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腹救趙:趙氏孤兒的N重真相

文: 餘少鐳  

【趙氏孤兒】河夫作品

趙氏孤兒的故事,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看過最催人淚下的版本,切腹救趙,來自《春秋列國志》:

屠岸賈滅了趙氏滿門,趙家的兩位門客公孫杵臼和程嬰密商如何救剛出世的趙氏孤兒趙武。程嬰說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找一個男嬰替趙氏孤兒去死。公孫杵臼說事急燃眉,去哪裡找嬰兒?程嬰說我有,你等等。原來,程嬰夫人也將臨盆,之前程嬰已給她切過脈,知道是男嬰(足證祖國傳統醫學多麼厲害),程嬰回到家,跪求夫人說,咱生是趙家人,死是趙家鬼,為了留存趙氏一脈,只能把腹中嬰兒獻出。程夫人深明大義,含淚答應,於是,程嬰就動刀給她剖腹,將足月嬰兒取出……

就這樣,程嬰犧牲了老婆和兒子的命,保住了趙氏孤兒一脈。

十八年後,趙武長大成人,得知真相,殺了屠岸賈,報了趙氏之仇。程嬰任務完成,決心以死報趙家及公孫杵臼,趙武苦勸,說您曾經切腹救趙,功比天高,我要好好報答您。程嬰說我跟公孫杵臼約好,他還在九泉之下等我,我不能失約。說完就伏劍自殺。

有沒有跟我一樣被感動得不要不要的?

那如果我告訴你,這裡面的關鍵情節,切腹,扯屬胡扯呢?

沒錯,根本就沒有切腹一事,不用腦子都能想到,兩千多年前,祖國的傳統醫學再發達,也沒有剖腹產技術,就算真的切腹,早產兒一刻鐘都存活不了。所以,這不科學。

坦白交代,所謂《春秋列國志》,純屬我瞎編的書名,妥妥的历史虛無主義。 「切腹救趙」本來就是又一個「造成語的反」。

如假包換的《東周列國志》,寫到趙氏孤兒一節,在第五十七回,當公孫杵臼和程嬰商量怎麼救趙氏孤兒時,程嬰說:「吾新生一兒,與孤兒誕期相近,可以代之。」

程嬰用來替換趙氏孤兒的,確實是他自己兒子,但是「新生」的,不需要切腹。這跟廣為流傳的趙氏孤兒故事是一致的。

第一次劃重點,記住:有救趙,但沒有切腹,沒有切腹,沒有切腹。

這就是真相了?

不急。

雖然有不少人把《東周列國志》當史書看,但它其實就跟《三國演義》一樣,也是「長篇历史演義小說」,完稿於明末的馮夢龍,後經清乾隆年間蔡天放的重新修改、校勘,才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樣子。

而早在蒙元初年,比馮夢龍早三百年左右,就有紀君祥創作的雜劇《趙氏孤兒大報仇》(簡稱《趙氏孤兒》)面世,後被列入「元雜劇四大悲劇」之一。讓趙氏孤兒故事流傳最廣,甚至被伏爾泰等人譯介到歐洲去,感動西方的,正是這部雜劇。

《趙氏孤兒》跟《東周列國志》不同之處,主要有兩點:站趙家的將軍韓厥,在劇中自殺,在演義中沒有;劇中由程嬰撫養的趙氏孤兒取名程勃,後來還被屠岸賈收為義子,悉心培養;演義中,趙氏孤兒一直叫趙武,被程嬰藏在山中撫養大,後來才由韓厥引薦給晉悼公。

誰更接近史實?

猜都猜得到是《東周列國志》,因為它的情節主線基本取自《史記》中的《趙世家》。雜劇為了煽情,編排韓厥為救趙氏孤兒而自殺,這是最大的历史虛無主義,要知道,韓厥當時的地位跟趙朔不相上下,他也是後來趙韓魏三家分晉中韓家的奠基人,把他弄死,也就沒有戰國七雄中的南韓了。

那麼,《東周列國志》跟《史記·趙世家》中的趙氏孤兒故事有沒有不同?

馮夢龍還是比較忠實於《史記》的,基本都是《趙世家》相關內容的擴寫,包括對白方面的合理化想象。但細讀之下,便會有一個顛覆性的發現,足以摧毀趙氏孤兒故事所有的淚點:

《趙世家》中,根本就沒有程嬰的孩子啥事。

且看,當公孫杵臼和程嬰密商救孤時:

公孫杵臼曰:「立孤與死孰難?」程嬰曰:「死易,立孤難耳。」公孫杵臼曰:「趙氏先君遇子厚,子強為其難者,吾為其易者,請先死。」乃二人謀取他人嬰兒負之,衣以文葆,匿山中。

公孫問,把孤兒培養成人,跟現在為救孤而死,哪種更難?程說當然育孤更難,公孫說,趙家待你不薄,難的歸你,容易的歸我。於是,兩人就「謀取他人嬰兒負之」,也就是說,找了個別人家的孩子,包在繈褓中,再由公孫杵臼帶著藏在山裡。

第二次劃重點:謀取他人嬰兒,謀取他人嬰兒,謀取他人嬰兒。

程嬰,根本就沒拿自己的孩子去頂趙氏孤兒,這個最催淚的情節,完全是後世編劇的功勞。

《史記》的記載,應該就是最權威、最有可信度的吧。而且,司馬遷不僅在《趙世家》裡面寫得很詳細,在相關的《韓世家》也有記載,說趙氏滿門被害後,「程嬰﹑公孫杵臼之藏趙孤趙武也,(韓)厥知之」。沒提找個嬰兒替死之事。

這可以理解,因為《韓世家》的C位是韓家,趙家的事能省則省。

此事發生時,遠沒到三家分晉時期,既然《韓世家》都有提到,《晉世家》裡面不可能沒有。一翻查,果然……慢著,事情怎麼是這樣的:

十七年,誅趙同、趙括,族滅之。韓厥曰:「趙衰、趙盾之功豈可忘乎?奈何絕祀!」乃複令趙庶子武為趙後,複與之邑。 (晉景公十七年,晉國殺了趙同、趙括,滅了趙家一族。韓厥說:「趙衰、趙盾的功勞難道可以忘了嗎?怎麼能斷絕他們的香火呢?」於是,晉君又讓趙氏庶子趙武作為趙氏後代,又封給他城池。)

到這裡,有必要先把相關历史和人物捋一下了。

趙氏在晉國發跡,是從趙衰cuī開始的。當年重耳流亡,趙衰不離不棄跟了十九年,立下汗馬功勞,所以重耳回國即位成為晉文公之後,就對趙衰封地賜爵。趙衰有四個兒子,趙盾、趙同、趙括、趙嬰,趙衰死後,趙盾成為繼承人,權傾朝野,趙同、趙括、趙嬰三兄弟也各被封為大夫,所以趙氏在文公、襄公、靈公、成公四朝,都是權勢最大的。 (其中靈公、成公兩位都是趙盾一手扶起來的,晉靈公長大後荒淫無道,竟想殺了一直阻手阻腳的趙盾,後來卻被趙盾的堂弟趙穿殺了,趙盾才扶立了成公。)

趙盾的兒子趙朔,在趙盾死後繼承了趙家,並娶了晉景公的姐姐為夫人,就是趙莊姬,也叫孟姬,生下了趙武。廣為流傳的趙氏孤兒情節中,屠岸賈在晉景公三年殺了趙朔,並滅了趙家滿門。

可是,《晉世家》為甚麼只說「誅趙同、趙括,族滅之」,趙朔和他叔趙嬰呢?

還有大反派屠岸賈呢?

很遺憾,翻遍整篇《晉世家》,關於屠岸賈這個位高權重的「大夫」、「司寇」,根本就沒有一字記載。

如果說,《晉世家》主要講晉公室的事,趙家能略則略,也說得過去。問題是,前前後後根本沒提到趙氏為甚麼會被滅族,「乃」字也說明,滅趙氏一族跟立趙武為趙家後人,是前後腳的事,根本不是甚麼十幾二十年後。

感動全世界人民的程嬰、公孫杵臼呢?

很多時候,《史記》看不懂,還是得到《春秋左傳》《國語》等書裡面找答案。

這一找,就發現《史記》真有問題了。

《晉世家》裡面所說的晉景公十七年,正是魯成公八年(前583),這一年,《春秋》中有一句記載:「晉殺其大夫趙同、趙括。」《左傳》對這句話的註釋是:

晉趙莊姬為趙嬰之亡故,譖之於晉侯,曰:「原、屏將為亂。」欒、卻為徵。六月,晉討趙同、趙括。武從姬氏畜於公宮。以其田與祁奚。韓厥言於晉侯曰:「成季之勛,宣孟之忠,而無後,為善者其懼矣……」乃立武,而反其田焉。

直接翻譯過來,就是:孟姬因為叔父趙嬰被迫流亡的緣故,在晉景公面前進讒言,說趙同、趙括要謀反,這話也得到了欒書等兩位大夫的證明,晉景公就信了,在這年的六月殺了趙同、趙括,滅了趙氏滿門。趙朔的兒子趙武跟他媽孟姬躲在公宮,所以沒被殺,趙家的田地全部被分給其他大夫。大夫韓厥就對晉景公說:「趙氏對晉國一向忠心,功勞也大,現在搞到香火都絕了,這會讓忠臣寒心的。」晉景公就立趙武為趙氏繼承人,並把趙氏的田地都歸還給他。

確實沒有趙朔跟屠岸賈啥事,更沒有甚麼程嬰、公孫杵臼。

現在問題又來了:趙嬰為甚麼會流亡?孟姬作為姪媳婦,為甚麼會因為這位叔父的流亡而去誣告另外兩位叔父?她的丈夫趙朔哪裡去了?

可惜,趙朔怎麼死的,死於哪一年,《春秋左傳》不見載,他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宣公十二年(前597),也即晉景公三年,他以晉下軍統帥的身份參與著名的晉楚邲之戰,此後便不見蹤影。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趙朔早在趙氏被滅門前就死了,正常死亡,不是戰死,更不是被誰所殺,否則《春秋左傳》不可能不載。

十年後,《左傳·成公四年》裡面有個大瓜:「晉趙嬰通於趙莊姬。」

成公四年即公元前587年,晉景公十三年,這一年,趙嬰跟他姪媳婦、也就是趙朔的夫人孟姬通姦。

趙氏發生這樣的事,可是家族醜事,所以,第二年,《左傳》裡又記著:「五年春,原、屏放諸齊。」

「原」就是趙同,「屏」就是趙括(因封地而得名),趙家這兄弟倆怕家醜外揚,將弟弟趙嬰放逐到齊國去(所以趙嬰又被稱為趙嬰齊,這事也能證明趙朔早在此前死了)。

綜上,這完全就是一起亂倫引發的滅門案:趙朔死後N年,孟姬耐不住寂寞,跟她小叔父趙嬰通姦,事發,其他兩位叔父趙同、趙括怕家醜外揚,就將趙嬰放逐到齊國去。這惹怒了孟姬,就跑到晉景公面前誣告這兩位叔父,再加上早就看趙家專權不滿的其他大夫作偽證,晉景公就信了,殺了趙同和趙括,滅了趙家滿門,只有趙朔的兒子趙武因為是孟姬生的,跟母親一起躲在宮裡而沒被殺。在韓厥的勸說下,晉景公很快立趙武為趙家繼承人。

就這樣?

就這樣。

历史是不是很無趣?

历史是不是很有趣?

清代史學家趙翼,在其著作《陔餘叢考》也舉了《國語》中一些旁證,質疑廣為流傳的趙氏孤兒故事,說司馬遷「一手所著書已自相矛盾,益可見屠岸賈之事出於無稽,而遷之採摭荒誕不足憑也。《史記》諸世家,多取《左傳》《國語》以為文,獨此一事,不用二書,而獨取異說,而不自知其牴牾,信乎好奇之過也」!

「獨取異說」,導致「自相矛盾」,這都是司馬遷好奇害死史造成的。

清代另一史學家梁玉繩,在《史記志疑》中提到趙氏孤兒案時,如是說:「匿孤報德,視死如歸,乃戰國俠士刺客所為,春秋之世無此風俗。則斯事固妄誕不可信。而所謂屠岸賈、程嬰、杵臼,恐亦無其人也。」

第三次劃重點:沒有屠岸賈,沒有程嬰,沒有公孫杵臼。

整件事從頭到尾,只不過是趙家媳婦孟姬在興風作浪;那些感動得你熱淚盈眶的情節,只不是历史虛無主義在造孽。

那麼,作為嚴肅史書,司馬遷為甚麼要這樣的「虛無」?

客觀的原因,是六國史書都被一把秦火燒光,能用的文獻極少,那時又沒有考古發現可作佐證,有時候,為了充實史料,太史公就只好道聽途說,甚至親自加工。再加上,趙氏孤兒的傳說,應該是從戰國開始流傳的,這麼精彩的故事,不用上太可惜了,於是,太史公便不惜自己打自己的臉。

別忘了,《史記》有一美譽,叫「無韻之離騷」,它的文學價值,不在史學價值之下。

所以,既然《史記》可以,《趙氏孤兒大報仇》可以,《東周列國志》可以,你還一定要指證「切腹救趙」很虛無嗎?

 

來源  現代聊齋餘少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