市。昨天成都發現的3例,是因為到湖南張家界旅游感染的。

這意味著,四川和湖南後面也會被拖進來。

南京一直號稱為「最聰明的城市」,這本輪疫情面前,為何如此措手不及?

本文結合相關媒體的公開報道,進行了全複盤,希望能引發一些反思與改進。

南京疫情

01.
機場為何突然「破防」?

眾所周知,在國內疫情趨於平穩,國外疫情勢頭卻絲毫不見減弱、尤其是新型變異毒株肆虐的情況下,嚴防境外輸入無疑正是各個口岸的重中之重。

然而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作為防止境外輸入的第一道關口,南京祿口機場毫無徵兆的破防了。

7月20日,南京祿口機場檢出9例新冠病毒陽性病例,均為機場保潔人員。此後,機場感染規糢進一步擴大。除保潔人員外,地面服務人員、機場司機、公安輔警也相繼中招。

7月21日,南京新增10例感染者,其中9例為機場工作人員;7月22日一天,南京新增18例感染者,其中16例,均為祿口機場保潔人員。

機場工作人員出現如此密集的感染,很顯然,機場的防控一定出現了巨大的漏洞。

機場作為病毒破防的重點場所,國內各地機場早就實行了閉環管理。所謂閉環管理,以深圳機場的做法為例:

在今年6月出現機場輸入疫情後,深圳機場加強了境外輸入的管控:

境內、境外航班場地實施硬隔離、全分割,確保人員軌跡無交叉;深圳市口岸辦對國際機場、陸路口岸、港口碼頭以及海關、邊檢等口岸一線高風險崗位工作人員實施集中居住、「兩點一線」閉環管理;在崗時不進入社會公共區域,離崗時需進行核酸檢測並實施14天隔離醫學觀察。

但是在南京祿口機場,顯然完全沒有閉環管理的概念。

據稱祿口機場保潔公司是外包作業,機場認為是外包公司管理,外包公司以為是機場管理,結果兩邊都不管;同一個公司既負責國內航班也負責國外航班,導致了交叉感染;而且,保潔人員同家屬混住。

可怕吧。祿口機場的保潔人員竟然是處於「兩不管」的防疫真空地帶,而且既負責國內航班也負責國外航班,全然沒有任何隔離,機場保潔工作人員下班後的行動軌跡與常人無異,該回家回家,該逛街逛街,該接送孩子接送孩子,該去醫院看病就去醫院看病……

如此連虛設的形式都不存在的管理,不出事才怪!

而就在疫情出現半個月前的7月5日,南京市委書記還親赴南京機場就涉外疫情防控工作做了「專題調研」。東部機場集團的官方文字中是這樣說的:

書記一行「實地檢查防控流程,詳細詢問有關情況,並聽取集團公司匯報。」

書記強調要「時刻繃緊常態化疫情防控這根弦,慎終如始抓好『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各項工作,持續鞏固疫情防控成果,全力守護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要堅決克服麻痹思想和松勁心態。」

這些話平時說起來有多順溜,此刻就顯得有多別扭。

7月23日,陪同書記檢查的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軍被停職。

但疫情卻並不會因為某個人的停職而止步。

當然,沒有誰會願意看到疫情出現。既來之,則抗之。

那麼,祿口機場的第一道關口失守之後,南京的表現又怎樣呢?

平心而論,南京的反應不可謂不迅速。不過面對此次疫情突如其來的偷襲,在去年那場抗疫大戰中沒有收到多少沖擊的南京明顯有些不適。

02.
核酸檢測的無序。

7月22日,繼祿口機場所在的江寧區之後,南京開始第一輪全員核酸檢測。隨後的7月25日,又啓動了第二輪全員核酸檢測。

醫護人員和志願者徹夜無眠,市民冒著酷暑排隊。

連續兩輪如此大規糢的核酸檢測,無論是對南京醫療機構的檢測能力,還是政府對民眾的動員和組織能力,都是一場巨大考驗,各種緊張與無措也就在所難免:

有的檢測點市民大量積壓甚至引發沖突;

有的檢測點按規定7月10日以後有機場進出史本該隔離檢測的人員也參與了常規檢測;

有的檢測點系統崩潰工作人員不得不手寫登記身份證資訊;

有的檢測點市民要排隊七八個小時之久,

而有的點只需要幾十分鐘……

在最早進行二次核酸檢測的南京江寧區,市民小青先是到了離家比較近的一個監測點,「醫護人員到了,但是好像物資沒到,反正就沒做,然後也有排隊起沖突的現象,所以那個點就取消了」,後來她又趕到郊區完成了檢測。

「就我身邊的人來說,第一次的時候,我們是心理上和行動上都積極配合,第二次就是心理上,覺得真的太混亂了」。

小青覺得疫情本身並不可怕,最令她恐慌的時候,恰恰是核酸檢測的時候,「你身邊的一個個不戴著口罩,唾沫橫飛地聊天,然後還貼著你,一有點距離,就會有人插隊。而且你還不知道你前後是黃碼還是紅碼」。

第一輪核酸檢測的時候,社交媒體上滿屏刷著「南京速度」和監測點醫護人員志願者比「v」手勢的照片。

現在回頭來看,當時大家都把這場疫情看得過於輕松了。

哪有那麼容易就到來的「V」!

在兄弟省、市都已明確說明南京此次疫情是來自印度的新冠病毒德爾塔變異毒株的背景下,南京方面卻一直遲遲不予承認。

除了謹慎,似乎也再找不出更合理的解釋。

如此謹慎的南京,在疫情的防控和疫情爆發後的一系列操作,似乎又實在算不上謹慎。

繼7月21日珠海、7月22日廣州、7月26日合肥和瀘州等地疾控部門相繼公布南京疫情相關病毒為Delta毒株後,南京疾控終於在7月27日公布了正確答案:
確實是Delta毒株。

03.
對疫情高風險區域的「放任」。

一方面,南京市民在認認真真排隊等候檢測。而另一方面,對已經爆發聚集性疫情的祿口機場卻似乎依然沒有採取有效的措施。

從南京官方陸續公布的確診病例和無癥狀感染者的行動軌跡看來,即便是在機場疫情小規糢爆發之後,祿口機場的工作人員竟然還是沒有進行集中居住或是納入閉環管理。依然可以回家住宿,並出入社會公共區域。

以7月25日南京公布的兩例機場工作人員確診病例為例:

確診病例36:男,53歲,現住江寧區祿口街道茅亭社區信陵路,在祿口機場從事保潔工作。

7月10日至7月14日每日騎電動車往返祿口機場上班。 7月15日白天在家。晚上22:43在悅酌園飯店旁多麥生活超市購物後回家。 7月16日至7月23日每日騎電動車往返祿口機場上班。 7月24日6:00騎電動車到祿口機場T1航站樓工作,下午通過專用救護車轉運至南京市公共衞生醫療中心隔離治療。

確診病例37:男,27歲,現住建鄴區南苑街道思園,航空公司地勤。

該病例工作時間不固定,7月12日、14日、16日、19日有工作記錄,交通方式為自駕車輛往返工作地點祿口機場和現住址,下班後日常居家為主,很少出門。 7月19日18:30去小區門口的元素發型,逗留約2小時。 7月20日17:57從思園南門騎車至金鷹世界左庭右院吃火鍋,19:48從金鷹世界騎車回家,後自駕車至單位做核酸檢測並留觀。 7月21日核酸檢測陰性後自駕車回家。 7月23日打車至新城商務酒店檢測核酸後騎車至明基醫院看望朋友,11:33打車返家,後未出門。 7月24日通過專用救護車轉運至南京市公共衞生醫療中心隔離治療。

也就是說,在7月20日祿口機場已經出現聚集性疫情的情況下,官方對祿口機場工作人員依然沒有採取積極果斷的阻斷隔離措施,而是任由這些高風險人群(此處絕無歧視感染者的意思)繼續像往常一樣上下班,出入公告區域。

毫無懸念的,隨後的幾天裡,新增的多位患者為此前機場工作人員感染者的家屬;機場工作人員家庭所在的小區、社區陸續淪為風險區域。病毒出現了令人擔憂的社區傳播。

這種迷之操作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當然,7月26號起,官方的病例通報裡,就不再公布確診病例的流調行程了。南京市民們只能看到中風險區域的數量在不斷增加,不知道啥時候會不會輪到自己家。

沒有人知道,大家都在等。

04.
滯後的「查驗」和委屈的「黃碼」。

南京多次發布了離寧查驗通告,但真正的「查驗」卻滯後了好幾天。

21日,官方發布的第1號通告中就明確寫到:確需離寧者,需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自7月21日0時起實施)。同樣在21日發布的第3號通告則進一步指出,通過公路駕車離寧的司乘人員應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但直到25日7時許,在南京市域各高速公路及市域邊界的68處「離寧查驗點」才正式設立,對經公路駕乘車輛離寧人員進行核酸陰性證明和健康碼查驗。

7月23和24日,許多南京市民發現一夜之間自己的蘇康碼由綠色變為了黃色,而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根本沒有途經祿口機場。

黃碼,代表著這個人有較高的感染風險,因此不能再進入包括商場、醫院、車站等任何查驗健康碼的場所。

黃碼政策的決策者,顯然沒有想清楚這個舉措的後續該如何執行。倉促的政策,造成了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現象。

持黃碼的居民不能出門,需要完成14天居家隔離,但同時,他們還需要在一周內,自行趕往檢測點完成三次核酸檢測,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不過,黃碼造成的真正麻煩是那些因為一些原因,需要去醫院就診的患者。

7月24日下午,一位足月的孕婦在微博上發布了求助資訊:由於健康碼變黃,祿口地區包括她在內的100多位孕婦,無法進行產檢,「找社區,社區讓社區醫院開證明,社區醫院不給開,打電話給派出所,派出所讓打給防疫辦,防疫辦無人接聽,衞健委打不通,12345打不通…….」。

這條微博引發了廣泛關註。 7月25日,江寧區指定江寧醫院作為蘇康碼黃碼及封控區內的孕產婦、急診急救、慢性病患者、特殊疾病患者等人群(以下簡稱「特殊人群」)的醫療救治定點醫療機構。

委屈的黃碼很快引起了官方的重視,並迅速做了補救。

25日淩晨,南京發布推送了《關於對南京市範圍內「蘇康碼」黃碼人員分類甄別,落實管理措施的操作辦法》以及《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在《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中,南京市新冠疫情聯防聯控應急指揮部寫到:

前期,為迅速切斷病毒傳播鏈條,實施的有祿口機場經停史人員的大數據篩查,讓不少市民領了「委屈碼」。如被誤認,請及時聯繫「12345」政務服務熱線複核轉碼。

南京近年一直致力於大數據和資訊化建設。去年兩會期間,時任南京市代市長的韓立明曾表示:南京將打造新型的「城市大腦」,將南京由「最安全城市」向「最聰明城市」升級,建立智慧化城市治理系統。

對南京而言,這次不期而至的疫情,相當於一次沒有事先打招呼的突擊測驗。

測驗結果表明:想成為「最聰明城市」,南京要做的還不少。

這幾天,南京的管控力度越來越大,相信這場抗疫會很快結束。

南京是一個包容的城市,但在可怕的病毒面前,

還是先保護好自己再說。

 

来源    深度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