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最重要的是體面

離婚

文: 吾鬼子六  

離婚最重要的是體面。

尤其是在離婚比較自由的宋代,有點身份的人離婚都想體面。

宋代的直男應俊在《琴堂諭俗編》中感慨: 「 為婦人者,視夫家如過傳舍,偶然而合,忽爾而離。 」昨天還膩在一起 「 叔叔長 」 「 哥哥短 」的,明天就可能拂袖而去,如同過家家。

這是吐槽女人太隨便。但兩口子的事情,也不會全然都是男方佔著理,真遇到混蛋男人、惡棍老公的,女子也得有條活路不是。

古代的體面離婚有個專門的說法 「 和離 」。

從字面上就能感受到美好期待背後的 「 腥風血雨 」。

所謂 「 和離 」,就是按照以和為貴的原則,夫妻雙方和議後離婚,而不單純是丈夫的一紙休妻。說白了,主要就是女方對男方不滿而離婚,男方對女方不滿完全可以通過 「 一紙休書 」解決。

宋朝有個追星狂人章元弼,愛豆是蘇東坡。

有一次章元弼得到了蘇東坡《眉山集》的印刷版,愛不釋書,連老婆都不顧上了。想想宅男們回家打《和平精英》《魔獸世界》的樣子,你大概就明白了他老婆的感受了。

夫人陳氏花枝招展,每天塗塗抹抹,可老公相貌普通還不知道珍惜。一怒之下,老婆主動提出離婚,章公子也默默接受。

不管章氏夫婦到底有多少過節,可提出的理由是老公太愛讀書,冷落了妻子。兩個人都不虧名分,只是後人得多掂量下 「 人醜就要多讀書 」。

還有人因為太孝順而離婚的。

陸鎣《問花樓詞話》記載個事兒,宋朝有個名叫王彥齡的官員,任職山西太原。不知平常太憋屈還是怎的,有次喝醉了酒罵老丈人,老婆就跟他離了婚。

這女子要離婚還真不是胡來。老公罵老爹,到底是選擇愛情還是親情?到底是要選擇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離婚這事,也可以看做王彥齡的妻子孝順父母,不堪父親被辱,毅然放棄自己的幸福。

那些背地裡罵老丈人的男人得瑟瑟發抖了。

如果做了不體面的事兒,想要體面離婚就難了。

洪邁《夷堅志》中的事兒,不看年代還以為剛剛發生在娛樂圈。

某地有個叫王八郞的富商,在外麵包了個二奶,有了新歡就嫌棄舊愛。正妻雖是舊愛也不是省油的燈,妻子拽著老公的袖子到縣衙吵著要離婚。縣令支持兩人離婚,並且對半分割財產。富商想拿到女兒的撫養權,妻子怒懟老公 「 下流坯子,自己做出棄婦嬖倡的醜事,女兒要跟了他,以後有何出路? 」

話糙理不糙。縣官一聽有道理,遂同意由女方獲得女兒撫養權,妻子開開心心拿著富商一半的家產,牽著女兒的手過日子去了。 KO!

為了宋代女子離婚體面,官府還專門在法律條文中寫明了女子可以主動離婚的情況。

如 「 不逞之民娶妻,紿取其財而亡,妻不能自給者,自今即許改適 」[(宋)李燾:《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八二],意思是說,丈夫若沒有能力贍養妻子,妻子有權利離婚;

「 夫出外三年不歸,聽妻改嫁 」[《名公書判清明集》卷九],丈夫離家三年未歸,妻子也有權利離婚;

「 被夫同居親強姦,雖未成,而妻願離者,聽 」[(宋)謝深甫監修:《慶元條法事類》],妻子被夫家親屬性侵犯,也有權利提出離婚。

……

法律有了規定,依法離婚就更好操作了。

民間就順著依法離婚的精神,產生出一種特別的文書種類—— 「 和離書 」

這既是為了雙方面子上好看,也為了往後避免糾紛。大家都在一個圈子裡混,也好給親戚朋友們有個交代,免得難看。用充滿溫情、善意、理解的詞語,為一段婚姻關係劃上句號。

敦煌文書中就提供了民間 「 放妻書 」的標準版,供參考:

某李甲謹立放妻書:

蓋說夫婦之緣,恩深義重;論談共被之因,結誓幽遠。凡為夫婦之因,前世三生結緣,始配今生夫婦;若結緣不合,比是怨家,故來相對。妻則一言數口,夫則反目生嫌。似稻鼠相憎,如狼羊一處。既以二心不同,難歸一意,快會及諸親,各還本道。願妻娘子相離之後,重梳蟬鬢,美裙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選聘高官之主。解怨釋結,更莫相憎。一別兩寬,各生歡喜。於時年月日謹立除書。

怎麼翻譯好呢?

來源       歷史研習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