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傳奇:沒有結婚,錢對半分

鳳凰傳奇

2000年,玲花和曾毅剛組合到一起時,偶然去了趟黃山。

站在山的最頂端,他們一起鎖了同心鎖,鑰匙隨即投向了腳下的大山深處。那一年,玲花20歲,曾毅21歲。

彼時,兩人的願望是,可以做一輩子搭檔,等到四五十歲還能夠同臺演出。時至今日,玲花41歲,曾毅42歲。時間飛逝,當初說過的願望,已在黃山之巔櫛風沐雨20餘年。

類似的組合,如水木年華、筷子兄弟、玖月奇跡,皆因不同原因或各奔東西,或銷聲匿跡。

盡管鳳凰傳奇多次被「要解散」的流言裹挾,但從組合成立至今,23年過去了,他們仍舊同進同出,相伴出現在每一個舞臺。

一個是來自北方內蒙古草原的普通女孩,一個是南方小縣城的家電維修工,兩人都沒讀過大學,也沒接受過音樂方面的科班訓練。

2005年,參加央視第一屆《星光大道》走紅後,下至孩童,上至老人,沒有哪個年齡段的人不熟悉他們的歌。這就是鳳凰傳奇。出道23年以來,鳳凰傳奇沒有緋聞,不炒cp,不鬧單飛。

有句話說,你可能從來沒主動聽過他們的歌,但他們的歌每首你都會唱。

然而,多年來,公眾圍繞他們最大的兩個疑問是:明明沒唱幾個詞,曾毅憑甚麼分一半的錢?這倆人到底是不是夫妻?

網上甚至一度有兩人因演出費用的問題,產生不和的傳言。未走紅時,他們也有過困頓期。

那時,兩人都沒有穩定的收入,曾毅常向朋友借錢,然後和玲花對半分著花。後來參加節目有了知名度,玲花表示:既然借錢的時候對半分,那賺錢的時候也得對半分。

這句話,一直履行到現在。

《月亮之上》《自由飛翔》《最炫民族風》《荷塘月色》……他們的歌,幾乎每出一首,都會受到大眾的喜愛。

由於歌曲傳唱度高,受眾面廣,歌詞淺顯易懂,在一些人眼中,他們被當作「俗氣」的代名詞。但鳳凰傳奇拒絕「賣慘」。他們不愛講述自己早年的故事,也不輕易接受採訪。

關於作品,無論是否「土」或「俗」,不可否認的一點是,鳳凰傳奇正被更多的年輕人所喜愛。

前不久,曾毅受傷了。

在曝光的視頻和圖片中,他坐在輪椅上,一條腿打著石膏,輾轉於各地的演出中。傷勢漸好後,他給自己換了把拐杖,深一腳淺一腳忙碌在工作現場。

2021年8月末,一檔綜藝節目中,鳳凰傳奇登臺獻唱時,因曾毅腿疾未愈,兩人坐在舞臺中央的椅子上唱完了《奢香夫人》。

據網上爆料,曾毅是8月11日在內蒙古錄制節目時受的傷。而關於這一事,他本人和官方工作室並未做出聲明。

一直以來,鳳凰傳奇都很低調。他們幾乎不接受文字和視頻的採訪,拒絕講述早年打拼的經历,不想被書寫成勵志典型,也不喜歡「賣慘」。

但鳳凰傳奇一直活躍在人們的生活中。有句話說,你可能從來沒主動聽過他們,但鳳凰傳奇的歌每首你都會唱。

不得不承認的一個事實是,他們的歌老少皆宜。電視上、馬路邊、商場裡,無論走到哪處,很容易聽到他們的歌聲。

加之歌詞通俗易懂,鳳凰傳奇老早就被打上「土」和「俗」的標簽。

他們的聽眾,涵蓋各年齡段和職業圈層,有些人不敢公開承認對鳳凰傳奇的喜愛,只因怕被人說「沒品位」。

不是沒有考慮過做出改變。玲花曾在一次採訪中坦陳,他們在現場演唱改編的版本時,總會收到一些反饋,

「好好的歌不好好唱,我們想跟著你唱,你一改我們不知道在哪兒進了。」

曾毅、玲花

在撒貝寧主持的《開講啦》節目上,鳳凰傳奇分享過這樣一件事,有位白領坐地鐵時聽的是他們的歌,尷尬的是,白領的耳機線不小心掉了,這時車廂裡的人循聲望了過去。

面對齊刷刷瞥來的眼神,白領很是難為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樣的故事,一度讓玲花和曾毅很受傷。

今年4月底,在一檔綜藝節目中,他們翻唱了熱門歌曲《海底》,卻得到不少評委「土」的評價,甚至有人說他們丟失了鳳凰傳奇原本的味道。

諷刺的是,舞臺上,兩人獲得了最低分,節目播出後,他們的歌卻迅速火遍各平臺,成為那個節目中最火熱的一個現場。

截至目前,《海底》在B站的視頻播放量,已逾2600萬。之前媒體的報道中,該歌曲在全網的話題量超過5億個,且仍在持續飆升。

關於這首歌,有網友認為,應該先聽下原版,再來聽鳳凰傳奇版本,「你會發現每句歌詞都是在對原版少女的救贖,想要伸手把試圖走向海底的女孩拉回來。」

事實上,《海底》擁有如此風格的改編,並不意外。很早以前鳳凰傳奇就對外宣稱,他們的歌都是比較歡快的風格,因為「希望給大家帶來快樂」。

不少年輕網友通過這首歌喜歡上了鳳凰傳奇。17年過去,他們逐漸摘下身上那些標簽。

如今,鳳凰傳奇正以獨特的魅力吸引更多95後、00後的註意。

玲花,全名楊魏玲花,用蒙語翻譯過來,是「天上的雲彩」。

1995年,15歲的玲花從當地藝校舞蹈專業畢業後,當了一名電器銷售員。

自小生長在內蒙古鄂爾多斯草原,性格灑脫直爽的她,三年內看到很多同學南下打拼,玲花也不安分起來,她不想一輩子守在牧馬放羊的安逸環境裡。

出於對音樂的熱愛,她打定了去深圳闖蕩的主意。那時,玲花堅定地認為,跳舞唱歌才是自己最終的歸宿。

背井離鄉,需先過父母的那一道坎。

彼時,玲花也不過18歲的年紀。母親不同意女兒孤身去那麼遠的地方,玲花就耐著性子跟她談心,又哭又鬧、軟硬兼施。

兩個月後,母親終於松了口。

玲花

與此同時,熱愛霹靂舞的曾毅從湖南益陽一所職業中專畢業後,做了幾年家電維修工。1998年,他接受深圳一個朋友的邀請,去了當時名為金色時代的歌舞廳謀生,並當上了音樂總監。

沒過多久,來到深圳的玲花路過這家舞廳,恰好看到了正在招聘的資訊。就這樣,他們成為同事。

回憶起對曾毅的初印象,玲花曾答道:「穿寬寬大大的褲子,一頭黃發。」而玲花自己,則一頭紅發。

進到金色時代工作後,玲花只負責跳舞。作為領導的曾毅,則與一位名叫張潔的女孩組成了發神經組合(倒著讀是「精神煥發」的意思),曾毅擔任主唱,女孩伴舞。

與玲花走近,源於同事的一次生日。當時大家一起去KTV慶祝,玲花點了好幾首歌來唱,聲音高亢、嘹亮,一開嗓就把曾毅震住了。

曾毅

「簡直就是麥霸。」他靈機一動,準備將玲花拉進組合裡,給自己唱和聲。就這樣,發神經組合由原先的一人唱,一人舞,變成了一人唱,兩人和聲,兩人伴舞。

多年後上節目時,玲花還不斷提起當年的「恩怨」。因當時演出需要頻繁排練,玲花總是遲到,曾毅便以罰款的形式來懲戒。最多一次,玲花被罰了500元,「比我兩天的工資還多。」她故作抱怨。

沒多久,張潔退出了組合,發神經只剩下了玲花和曾毅。當時南韓名叫酷龍的組合深受他們喜愛,於是兩人改組合名字為酷火,糢仿酷龍唱歌。

買不起伴奏帶,就把原聲調低,麥聲調大,為了蓋過原聲,玲花總是用很高的聲音去吼,這也練就了她日後有穿透力的嗓音。

在金色時代的六七年裡,除了唱歌跳舞,他們也演小品和舞臺劇。盡管工作忙碌,倒也能從中得到快樂。

機會來臨是在2003年,一位叫何沐陽的音樂人聽到了玲花的聲音,讓她幫忙錄制了一首抗擊非典的歌。之後又把自己寫的慢情歌《想你的人》交給玲花唱,但玲花認為歌曲太抒情,自己則溫柔不起來。

為了適應玲花的風格,何沐陽加快了歌曲的節奏,並融入了說唱,將歌名改為《月亮之上》。

很快,這首歌被廣東孔雀廊娛樂唱片公司(以下簡稱「孔雀唱片」)的董事長陳仁泰聽到了,他表示願意一年花300-500萬來包裝打造玲花,讓她成為女版刀郎。

聊簽約的事時,玲花是跟曾毅請了假偷偷跑出去的。聽說陳仁泰要簽的是她一個人,沒有曾毅,玲花斷然拒絕了,「我們是組合,要簽只能一塊簽。」

2004年,兩人最終共同簽約孔雀唱片,組合名字由酷火改為鳳凰傳奇。鳳凰,代表一男一女的組合形式;傳奇,則是玲花當時特別愛打的一款游戲。

至此,這個組合發生了很大變化,玲花由唱和聲變為主唱,曾毅只負責說唱。

簽公司後,兩人不能隨意接商演,這意味著不再有固定的收入。為了生存,曾毅常向朋友借錢,再跟玲花對半分著花。

有兩年的時間,他們處於這樣的困頓之中。

鳳凰傳奇要火了。

2005年,他們憑借《月亮之上》拿下央視第一屆《星光大道》年度亞軍。但走下那個舞臺,兩人並沒有獲得太多的關註。

《月亮之上》真正大火,是經由2005屆超女紀敏佳翻唱之後。

那段日子,鳳凰傳奇真正經历了一段「歌火人不火」的狀態,很多人誤以為那是紀敏佳的原創。

然而對曾毅來說,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好幾年。剛火的時候,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打招呼時就喊「哦耶,哦耶你好」。

鳳凰傳奇

於是,《月亮之上》大火時,他被稱為「哦耶哥」,《自由飛翔》發表後,他被稱為「呦呦哥」,等到《最炫民族風》風靡大街小巷時,他又被稱為「留下來哥」。

最惱人的還不是這些,在跟玲花和陳仁泰吃飯時,曾毅得知老板當年並無意簽約自己,他只是作為玲花的附屬品,屬買一贈一的那個存在時,著實難過了很久。

這段經历,也在日後的節目中,成為曾毅聊以自嘲的段子。

2007年,鳳凰傳奇再一次迎來走近大眾的機會。他們受邀參加當年的春晚演出,曲目就是《月亮之上》。然而全部的審核和彩排流程一一通過後,鳳凰傳奇卻被指責抄襲,網上鋪天蓋地都是關於他們的負面新聞。

盡管最後經鑒定,這首歌曲並無抄襲之嫌,導演組還是因其「爭議較大」,取消了他們上春晚的資格。

得知消息那一刻,曾毅打電話給玲花,於是一個在大街上哭,一個在家裡哭。各自傷心了很長時間。

「我們早就通知了親戚朋友,告訴他們要在電視機前守著看春晚,結果大家看完也沒見到我們的影子。」

第二年,春晚導演組又發來了邀請。這一次,兩人對上節目的事只字不提,怕親友們再失望。直到坐上懸在空中的自行車,開口演唱那一刻,玲花才感覺到切切實實上了春晚。

「因為如果節目有超時,會先拿掉後面的歌曲,不會拿小品,所以沒上舞臺之前都是擔心的。」她在一次訪談中如是說。

早年剛出道時的鳳凰傳奇,著裝大膽、新潮。曾毅每次現身都是亙古不變的三大法寶:光頭、墨鏡、皮手套。玲花則是戴鼻釘和羽毛頭飾。

這一度成為這對男女組合的獨特標志。

那些年,正值行動電話彩鈴盛行的時代,有數據顯示,《月亮之上》的彩鈴下載量達到了7900萬次。

2009年5月,鳳凰傳奇發行了第三張專輯《最炫民族風》,唱片出貨首周即破5萬張,發行一個月就創下了13萬張的雙白金銷量紀錄。2010年發行的單曲《荷塘月色》彩鈴收入總額更是過億元。

「用兩年做一張專輯,是因為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歌迷!我們不是周傑倫,每年發一張專輯都有瘋狂關註,但我們做好音樂的決心絕不亞於他!」

在這個唱片業大蕭條的年代,鳳凰傳奇一如既往地堅持著自己的民族流行之路。

後來,廣場舞開始在街頭風靡,全國各地的大媽們開始組隊跳舞,而伴舞的曲子,幾乎都來自鳳凰傳奇。

玲花忍不住感慨,「滿大街都在唱我們的歌。」

2011年,玲花結婚了,新郎不是曾毅。

而就在玲花婚禮當天,曾毅哭了。

他在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這樣解釋落淚的原因,「不習慣,平時海報上都是我們兩個人,結果進去一看,換成了別人。有點難受。」

同一年,在曾毅婚禮的前一天,玲花喝得大醉,且婚禮當天,她又提前離場。

這自然引來網友的過度解讀。

一直以來,公眾圍繞鳳凰傳奇最大的兩個疑問是:明明沒唱幾個詞,曾毅憑甚麼分一半的錢?這倆人到底是不是夫妻?

關於這樣的問題,他們曾不止一次公開回應。

玲花調侃,如果兩個人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組合成立十年還沒擦出火花讓大家失望了。」

2014年7月,玲花誕下一個女嬰,除了歌手之外,她又多了一個媽媽的身份。一百天之後,曾毅的兒子出生了。

小鳳凰傳奇的降臨,打破了一些人的猜想,但免不了有人繼續磕他們的cp,有人找來各種節目上的截圖,來佐證曾毅與玲花之間的感情。

「曾毅看向玲花的眼神充滿了寵溺」、「演唱時為她打傘,自己左邊淋濕了,又淋了右邊」、「玲花說,我內心裝著他」……

諸如此類。

娛樂圈的同行中,也有不少人認為他們是一對兒。就在最近的一檔真人秀《時光音樂會》中,兩人還在不斷澄清自己不是夫妻的事實。

也許,鳳凰傳奇這個組合還存在一天,有關這樣的誤解就不會消失。

一路同行23年,他們是搭檔、知己,甚至有如家人般的存在。直到現在,玲花都感念曾毅跟她說過的一句話,「玲花,你想怎樣,我奉陪到底。」

這句話出現在簽約時,簽約後,也出現在轉型期。

那時玲花摘下了鼻釘和羽毛頭飾,曾毅也將光頭、墨鏡、皮手套這三件法寶悉數丟掉。此後,兩人以自然形象示人,倒也讓人耳目一新。

至於五五開的問題,早在接受魯豫採訪時,玲花就曾做出過解答。

那是從簽約以來就履行的準則,用以回應曾毅當年的「五五開」——既然借錢的時候對半分,那賺錢的時候也得對半分。

有這種疑問也並不奇怪,在公認的這種女強男弱的組合方式下,玲花一直占主導地位,一首合唱曲中,曾毅的臺詞寥寥無幾。

這一度讓人覺得,曾毅可有可無。

知乎上,甚至有一個名為「鳳凰傳奇組合中的男聲(曾毅)有甚麼作用?」的話題,大多數網友倒是給出了中肯的回答。

其中有一句是,「他們二人互為貴人,分開就是兩個文藝愛好者……但組合在一起就是歌壇獨一份,沒有競爭者。」

臺灣著名音樂人鐘新民在聽到鳳凰傳奇的演唱後,這樣評價玲花的嗓音,他說:這是兩岸三地絕無僅有的女聲……是最有特點的組合,他們的藝術前景無限。

到底還有哪些藝術前景?

也許,只要兩個人還是搭檔,等著鳳凰傳奇的,就還有無限種可能。

來源:最人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