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與茶的千年戰爭

文:蒼羊  

去年,一位常住英國的美國博主,在TikTok上示範用微波爐沖泡英式奶茶,茶包扔進冷水,冷水放進微波爐加熱三分鐘,放奶放糖,大功告成。

這條類似於教意大利人如何在披薩裡加菠蘿的視頻,成功的讓英國讓英國人體會到精神上被挖祖墳的痛苦。

在經由社交網絡發酵後,該視頻成功引發外交事件,英國駐美大使請出了陸、海、空三軍代表在野外,廚房,甚至飛機上向不懂喝茶的美國佬展示了英式奶茶的正確沖泡方法。

而美國軍隊則以咖啡教學回擊,並稱。

「我們不喝茶,我們只喝咖啡」。

這種美國人對著英國人腦門吐口水的純侮辱性事件自獨立戰爭後已不多見。

但作為觸發此次事件媒介的茶和咖啡之間的鬥爭多年來卻屢見不鮮。

同樣作為世界三大飲料之一,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茶和咖啡一直被作為競爭對手相互對比,即便到了現在,「為什麼茶不如咖啡流行」、「為什麼咖啡不能代替茶」之類的爭論依然不少。

與之類比的大概是甜豆腐腦還是鹹豆腐腦。

在消費主義活躍的當下,茶和咖啡在市場上的競爭也逐漸激烈。

常常有人討論咖啡和茶誰更有市場,誰會是流行飲料之王,瑞幸和小罐茶誰會教華爾街做人。

二者的交鋒,不僅僅是消費行為,更是文化差異。

紅茶、咖啡,你想起的是口味。

但這兩種飲料放在歷史上,是貿易、殖民、戰爭,以及無數血債。

所有讓人類對其有成癮性的產品,不管是鹽、糖、多巴胺、咖啡因,都會衍生出相應的經濟,而經濟必然與貿易,戰爭,宗教,文化相互關聯,最後變成基於利益的定義權爭奪。

咖啡與茶的戰爭延綿千年,人間的紛爭始終不變。

茶和咖啡都擁有上千年的歷史,並都因大國勢力的影響而成為文化代表。

茶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神農時代,即便是保守考據,在秦漢時期便有了確鑿可考的證據證明茶的存在。

至少千年前,茶就已經是亞洲的國民飲料,並以中國為中心,形成獨特的茶文化。

茶在當時,是毫無疑問的流行飲料之王,而形成這一切的,是無雙的國力。

而咖啡同樣代表了一個強大的帝國——奧斯曼土耳其帝國。

咖啡本身原產於非洲埃塞俄比亞西南部的高原地區,後傳入也門,13世紀左右,咖啡在也門盛行一時,摩卡港成為著名的咖啡出口港。

在也門,咖啡遇到了生命中第一個強者——奧斯曼帝國。

這個由一個流亡突厥小部族的政權通過殘忍的弒親繼承法獲得一個又一個兇暴而智慧的君主,並在其領導下逐漸走向強大。

16世紀初,軍事力量達到巔峰的奧斯曼帝國出兵徵服埃及,將飲用咖啡的風潮帶回伊斯坦布爾,隨後後奧斯曼帝國占領也門,控制了出口咖啡的摩卡港。

然而一統中東並非蘇丹的最終目的,在往後數十年,奧斯曼帝國擊滅匈牙利,上逼維也納,奪取巴格達,僅用半個世紀的時間,奧斯曼土耳其便成為了橫跨亞、非、歐三大洲,人口過千萬,囊括阿拉伯半島和地中海,壟斷東西方貿易的超級大國。

但此時,咖啡在奧斯曼帝國境內一度是被禁止的,原因無他,宗教。

在宗教人士眼中,這種能夠提振精神,讓人興奮的飲品與藥無異,且所有能喚起慾望的東西都應該被禁止。

但民眾表示不樂意,還是要喝。

長達百年的時間裡,咖啡在奧斯曼帝國周期性的禁止又開禁間傳遍整個帝國的每一個角落,並因此被來自歐洲的冒險家和商人所看中,成為歐洲商人口中的「伊斯蘭酒」。

咖啡的名氣,與奧斯曼帝國的國力齊頭並進。

16世紀中期,奧斯曼帝國步入極盛,咖啡的大範圍流行也由此開始。

但輝煌之中往往隱藏著衰敗的開始,欠下的債總要還。

在16世紀通過蹂躪歐洲踏入巔峰的奧斯曼帝國終於迎來了自己命中註定的敵人——「歐洲列強」。

日心說發表,伽利略鐵球實驗,麥哲倫航行世界,科學開始萌芽,16世紀的歐洲在科學、文化、藝術等各方面都開始崛起,而其中發展得最迅猛的一個領域,是海軍。

此時雙方的衝突是必然的。

一個稱霸百年的帝國,沒必要跟後來者講和平,只想打死你。

而另一個被你欺負了半輩子的人,終於大棒在手,更不會跟你講和平。

於是,一個奧斯曼帝國,一個歐洲列強;

一個地表最強的陸軍,一個瘋狂崛起的海軍;

一個伊斯蘭教,一個基督教;

一個中東強國,一個歐洲新貴。

還說什麼呢,盤他。

這一打,就是百餘年。

在上百年的時間裡,奧斯曼帝國和歐洲各國大小戰役不計其數。

今天你進犯,明天我還擊,後天我奇襲,大後天你阻擊。

一開始奧斯曼帝國依然以勝居多,但隨著戰爭的延長,形式開始逆轉,奧斯曼頹勢漸顯,勝多敗少,變成勝少敗多。

1529年,維也納之圍,奧斯曼土耳其幾乎將歐洲逼至生死邊緣,建立起無上的帝國榮燿。

1683年,維也納之戰,標誌著奧斯曼在歐洲的擴張就此終結,其所控制的貿易通道被各國蠶食,宣告盛極而衰。

成也維也納,敗也維也納。

同年,在奧斯曼帝國的折戟之地維也納,戰敗的奧斯曼軍隊撤退時留下大量軍需物資,其中包含500袋阿拉伯人視作珍寶不肯外流的貿易品——咖啡豆。

咖啡就這樣通過戰爭這種非正常的交流方式,以戰利品的身份,慢慢傳到了歐洲。

這時候,咖啡的意味就變得諷刺了起來。

所謂「戰利品」,必然是勝者從敗者處掠奪而來,唯有勝者才配享有。

因此,作為戰利品的咖啡在歐洲的出現,實際上是對奧斯曼帝國的戰敗羞辱。

作為戰利品的咖啡在歐洲越是火熱,反過來也就代表著奧斯曼帝國越是衰落。

敗者食塵,咖啡成為勝者的玩物。

自此以後,歐洲發展再無阻礙,隨著西班牙、荷蘭等一個個海上霸權的建立,歐洲人咖啡越喝越多,咖啡館越開越多,甚至將咖啡豆種到了自己的殖民地中。

而奧斯曼帝國自此陷入衰退,直至1923年土耳其共和國成立,奧斯曼皇室被驅逐出境,帝國迎來終章。

在生產力低下的時代,消費資源的大範圍流轉往往與戰爭掛鉤。

正是在這個崛起中的歐洲,來自東方古國的茶葉和興於奧斯曼的咖啡第一次短兵相接,成為無數勢力交鋒的前線戰場。

而茶和咖啡帶來的也不止是作為飲料的風味,而是作為資源所引起的貿易、紛爭、乃至戰爭。

這一次的主戰場,在英國。

作為歐洲咖啡文化的誕生地之一,英國早在17世紀起便開始引進咖啡。

那時候的咖啡,是精英階層的「社交良藥」,而原因,離不開咖啡館這一載體。

十七世紀五十年代,英國倫敦誕生了英國第一家專業咖啡館。

作為舶來品的咖啡價格並不親民,價格的門檻讓咖啡館成為精英階層的熱門選擇,大量富家子弟,高知識分子,政商精英在咖啡館齊聚,咖啡館因而獲得「便士大學」的暱稱。

由於行業精英和富家子弟的大量聚集,使得英國咖啡館在身兼倫敦商業、政治情報的集散地,先進文化思想的萌發地之餘,也成為了「意見領袖」交流觀點表達意見的「網紅場所」。

處於倫多商業中心的倫敦第一家咖啡館,巴斯瓜·羅塞咖啡館,由於大量商業從業者聚集成為股票市場的重要據點,人稱「第二股票交易所」。

十八世紀後,僅僅倫敦一地就擁有超過500家咖啡館,咖啡館文化由此蔓延開來。

咖啡的盛行,代表的是階層分化的開始。

唯有進入商業社會,才能誕生出專職作者,股票交易員,大學教授等不同的職業分化,才能誕生所謂的「社會精英」。

咖啡館的流行,是英國社會進一步發展的體現。

以此看來,咖啡已風行英國,沒有茶出場的餘地了?

不,接下來才是茶出場的開始,因為咖啡的活路,就到這了。

首先,咖啡作為一種舶來品,且由於飲用前需要烘烤、研磨、沖泡等一系列工序,導致咖啡只能在咖啡館中消費(家用設備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對於許多社會中下階層而言,咖啡是一種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

其次,由於咖啡館內常有大量年輕男性聚集並伴有酒精消費,在酒精和荷爾蒙的滋潤下,部分咖啡館一度以打架和通姦聞名,臭名昭著。

這和今天的優雅調性完全不同。

強烈的男性氛圍和惡劣的治安環境導致咖啡館對女性的門檻過高,即便是貴族女性,很多時候也受不了。

這就損失了一半用戶。

這些門檻和限制使得女性對咖啡館充滿敵視。

即便刨除經濟和治安問題,咖啡作為來自中東的「異教徒飲品」,在宗教上有「政治不正確」的原罪。

精英、有錢人這些強勢階層可以無視社會風評,但普通人不可以。

這使得咖啡少了巨量的客戶。

英國或許不需要咖啡,但英國需要咖啡因。

咖啡因不是只有咖啡中才有。

這種需求源於一件大事——工業革命。

工業革命將英國民眾從無休止的田園勞動中解放出來,誕生了工人群體。

工人們需要一種可以振奮精神飲料,以支撐其完成一天的工作,同時以此為消遣打發空閒時間並進行社交。

而另一方面,同樣由於工業革命的降臨,貴族女性迫切需要一個和男性主導的社交圈截然不同的場合來展現自己。

並且由於工業革命給城市帶來了大量污染,水質污染嚴重,無法直接飲用,但單純飲用熱水並不舒適,熱飲是一種更好的選擇。

整個英國都需要一種適合日常消費用以提神的熱飲。

而此時,歐洲有禁酒令,不允許把酒當成日常飲料。

恰恰是在這個時候,酷愛茶的葡萄牙公主凱瑟琳與英國國王查理二世聯姻成為英國王後。

貴族婦女學習王後開始喝起茶,她們身穿優雅的服裝,擺上精緻的茶具,展現儀態、彰顯品位,同時交換八卦,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子,這種習慣漸漸流傳開來,被稱為「下午茶」。

喝茶的習慣漸漸從皇室,到貴族,最後傳至普通大眾。

對於大多數普通民眾而言,這種具有提神作用,同時無需複雜工序消費門檻更低的飲品正是他們日常所需。

至於宗教問題,當時的中國對於英國大眾而言依然是一個遠方的文明國度,而非奧斯曼這種明確交惡的異教徒,大家沒有矛盾,所以茶的「身份因此」更加純正。

更何況,國王帶頭喝的東西,你宗教不允許?

教會有幾個師?

在皇室帶頭下,紅茶漸漸取代咖啡成為英國人的最愛。

然而,茶葉的地位,來的也不簡單。

明面上看是民眾出於需求做出的選擇,實際上也是英國的幕後玩家們自身不得不維繫的利益所在。

選擇茶而非咖啡的原因,有三個:政治,經濟,文化。

在咖啡剛剛流行時,英國的資本家們也曾躍躍欲試。

但咖啡沒有他們插手的餘地。

在十七世紀之前,咖啡還只能從阿拉伯半島進口,而阿拉伯半島處在奧斯曼帝國的控制之下,儘管奧斯曼帝國榮光不再,但也不是隨便誰都惹得起的。

咖啡貿易被奧斯曼帝國嚴格保護出來,只作為商品出口,所有咖啡豆都必須烘焙後出售,斷絕他人培植咖啡樹的可能。

但我們都知道,有個東西,叫走私。

隨著荷蘭東印度公司(你沒看錯,東印度公司不是只有英國東印度)首席商人彼得·範·德·布魯克,通過走私咖啡打破了阿拉伯人對咖啡的壟斷,讓列強們從中看到了暴富的希望。

這場關於咖啡的貿易戰爭正式掀起。

首先吃到肉的,是荷蘭人。

隨著荷蘭擊敗葡萄牙,控制斯裡蘭卡。

咖啡種植園開始遍布斯裡蘭卡和印度南部。

為增強產能,荷蘭人又將咖啡種植業帶到了印度尼西亞的爪哇。

隨著咖啡貿易白熱化階段,咖啡甚至比暴力團體還賺錢,賺錢到連暴力團體,政府都開始陰招不斷,加入搶錢行列。

一名法國海軍軍官直接率隊盜走獻給路易十四的咖啡,落草為寇跑到加勒比海,幹起了咖啡種植生意。

不知道這是不是種田流網文的起源。

遠在南美的巴西政府則指派軍官去從法國人手中竊取了咖啡樹苗,通過花言巧語從法屬圭亞那州長的妻子,騙來大量咖啡種子。

咖啡從巴西的帕拉一路種到裡約熱內盧,成為了巴西的支柱產業。

英國也是列強之一,眼瞅著大家賺的盆滿缽滿,這個早已成為海上強國的國家也坐不住了,飛速加入了咖啡貿易。

但最賺錢的,只有一個,這一個,依然是那個時代的霸主,飛翔的荷蘭人。

荷蘭人依靠殖民地出產的大量廉價咖啡壟斷整個歐洲市場,賺得風生水起。

英國完全沒有插手的餘地,只能更多的投入到競爭更少的茶葉貿易中。

而且,對英國而言,咖啡不止在經濟上不賺錢,還在政治上噁心人。

18世紀初,英國革命繁發,咖啡館這種聚集大量精英人士的政治討論場常常成為政變的源頭,當時的咖啡館在政府眼中跟反派大BOSS眼裡的新手邨別無二致,不說親如一家,也可以說是不共戴天。

因此當時英國政府曾多次下令限制咖啡館的營業,並取締了大量的咖啡館。

而喝茶則相反,在英國,不論是喝茶還是下午茶都是相對私人的行為,避免了大規糢政治集會的發生,消除了國家發生思想政治革命的潛在危險。

茶葉作為對抗咖啡的工具得到了政府支持。

這是政治的需求。

資本家討厭咖啡,因為賺不到錢,政府討厭咖啡,因為咖啡館總給他們上眼藥。

於是英國政商一致,將精力投入到競爭更小更有利於政府統治的茶葉生意中去。

即便茶葉生意比咖啡好做,但好得也很有限。

原因無他,還是荷蘭。

當時歐洲的茶葉貿易也被荷蘭所壟斷,其首都阿姆斯特丹在這段時期更是歐洲茶葉供應的集散中心,由於英國懸孤於歐洲大陸之外,英國的消費者不得不付出比別國更高的價格去購買茶葉。

雖然選擇茶葉的代價比咖啡要小,但即便是再小的代價,也沒有資本家願意付出。

留給英國的路只有兩條:

1.經濟上乾掉荷蘭;

2.物理上乾掉荷蘭。

而英國人的選擇是:乾就完了。

為了將茶葉貿易利益最大化,英國資本家兩頭出擊。

一方面,打破壟斷。

英國從源頭出發,效仿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做法,組建英國東印度公司,通過這個集武裝和貿易於一體擁有獨立艦隊、陸軍、商船隊的殖民機構,直接繞過荷蘭,去中國採購茶葉。

法國、普魯士等國家眼見英國吃肉紛紛跟進,茶葉採購市場被打亂,歐洲茶葉價格迅速腰斬。

而荷蘭,由於殖民地人民不滿荷蘭的殘酷壓榨,以「走私」土產的形式進行鬥爭,加上船員走私現象嚴重,使荷蘭在對華貿易中出於劣勢;

同時由於荷蘭與中國貿易存在大額貿易逆差,白銀大量外流,荷蘭東印度公司銀庫空虛,大量賒帳,荷蘭商人在中國茶商眼中信譽掃地,無法與其他國家爭購茶葉。

與此同時,由於荷蘭本身沒有徵收茶稅,歐洲國家反而抓住機會,痛打落水狗,將茶葉反銷至荷蘭。

左手失去貨源,右手失去市場,荷蘭茶葉貿易走向末路。

另一方面,物理打擊對手。

商業只是表徵,實際比的是拳頭。

17世紀,獃在不列顛群島悶頭髮育的大英已經飢渴難耐了。

重視商業的護國公克倫威爾上臺後,頒布了《航海條例》,直接擺明了針對荷蘭。

在17世紀三次英荷戰爭中,英荷兩國互有勝負,雙方角力,工業之子大英和歐洲扛把子荷蘭的三場戰爭卻在不經意間養肥了高盧雄雞。

法國靠著戰爭漁翁得利,獲得了大片土地與商貿利益,超越荷蘭成為歐洲霸權之一。

三場戰爭過後,荷蘭面對大英依然略勝一籌,但隱患已經埋下——大資本。

或者說,大資本的背叛。

資本不在乎國籍,只在乎增值。

荷蘭國內大資產階級為了所謂「利潤」,寧願把兩百多年來累積的資本,借貸給歐洲各國的政府、企業,賺取穩定的利息,也不願再當所謂的「海上馬車夫」去對外冒險賺錢。

他們把絞死自己的繩子,賣給了敵人。

資本的短視,一覽無餘。

於是,荷蘭自裁大部分的軍力,自願降低國際地位、心甘情願的淪為二流國家,從而換取「更輕鬆的利潤」。

躺著賺錢的荷蘭為了能繼續躺著賺錢,自願輸給了站著賺錢的英國,六十多年軍備廢弛,導致在18世紀第四次英荷戰爭中,荷蘭被英國直接打穿。

可即便輸了戰爭的荷蘭依然是歐洲三大富國之一,資本到底是贏了,還是輸了?

誰都說不清楚。

而還在發育期的大英,通過擊敗荷蘭,獲取金融霸權,成為當世第一強國,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壟斷世界海權貿易。

茶葉貿易唯大英獨尊,可是茶葉真的重要嗎?

不,重要的,只是錢。

茶葉貿易是為了錢,打敗荷蘭是為了錢,殖民爭霸,都是為了錢。

所以,打敗荷蘭,壟斷茶葉,錢就賺夠了嗎?

不,不夠。

遠遠不夠。

因為做生意賺錢,遠不如躺著賺錢。

於是,英國把目光投向了亞洲。

英國東印度公司為了徹底掌控茶葉貿易,不斷從中國帶出茶樹種子和製茶師傅(也有說法是偷竊和哄騙),在自己殖民地裡嘗試種植,並最終在印度阿薩姆種茶成功。

就這樣,茶葉貿易被英國人玩到了極致,而同時,在這個過程中英國自身也隨著茶葉一同登頂,茶葉壓住了咖啡,成為世界飲料。

實際上,在這個過程中咖啡並非毫無希望。

在英國打敗荷蘭之後,英國的咖啡消費市場曾有一段時間的增長。

因為,在這期間英國通過搶走了荷蘭手上的斯裡蘭卡,大量廉價的咖啡原料供應。

所以,當咖啡能賺錢的時候,英國人還是願意做咖啡生意的。

但好景不長,18世紀末,斯裡蘭卡(錫蘭)爆發「葉銹病」疫情,種植園中的咖啡樹成批死去,為挽回損失,種植園園主們紛紛改種茶樹,斯裡蘭卡由此成為世界紅茶最重要的產地之一。

咖啡產量驟減,茶葉產量暴增。

咖啡就此喪失了自己在英國境內最後一次機會。

英國人對於咖啡和茶的選擇,從來不是依據口味、宗教或是文化,他們選擇的只有一個,利益。

工業革命,紅茶滿足了用戶需求;

海權爭霸,茶葉成為貿易核心;

殖民戰爭,茶葉產能穩定。

英國需要茶,但更是英國選擇了茶。

隨著英國在列強爭霸中勝出,茶葉相關貿易讓英國成為當世第一強國,英式紅茶也由此成為了日不落帝國的文化符號。

日不落帝國的稱霸之路,也是紅茶在英國作為消費品走向國家文化的封神之路。

咖啡輸了,咖啡有錯嗎?

沒錯。

但糾結有沒有錯,有意義嗎?

沒有意義。

毀滅你,與你無關。

日出日落,世間常理,太陽不會因為你叫日不落,就真的永昇不落。

只不過這次的日落來得快了一點。

17世紀後期,隨著荷蘭和英國的殖民擴張,咖啡和茶幾乎同時傳入北美。

由於英國人普遍有飲茶的習慣,到18世紀中期,茶成為北美各階層人民最普遍的日常消費品。

一位法國旅行者曾在他的遊記中寫道:

「在北美殖民地,人們飲用茶水,如同法國人喝酒一樣,成為須臾不可離的飲料。」

但矛盾也因此而起。

隨著英國在印度和斯裡蘭卡種茶成功,廉價茶葉湧入市場,茶葉價格一路走低,導致英國東印度公司利潤降低,庫存大量積壓。

茶葉,畢竟還是農產品。

1767年,英國頒布《貿易與賦稅法》,對大量商品徵收高額稅金,使得北美人民不得不選擇廉價的荷蘭走私茶葉,進而導致東印度公司面臨危機。

為了搶救差點被自己玩死的東印度公司,1773年英國議會頒布《茶稅法》、《救濟東印度公司條例》批準東印度公司擁有輸出茶葉的壟斷權,只徵收輕微的茶稅,同時條例也明令禁止殖民地販賣”私茶”。

立法壟斷,吃相難看。

但事已至此,英國已經無力保持吃相,畢竟茶葉生意只是一個擺在桌面上的代表,真正的問題是背後那個不堪重負的英國。

由於長期戰爭的消耗,英國政府已陷入嚴重的財政危機,靠殖民地輸血是當時解決問題的最優選擇。

對於英國統治者而言,殖民地裡那些因圈地運動喪失家園的農民,逃避宗教迫害、戰禍的難民以及舊貴族舊地主們,根本算不上所謂的「自己人」,充其量不過是開荒種田用的牲畜。

對他們的壓迫也不止在茶方面,各種苛捐雜稅,經濟掠奪從未停止,只不過作為最常見的日常消費品而言,茶葉具有更強的象徵意義。

那麼,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不。

自由美利堅,槍擊每一天。

北美民眾認為假如他們繼續消費東印度公司的茶葉,就必須繼續忍受英國殖民者的壓迫、剝削,被迫接受英國對殖民地徵稅和製定法律。

怎麼辦?

反了。

殖民地民眾成立抗茶組織和革命團體,拒絕卸運茶葉,開始反抗。

有反抗自然有鎮壓。

波士頓慘案、印花稅條例、唐森德稅法、波士頓傾茶事件等一系列事件爆發。

殖民地與宗主國的矛盾逐漸走向不可調和。

最終,1775年,萊剋星頓的槍聲揭開美國獨立戰爭序幕。

戰爭爆發,茶成為了英國壟斷的代表,普通民眾和革命者對茶極為反感,把茶看成英國殖民壓迫的象徵,不願再買茶喝。

不喝茶喝什麼?

只能是咖啡了。

同樣作為提神的功能性飲料,咖啡和茶在歐美消費市場中一直互為替代品。

既然你英國人喜歡茶,那咖啡就是美國的天命之子。

受到反茶事件影響,咖啡被北美殖民地人民視作反茶代表而廣受歡迎。

而被英國統治者厭惡的咖啡館開始發揮統治者厭惡的作用——引導革命。

如英國人所料,咖啡館作為公眾場所不可避免的與公共事務和社交的聯繫更為密切,這與在18世紀北美殖民地建立初期需要大量民眾參與公共事務的需求相吻合。

咖啡館不僅是當地的商業活動中心,到了獨立戰爭時期,新聞在這裡傳播,資訊在這裡匯合,商人在此集會,股票交易在這裡展開,各類思想於此萌芽生長,咖啡館甚至一定程度上兼任了法庭和市政廳的工作。

自由、平等的文化氛圍使得北美民眾對咖啡產生了強烈的認同感。

在戰爭的催化下,茶和咖啡被北美殖民地民眾賦予了不同的意義,茶被當作英國專制和壓迫的代表,咖啡則被視作愛國和自由的象徵。

茶和咖啡最大的作用不再只是提供咖啡因,而是強化政治概念。

欠下的債總是要還的。

獨立戰爭爆發,最踴躍的,除了不喝茶的美國人,剩下的就是英國的宿敵們。

哪些宿敵?

不知道。

為什麼?

因為太多了,數不過來。

英國在爭奪霸權過程中,賺了多少錢,就得罪了多少人。

初代日不落西班牙,最佳對手荷蘭,還有打了兩次百年戰爭剛剛輸了七年之戰,新仇舊恨堆一起的法國。

一堆國家聽說北美反了,歡呼雀躍的就跑來要給英國佬助助興。

剩下歐洲國家幾乎都是武裝中立,等著看戲。

英國人好運到頭了。

1783年9月3日,雙方在巴黎簽訂和約《巴黎和約》,英國被迫承認美國獨立。

而此時距離英國自稱「日不落帝國」不過堪堪20載。

一個帝國的崛起孕育於另一個帝國衰落。

茶葉的壟斷,引發了咖啡的革命。

命運的嘲諷有時過於無情。

至此戰爭結束,美國獨立。

但茶也確實不能喝了。

此時,不喝茶不再是出於對抗,也不是口味,而是基於現實和未來的考量。

在獨立戰爭前後,茶葉主要產地集中在中國、印度、斯裡蘭卡。

而上述這些地方貿易航線實際上都處於英國的實際控制之中,一旦英美再次發生衝突,美國被封鎖,茶葉貿易就會成為英國針對美國的工具。

而咖啡的主產地在南美,離美國更近,即便英美髮生衝突,近在咫尺的南美也很難被封鎖。

於是,獨立戰爭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咖啡都被渲染成代表美國的「愛國特飲」。

「食物的意義與國家統治者的意願和利益緊密相關,與國家本身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命運聯繫在一起」。

但咖啡的影響遠不止於此,正如美國的國運,那時才剛剛開始。

咖啡作為一種消費品在經濟和政治紅利的影響下,成為了美國的選擇。

但作為一種消費品,咖啡需要烘焙、研磨、再沖泡的特性使其難以在脫離咖啡館的之外的場景承載民眾的消費需求。

門檻越高,受眾越少。

這一次,歷史的進程再次與產品的命運結合在了一起。

1850年,部分美國咖啡企業開始自己對咖啡進行烘烤、研磨,裝罐,這些前置措施大大減少了咖啡消費門檻使得民眾可以輕鬆的自行沖泡咖啡,而密封鐵罐包裝使得咖啡得以配送到全美各地。

標準化,解決了咖啡的儲存、運輸和消費場景問題。

罐裝咖啡剛一發明就遇到了適合的場景,西部和戰爭。

獨立戰爭之後,美國發起長達一個世紀的西進運動,大批東部移民向西部進發,屠殺原住民,開發西部,以此吞併土地,獲取資源,擴大國內市場,完成城市化進程。

在這個過程中,咖啡成為了西部牛仔和拓荒者們的最愛。

罐頭咖啡讓他們可以隨時隨地隨意享用攝取咖啡因,即便是得克薩斯州的荒漠,只要有火就有咖啡。

荒野牛仔們圍坐在篝火前用鐵罐煮咖啡的場景也因此成為了西部電影中的常見景象。

消費品和城市化,以咖啡和牛仔的形式結合在了一起。

這一時期,除了牛仔和拓荒者之外,咖啡最大的傳播媒介,當屬美國大兵。

咖啡一直是作為美國士兵打仗的「物軍需資」而存在的,在早期分配咖啡豆時期,為了能夠喝上現磨咖啡,便有士兵在隨身武器上裝磨豆機的趣聞。

在咖啡粉包發明後,美國軍方開始向士兵提供定量乾燥的咖啡粉包,士兵們可以在戰爭間隙靠咖啡提神醒腦,並省下煮咖啡的時間,以此作戰警覺性。

阿爾及利亞戰爭、美墨戰爭、美西戰爭、一戰、二戰,依靠戰爭,美國吞併土地,獲取資源,發戰爭財,建立海外基地;

戰爭既讓無數士兵加入咖啡愛好者的行列,也讓美式咖啡隨著戰爭的爆發走向世界。

為什麼冰美式是韓國國民飲料?

為什麼日本對於咖啡如此有研究?

因為他們國土上有美軍基地。

但更重要的是,戰爭造就現在的美國。

隨著士兵、牛仔、拓荒者先後加入,咖啡市場快速擴張,隨著咖啡一路傳播,美國國力與日俱增。

不知不覺間,咖啡成為美國真正意義上的國民飲料,而一個現代史上的巨無霸在咖啡的滋潤下已經悄然成型。

戰爭落幕,開荒結束,該找個地方坐下來悠閒的喝咖啡了。

如果你經常看好萊塢電影,對以下這個場景必然不會陌生:在一家路邊餐館裡,坐在一個靠近窗邊的位置,悠閒的看著報紙,金發女郎穿著常見的餐館圍裙送來煎餅培根和煎蛋,男主端起咖啡,老頭坐在男主對面開始交代任務……

路邊餐館之於美國人就像意式咖啡餐館之於歐洲人,是家鄉的味道。

這種原本為夜班工人和深夜醉漢提供的餐車隨著經濟的發展開始點亮「固定場所」、「24小時營業」、「高性價比」的技能點,漸漸地成為無數美國人對家鄉的印象,也正是這種路邊餐館的存在,讓咖啡滲入了美國人的潛意識中,成為其日常所需。

路邊餐館代表的,實際上是城市化的最後一步——服務業爆發。

戰爭,殖民,城市化,一系列現代化進程,讓我們印像中的那個美國正式成型,也讓咖啡深入到整個國家的每一個細胞之中。

美國在戰爭和工業化的需求下選擇了咖啡,咖啡隨著工業化和戰爭的進程成為美式精神的代表。

作為一種消費品,咖啡成為了經濟、政治與文化的交錯點。

二戰之後,美國成為超級大國。

美國咖啡行業也跟隨美國的發展,先後掀起速食化,精品化,美學化三波浪潮。

1938年,戰爭加速咖啡速食化的發展,速溶咖啡誕生。

雀巢,麥斯威爾等速溶咖啡公司追求以商業糢式的方式來銷售咖啡,掀起長達20年的速食化浪潮。

美式咖啡隨著速溶咖啡這種極致標準化產品的誕生,隨著美國影響力的日漸加強在世界各地攻城略地,廣泛傳播。

但即便此時,美式咖啡的代名詞依然是方便、快捷,難喝,深受歐洲咖啡老炮的厭惡。

尤其是意大利人,他們覺得美式就是犯罪。

隨著美國與蘇聯分庭抗禮,成為歐美資本主義明燈,大批專業人士來到美國,掀起精品咖啡革命。

也正是此時,美國世界警察的形像已經無可替代。

2003年,「知識分子」咖啡館贏得美國咖啡師大賽,咖啡業界掀起美學化風潮,追求像對待陳釀葡萄酒一樣對待咖啡,講究咖啡豆的產地,原料的好壞,咖啡的風味,甚至講究咖啡的藝術。

儘管在眾多咖啡愛好者眼中,美式咖啡處於咖啡鄙視鏈的最底端,但就傳播範圍、產業規糢、文化影響力而言,全球無人能出其右。

美式咖啡代表的不止是咖啡因,不止是功能性飲料,甚至不止是一種生活方式,而是一種近乎完美的幻想。

這個幻想叫做「美國生活」。

美式咖啡之所以如此強大,不因為它是「咖啡」,而因為他是「美式」。

還記得前面寫過嗎?

商品的流行,永遠基於經濟、政治、以及宗主的利益。

咖啡與茶的戰爭匯總,勝利的不是咖啡。

是美國,航母、核彈、矽穀和華爾街。

十一

那麼咖啡的下一個對手是誰?

還是茶。

只不過這次的茶不再是英式紅茶。

而是清茶與新式奶茶。

背後的玩家也不是英國,而是中國。

在近十年間,中國在國內經濟和消費產業發展所取得的成就即便放眼全球也難尋敵手。

如果要在消費和文化領域尋找一個符號作為中國的代表,茶必為其一。

茶和咖啡,或者說所有消費品的市場攻防,本質上也是關於「定義權」的爭奪。

茶和咖啡的戰爭,說到底不過是不同文明,不同經濟體系之間的利益的爭奪站。

不論是茶還是咖啡,終究只是玩家手中的手牌,而最終獲勝者贏得的,其實是「定義權」。

唯有勝者的商品可以獲取利益,唯有勝者可以為商品賦予意義獲取更大的利益;

所有消費品的最終意義,永遠是幕後玩家的利益;

而幕後玩家的實力,也將反過來決定消費品的意義。

強漢盛唐,讓茶文化輻射半個世界;

奧斯曼帝國橫跨三洲,彎刀鐵蹄讓咖啡成為異域美酒;

日不落帝國的船隊所及之處,紅茶永不幹竭;

美利堅大兵踏及之地,咖啡生生不息;

現如今,盛唐已是歷史,奧斯曼帝國崩塌,日不落帝國日落西山,德州牛仔成了老紅脖子。

時移世易,物換星移。

輪迴,永不止息。

參考資料
【1】.農業考古. 陶德臣. 論美國獨立戰爭前的抗茶活動
【2】.東方收藏.劉呈德.四場茶葉戰爭,改變世界歷史
【3】.世界博覽.粟月靜.咖啡與茶戰爭史
【4】.企業觀察家.杜君立.茶葉與鴉片的戰爭
【5】.茶葉戰爭.洪海亮.
【6】.知乎專欄.愛茶勝過咖啡?英國人:故事本來不是這樣的。 By CSCA精品咖啡學院.
【7】.英國人為什麼「嗜茶如命」?他們不是應該更喜歡喝咖啡嗎? By蘇澈的自留地.
【8】.咖啡,背後有怎樣的故事? -咖啡文化.
【9】.知乎專欄.斯裡蘭卡紅茶的前世今生(一)鴉片戰爭or茶葉戰爭? By裡蘭卡七七.
【10】.英國工業革命:女工的血淚史,身體累到變形,還要遭受殘酷剝削!
【11】.新茶飲:「第一股」未有定論 海外戰場與新玩家硝煙四起-新浪科技.
【12】.從速食咖啡到咖啡美學化,詳細講解世界的三波咖啡浪潮-咖啡網.
【13】.知識分子』是怎樣賣咖啡的? -By紙城.
【14】.咖啡的傳播與流行(十)歐洲人喝的咖啡越多,歐洲才開始崛起By落甜
【15】.北美獨立革命時期的茶與咖啡 ——日常消費、政治話語和獨立革命 By《史學月刊》.荊玲玲.
【16】.獨立戰爭
【17】.英國人是怎麼幫助原本不產茶的印度成為茶葉生產強國的? By西山趣說歷史.
【18】.美國人的咖啡精神! -咖客.
【19】.知乎專欄.美國的霸權咖啡By Peter Tam.
【20】.以印度茶葉為材料的英國茶崛起之路By她心複雜.
【21】.因咖啡引發的戰爭,你看荒唐不荒唐By黑鹿咖啡
【22】.咖啡,背後有怎樣的故事? By網易.
【23】.世界紅茶鼻祖,曾經壟斷歐洲最後卻被世人淡忘,原因令人唏噓by新浪網 時尚先鋒寶.
【24】.荷蘭:揭開中歐茶葉貿易序幕的海上馬車夫-鳳凰資訊.
【25】.中國茶葉是如何點燃英荷爭霸的?荷蘭隕落,英國永久失去美利堅-騰訊網.
【26】.全民追捧:幹掉了咖啡文化的茶文化,為何能在英國紮根-By遇史坊
【27】.最被低估的男人,咖啡貿易的幕後推手,17世紀荷蘭人彼得-By每日看歷史.人物誌:
【28】. 英荷戰爭.
【29】. 鴉片戰爭.

 

來源 半佛仙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